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71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71

分卷阅读7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索,被他晃的头晕眼花,从殷成澜手心翻到地上躺好,虚弱的说:“……又换姿势,你事儿真多……”

    殷成澜:“……”

    此幻非彼换啊!

    终于幻好人形,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殷成澜将灵江衣裳褪下,露出他手臂上被蝎子蜇出来的伤口,对连按歌道:“去打水吧。”

    大总管还没习惯灵江的人鸟切换,此时只能全靠本能的听令,恍恍惚惚脚不沾地的飘进路边的林子里去找水。

    秋夜的风还没过于凛冽,反而柔柔凉凉的拂在人身上,黯淡朦胧的天光落在灵江裸露的胸膛上,晦涩中,他的身体白皙光滑的犹如羊脂,散发着淡淡温润的光泽。

    殷成澜一手按上去,只觉得细腻的好像摸到了姑娘的身子,如果不是他紧致结实的肌理均匀的覆盖在手臂和小腹,很难想象这是个大老爷们。

    他检查了一遍,幸好只有手臂上有几处咬痕,殷成澜让灵江头枕在自己腿上,将他的手臂拉至眼前,手法娴熟的将上面残留的蝎针去掉,清除脏物,然后用随身携带的小刀豁开伤口,再挤出毒血。

    好在鬼孤老人的蝎子虽多,但看来毒性都并不大,殷成澜将手指抵在伤口边缘,用力下压,将里面的毒血逼出。

    挤出几处后,灵江隐隐苏醒过来,歪着头望着男人。

    “嗯……疼。”在殷成澜要按压一处伤口时哼了一声。

    殷成澜道:“弄出来就好了,忍着。”

    灵江脸色发白,气若游丝道:“可是好疼。”

    殷成澜数了数,还有三四处毒血要放:“刚刚不疼?”

    灵江道:“刚刚昏迷了,没感觉……现在疼醒了。”

    他说话有气无力,好像虚弱的快死了一样。

    殷成澜按着他的手臂,拍了拍他的脑袋,没什么实质的安慰:“疼也忍着,不能不挤。”

    灵江眉头一皱,幽幽的说:“那你帮我吸出来好了。”

    殷成澜动作一顿,不知想到了什么,一阵莫名的别扭,最后他没好气的拍掉将胳膊往他眼前送的青年,说:“吸什么吸,疼也给我忍着。”

    按住灵江的手臂,将最后几处毒血放了出来,撕了里衣给他包扎起来。

    毒性放出后,灵江感觉好了一些,抱着胳膊盘腿坐在殷成澜对面,往他身上扫视一圈,无不遗憾道:“你被蛰了吗?”

    殷成澜瞥他一眼,灵江手指抵着下巴道:“我帮你吸一下,你就知道吸的好处了。”

    殷成澜眉头狠狠一跳:“……”

    真心想把他的鸟嘴封起来。

    殷成澜第一次发现人和鸟的脑袋真是天差地别,文化差异太大了。

    完全不承认是自己率先猥琐,相岔了。

    身后传来咣当一声。

    “我没事,真没事,你们继续说。”连按歌惊慌失措的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摔飞的水囊,哆哆嗦嗦送到了殷成澜面前,他脸有菜色,俊美的五官都快惊飞了,显然也是听到了某鸟的话,并且毫无意外的跟着想岔了。

    殷成澜有心解释,没法开口,心里横生怒意,接过水囊往灵江脑袋砸去。

    灵江小鸟脑袋一偏,躲过,接住水囊喝了两口,一脸无辜,实则已在心里耍起了流氓。

    他们原地休息没多久,一只信鸟从天边盘旋着跌落了下来,鸟翅沾血,背负一抹刺目的颜色,鸟爪上却并无书信,这是应对危机时刻,以颜色警戒,防止讯息泄露。

    “是阁中出事了。”连按歌说,脸上露出一抹急色。

    殷成澜却不慌不忙的拍了拍衣摆的碎屑,仰头望向东边天空,黎明依旧昏沉着,一片夜色之下,有什么暗涌就要浮出大地。

    他修长的手指敲着膝盖:“昨夜救走鬼孤老人的是皇兄的人,他担惊受怕这么些日子,终于和鬼孤通上了气,现在我的身份和踪迹已经暴露,皇兄也该坐不住了。”

    他的手指在夜色中异常苍白,不像活人似的,捏着一柄银质的小刀在地面轻轻划拉,然后屈指敲在刀面,发出一声金石碰撞的嗡鸣:“告诉齐英,一切按计划行事。”

    连按歌神色冷峻的点头,拿着那只信鸽迅速消失在了林子里,没一会儿,一声嘹亮的鸟鸣从漆黑的山林间扶摇直上云空,信鸽雪白的羽翼在清冷的月光下一闪而过,没入了夜空。

    殷成澜纵身一跃,回到马车里闭目养神等候消息去了。

    灵江也要蹭过去,无意间扫过他刚刚坐的地方,看见方才男人随意划下的字——佛。

    两日后,消息往复,一间客栈中,连按歌将一张地图在殷成澜面前摊开:“阁中已经准备好了。”

    殷成澜嗯了一声,便不再往地图上多看一眼,连按歌想起即将在万海峰下集聚爆发的厮杀,忍不住一腔鲜血沸腾起来:“爷,我们不回去吗?”

    他眼里跃跃欲试的杀意从漫长的十年里苏醒过来,在日夜辗转的仇怨中一如往昔的凛冽,殷成澜正要答应,忽然听一旁道:“不行,严楚还没找到。”

    灵江站起来,走到殷成澜面前,屋外已是黄昏,屋中光线昏暗,他将地图看也不看的塞回连按歌怀里,说:“不管你要做什么,先将严楚找到再说。”

    连按歌这才想起来,忙道:“爷,属下已经派人去寻了,但那老头不知道将严楚藏到了哪里,竟没有一丝踪迹。”

    殷成澜满不在乎的勾唇:“不急,皇帝迫不及待的来送死,我怎能不去亲自迎接。”抬头对连按歌道:“明日便走。”

    灵江不悦的皱起眉,按到轮椅的扶手上,微微弯下腰,盯着殷成澜说:“不找到严小白脸,你的毒发作了怎么办?他是来送死,可你现在打算杀了他吗?如果不打算,用得着用你的性命去应对吗?”

    身份暴露只是第一步,万海峰底下的厮杀想必殷成澜早已预料并且等候许久了,但那之前他的计划里没有严楚这一差错,他就是怎么恨意横生,怒不可遏,都有人来帮他压制,可现在不成了。

    殷成澜道:“我不需要他。”说着就操控轮椅打算离开。

    谁都知道他变态至极的定力,唯独灵江不信,当解毒和复仇同时摆在天平上,殷成澜会侧向哪一面,灵江现在已经知道了。

    于是,他出手按住殷成澜的肩膀,将他压到椅背上,没回头,说:“大总管,此局布置了多久?”

    连按歌自从小鸟成人后还没来得及与他贱上两句,心里还当他是那只龟毛多事的小黄毛,此时见他忽然气质大变,眉目间的凛然竟丝毫不输于当年兵临城下的太子爷,不由自主被慑住,下意识回道:“三年。”

    灵江颔首:“这么久了,足够了,你有把握完成他的计划吗?”

    连按歌道:“自然可以。”

    殷成澜低声警告:“灵江……”

    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