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黛玉与达西 > 244.番外一
    “今年夏天还去伦敦吗?”阿德莱德望着达西, 用叉子拨拉着餐盘里的鱼。

    “当然。”达西把报纸翻了一页。

    “那我不就骑不成马了?”

    阿德莱德十四岁了,最爱的是骑马、游泳,对于跳舞还没有什么兴趣。她宁可在彭伯里过, 也不想去伦敦。那里对她这个年纪的孩子真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黛玉知道阿德莱德的心思:“现在才三月呢, 四月才动身。夏天威廉也要放暑假的, 你总不会不想跟威廉见面吧。”

    阿德莱德低着头,不说话。

    “好了,你应该去上课了, 李小姐一定等你了。”达西把报纸合了起来。

    阿德莱德站了起来, 向吃早饭的大人屈了屈膝走出了早餐厅。现在李小姐只教阿德莱德,还有黛玉后面生的次子查尔斯了。

    查尔斯只有四岁,黑色的头发, 黑色的眼睛,从这点上来说最像黛玉。

    巧姐过了十八岁生日就离开彭伯里,回到了瓷器国。这是巧姐自己的决定,要回去救出父亲。巧姐走的时候, 黛玉还很感伤。阿德莱德更是哭了好几天。就连乔治费兹威廉都有些难过。

    只是事关孝道,黛玉不能劝阻, 把凤姐留给巧姐的钱,交给了巧姐。

    老达西夫人看着阿德莱德出去:“我也不想去伦敦,这点我感觉跟艾达一样。糟糕的空气, 糟糕的环境。”

    “奶奶, 再过几年你总得去伦敦参加艾达的首次社交季舞会的。”达西拿起了咖啡杯。

    老达西夫人望了望早餐厅天花板垂下来的枝型灯架:“乔治安娜的社交舞会好像还在昨天, 这么快就要到艾达了。”把餐巾放在了桌上, 走出了早餐厅。

    黛玉明白老达西夫人的感慨,她也好像老了。

    “我去看看查尔斯,再过四年,他也得去上学了。”黛玉有些舍不得孩子们离开。可男孩子必须得去学校上学。

    达西冲着黛玉笑了笑,低着声:“我陪你还不好吗?”

    黛玉笑了,轻轻地说:“不好。”从餐桌边走了过去。

    “为什么?”达西伸手抓住了黛玉的手。

    黛玉看到站在那边侍候的埃文思先生有些窘,把手抽了出来,提高了些声音:“兰姆太太早晨说查尔斯昨晚没有睡好,我得去看看。”

    达西松了手,放开了黛玉,唇角翘了起来。

    埃文斯先生的脸都感觉到有些烧,咳嗽了声:“公爵,安德森先生在书房等你,说是庄子上有些事要公爵决定。”

    “这样呀,为什么不喊他过来吃早餐呢。”

    “他已经吃过来的。”埃文斯先生掏出怀表看了看,“现在已经就要早上十一点了。”

    “谢谢你提醒,告诉我现在实际上应该算中午了。我还是上个时代的人,确切说是摄政王时代,还没有进入到乔治四世时代呢。”

    “对于陛下,我没有办法喜欢他。不过他的加冕礼还是很壮观的,尤其是公爵和殿下,是那天最夺目的。那天所有的报纸,我都收藏着。”埃文斯先生很自豪地说。

    “谢谢你,埃文斯先生。不过那天,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皇后给关在了教堂外面。”达西走出了早餐室。

    五年前,乔治三世去世,摄政王成了乔治四世。乔治四世的加冕礼很奢华,花了二十万英镑。本来这应该能让乔治四世风光下的。可是他的表妹,那位已经跟他分居的卡罗琳王后,却把他的风光给夺走了。

    乔治四世没有通知卡罗琳王后加冕礼。卡罗琳王后却从意大利跑了回来,要成为王后。到了威斯敏斯特教堂门口,却给两扇紧闭的大门拦住。

    任凭卡罗琳王后在外面拍门,乔治四世就不给开门。

    达西和黛玉那时就在教堂里面,黛玉坐在宫廷贵妇的前排,离着大门很远,但是依旧可以感觉到门外卡罗琳王后的愤怒,全身都不太自在。

    而在乔治四身边的达西,只能昂起了头,告诫自己负起责任。

    第二天报纸上就是铺天盖地有关王后关在门外的话题。乔治四世知道自己不受欢迎,黛玉可是一直深受民众的话题,便让亲王室的报纸大篇幅的刊登黛玉那天的服饰,好让喜欢模仿贵族的中产阶级赶紧去关注这个。

    黛玉看到报纸只能无奈地笑了笑。

    对于黛玉成为伦敦时尚圈的风向,达西既得意,又不开心。总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要往黛玉身边凑。

