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综武侠]中原太可怕 > 31.金血宋骨(八)
    再说那边中年汉子和少女回到临时住的地方后,二人皆是有些失魂落魄.

    郭靖在后面小跑着撵上二人,走上前一抱拳道“晚辈郭靖,受完颜兄弟提点,怕有金兵赶来,故……。”

    故还没故完,那边中年汉子霍然抬头道“郭靖?”

    郭靖愣愣点头“是?”

    中年汉子道“你娘叫李萍,你爹叫郭啸天?”

    郭靖惊奇道“前辈您认得我父母?”

    中年汉子热泪盈眶,握住郭靖的双手哽咽许久,这才慢慢道“你父亲是我八拜之交的兄弟。”

    这话一出口,郭靖先呆了,跟在郭靖身后赶来的中年道士闻言道“郭啸天?莫非阁下便是杨铁心杨英雄么?”

    杨铁心道“英雄谈不上,在下只是个江湖落魄之人,敢问道长尊号?”

    中年道士笑道“贫道王处一。”

    杨铁心惊道“莫非是丘处机道长的师兄,人称铁脚仙的玉阳子的王真人么?”

    王处一颔首道“‘真人’两字不敢当,贫道师弟回到全真后曾对二位英雄之豪爽侠义赞不绝口,只是不知杨英雄为何会在此地?”

    他这话里的意思是对杨铁心落魄至此的疑惑,虽问的委婉了些,却是大家都听得出来的。

    杨铁心黯然长叹,拉出凳子请王处一和郭靖先坐,自己也找了张破凳子坐下,命少女去倒些水来,待清水润了喉偶,才道“十八年前牛家村里,我与郭兄弟二人同官兵搏斗,郭兄弟战死,而我本欲去寻大嫂,未料身受重伤,只能伏在马上不知奔去了何处。虽有好心人相救,奈何待伤势痊愈至可下榻之时已是月余后,待回到牛家村,已经什么都晚了。”

    “小女穆念慈,乃是邻村荷塘村染上瘟疫的一家之遗孤。在下将她收为义女,取名穆念慈,带着她去寻我那妻子和大嫂的下落,走南闯北一十八年,未有丝毫音讯,几乎要断了念想,可未想到……。”杨铁心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又是饮了一大口水,才慢慢道“未想到……那王妃竟与我妻子音容相貌相似至斯。”

    “什么?”郭靖惊讶道“音容相貌皆十分相似?”

    “或许并非相似。”王处一想了想道“丘师弟几年前曾与贫道说,他收了个故人之子为徒。”

    杨铁心这下是实打实的愣在了原地。

    王处一又笑道“适才贫道观那完颜康武功路数虽闻所未闻,却隐隐有全真影子。此子虽言行轻佻了些,但路见不平之侠义气概倒与杨英雄相承。”

    “万一,万一丘道长也与那完颜洪烈相识?”杨铁心仍是不敢相信的喃喃。

    王处一摇头道“金人残暴,丘师弟常年仗剑江湖,为大宋奔波于蒙金之间。即使是与完颜洪烈相识,要传其子全真武功也不大可能。”

    杨铁心静默片刻,拍案起身道“今夜在下欲一探王府,请真人助我。”

    王处一点头道“义不容辞。”

    郭靖忙道“我也去。”

    杨铁心不赞同的摇首道“王府之地想必高手如林,靖儿还是莫要涉险了,若出了什么事,叫伯父如何与你父亲交代。”

    郭靖正色道“伯父此言差矣,晚辈虽天资愚钝,习武亦有十余载。何况伯父即与晚辈父亲是兄弟,晚辈与伯父的儿子自然也是兄弟。再者说来,无论完颜康究竟是不是伯父的儿子,晚辈都是十分敬佩他的。”

    杨铁心沉吟良久后道“好,既然这样,真人,您和靖儿先去休整一下,待今晚亥时,进王府一探。”

    要说王妃是不是包惜弱,杨铁心其实已经半信了,不仅因为那极似的声音和长相,还有那金国小王爷的名字。

    当初牛家村与丘处机结实后,郭啸天和杨铁心请求丘处机为二人孩子取名,丘处机引靖康之耻,愿两个孩子牢记靖康之耻做忠义之人,故而一个叫郭靖,一个叫杨康。

    杨康,完颜康,可不正是他那孩儿的名字?

    想起白日里完颜康的眉眼,神采飞扬的模样确实半似包惜弱半似年轻时的自己,又思及康儿为自己和女儿出头,利落的武功和伶牙俐齿的聪慧,不禁一阵欣喜。

    喜得不仅是杨铁心,还有杨铁心那女儿穆念慈。

    完颜康生得俊俏,武功高强,聪明善辩的模样已深深刻入穆念慈心底。这世间话本多了去,男女情爱中所描写之人若么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要么是忠肝义胆却为家国抛妻弃子的守将。可完颜康不仅武功高强,眉目间也没有那种迂腐之气,还在那完颜琪面前保护了自己,假如自己能……能和他在一起,岂不像那吹箫引凤的萧史和弄玉般,过上神仙眷侣似得日子?

    当初杨铁心将穆念慈带走时,少女心知父亲不喜金国贵族,只觉此生与意中人怕是有缘无份,正暗自伤神,没想到竟峰回路转,完颜康很可能是父亲寻找多年的亲子。

    这怎能不令少女喜形于色,可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暗自期盼时间过得快些,再快些。

    眨眼天色渐渐昏沉,街上行人渐少。

    明月照夜白。

    杨铁心王处一郭靖穆念慈,再加上一郭靖白日认识的自告奋勇来帮忙的黄姓小乞丐,五人悄然翻过王府院子,逮了个小厮问出王妃住所又将人打晕,直奔王妃所居处而去。

    首先入眼的,是一破烂屋子。

    王府里处处透着雅致奢华,那破烂屋子屹立其中直显得格格不入到好笑的程度,灰墙陶瓦,纸糊的窗子透出屋里的光亮。

    杨铁心看到这屋子时便已忍不住热泪盈眶,待走近时更是不由得加快脚步。

    说来也怪,那屋子周围并无守卫,只里面隐隐传出人声。几人都是习武之人,能听出屋里的是完颜康和王妃,或者说包惜弱在交谈。

    杨铁心见周围无守卫,终是拔足狂奔,站在屋前正要推门之际,一柄弯刀悄然顶上了他的喉咙。

    “谁?”屋里青年忽然出声。

    中年汉子泪流满面,不顾喉头刀尖,颤抖道“是我,惜弱,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