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15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15

分卷阅读1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边飞边把爪爪伸出来又瞅了瞅。

    灵江飞到一间有梧桐树的院子里,从敞开的窗户直接飞了进去。

    屋子里,季玉山倚在床边,手向下垂着,手里捏了张纸,正放空眼神的在发呆,听见动静,他回过神,看见那位清高的灵江少侠竟出乎意料的来拜访他了。

    将手里的信纸折起来顺手压到枕头下,季玉山想笑一下,不知他刚刚在想什么,竟没笑起来,唇角扯了扯,看样子有点勉强。

    “你怎么来了。”他迟钝的反应过来:“是殷阁主答应你了?”

    灵江点点头,飞到他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拗出了一个奇异的造型——他一只鸟爪绷的很直,另一根鸟爪斜斜向前伸出去,两只小翅膀张开成大鹏展翅的姿态,总之整只鸟都十分舒展。

    季玉山心不在焉,眼神飘忽,没注意到他这诡异的模样,走到窗边,手指摩擦着窗台角,心思沉沉的望着院子里的梧桐,说:“能如愿以偿,真是很好了。”

    灵江便又飞到窗台上,摆出那副模样,淡然开口:“我欠你一个鸟情,你想要什么,我助你。”

    季玉山抿起唇,迟疑的说:“我那未过门的娘子至今还没下落,我担心她跟着裴江南那个大盗会吃苦。”

    扶着桌子坐下来:“我有位友人说我冥顽不灵,到了这个时候还惦念着她,我来驭凤阁,他很是不高兴,不过仍旧让我来了。”

    季玉山苦笑:“不过啊,我那位友人还是生气了,前两日我去信给他报平安,他竟回了我一张白纸。”

    哎,这脾气,跟这只鸟有的一拼。

    想到鸟,季玉山这才注意到在他桌上拗了半天造型的小黄毛,他愣了下,不知他这是个什么意思,看灵江也不打算吭声,就犹豫的猜测说:“嗯……咦,你换了新的脚环?”

    灵江不动声色的把那只带了银色脚环的鸟爪又朝前伸了伸,冷冷清清嗯了一下:“殷成澜给的。”

    他的语气太过于平淡平静,如果不是季玉山有点小聪明,险些就没看出来他是在给自己显摆。

    季玉山心里一阵复杂,连一只鸟过的都比自己舒坦。

    灵江臭显摆完毕,收回爪爪,小心藏到自己腹下,说:“我欠你一事,等找到你想找的人,我能助你。”

    季玉山疑惑道:“助我什么?”

    灵江同情的往他头上扫了一圈,好似已经看见了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地:“凉了裴江南。”

    季玉山一愣,眨了眨眼,半晌坐直了身体,又摇头又叹气,苦笑道:“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之前我也恨不得杀了他,不过我那位友人说的对,我还没和影儿成亲,不算夫妻,影儿心有所爱,我也不能勉强她。但是裴江南现在被江湖人通缉,影儿跟着他太危险了,所以我才托殷阁主帮忙,寻找裴江南的下落。”

    说到最后,季玉山用手肘撑在桌子上,手掌托着下巴,垂下眼睑,没精打采道:“但你说我那位朋友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

    哦,这才是他一脑门丧气的原因,不是他跟别人跑了的媳妇没找到,是他那位友人生气了。

    灵江脑子转的很快,飞快从他只言片语中抓住了一些东西,再看季玉山头顶,感觉那片青青草原颜色暗淡了许多,他不大爱管人的乱七八糟的事,不过看在季玉山帮自己见到了殷成澜的份上,便将全部给殷成澜的耐心分出来了一丢丢,约莫只有指甲盖那么点给了季玉山,淡然道:“不如再去书解释一遍。”

    季玉山眼睛一亮,放下手:“我也是这么想的。”立刻起身去寻纸磨墨,坐到桌边:“灵江少侠,多谢你开点我。”

    灵江就觉得自己刚刚那句废话似乎也不是那么废,礼貌的一回礼,反正也显摆完了,拍拍屁股飞回鸟窝去了。

    翌日,灵江在听海楼阁主的书房里等殷成澜,听见动静,他转过头,看见是连按歌后又转了回来。

    确认过眼神,是不想理的人。

    连按歌拎着一只竹编的鸟笼,大摇大摆走了进来,将笼门打开放到他面前:“自己进还是我帮你?身为鸟,要有点鸟的自觉。”

    灵江盯着笼门,小圆眼里满是警觉:“他在哪儿?”

    连按歌眉毛一挑,嘿了一声,双手撑住桌边,把俊脸凑近“阁主日理万机,忙着呢,快进来,我带你去训飞场。”

    昨日说好要让他跟幼鸟一同训练,灵江往连按歌身后又看了看,确认殷成澜不会再出现,便一身寒霜的钻进了鸟笼,蹲在笼里的横木上冷着脸。

    连按歌拎起笼子,将里面的小莺鸟举高,笑嘻嘻的瞅着:“不管你会不会说话,都是要进笼子的,小黄毛我劝你不要将自己会说话这事传出去,否则万一被居心叵测的人利用,可就不会像现在这般过得舒坦了。”

    灵江黑眸扫到他脸上,冷冷道:“要走就走,甭那么多废话。”

    连按歌被一噎,驭凤阁里多少人等着他教诲训话他都懒得开口,哪想他金口玉言在这东西面前屁都不如,连按歌做了一晚上的心里建设,现在崩的一干二净,他咬牙道:“你真不是个玩意儿。”

    灵江漠然:“你真是个玩意儿。”

    “……”

    训练幼鸟的三名训鸟人是殷成澜亲自挑选的,其中一个灵江见过,是那日他在树下偷听别人说话时名叫阿齐的训鸟人。

    “大总管,这是新选的幼鸟?”一人问。

    等见了手下的人,连按歌摇身一变,又成了玉树临风英明神武的驭凤阁大总管,他手里拎着个大鸟笼,鸟笼里有一只从头黄到爪的小黄毛。

    连按歌矜持的点了下头,将鸟笼递给他们。

    三个训鸟人围着灵江,那人又说:“这是个什么品种,看着挺奇怪。”

    连按歌道:“你们好好看看,我也不能确认这只的品种。”

    阿齐端正的站在一旁,听了这句话,才仔细将笼里的鸟看了一遍。

    这鸟浑身绒黄,嘴和鸟爪也泛着淡淡的乳黄色,头顶一撮长出来的羽冠更是黄了吧唧,除了一双剔透幽黑的小圆眼外,浑身上下都没一丝杂色,更没有一丁点特点。

    人对于鸟的品种分类虽然庞多,但都是根据一类鸟独有的特点来分,灵江诈一看像是莺雀这一属,但黄莺有黑尾翅,他没有,麻雀有斑杂的花纹,他也没有。

    世间之大,任何鸟都有自己的特色,画眉鸟有白色狭窄的眉纹,喜鹊的翼有白斑,就是布谷鸟,听人家叫两声布谷也能认的出来了,可偏偏灵江除了从头到爪泛黄之外,没有任何特色,连鸟叫他都不爱叫的。

    如果非要说灵江像点什么,那他真是像极了一只会飞的、吃的滚瓜溜圆的小鸡崽。想到这里,连按歌忍不住奇思妙想,这玩意该不会还真是一只鸡吧。

    小黄鸟蹲在横木上对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