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60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60

分卷阅读6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有人比殷成澜更想杀了皇帝,剥了他的皮挖开他的骨,放了他的血,看清楚他胸膛里的良心究竟几斤几两重。

    可也没有人比殷成澜见过更多的血流成河,荒尸野骨。是无字墓碑上刻也刻不完的名字,造就了如今边境安定的大荆王朝,是他亲自去了,亲眼看着,亲手杀戮,才能有今时今日的盛世太平。

    殷成澜的身体里流淌着仇恨的血,却泡了一把兼济天下的君子骨,此生都做不来残民害国的事。

    他的心里兵荒马乱,并不是无动于衷啊。

    殷成澜心烦意乱,无法发泄,只能靠这种精雕细琢的活儿来熄灭内心的烦躁,他第三次抹去已经成型模子,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耳边传来扑棱蛾子声,他强忍着心里的烦闷睁开眼,和倒挂着的小鸟对视上,好一会儿,他才缓缓拍着衣袍上的碎屑,借此遮掩刚刚险些失控的情绪,听不出语气的说:“看什么?”

    灵江爪子一松,从门檐上掉下来,顺势滚到车里铺着的云被上,爬起来抖抖毛,仰起头认真道:“看你好看。”

    殷成澜用了大量的精力来刻意压制情绪,以至于他现在反应有些慢,垂着眸愣了一下,才漫不经心的敷衍道:“嗯,你也好看。”

    灵江就张开小翅膀,低头瞅了瞅自己:“我哪里好看?”

    殷成澜:“......”

    情绪被强行打断,殷成澜不得已将注意力放到了小黄鸟身上,小黄鸟毛黄爪黄肚肚黄,除了黄黄嫩嫩的之外,还真说不上好看,只能算是可爱。

    殷成澜除了偶尔耍流氓之外,其他时候都比较积德,便客气道:“可爱的很好看。”

    灵江十分满意,转眼化成人形,盘腿坐在他面前,冲殷成澜一抬下巴:“那我这样哪好看?”

    殷成澜:“......”

    臭不要脸。

    只好端详起灵江的人形来。

    这是他第二次亲眼见到它幻形,依旧难以接受这般视觉上的震撼,殷成澜喉结滚动,艰难的维持着淡定的姿态。

    幸好灵江的人形甚是养眼,不至于让他震惊之后又要瞎了狗眼,早在那三张画像送到他手上时,殷成澜便知晓此人丰神俊朗,风华潇逸,如今灵江坐在马车中,年轻勃发,浑身都好像会发光似的,张扬肆意,那是殷成澜多年未曾见过的,唯有年轻人才有的意气风发。

    他眼睛生的也极为出彩,像两团上等的墨,黑的浓烈,有光落在上面时,会有光影折射,好像倒映着山川云空和星辰大海,璀璨壮丽的让人移不开眼。

    灵江见殷成澜看着自己不说话,心里就得意起来,他这幅尊容自己倒是瞧不出好歹,可若能帅殷成澜一脸,也算没白长。

    可他长得好看是好看,又不是姑娘家家的,长这么好看做甚么,殷成澜见他还等着自己评赏,便勉为其难道:“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灵江眼底露出精光,像阳光照在清澈的河水上,涟漪一片细碎银光。

    “你听得懂?”殷成澜挑起眉,摩挲着手里的一截圆木,又拾起了刻刀。

    灵江摇头:“夸我的就行。”

    殷成澜很想白他一眼,但看在不雅,忍住了,他慢条斯理的将小木棍削细,又不知道准备要琢什么。

    灵江安安静静的盘腿坐在他面前,一只手肘撑在膝盖上,托着脸,歪着脑袋。

    殷成澜不知道他小鸟用的脑袋里能想点什么,闲着没事随口扯起淡来:“那你来说说,我哪里好看?”

    看起来是不在意,可他闲扯别的不扯,专扯这一句,好像在说,谁还不能臭个美了。

    灵江撑着腮帮子,眼睛在殷成澜脸上贪婪的转了一圈,被打量的人下意识挺直了脊背,目光碰撞,好像还有点期待。

    “你哪里都好看。”

    灵江端详着他的脸。

    殷成澜从他清澈的近乎直勾勾的眸中觅出了一丝好似深情的踪迹,他微微怔忪,心跳漏了一拍,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殷成澜率先移开了视线,抿唇笑了一下,长长的睫羽将他的眼角描摹的细长漆黑,他垂下眸子,锋利的刻刀在小木棍上划下一道细长的弧度,修长的手指拂去碎屑:“你啊,这不挺会说话的吗,没事老气人做甚么。”

    灵江理所应当道:“有时候你也老气鸟啊。”

    殷成澜:“……”

    他要收回上一句话,坚决的收回。

    路行一半,严楚与季玉山与他们分到扬鞭,回了神医谷,几人里面一个比一个没良心,只有季玉山看着他们依依不舍,恨不得挥舞起小手绢,和他们‘儿女共沾巾’。

    然而不舍的阁主虚虚假假客客套套,不舍的小鸟冷清冷性,一心全扑在了虚假的阁主身上,矜持的赏了他一眼,就屁颠屁颠跟着人跑了。

    严楚只好垫起脚,拖住季玉山的脖子,将他强行拽回了马车。临走前,却又下了马车走到殷成澜身前低声说了几句。

    “……此人心狠手辣,狂妄自大,如果知晓你在试图破他的毒,定然会出手阻拦,你的人如若遇见,能避则避,眼下最要紧的是先解毒。”

    殷成澜颔首,幽幽说:“能找到这个人,我那皇兄还真是好本事。”

    严楚嗤笑:“八中味天材异宝只剩下两味,你本事也不小。”

    笑完又想起他的身份,憋出了一脸吃屎一样的表情,然而告辞时却仍旧行了周全的礼数。

    半个月,灵江他们终于回到了驭凤阁。

    阁里积压了许多的案子,殷成澜看见,连打开都不打开,将手收在袖子里,准备游手好闲,毫无诚意的说:“那这便有劳大总管了。”

    小黄鸟趾高气扬的站在殷成澜一侧肩膀上,也跟着点点头:“有劳。”

    连按歌顿时眼角抽搐,很想用满桌的案册将一人一鸟拍飞,有多远拍多远的好,什么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他算是看明白了。

    舟车劳顿,各回各屋,这一夜,所有人睡的无比安稳。

    灵江在自己的窝中哼哼唧唧拱了一遍,这才撅着小屁股趴在鸟窝里念叨着‘殷成澜’,睡着了。

    第二天,天还不亮,他心心念念的人就拎着一根竹竿将他从舒服的鸟窝里戳了出来。

    顶着黑眼圈醒来的那一刻,灵江觉得殷成澜哪哪都不好看了。

    “……”

    “出去晨飞,我不喊停,不得落地。”殷成澜换了锉刀,打磨着在路上没雕刻成的东西,细细磨去棱角,将走刀边缘的棱角擦除后,一只细窄的模样便浮了出来。

    灵江小模小样蹲在窗户边上打哈欠,用小翅膀在地上画圈圈:“你不困吗?”

    殷成澜勾唇一笑,山风吹开他泼墨般的青丝,俊美的容颜在黯淡的天光里显得触目惊心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