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黛玉与达西 > 243.第243章
    “啪, 啪”敲窗的声音大了点。

    黛玉准备去拉铃喊紫鹃来了。想到这会儿仆人应该都在睡觉,紫鹃也肯定在睡觉。黛玉下了床,光着脚悄悄往门那走。

    “黛玉, 是我。”窗户那传来达西的声音。

    黛玉绷紧的神经一下松了下来, 奔了过去, 拉开窗帘,正对上达西的脸:“你怎么来了?”手忙脚乱开窗户。

    “想你了。”达西看着黛玉在那东找西摸的想把窗打开,“不急, 慢慢开。”

    黛玉从没开过窗, 这窗户的机窍在哪都不知道。若是平常,不着急,怕是看眼就明白过来了。现在黑灯瞎火的, 心里又急,全凭手摸,哪打得开。

    “慢慢来,小心伤了手。”达西两只脚撑着, 吊在那里,要说起来这姿势可真不好受。

    “你等等, 我去拿蜡烛来。”黛玉转过了身,往床头去。房间里就窗帘拉开来,透进来的那点月光, 黛玉定了定神才看清房间的布置。

    要迈步, 黛玉听到身后好像有声音, 返过了身, 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达西已经进来了。

    “明明可以自己开窗,还要我来开,你是不是诚心要看我出丑。”黛玉嗔怪着。

    达西笑着把黛玉抱到了怀里:“这我可没有。你没开过这窗户,我就开过?”

    “四体不勤。”黛玉轻轻捶了下达西的胸口。

    达西只是笑不辩解。

    黛玉拨弄着达西胸口的扣子:“明天不就回去了,今天还来做什么。”嘴里是责怪,心里却甜得流蜜。

    “就是想你,一刻也等不了。想现在就把你带回家。”达西把下巴抵在黛玉的头顶,来回蹭着。

    下巴的肌肤碰着光滑柔软的发丝,就像丝绸在抚摸,分别几日的思念慢慢在得到补偿。

    “傻呀,要来也白天来,还晚上爬窗户。”黛玉轻轻笑着推了推达西。

    “白天想克制住,结果睡觉前看过了威廉,我突然想骑马。骑上了马,骑着骑着就到了你这里。”

    “说起来是马想见我,把你带来的,哪是你想我过来的。”

    “看来我的马也被你迷住了,真不幸,我又多了个情敌。”

    达西故意做出吃醋的表情,逗得黛玉笑了起来。又怕两边房间的老达西夫人和巧姐听到,黛玉只能辛苦地压住了声音。

    结果隔壁的房间响起了老达西夫人的咳嗽声。把黛玉吓得捂住了嘴,瞪着达西笑。

    达西也笑。

    老达西夫人似乎在说话,听不清是什么。

    “来,你跟我来。”达西拉着黛玉要往门外走。

    走廊里有脚步声,不知道是谁起来了在走动。彭伯里别院的地毯铺得不够厚,要是在彭伯里,定然是听不到走廊的脚步声。

    “这里。”达西从窗户里钻了出去。

    “这里?”黛玉瞪着窗户。她可从没有爬过窗,而且还是从三楼往下爬。

    “别怕。我会抱住你的。”达西保证着,一脚已经踩在了窗户沿上。

    黛玉咬了咬牙,相信达西吧,从不会让自己处于危险中的。小心地把脚迈了出去,忘了自己只穿着衬衣,连鞋也没穿。

    黛玉的腿才一跨出窗户,就给达西抱住了,连脚都不让挨到墙。

    “你抱紧我就好。”达西一只手搂紧黛玉,一只手攀着墙往下。黛玉把身体往达西身上靠,两只手环住了达西的脖颈,死死的箍住。

    达给箍得有点透不过气,知道黛玉怕,搂着的手往怀里带了带,让黛玉跟自己贴得更紧些。

    达西的手长脚长,往下移了步,黛玉一看到了二楼。害怕缓和了点。

    “我往下跳了,没事的。”

