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秦先生总是不正经 > 21.第021次不正经
    第二十一章

    第二天,温琅醒来的时候是早上九点。

    他从窝里钻出来抖了抖毛,本来以为这个时间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已经准备好回家撸猫撸狗,谁知道一下楼,发现秦景深居然也在。

    温琅站在楼梯口沉思片刻,想起今天是周末,秦先生不上班。

    这不能怪温琅迟钝,毕竟他这个行业平时根本就没有工作日和周末之分。

    秦景深正在厨房做饭。

    温琅小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都是他爱吃的,便转身把自己的狗爪爪饭盆叼了过来,眼巴巴等着。

    这样等了不到三分钟,如愿以偿得到了秦先生的投喂。

    早饭过后,秦景深去了二楼书房看书,温琅蹲坐在地毯上看了一会儿皮卡丘,突然想到一点东西,转身溜回了卧室。

    他钻进毛绒窝里,果然看到角落里手机的呼吸灯正不停闪烁着。

    温琅戳开,还是群聊。

    【人间超凶妖怪团】

    仓鼠团子爱吃糖:琅总么么哒!

    一颗桐木的黎明:大佬,我们快到你家楼下了,你现在在家没?

    因为陈嘉说这次去四川要走半个多月,所以要带的东西少不了,他们是过来帮着一起收拾的。

    其实温琅觉得宋黎根本不用来,小仓鼠一个就足够了。

    饕餮陛下的春天:你们上来吧,我马上回去。

    仓鼠团子爱吃糖:好的好的呀,嘿嘿嘿嘿嘿第一次去爱豆的家,开心!

    仓鼠团子爱吃糖:[仓鼠式抱松子傻笑].jpg

    温琅觉得今天的仓鼠小朋友依旧可爱,笑着回了个橘宝儿卖萌表情包,然后叼着手机偷偷出门跑进了洗手间,揪毛重新幻化出小饕餮。

    小饕餮站在温琅面前,用湿漉漉的眼睛静静看着他,歪头叫了一声。

    可爱是可爱,就是有一个问题。

    温琅低头看了看自己腹部明显比旁边稀疏了一点的毛毛,心情很是惆怅。

    看来下次得换个地方揪毛了,否则再这样下去,迟早得秃。

    **

    在洗手间里消沉了十分钟后,温琅偷偷溜回了自己家。

    刚开门,两只小动物立即欢欢喜喜的扑了过来,温琅张手抱住,痛痛快快撸了一会儿,心里终于有了一些安慰。

    不久后,宋黎和舒河来了。

    先进来的是舒河,小仓鼠看起来心情很好:“琅哥早上好!”

    “早上好。”温琅抱着两只小动物笑了笑,“都吃饭了么?”

    舒河笑眯眯点了点头:“我喝了豆浆,宋哥吃了我的小零食,管饱的。”

    温琅啧了一声,看宋黎的眼神里鄙夷中带着点谴责:“都一千多岁的老妖怪了,居然连小朋友的零食都抢,你们终南山树妖的脸都快被你丢尽了。”

    宋黎:“……”

    猝不及防被怼,经纪人先生简直要气死了,但是又不敢正面肛。

    他心里也清楚温琅还为之前失去假期的事不爽,决定忍了。

    宋黎深吸一口气:“你打算带什么?”

    温琅报了一堆名,和之前拍外景时带的东西差不多,宋黎心里有底,琢磨了一下之后就开始招呼舒河动手。

    温琅抱着橘宝儿站在那里,睡眼惺忪看着他们。

    宋黎一看就知道他还没洗脸,简直无可奈何:“大佬,咱好歹先把自己倒饬的能见人,别太掉价儿,成不?”

    温琅摸了摸脸:“有这么丑?”

    宋黎还没说话,旁边小仓鼠就急忙出了声:“我琅美颜盛世!”

    宋黎:“……”

    好吧好吧你们聊,我憋着。

    他叹了一口气,回头继续收拾自家大佬的东西,背影十分落魄。

    温琅笑了一声,垂手揉了橘宝儿的头,转身不紧不慢去了洗手间。

    五分钟后出来,就被外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给惊着了。

    他抬头看过去,发现茶几上不知道被谁放了两个迷你小音箱,声音就是从这里面传来的,循环播放,动次打次。

    温琅听了一会儿,发觉有几首歌他还挺耳熟。

    权御天下。

    九九八十一。

    十二镇魂歌。

    万神纪。

    可以的,嗨到飞起。

    蛋黄和橘宝儿半点都不觉得害怕,蹲坐在旁边跟着音乐摇晃尾巴。

    温琅有点想叹气:“……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加油打气。”舒河把已经整理好的小行李箱一合,“听这样的歌,总觉得特别有动力,就和当年洗碗要听嘻唰唰是一个道理。”

    温琅:“……”

    一时间居然觉得很有道理。

    温琅沉默了一下:“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

    他顿了顿:“对面住着的人是秦先生,而他现在正在书房看书。”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这样很容易吵到他。

    至于吵到后的结果,请自行想像。

    工资还要不要了?

