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10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10

分卷阅读1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他面前的殷成澜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在季玉山每说一句‘我说完了’之后,就礼势周全的回上一句:“好的,有劳季公子了。”

    季玉山干笑:“我真的说完了,什么话都没有了。”

    殷成澜微笑看着他:“是的,季公子说完了,有劳季公子了。”

    季玉山险些被急的要吐血,眼见连按歌就要开门送客,他三步并作两步忽然走到一扇窗子边,在两双目光注视下猛地推开:“我真的说完话了!”

    话音刚落,只见屋檐上有什么一闪,便直直掉在了窗台上。

    殷成澜挑起一端眉梢,从季玉山身后看去,就见一只小黄鸟四脚拉叉的趴在窗台上,浑身圆鼓鼓的,翅膀上的绒毛乱糟糟的,头顶的一撮冠毛也乱糟糟的,他几乎不敢承认这是个鸟,还以为从天而降的一只蠢鹌鹑。

    看见灵江,季玉山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身道:“我说完了,就先告退了。”他往门外走,快走到门口时转头道:“连总管不送送在下吗?”

    然后连按歌便被稀里糊涂的支走了,留下殷大阁主和鹌鹑……不是,灵江面面相窥。

    随即,殷成澜收回视线,放松身体靠在轮椅上,随手拿了一本书放在膝头翻阅起来。

    灵江终于回过神来,磨磨蹭蹭从窗台上爬了起来,张开小翅膀扑棱两下,抖了抖浑身的茸毛,还记得抬起爪爪抓了两下头顶的呆毛,然后张开丫形小爪迈过窗棱,走到了摆放在窗台边的书桌上。

    殷成澜用余光扫到这只小鸟的动作,也不言语,只觉得有点好笑,心里想道连按歌这个老狐狸,关卡设置的是个屁,叫这么一只蠢东西都能飞上来。

    灵江在桌边站定,别别扭扭扬起脑袋去看男人,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原本心里的打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目光只要落在殷成澜的身上,就会像糖稀似的粘住,同时,他浑身的感官都像不好使了一样,全部凝神在了一双眼睛上,嘴也不会说话,只能就这么直勾勾的瞅着他。

    连按歌推门进来,一眼就看见了桌上的小鸟:“从哪飞来的,咦,有脚环,是阁里的。”

    殷成澜似笑非笑瞥他:“我依稀记得有人信誓旦旦向我保证过,他设置的关卡,连个麻雀都飞不出来的。”

    连按歌见小黄鸟这副直眉楞眼的蠢样子,说:“估计误打误撞上来的,我给它弄下去。”说着便要去捉灵江。

    他的手刚挨到小黄鸟,那鸟忽然一抬眼,看了他一下。

    它的眼乌溜溜的,泛着一点剔透的眸光,然而就那一瞬间,连按歌猝不及防和它对视上,却分明感觉到了那双小圆眼闪过的寒意。

    连按歌一愣,小黄鸟便轻而易举从他手边溜到了一旁,昂首挺胸的站在桌子的一角,防备的盯着他,低声道:“等等,我有话想说。”

    连按歌猛地回头:“你听见了吗?”

    殷成澜没说话,然而目光已经钉在了灵江的身上。

    怕自己一看阁主大人就发呆,灵江故意别过头,不和他对视,但他却感觉到男人落在他身上深沉的打量。

    灵江不由自主站的更笔直,心里莫名扭捏了片刻,这才犹豫的转过圆圆的小身子,说:“我……是想来问你,愿不愿意训我。”

    他说完,屋子里诡异的静了下来。

    连安歌看看灵江,又回头看看殷成澜,好一会儿,才困惑的说:“我没见过这种品种里还会学舌的鸟。”

    殷成澜更直白:“我没见过这种品种。”

    这么一坨,又圆又鼓,形似鹌鹑,又笨又拙。

    殷成澜将书合上,看着灵江,修长的手指敲打在书皮上,若有所思的对连安歌道:“去查看它的脚环,看看是哪个舍的,让它的主子有什么话亲自过来说,别躲在鸟后传话。”

    灵江听出他以为自己是训鸟人送上来传话用的,根本没料到是他自己本身通人话,于是他对殷成澜格外好脾气的解释道:“非人传话,我便是亲自来问你的。”

    殷成澜失笑,对连按歌道:“这小东西学舌的能力比你的鹩哥比着怎么样?”

    连按歌看着灵江,却是对殷成澜道:“自然是我那八爷更胜一筹。”

    他们旁若无鸟的一问一答,根本不把灵江放在眼里,灵江眸子微微一凛,也不解释了,冷冷道:“那是你见识短浅,没见过我。”

    连按歌讶然“口气学的还挺像,我倒是不知道驭凤阁还有这么一个有趣的人物在。”

    灵江就站在一旁,跟他怼道:“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比如说我。”

    连按歌在驭凤阁里那是殷成澜一人之下,万鸟之上的地位,还没听过如此不客气的话,于是道:“我跟你客气,你倒是不跟我客气,看你这副鸟样,想来你那主子也不知道背地里说过我多少句坏话了。”

    灵江冷漠看他一眼:“别多虑了,我平常根本懒得理你。”

    一点没错,就拿季玉山的话来说,除了殷成澜和吃的之外,就没什么能让灵江少侠有波澜。

    连按歌感觉自己被一只鸟气着了,脸上笑的愈发灿烂,暗地里却心想等他找到这只小贱鸟背后的训鸟人,定然饶不了他。

    殷成澜耳朵里听着一人一鸟的互怼,目光却半分都不曾离开过灵江身上片刻,这会儿他忽然发现这只小鸟并不像刚刚见的那副蠢样,而是极其的灵动,每次开口说话,眼睛必先滴溜溜转到人身上,像人和人之间对话那样,小圆眼流露出和他所说的话一般的冷淡、不屑、嘲讽、嫌弃的情绪。

    难为他竟能从那两枚黑豆大小的眼里看出这么多东西来。

    殷成澜将书卷起,放在手里摩擦,不知想到了什么,思忖着开了口,打断了一人一鸟无休止的互怼。

    “你说,非人传话,你便是亲自来的……你的意思是,你通人话,并非学舌?”

    他一开口,灵江就不吭声了,扭捏的将一根丫形爪爪往另一根上蹭了蹭,眼神飘来飘去。

    连按歌已经被气的要咬牙,惊世骇俗道:“肯定是这东西背后的主子说我坏话,教这东西学着了,我就不信一只鸟也如此牙尖嘴利。”

    殷成澜见小黄鸟不吭声了,还以为真是自己看走了眼,刚想摇头笑下,就听灵江别别扭扭的嗯了一声。

    这回儿,终于换屋里两个大男人惊讶了。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还有一句话更为贴切,说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而驭凤阁这片林子够大,鸟也够多,出点什么别具一格与众不同的鸟其实也能理解,但再怎么特殊的鸟,比如长了两个脑袋、四只脚爪的畸形儿都没一只能通人话的小鸟来的骇人听闻。

    毕竟,殷成澜那只十万神鹰出一只海东青的鹰都没神到能通人性,说人话。

    所以即便灵江承认了自己天赋异禀,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