    达西抱着黛玉跳了下去,身上的斗篷像伞一样张了开来,月夜里像一朵乌云托着片白色的羽毛般缓缓落在了地上。

    黛玉卧在达西的怀里,感觉到了一沉又浮了起来,可以看到达西站在了草地上。

    腿长有腿长的好处,三屋楼好像矮了许多。黛玉往上看了看,可以看到自己卧室的白纱窗帘在飘荡。

    今天的冒险挺大的,黛玉有些小兴奋,可又克制着,毕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我可以下来了。”黛玉嘴里说着,身体没动,还贪恋着达西身体的温暖。

    “不要,你没穿鞋。”达西抱着黛玉往马那里走,“我们去骑马。”

    黛玉的眼睛往自己的脚那看,衬衫下露出了纤细的脚踝和一双玲珑的小脚。刚才只想着翻窗这些,都忘了没穿鞋也没换衣服。

    “不要,我这样子怎么能出门。让我回去穿鞋、穿衣服。”黛玉扭过了身,想从达西怀里出来。

    达西给按住了:“这样挺好了,不要去穿了。”

    黛玉停止了扭动,瞪着达西的脸,月光下给那张英俊的脸蒙上了层薄纱,平时的傲慢冷俊披上了层柔软。

    望张这张脸,黛玉忍不住撒娇:“可是我冷。”

    “可是我热。”达西没停步,一直往拴在树下的马那走去。

    “你热又不代表我热。”黛玉搂着达西的脖子往马看。

    “我会把你捂热的。“

    黛玉嗤嗤笑了起来,又觉得不好意思,把脸埋在了达西的肩窝里。黛玉嘴里的热气喷在了达西的脖颈、耳垂那,达西又觉得热了几分。

    “我真的会把你捂热的。“

    黛玉笑不出了,心跳了跳,就算是夜里,也还是让人害羞的。

    达西把黛玉放到了马背上。离开达西的怀抱,黛玉立刻感觉到了寒气逼人。

    到底现在是八月底了。英格兰的气候一年四季,按瓷器国的气候来说,就没有夏天。

    晚上的秋风一阵一阵,单薄的白色平纹细布衬衫给风吹得都鼓了起来,侧坐在马背上的黛玉就像一个吹起的泡泡般飘在马背上。

    黛玉从没有在马上坐过,四下空落落的,有些怕,身体不由向达西倾了过去,像要下来。

    “别怕,你掉下来,我会接住的。”达西把身上的披风脱了下来,要给黛玉披上。

    黛玉娇嗔了眼达西,相信达西不会让她摔到,伸手推开:“你会冷的。”

    “我不会,我全身滚烫。”达西把披风给黛玉披上再包裹好。达西从树上解下了马绳,翻身上马,右臂将黛玉搂紧,左手握着马的缰绳。

    给达西披风裹着的黛玉不再感觉冷,再贴着达西的胸膛,热气不断进来,也开始热了。

    “坐好了。”达西用脚一踢马肚子。座下的马跑了出去。

    黛玉感觉到耳朵边呼呼的风声,一阵阵的风从脸上刮过,怪不得女士骑马时帽子上要有个面纱了。

    “冷吗?”达西高声问。

    不高声,达西的声音就给风吹跑了。

    “不冷。”黛玉也高声回着。头一回这么高声说话,黛玉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也是放肆的。

    夜里,空旷的草地上,没有人,只有夜莺的歌唱,草虫的鸣叫,不用再去压抑。黛玉突然叫了起来,像在海边跟乔治安娜那一回。

    “啊……”

    叫声冲了出去,给马带起的风吹散了。

    黛玉又大笑了起来:“我疯吗?”

    “疯,我喜欢。”达西也叫了起来。

    黛玉更大声地笑了起来:“你也疯。”

    “当然,我遇到你后就疯了。”达西让马跑得更快了,可以说扯起了嗓子喊,“黛玉……我爱你,黛玉……我爱你……”

    黛玉笑了,回转身扑在达西的怀里,敲了下达西的胸:“好了,好了,我们不叫了。给人听到,明天人家会说彭伯里的男女主人疯了。”

    “是吗?”达西低下头去看怀里的黛玉。

    “当然了,这么晚,一定有人会听到的。”黛玉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会听到,可觉得这么说肯定没问题。

    “听到了又能怎么样?”