    如果可以不去伦敦,达西也觉得不去的好。但今年得去,利物浦伯爵特意来信的,达西当然得去了。

    四月份的时候,达西和黛玉去伦敦了,查尔斯勋爵跟着去了。

    阿德莱德留在了彭伯里。没有了大人的,阿德莱德俨然就成了彭伯里的大人。彭伯里所有的仆人都喜欢阿德莱德,也都爱听阿德莱德的话。

    更何况最可能反驳阿德莱德的埃文斯先生已经去了伦敦,留在这里的是马修和雷诺太太,还有紫鹃。

    阿德莱德还有什么可怕的。

    “马修,你喜欢我吗?”阿德莱德站在楼梯上问马修,特意学着女王的样子。

    “当然,阿德莱德女爵。”马修笑着,大部分的真还有少部分的哄孩子玩。

    “马修,你会听我的吗?”

    “当然,阿德莱德女爵。”

    “那我要去游泳,你要给我准备好。”阿德莱德试探马修的忠心。

    “阿德莱德女爵,湖里的水太冷了。”

    “可你刚才才说会听我的话,为什么这么快就不听我的话了。”阿德莱德把手里的马鞭对准了马修,下巴抬了起来。

    马修做出恭顺的样:“阿德莱德女爵,我这是考虑女爵的身体。”

    “但你还是没有听我的话,一个不听我话的人应该怎么处置呢?”

    “可以把放逐到仆人休息室,让他在那喝一杯紫鹃泡的茶。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惩罚,阿德莱德女爵。”

    “我也认为是,那你去吧。”阿德莱德把马鞭放了下来。

    “是,我这就去。”马修欠了欠身走了。

    阿德莱德笑着在楼梯上跳了几跳,跳上去几层,又跳下来几层:“啊,我下面玩什么呢?”

    “你下面应该去跟李小姐读书了。”老达西夫人走了进来,脸板着,“你妈妈可是才女,多少有才华的男人拜倒在你妈妈的裙下。那个疯了的拜伦,正常的时候对你妈妈景仰得很。”

    阿德莱德从楼梯上跑了下来:“甘甘,我又不是没有跟李小姐读书,我才读完了蒲柏的诗。”

    “那就好。”老达西夫人往起居室走去,“既然你现在没事做,来陪甘甘喝茶吧,这是我们女人该学的。”

    阿德莱德跟在了老达西夫身后,冲站在那头的紫鹃做了个怪脸。

    紫鹃笑了几声,去了仆人休息室,看到马修脸就板了起来。紫鹃去给马修倒了杯茶,放到了马修面前:“我泡的茶是处罚吗?”

    “当然不是,是奖赏。”马修站了起来,“我那样说,是因为知道阿德莱德女爵喜欢听。她喜欢听了,就会放过我。不然,这么冷的天,阿德莱德女爵要是去游泳得了感冒可怎么办。”

    “算你说得对。”紫鹃把茶递给了马修,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坐了下来,“不知道公爵和殿下现在怎么样了。”

    “其实你可以跟着殿下去的。”

    紫鹃摇了摇头:“孩子还小,殿下就是让我照顾孩子才不要我跟着去伦敦的。雪雁家的孩子毕竟大了,已经去文法学校了。“

    “约翰还说,以后就让他儿子给威廉勋爵让贴身男仆了。那这样的话,我们的儿子不就是以后当管家了?”马修有些得意。

    紫鹃喝了口茶:“没有殿下,我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受苦呢。”

    “你不会的。”马修看着紫鹃。

    紫鹃摇了摇头。有些事,她跟马修是说不清的。当年一起长大的好些小姐妹,贾家倒了后给卖了,好人家不敢卖,有些不要命的图便宜买了回去。

    紫鹃的父母来信说,之前太太跟前的彩云给卖到了一个屠夫家里,没过两年屠夫死了,又给婆婆卖了。前阵儿见到,都不成样了。紫鹃的父母买了下来,这才算不用再给卖了。

    离开彭伯里的当夜,黛玉又担心起来:“艾达一个人在家不会有事吧?”

    “奶奶会云时常看着,再说你都把紫鹃留下了还能有什么事?”达西的胳膊伸了过来,“放心,艾达不会有事的。”

    黛玉点了点头:“可我还是担心。”

    “那你就不担心我?”达西侧过向来,望着黛玉,胳膊搭在了黛玉的身上。

    黛玉笑了:“哪能不担心,说起来,你呀,就别跟女儿吃这种干醋了。”黛玉转过了身。

    达西挨了过来:“我可没有不担心女儿,也没有吃女儿的干醋。我只是不想这个时候,你还不理我。”

    “我怎么不理你了?”黛玉翻过了身,差点撞到达西的鼻子,往后退了退,“你倒说说,我怎么不理你了?”

