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63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63

分卷阅读6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身都好像爬满了虫子。

    灵江的好日子没过太久,甚至他的木簪子都还没找到人来炫耀,坏消息就像一坨新鲜出炉的鸟屎,落到了大总管的书桌上。

    来信用一块破布包着,里面有一把散乱的银针和一封信,信上有二丑字,歪七八扭的写着:灵江。

    若不是里面熟悉的银钩针,单是这两个字,就险些丑的连大总管手一抖,给丢了出去。

    意识到有可能是半路与他们分道扬镳的严楚出了事,连按歌立刻拎着破布和书信上了听海楼。

    殷成澜看着银钩针还未说话,靠在门边抱着双臂的连大总管就先条条有理的分析道:“阁中并无‘灵江’这个人,该不会是谁拉仇恨拉错地方了吧?”

    毕竟像严楚这种臭脾气的,到处树敌也不无可能。

    殷成澜便好整以暇的瞧了他一眼,那里面的得意真是一览无余,伸出手,打了个响指,朗声唤道:“灵江。”

    雕花窗子的檐上就倏地倒挂下来一颗黄杏大的小脑袋,荡漾着一撮风骚的呆毛,问:“做甚么?”

    连按歌:“......”

    内心一片操蛋。

    灵江翻身跃下,展翅滑翔到殷成澜肩头,就着他的手指,将那封给他的书信看罢,写信的人大概并不喜欢用笔,字迹潦草,只有一行——欲救二人,需独往乔家镇。

    十个字,掰开揉碎的看,都是针对灵江的。

    可他想不明白,江湖之大,他深居简出,从未与江湖中人有过牵扯,算上季玉山和严楚,也是一只手就能数的出来,什么人会将注意打到他的身上,况且,他一只鸟有什么注意可被打。

    他将疑问问出来,殷成澜垂眼摆弄着袖口,老神在在没说话,连按歌挑起眉梢,撇了下唇,他们一个不承认,一个不想承认,然而事实上却是如此,若能得到此鸟,人不可至之处皆能至,山川大河,深宫内院,人间绝境,繁华闹市,但凡飞鸟能去之处,便如同将耳目也放至所处,所听所见,人间再无秘密。

    重要的是这个大宝贝还不知道自己是个宝贝。

    可灵江平常是有点贱,却绝不蠢,殷成澜和连按歌的想法看似一片繁荣似锦,好像有了这个宝贝,就是皇帝今夜宠幸了哪位妃嫔,在床上耳鬓厮磨说了什么话,都能被千里之外的人收入耳中,但天底下,又有几个人即便得到了灵江,就能操控得了他。

    “我去看看。”灵江说。

    连按歌嘴角一抽:“你去能干嘛,一个网子兜下来就被抓走了。”

    他还不知道灵江的身份,而灵江与殷成澜都并没有打算告诉他。

    小黄鸟皱着眉,将小翅膀负在身后,他的想法很简单,这两个人里面,严楚手握殷成澜的性命,不救也得救,而季玉山那个二货,虽然没什么大用,但心地善良,摆着看也好看。

    况且,有人觊觎他,还不是殷成澜,这让灵江有点恶心了。

    “我派人暗中跟着你。”殷成澜道。

    灵江飞到他膝盖上,摆摆翅膀:“劫走他们的人既然让我独去,想必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你的人被发现,会连累我。”

    说完顿了一下,用一种‘你心知肚明’的目光看着殷成澜,低声说:“况且,不方便。”

    连按歌立刻不愿意了:“喂,你也太狂妄了,连累你,不方便?若你救不出严楚,后果是什么你清楚吗!”

    灵江再清楚不过,他没有说话,而是等着殷成澜做决定。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在轮椅的扶手上,心里思虑着这只背后伸出来的手究竟来自何方,他的目光从浓密的睫毛下射出来,落在稚嫩的小黄毛身上,心中便腾起了一层杀意,胆敢有人将主意打在他的身上,想必已经做好了粉身碎骨的准备。

    “你说的有道理,我可以答应让你自己去,不过我的人会迟你三日跟着,你意下如何?”

    灵江还未点头,连按歌就抢先一步道:“爷,您就这么由着它胡来?”

    殷成澜唇角卷了一下,想起那日信誓旦旦的小黄鸟,嗯了一声,灵江仰头望着他,也跟着露出一点笑意。

    好一幅人鸟情未了的感人画面,奈何被迫欣赏的大总管的心里只有一千句操蛋未宣之于口,他龇牙咧嘴的想:“要不要这么宠着啊。”

    灵江说走就走,回窝里转了一圈,发现没什么好收拾的,就又钻出来向殷成澜告别。

    “你就这么走?等等。”殷成澜左右看了一下,从衣架上拿了张帕子,然后让连按歌取了一捧精饲料过来,将饲料用帕子裹住,中途又从连按歌身上摸出一张银票塞了进去,把帕子系成小包裹,拎着放到了灵江面前。

    简直很“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了。

    殷成澜向来待属下不错,待鸟更是当儿子一样养着,他既然已经要下灵江,该给的待遇是一点都少不了的。

    灵江眼瞅着殷成澜,只觉得这男人真是越宠越贤惠,差不多足够给人当媳妇了,于是老怀安慰的收下他的贤惠,将脑袋塞进小包袱的缝隙里面,背到身后,凑过去蹭了蹭殷成澜的手指,干脆利落道:“走了。”

    说完,毫不犹豫转身离开,男人之间无需太多依依不舍和缠绵,雄性动物天性的担当和责任融在骨血里,只要心上人需要,随时随地都能化成一座山川,沉默而坚韧的撑着天地。

    第35章北斗石(十七)

    灵江出门之后先打听清楚了乔家镇的位置,这才化而为鸟,一路振翅疾飞,一夜过后就远离了万海峰。

    鸟跟人不同,连绵起伏的山川从来都不能挡住飞鸟的去路,他动作极快,越过几处山脉,几条大河,殷成澜给的饲料才吃了一半,就抵达了千里之外的乔家镇。

    乔家镇在江南是个富饶的地方,南来北往,东去西回的人都要经过这里,所以镇上人来人往,走卒、私贩、商客,侠士比比皆是。

    但是多也要有个限度,太多了就容易隐人怀疑。

    一只淡黄色的小鸟披着朦胧的曦光悄无声息落到了城墙之上,俯瞰着乔家镇雾蒙蒙的早晨。

    镇上的人多到什么地步,街上的铺子里,桥洞中,街边的护城河的渔船里到处都是合衣入睡的江湖人。

    灵江对江湖人都什么德行并不清楚,但有一点他曾经亲眼在裴江南的身上见识过——趋之若鹜,但凡有宝物,哪怕是一本并非人人都能炼成的武功,不是谁都能用的绝世名剑,只存在传说里的长生不老之术,只要被称上宝物,就会有大量的江湖人趋之若鹜,也不管是什么就要得到。

    他静悄悄的落在鼾声如雷的桥洞里,发现每个人的身侧都躺着一卷牛皮,有的还裹在胸口如同宝贝似的捂着,灵江从一长满黑毛的胸口上摸出一卷,晾到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