    黛玉咬着嘴唇,眼里带着笑,不说话。头侧了侧,眼底的笑又多了几分,还是不说话。

    达西手里的缰绳松了下来,痴痴地看着黛玉,没有发觉座下的马已经不跑,而是慢慢在走了。

    “会怎么样呢?“达西又问了遍。

    黛玉的头低了下去,声音低到如露珠从叶片滚落:“会羡慕吧。”

    “是呀,会羡慕吧。”达西低低地说,马的缰绳从手里滑落,食指勾起,将黛玉的下巴勾住,慢慢抬了起来。

    黛玉半被动半主动地仰起了头,望着达西那双因夜色变成了深蓝的双眼,仿佛大海凝结在里面,成了一汪涌动的春水向自己扑来。

    达西低了头,月夜里那朵蒙羞的玫瑰,等他去采撷。达西轻轻吻了吻,像吻掉了花瓣上的露珠。再贪婪地含住,要吞咽下花瓣。

    “我爱你,黛玉……”达西的心跳在说。

    黛玉的呼吸在回应:“我也爱你,达西……”

    达西的心脏停了停,抬起了脸问黛玉:“你刚才说什么了?”

    达西是知道黛玉爱自己的,可是却一直没有听到黛玉说过爱自己。达西明白,这是东方人的含蓄,不可能像西方人表达的那样直白。但暗地里,达西多希望黛玉能表达的直白些。曾经悄悄想过,如果黛玉说出这三个字,是不是会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

    现在达西听到了,能不激动。可又不敢相信,迫切地需要认证下。

    “我没说什么。”黛玉赖着。

    “真没说什么?”

    “当然了。”黛玉抿着嘴笑,往四周看了看,“这是哪里了?”要转移话题,“时间也不早了,你得送我回去了。不然明天奶奶和艾达看到我不在,会怎么想呢。”

    达西目光没转移,依旧盯着黛玉,不给黛玉逃避的机会:“你刚才说什么了。”

    “这是哪了,你看看。”黛玉四下看着,叫了起来,“这是彭伯里!我们回到彭伯里了。”

    达西这才往四周看了看,确实是在彭伯里了,就在湖边,骑马到彭伯里大厦只有几分钟路程。这匹马来回走了二十来英里,把他带到彭伯里别院,又把他带回来了。

    黛玉盯着达西,笑了起来:“看来真的是它把你带到彭伯里别院的……”目光看向正低头吃草的马。

    达西也笑了起来:“都到家了,我们可以……”

    黛玉做出了个为难的表情:“不行呀……”

    达西明白黛玉的意思:“我觉得奶奶是会理解的,主要是艾达……”

    “从没想到女儿也会让你为难哦……”黛玉故意拖长了音。

    “其实我们也可以解释,毕竟现在再回去也挺远的。”达西找着理由,眼睛往彭伯里大厦的方向看。

    黛玉不敢看,看了她就不想走了。

    “送我回去吧。明天我就回来了。”黛玉推了推达西,“我们是父母,总不能给孩子做不好的表率。艾达大了,已经懂些了,明天要是问,怎么回答呢?”

    达西半天无语,然后拨转了马头。

    黛玉靠在达西的怀里笑个不停。

    往回的路,达西让马走得慢:“你困了就睡吧。”

    “我又不是艾达和威廉。”黛玉轻轻说了句,“要靠在你的胸口才能睡着。”

    “我可以把你当成艾达。”达西笑着,把黛玉往怀里带了带,让黛玉的头挨住了自己的胸口。

    黛玉的耳朵贴在了达西的心脏那,可以清楚地听到达西心脏有力的跳动声。有些奇怪,艾达和威廉怎么能听着就睡着了。

    可黛玉听听,眼皮就耷拉了下来,打了下哈欠,先还要硬撑着,慢慢就睡着了。

    达西听到了黛玉匀称的呼吸声,不急着往彭伯里别院去,任由马慢慢走着。达西抬头望了望漫天星光,再看了看怀里正酣睡的黛玉,无意识地,血管里的每一滴流过心脏的血,从唇间流出了:“黛玉,我爱你。”

    黛玉悠悠的醒了,眨了眨眼:“到了吗?”