    “你是理我,可说得全是其它的事。”达西有些委屈,把黛玉拉了过来,“不然你为什么往后退。”

    黛玉摸了下达西的鼻子:“我往后退,是怕撞到你的鼻子。谁让你们西洋人的鼻子都这么高。”

    达西摸了摸鼻子,也笑了。用自己的大鼻子云顶黛玉的小鼻子:“谁像你,鼻子都长得这么可爱,居然没一个孩子像的。”

    “所以,你看,应该谁生气的。”黛玉要转身,给达西拉住了。

    “当然应该你生我的气。辛苦的是你,最后孩子们都像了我。”

    黛玉听着笑了起来:“这又不是他们能定的。等到六月,威廉放假了,艾达也就来伦敦了。”

    达西笑了笑,把黛玉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现在先好好睡觉吧,伦敦的夫人小姐们还等着你去教她们穿什么呢。”

    黛玉也笑了:“哪有的事。”

    如今伦敦已经不流行高腰身了,而是又开始流行细腰了。这实在让舒服放松了腰身的女人们一时慌了手脚。

    二十多年没怎么束的腰,怎么可能一下就细了起来,就算再勒也勒不出个纤腰来。

    黛玉是天生的腰细,穿这种有腰身的裙子倒不用担心什么。这让伦敦的夫人小姐们羡慕死了。

    坐在黛玉伦敦的客厅里,说不了几句话,夫人们就开始把对话引到了束腰上。

    “殿下,你是没有看到贝德福德家的夫人们,现在都不敢出门了。”一位夫人引出了这个话题。

    利兹公爵夫人叹了口气:“我现在已经开始给女儿们束腰了。”

    “是呀。”费兹威廉伯爵夫人看着黛玉,“艾达束腰了吗?”

    “还没有。”黛玉淡淡地笑了下,“她还小,再等两年吧。”

    “晚了就来不及了。”费兹威廉伯爵劝了句,“现在已经开始腰细了。当然,你是不用怕的。”

    黛玉想到了阿德莱德的性格,束腰这种事对阿德莱德肯定是种折磨。

    六月份的时候,学校放了假,威廉到了伦敦。阿德莱德也到了伦敦,就连老达西夫人也到了伦敦。

    一家人算是在伦敦团圆了。

    伦敦不能骑马、游泳这些,几家的孩子还是找到了乐趣。他们可以去海德公园里骑马,或者游泳。

    “你们听说过老贝利吗?”威廉问。

    乔治安娜的儿子罗伯特:“啊,那里,听说很乱的。”

    “是的,听说有很多的坏人。“威廉的眼睛闪动,想着那里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家里的仆人,包括埃文斯先生经常会提的就阿德莱德两岁时就去法庭作证。

    这种神奇的事,总让威廉对于法庭有了种特别的感情。

    趁着还在伦敦,得赶紧去老贝利看看。威廉是这么想的。

    但是威廉是不可能去的,就算去海德公园,也是有人跟着的。李小姐在这方面总是很尽责的。

    李小姐的尽责就是对威廉和阿德莱德说:“我在达西家已经快十年了,殿下刚踏上这块土地,我就在公爵府了。如果你们要害得我必须离开彭伯里,老无所养,你们就心可以胡闹。如果你们还有一点良心,那就让我能一直待在这里,不用去救济院养老。”

    阿德莱德和威廉不知道救济院是个什么地方,但想着一定是个很可怕的地方,不然李小姐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威廉和阿德莱德在伦敦也就不敢胡闹了。游泳和骑马都是老老实实的,这点李小姐很满意,再闹的孩子到了她手上也是服服帖帖的。

    威廉坐在马车里,正在等着李小姐和阿德莱德上马车,好一起回家。眼睛往车外看着,看到前面有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小孩子挨着一位绅士。

    小孩子太瘦弱,看着就像一根穿着衣服的稻草。风吹过来,小孩子身上的衣服就晃几晃,很像田里的稻草人。

    田里的稻草人,还比眼前这个孩子要胖些。

    那位绅士正在和人说话,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小孩子的手已经伸到了口袋里,正去偷他的手绢。

    威廉的眼睛瞪大了。

    那个孩子的手眼看要偷到那块手绢了。跟绅士说话的人发现了,手里的手杖对着孩子打了过去。

    孩子愣了下,远处有人在喊:“奥立弗,快跑。”

    奥立弗反应过来,撒腿就跑。那个挨偷的绅士骂了句,就去追。

    威廉本来应该同情差点丢了手绢的绅士,可却同情起那个孩子。威廉拉开车门,冲着跑过来的孩子说:“快,上来。”