    奖金还要不要了?

    带薪假期还要不要了?

    升职机会还要不要了?

    舒河:!!!

    舒河毛骨悚然,迅速蹿过去把蓝牙音响关掉收了起来,然后很怂的朝门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定那边没什么反应之后,悄悄松了一口气。

    结果心安了还没半分钟,就听到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而这个时候会敲温琅的人是谁,除了秦景深外根本没有第二个答案。

    舒河僵硬转头向温琅,眼睛里的绝望一览无余。

    温琅看着想笑,然而没办法。

    不是我不救你啊小朋友,主要在秦先生这里我自己都怂的不行。

    他只能给了舒河一个爱莫能助好自为之的眼神,走过去开门。

    舒河在后面眼巴巴看着他的背影,简直难过的快要哭出来。

    小仓鼠:[仓鼠抱松子嘤].jpg

    这边小仓鼠黯然神伤,那边温琅开了门,外面站着的果然是秦先生。

    温琅请他进去,宋黎和舒河顿时站在角落里面壁思过,连回头看都不敢看一眼。

    饕餮陛下:我觉得这不太对,我的经纪人和助理不应该这么怂。

    温琅在心里叹了口气,抬头看向秦景深:“秦先生,刚才吵到您了吗?”

    秦景深摇头:“没有,你昨晚说今天要收拾东西,所以我过来看一看。”

    说着,他朝着地上还没合上的几个行李箱看了一眼:“快好了么?”

    舒河和宋黎就在行李箱后面,秦景深这一眼看过去自然扫到了他们。

    小仓鼠缩着没说话,宋黎硬着头皮艰难点了点头:“已经快好了。”

    其实宋黎心里也觉得挺奇怪,他虽然不是什么上古血脉,但好歹修为一千多年,没想到在面对一个人类的时候居然还会觉得恐慌。

    他都这样,修为还不到五十年的舒河小朋友当然更不用说了。

    大概就是萌新瑟瑟发抖的感觉。

    温琅对这种感觉再清楚不过。

    毕竟他前几次面对秦先生的时候已经感同身受过很多次。

    他转头看秦景深:“您昨天不是说今天有空去遛狗吗?我最近有点忙,好久没带蛋黄和橘宝儿出去过了,明天这一走又得大半个月,今天想带它们在外面多待一会儿,您要一起吗?”

    蛋黄在边上欢快的摇起尾巴。

    秦景深轻轻嗯了一声:“好。”

    温琅已经习惯了秦先生如此注孤生的聊天方式,内心深处毫无波动,转头招呼蛋黄叼上它的牵引绳和玩具,与秦景深一起带着小饕餮下了楼。

    门重新被关上,四周寂静无声。

    小仓鼠心有余悸抱着小音响:“宋哥,大老板真的好可怕啊。”

    宋黎看了他一眼,表情异常严肃的点了点头。

    小区楼下。

    这个时候遛狗的人不少,放眼看去什么品种的都有,萨摩柯基哈士奇,柴犬金毛阿拉斯加,偶尔还能看到几只欢快奔跑的小土狗。

    不过数量再多,饕餮陛下血脉加持下,依旧能争出一条坦荡路。

    蛋黄和小饕餮抖着耳朵上了滑梯,橘宝儿慵懒蹭在温琅身边不肯走。

    温琅笑眯眯抱着它和秦景深一起坐到了长椅上,一边撸猫一边开始找共同语言。

    想了想,似乎也只有表情包。

    温琅摸了摸橘宝儿的头:“秦先生你喜欢蛋黄的表情包吗?”

    秦景深面上没什么表情:“还好。”

    温琅自动把这两个字理解为喜欢,笑了笑:“其实橘宝儿的表情包也挺多的,不过我微博评论里他们一般都用蛋黄,因为橘宝儿的表情包大部分都比较乖,相比之下蛋黄的就浪一点。”

    而粉丝们当然更喜欢用浪一点的。

    毕竟每天被怼,乖不起来。

    秦景深嗯了一声,垂眼看了看在温琅怀里团着的橘宝儿:“它很可爱。”

    自家崽崽被夸,温琅与有荣焉,忍不住对他卖安利:“秦先生需要橘宝儿的表情包吗?我这里有很多。”

    秦景深沉默着点了点头。

    温琅便把手机拿了出来,给秦先生分享了无数表情包,发完后自己看着对话框里的橘宝儿先乐了:“可爱!”

    话刚说完,余光就看见旁边秦景深的唇角稍稍勾了一下,转瞬即逝。

    笑了吗?秦先生刚才是笑了吗?

    温琅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茫然的眨了一下,半晌,听见秦景深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不带一丝烟火气:“看微信。”

    温琅下意识低头。

    然后就愣住了。

    秦景深给他发了一张表情包,是张人物动图,上面的青年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薄毛衣,头上戴着同色兔耳,双手在下巴比了一朵花的形状,花下面是荧光粉加粗的字体——全世界我最可爱。

    这个青年特别特别特别的眼熟。

    就是温琅本人。

    温琅:“……”

    可以的,秦先生。

    这一波是在下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