    “到了。”达西看着前面的彭伯里别院,只要一踢马肚子就能到了。

    “那你应该喊我。”黛玉直起身,用手背揉着眼。

    这个动作让达西想起阿德莱德,母女俩睡醒后一样的动作,看得让人热血沸腾。

    “天又没有亮。”达西把披风给黛玉拉了拉,免得着凉。

    黛玉的眼睛终于可以看清周围了:“天那边怎么有点白了。”

    “天要亮了。”达西想笑,黛玉是有些睡糊涂了。

    黛玉一个激灵,这下醒得差不多了:“快点,趁着他们没醒,我赶快回去了。”

    达西催动了座下的马,一直骑到了黛玉的窗户下面。

    黛玉看了看窗户:“还要从这里上去?”

    “大门没开吧?”

    这个时间段,仆人大部分应该还在睡觉,再过一会儿生火的厨房女仆会起来。去叫门,那一定会把房子里的人全吵醒。

    下来,好下,但是上去,黛玉可没觉得达西抱着她方便爬上去。

    达西已经从马上跃了下来:“你在这里不要动。”

    背后突然一空,黛玉有些害怕:“你要做什么?”

    “帮你回去呀。”达西拍了拍马脖子,“放心它不会把你摔下来的。”

    黛玉不敢动,看着达西三下两下爬了上去,从窗户里进去,猜着达西会放根绳下来?达西没放绳下来,把窗户关上了。

    黛玉咬着牙,达西一定是去开大门了。

    果然,不一会儿达西就从大门那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黛玉的鞋:“先把鞋穿上吧。”把披风往边上捋了捋,露出黛玉的纤足,轻轻握住,有些凉,再摩挲了会儿才会黛玉套上了鞋。

    “让我下来吧。”黛玉说。

    “不急。”达西牵着马到了大门口,才把黛玉抱下了马。

    黛玉已经急得往大门那跑了。达西的披风太长太大,黛玉穿着跑,给绊了下。幸好达西还没离开,一把扶住。

    黛玉把身上的披风要脱下还给达西。

    “脱了你会着凉。”达西又给黛玉穿好。

    “那你到窗户下等着。”黛玉说了声,拎起披风就跑了。进了大门,小心关上,一路跑上了楼。

    幸好都没有醒。黛玉冲进了屋,把门关上,喘着气。一边脱披风一边到了窗户那里,往楼下看。

    看到达西站在马边,正往楼上张望。

    黛玉开了窗户,现在窗户真好开,前面为什么开不开呢?可见那时多慌。黛玉冲达西做了个手势,把披风扔了下去。

    披风像块飞毯一样飘了下去。达西的长臂一伸就拿到了,把披见穿上,望着黛玉笑。

    黛玉知道她不把窗关了,窗帘拉上,达西估计不会走的。一狠心把窗户关了,窗帘拉好。背对着窗户,等着达西走。

    等了会儿,估计达西应该走了。黛玉拉开窗帘一条缝,悄悄往下看,看到达西还站在那。天就要亮了,达西这一晚上可都没睡。外面多冷呀,黛玉心疼起来。

    要开开窗户,去把达西喊上来。黛玉又怕吵醒了别人。从床上拿起睡袍,披好走下了楼,到了大门那里,看着达西。

    达西的目光从窗户那移到了大门,看到黛玉站那,纵马过来了。

    “进来吧。”黛玉低低了说了句,又看着马,“它怎么办?”