    奥立弗已经要跑不动了,后面的绅士吃得好,个又高,腿也长,就快要追到他了。奥立弗都可以感觉到脖颈那忽忽的风声,衣领好像随时能给拎走。

    现在有个男孩子坐在一辆华丽的马车里冲他招手,不管什么,奥立弗都觉得应该先上去。三下两下,跳上了马车,把车门拉上了。

    威廉敲了敲马车壁。车夫有些奇怪:“威廉勋爵,阿德莱德女爵还没有上马车呢。”

    “你快走,杰克逊。”威廉叫了起来。

    奥立弗紧张地看着跑过来的绅士,如果这辆马车再不走,他就给抓住的。他可不想给抓住,他今天连饭都没有吃呢。

    杰克逊把马车赶了起来。

    追来的先生的手都拍到了车厢壁,还是给马车甩了开去。

    威廉笑了起来。

    奥立弗紧张地看着威廉,这是位有钱的少爷。他不懂服装的好坏,可是凭感觉这位少爷身上的衣服肯定很贵,就像这辆马车一样贵。

    看到奥立弗不笑,威廉像大人一样伸出了手:“我叫威廉达西,彭伯里侯爵。你呢?”

    “奥立弗。”奥立弗没接触过贵族,对于侯爵这种人觉得太远了。

    费金也只告诉过奥立弗伯爵,再往上的爵位费金觉得总要过阵再告诉奥立弗。毕竟这也是费金的资本。谁让英格兰的贵族太少了,就算是最多的男爵都比欧洲大陆少了不少。

    “你好,你可以叫我威廉。”威廉想表现得亲民些。

    “威廉。”奥立弗叫了声,不安地看着马车里的装饰,“这是你的马车吗?”

    “我爸爸的。”威廉也看着马车,“你要去哪?我可以车夫送你过去。然后再去接我姐姐还有李小姐。”

    “我也没地可去。”奥立弗低下了头。

    今天是阿特福逼着他去偷的。他的手伸了过去,可不想偷,那块手帕很漂亮,可是如果拿了就是罪恶。奥立弗是这样想的,结果那个先生还是当他是贼了。

    他不是贼,奥立弗这样想着。

    “我没想偷那块手帕。”奥立弗觉得得向威廉说明。

    “我看到了。你的手缩了回来。”

    奥立弗笑了,眼前这个小少爷相信他。

    “你没处可去吗?“威廉问。

    奥立弗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跟阿特福住一块,就是费金那里。”

    威廉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远吗?我可以送你过去。不过,你是不是没吃东西?”威廉把奥立弗看了看,这么瘦,应该是饿的。

    “是的。”奥立弗老实地点了点头,“不过我身上没钱,费金那里是有吃的。不过阿特福说得偷了东西才有吃的。”

    提到吃的,就让奥立弗咽了咽口水。

    “去我家吧。我家有吃的。”威廉让杰克逊回家了。

    杰克逊皱了皱眉头:“那阿德莱德女爵呢?”

    “你可以再去接的。”威廉不觉得有什么,现在这个奥立弗更激起了他的好奇。他相信要是阿德莱德见了,可能比他更加好奇。

    杰克逊不再反对。威廉是未来龙登公爵,彭伯里的主人,他没有理由去反对。

    “杰克逊,你把马车停在后门可以吗?”威廉有点怕给布朗太太看到。布朗太太可不会袒护他这些,看到奥立弗很可能就去告诉警察,然后把奥立弗抓走了。

    为了奥立弗考虑,还是从后门进去比较好。

    杰克逊没有问,马车上多出来的那个小叫化子能坐进这么漂亮的马车就已经是奇迹,要是再从前门进去,他都无法接受的。

    马车停在了后门。马车后的男仆下来,打开了车门。威廉跳下了马车,冲着奥立弗招手:“下来,我带你去吃饭。”

    奥立弗从马车里探出了头,好奇地看着后院。

    “这是什么宫殿,看得可真豪华。”奥立弗由衷地说了句。

    杰克逊挑了挑眉毛,达西家宅子的后院在一般人眼里,那当然也是宫殿了。

    威廉不好去说这是仆人进出的地方,他从来没来过,一点也不觉得这里像宫殿。

    奥立弗下了马车。

    “杰克逊,你快去接阿德莱德女爵吧。”威廉对杰克逊说。

    杰克逊把马车赶走了。

    “这里是你家?”奥立弗抬起头去看白色的大厦,对他的小身体来说,大厦就像一座山一样矗立在那里。

    “是的。我们进去吧。”威廉前面引着路。

    奥立弗跟在后面。

    威廉找着后门,确认了方向才往前走。约翰正站在院子里透气,看到威廉:“威廉勋爵,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一声把后面的奥立弗吓到了,腿都打抖,身体贴在墙上要倒了下去。

    威廉扭回了头:“别怕,他是我爸爸的贴身仆人。”

    奥立弗又听到了一个不懂的词,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不会是警察吧?总觉得威廉家很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