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25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25

分卷阅读2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殷成澜。

    海东青趴在殷成澜腿上,翻了个身,两爪朝天,信任的露出雪白羽毛覆盖的腹部,殷成澜便将手移到它腹部,揉了两下。

    灵江看的眼都红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嫉妒的,总之小圆眼瞬间覆上一层血红色,阴测测的心道:“跟蠢狗一样,真恶心。”

    罢了,低头看了下自己茸毛密布柔软的肚子,一股委屈冲上喉咙,他都没揉过他的小肚肚!

    他就这么站在窗台上妒火中烧,险些就要被烧成一道烧烤时,殷成澜看见了他。

    男人手中依旧逗弄着海东青,口气寻常道:“回来了。”好像早已经知道了似的。

    灵江低低应了一声,并不走过去,只是冷冷用小圆眼一下下看着在床上的一人一鸟。

    殷成澜也并不问他什么,一手摸着鸟,一手翻过了一页书。

    屋中除了海东青舒服的嘀咕声外再无其他,半晌后,灵江终于沉不住气了,问道:“你斗鸟吗?”

    殷成澜惊讶的撩起眼皮,目光在海东青和这只小黄毛身上逡巡一圈,不是很确定的问,“你是何意?”

    灵江便挺起胸膛,将小翅膀负到身后,冲他一抬下巴,直白简洁道:“我可以揍它吗?”

    他说完,看见殷成澜笑了,虽然只是勾了勾唇角,可映着黑白分明的眉眼,显得特别好看。

    “我该说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吗?”殷成澜好整以暇的问。

    灵江:“不妨可以说是路见不平一声吼。”

    殷成澜笑着摇摇头,对他用词不当不置可否,本来就是只鸟,没必要挑人的毛病。

    但只有灵江才知道他这‘路’是什么,而他不平的又是什么。

    殷成澜做出一个请的动作,还开口提醒,“它不一定懂点到即止。”

    得到他的答应,灵江纵身腾飞,面无表情道,“巧了,我也不懂。”

    然后杀气瞬间逼到了海东青身后。

    海东青不愧是神鹰,顷刻之间便反应过来,让灵江扑了个空,转头桀骜的叫了一声,张开雪白的翅膀,潇悍飞羽之姿骤然就将偌大的卧房填满。

    和它磅礴的身形相比,灵江就像是耗子见了象,又圆又滚,微不足道,可他浑身散发出的威慑气息让神鹰察觉到了危险,盘旋在屋顶,发出沉沉的吼声。

    灵江也张开窄窄短短的小翅膀,迎头冲了过去。

    殷成澜也不是没见过斗鸟,却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身形天差地别、力量悬殊的两只鸟能斗得如此惊心动魄,乱羽横飞。

    一黄一白身影纠缠在一起,翅膀扇起的风让殷成澜床头的红穗子挂饰当啷当啷直响,他竟然一时难以分辨出哪只鸟更胜一筹。

    纠缠的影子撞上墙壁,雪亮光芒一闪而过,海东青一爪抓上墙壁,刺耳的‘刺啦’一声后留下了三道深深的刻痕,这一爪若是抓到人身上,连心肺肝肠都能勾出来。

    灵江贴着墙滚过去,浑然不在意抖掉两三根细小的黄毛,眼底泛起了黑红的幽光。和凶禽猛兽打架,远远要比和人来的更狂躁凶猛激烈,灵江喉咙中发出低沉的鸣叫,在殷成澜脸上扫了一眼后,勇猛的冲海东青腹下扑去。

    殷成澜唇角绷了起来,目光沉沉的,似乎也被这种厮杀感染,眉目之中竟隐隐藏着疯狂。

    海东青张开如同满月的翅膀,高声发出嘶鸣,哨声传到空旷的山外,回音与怒涛一起重重拍上崖壁。在一声比一声高亢的嘶鸣下它一挥而就,用巨大强悍的翅膀将对方狠狠拍到了墙壁上。

    ‘啪’。

    一坨屎黄屎黄的小黄毛就像是被拍死的蚊子似的,贴着墙壁慢慢滑到了墙底,胜利者飞上殷成澜的肩头,骄傲逼人的扇动了一下翅膀。

    殷成澜靠着床头,远远看着从墙壁上滑落的那一坨小东西一动也不动的趴着,他皱了下眉,该不会被拍死了吧,心里还挺遗憾的。

    就在这时,那坨黄毛终于动了,张开小翅膀支撑地面缓缓站了起来,然后抖了一下,这才慢腾腾转过了身子。

    小黄毛黑圆的小眼半眯,嘴里叼着一根不属于它的雪白的长羽。看清楚他奶黄的鸟喙里叼的东西时,殷成澜笑了,毫不吝啬的赞叹道:“有点本事。”

    而殷成澜肩头倨傲的胜利者的胸口少了一根丰满漂亮的羽毛。这一场斗鸟算是斗得难分胜负。

    灵江浑身的骨头都快被拍酥了,吐掉海东青的羽毛和一口血沫,往地上一坐,把鸟爪缩进腹部,圆润的团成一坨,暂时是站不起来了,怕是得歇一会了。

    望着角落里的小东西,殷成澜忍不住勾了勾唇角,真是可凶可悍还可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品种,生出这么个奇形怪状。

    屋门被敲响,连按歌走了进来,端着红漆盘子,上面放了一碗冒着白烟的药,乍一看见这满地杯盘狼藉,狼藉中还夹杂了破碎的羽毛,又见墙壁上数道锋利的爪印,他吃了一惊:“什么情况?”

    殷成澜道:“闲来无事,斗了下鸟。”

    连按歌:“……”

    他将药递给殷成澜,惊讶的看见俊美的神鹰胸口竟少了根羽毛,秃头似的,露出一点粉红的皮肉,又好笑又可怜,刚想问怎么斗的,就瞥见墙角旮旯里跟只小鸡崽似的小黄毛。

    他眼睛立刻瞪大,又吃了一大惊,震惊道:“阿青该不会是和那坨玩意儿斗的吧!”

    殷成澜不置可否,将药一饮而尽,放到了一旁。

    连按歌蹲到灵江面前,摸着下巴啧了半天,转头说,“其实也算不了什么,我听黄字舍里其他训鸟人说小黄毛自幼就好斗,还是崽的时候就天天打架斗殴,它能跟阿青斗上一会儿,也不一定就证明它有多神,顶多就是耐打抗揍了些。”

    殷成澜将海东青放到床旁的鸟架上,带笑的嗯了一声。

    灵江便睁开眼,声音有些沙哑,歪在墙边上,懒洋洋说:“大总管今晚吃鱼吧。”

    连按歌发现它竟然没怼自己,好奇道:“为何?”

    灵江不甚明显地笑了一下,“我看你挺会挑刺的。”

    连按歌:“……”

    连大总管猛地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墙角那柔软的一坨黄色,牙根发痒,头也不回的说:“十九爷,我能趁鸟之危一脚踩死它吗?”

    殷成澜颇为无奈:“别闹了,去将东西取出来,我有事问它。”

    连按歌心里那个气啊,他老大一个人会跟鸟闹吗,他就跟它闹了,这玩意能算得上是鸟吗。

    灵江则因他那一句唤殷成澜的称呼撩了撩眼皮,不过浑身酸疼,没想太多。

    连按歌将一只画卷递给殷成澜,铺开后是一张写意的墨画。

    “见过吗?”

    灵江慢吞吞站起来,扑棱小翅膀晃晃悠悠飞到摆放花瓶的红木高几上,看过去,愣住了。

    寥寥几笔勾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