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9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9

分卷阅读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每一处羽翼都梳顺理清楚,好让羽毛根根分明,丫字爪上沾点水,抬到脸上给脸擦几下,再将额头上一撮比其他地方长点绒点的呆毛抓两把,好让它们精神抖擞的立在脑袋上。

    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季玉山就在旁边看着,忍不住暗暗啧奇,心里冒出一丝诡异的想法:他是要带这只鸟去说媒的吗。

    灵江浑然不觉,将自己弄得一本正经鸟模鸟样,最后还对着茶杯中的倒影看了片刻,才满意的抬起胸脯,将两扇小翅膀使劲舒展一下,飞到了季玉山的肩头,淡淡道:“走。”

    季玉山觉得他那句‘走’很像皇宫内院里威严的皇帝回宫时对小太监说的‘起驾’。

    可惜灵江这副雄姿勃勃的模样并没有维持太久,从藏雨楼去往殷成澜的住处听海楼,半路,灵江就钻进了季玉山宽大的袖袍中。

    那里是驭凤阁信鸟和训鸟人的禁地,他既然现在要进,总要偷偷摸摸才行。

    广袖柔软没形,灵江别别扭扭缩在里面,还要努力维持着自己羽毛不乱,他将翅膀张开护住脑袋,鸵鸟似的垂着头,以防止那早上被他抓出形状的风骚的呆毛凌乱,形象维持的十分艰难,一边还要顺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听海楼位于万海峰的峰顶,越往上,路便极为难走,每三十丈便设有拦人拦鸟的关卡。季玉山是殷成澜的贵客,大总管交代过拦卡的人,所以轻易就放行了。

    从山腰处往峰顶看,听海楼好似悬空在崖峰上,从森郁浓密的林中露出一角殷红的飞檐和半个红柱撑起的亭廊,等上去之后才会发现那陡峭怪石嶙峋的峰顶上竟被人从巨石上刀削锯截了一座府邸。

    府邸依山而起,高有三层,蓝绿琉璃铺顶,左侧临千丈绝壁,陡峭巍峨,右侧倚汪洋大海,能听怒涛,而那座听海楼便在着群山起伏的最高处盘踞,清晨云霞四披,夜里举手可摘星斗。

    府邸里亭台楼阁一应俱全,林木葱茏,清幽典雅,奇花异草多不知名,灵江将季玉山的袖子啄了个洞往外看,这才发现那座在山腰间望见的悬空的红柱和飞檐只是听海楼里一处亭子,名唤倚云,倚云亭建在一块飞来石上,故而才好似悬空。

    站在听海楼里,望脚下漠漠中原如帛如锦,尽收眼底,风起云涌,当真是如临仙界,但凡登上峰顶进过听海楼的人,无一不令人赞叹。

    大总管连按歌在门口相迎,此人身量修长,年纪不大,长得丰神俊朗,一双眼却泛桃花,见人三分笑,看起来像是极为好相处。

    灵江从袖子里的小洞看见他,心道一声:“老狐狸。”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季玉山仍旧被听海楼之景所震撼,意犹未尽的从苍莽壮阔的风景上收回视线,感觉胸腔都好像被山风盈满,清冽的风将身体里的浊气,心里的烦苛冗杂都吹散,只余下一腔自在肆意,心情都变得更好了。

    他忍不住赞叹:“此府邸选址、建造、格局真乃巧夺天工,大气浑然,能建此邸之人,必定是生了个七窍玲珑心。”

    连按歌笑了下:“听海楼是阁主亲自绘图带人开凿的。”

    季玉山更是震惊了,从眼角眉梢流露出无比钦佩的神色,直抒胸臆高声道:“殷阁主真乃当世绝妙之人。”

    见他这副表情,连按歌在心里凉凉地想:“可不是妙吗,不然闲的蛋疼才能在山顶劈出一座楼阁。”

    袖子里的灵江默默打量四周,也在心里想:“故意住的比鸟还高,果然有病。”

    连按歌将季玉山带到了二楼殷成澜的书房中,让他暂且等候,他去请阁主出来,季玉山道了谢,望见连按歌离开,就背对着屋门,小心翼翼抖了抖自己宽大的广袖,小声说:“灵江少侠你还在吗?”

    袖子里的小黄鸟端着清冷高傲的样子,嗯了一声。季玉山道:“你要不要先出来藏起来,等一会我们说完话,我给你一个暗号,你便现身问他要不要训你。”

    灵江知晓季玉山必定不如他本身所展示的平凡寻常,不然大总管根本不会将他直接引到殷成澜的书房里,不过不管他是什么人,灵江都是不感兴趣的,也不好奇他要和殷成澜说什么,于是毫不犹豫就从季玉山的袖子里钻了出来。

    这时,书房的门也恰好被推了开,在门开的瞬间,灵江飞出窗外,倒挂在了屋檐下面。

    屋里传来的并不是脚步声,而是像马车的车轮缓缓滚动的声音,接着,一声低沉磁性的嗓音唤了一句‘季公子’。

    灵江倒挂在屋檐下,想到这三个字是从谁口中说出来的,就忍不住从敞开的窗户缝里偷偷瞧了过去。

    而他没料到这一瞧,便误了终身。

    第6章鱼戏叶(六)

    屋里的青纱帐幔被风撩了起来,轻柔曼妙的在风中起舞,灵江的小圆眼里倒映出一张脸,那张脸不知道是怎么生的,英挺逼人,格外俊美,如果大总管连按歌已经算得上好看,那殷成澜便是比他还要好看百倍千倍。

    他的肩背挺阔笔挺,显得整个人气宇轩昂,而他的五官如雕刻般的分明,剑眉横斜,目似寒星,看人时眼神颇有刚毅之色,瞳仁漆黑,深邃的近乎锐利,但他并不凌厉倨傲,而是像一柄上古流传的宝剑,锋芒内敛,只留下沉静如水的风华。

    灵江几乎看的痴了,他显然没料到殷成澜竟然长成这个样子。

    他来之前心心念念的是这个人的训鸟术,等现在见到了真人,竟将那什么要不要训鸟抛到了脑后,管他爱训不训,满眼都是这个人说话微笑的模样,满心都是‘他竟是这个模样’。

    连按歌推着殷成澜走到书桌旁,灵江一愣,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殷成澜竟然是坐在一只通体碧绿的轮椅上。

    他忽然间就想起来,驭凤阁里的屋子、亭廊、禽舍都是没有门槛的。

    灵江不知道怎么形容眼前的这个人,就像是发现了一柄藏在朱砂里的剑,先是能看见剑身清晰的轮廓,雪亮的刀刃,感受到古剑的锋利和锋芒,再往下一点点抚去剩余的朱砂,直到握在手里时,才终于看清原来上古神剑是断的。

    他遗憾断剑,却又隐隐觉得,即便是断了一半,余下的刀刃也能轻而易举斩断世间所有的神武利器。

    完整的上古神剑过刚、过锐利,过孤傲,横冲出世,必将使天下颠覆,而断剑残缺、内敛,克制,将一身锋芒藏进遗憾之中,纵然出世,却能护九州风雨太平。

    殷成澜给灵江的就是这么个初次印象。

    倒挂在屋檐上的小黄鸟陷入波澜起伏的沉思中久久,久到没注意季玉山已经和殷成澜说罢了话,正将手握起放在唇边别有深意的干咳。

    “咳咳,我说完话了。”季玉山眼睛扫着半敞开的窗子,又微微抬高一点语调:“我话说完了,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