    “我可以送到马厩就过来。”

    “那我去后门那里吧。”

    达西笑了笑,一夹马肚子往后面的马厩跑去。黛玉去了后门那,看到达西已经大步过来。

    黛玉扭头就走了。达西跟在后面。

    等进了屋,黛玉把睡袍一脱,上了床:“快缓和下,别冻着了。”看达西一个人脱衣,不方便,又叹了口气起来帮达西。

    达西看着给自己解扣子的黛玉,笑了,吻了下黛玉的额头,又吻了下黛玉的脸。

    “别闹。”黛玉把达西的袖扣解了开来。

    达西依旧在亲。

    黛玉“哎……”声,就给达西带到了床上,再下面也不要睡觉了。感觉达西是要用这个来抵抗感冒的发生。

    吃早饭的时候,巧姐看到达西有些吃惊。

    老达西夫人一点也不吃惊:“昨晚这里是闹耗子还是猫的?黛玉,我建议你好好让仆人们弄弄清楚,不然我们回去,这没人住了,会给这些猫还是耗子占领的没法再住了。”

    达西和黛玉两个人装着没听懂,专心看着餐盘。

    阿德莱德跑进了早餐厅:“爸爸,你是来接我和妈妈、奶奶回去的吗?”

    “是的,宝贝儿。”达西一把抱起了阿德莱德。

    阿德莱德高兴地在达西身上转来转去:“爸爸,我们吃过早餐就走吗?”

    “当然。”达西把阿德莱德放在膝盖上,“想爸爸了吧?”眼睛却看黛玉。

    黛玉低下头想笑,都一起一晚上了,还要问想不想的问题。

    老达西夫人把餐巾扔在了餐桌上,对巧姐说:“我们去把东西收拾下,准备回彭伯里吧。”

    巧姐站了起来,跟着老达西夫人走出了早餐厅。

    “我也要去看看行李打包的怎么样了。这回雪雁怀孕了,就紫鹃一个人来。”黛玉站了起来,现在这里还是留给父女俩吧。

    回到了彭伯里没多久,在剑桥大学的费兹威廉•达西学院要举办奠基典礼。达西一家、乔治安娜和罗达,还有利兹、宾利都去参加了。

    凯瑟琳夫人看到达西挖下了第一锹土,种下了一棵小树:“时间过得真快。”

    “是快,不过我可不像你会那样想。”老达西夫人堵住了凯瑟琳夫人要说我们都老了的话。

    “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

    “你的想法就那么简单。”

    “天,真不知道霍华德家的人有什么好得意的。”

    “你现在应该说真不知道达西家的人有什么好得意的。可事实上达西家的人就是这么得意的。”老达西夫人昂起了头。

    黛玉看到那边的老达西夫人和凯瑟琳的斗嘴,抿着嘴笑。

    从剑桥大学当天就回到了彭伯里。第二天达西和黛玉散步的时候,黛玉看着一对打架的知更鸟:“你看奶奶和姨妈是不是要吵一辈子?”

    “对他们来说,这也许是乐趣。”达西挽着黛玉,也看了眼知更鸟。

    “能有一辈子的乐趣也是很幸福的事。这世上,有太多的人,没有一辈子的乐趣。”

    “哦,你这么说奶奶可能并不会认同。虽说她很喜欢跟姨妈吵来吵去。”

    “那是她不肯承认。”黛玉的眼睛垂了下来,“当年妈妈托梦给我,跟我说要喝甜得像蜜的井水,其实我也不肯承认一件事。”

    “什么事?”达西问。

    黛玉看着达西笑,脸上慢慢有了红晕,嘴唇动了动,却不说话。

    达西的心动了动,这是个邀请,有些意外。黛玉从不会主动表示的,一向是他主动。这一回?达西吻了下去,探试了下,确认了,再进一步。

    黛玉轻轻地推开了达西:“达西,我爱你。”黛玉在达西的耳边轻轻说了这句,转身就跑了。

    达西愣了下,一伸手抓住了黛玉:“你刚才说爱我?”

    黛玉只觉得耳根子都热了。

    “黛玉,心肝宝贝儿,我爱你……”达西要去寻找黛玉的唇。

    黛玉拦住,用手帕把达西唇边的印迹擦掉:“跟蜜一样吗?”

    “比蜜要甜。”

    “真那么甜?”

    “是。”达西笑,“这样的我要吃一辈子,一直甜甜的……“

    黛玉低头笑了,是会一直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