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79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79

分卷阅读7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见他神情缓和,就蠢蠢欲动,把手搭到殷成澜的另一只腕上,用指腹摩挲他的肌肤。

    殷成澜对他不知什么时候养成的毛手毛脚的臭毛病无言以对,拍掉他的爪子,说:“既然严楚已经有了下落,我不便再在此地耽搁下去,今夜我便启程回万海峰。”

    他语焉不详的说:“驭凤阁已成众矢之的,我的计划方才开始。”

    灵江明白过来,是皇帝的大军到了,皱眉说:“好。”

    殷成澜抚摸着海东青光滑的皮毛,睫羽微垂,秋季的阳光泛着金光,照在门窗上,将他的侧脸映的温柔平静,可灵江却从他疏漠的神情上察觉出异样。

    “我的身份一旦暴露,与我有关的人都会成为他的目标,你带王祝前去神医谷寻找严楚,保护二人。”

    灵江敏锐的发现问题:“我什么时候带他们与你见面?”

    殷成澜沉默了会儿:“等解决完此事,我会飞鸟传信告诉你。”

    第43章寒香水(四)

    殷成澜没让他回驭凤阁,也没告诉他要去哪里,灵江便知道,驭凤阁怕是再也回不去了,他不清楚殷成澜的计划,也不想追问,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他守着他的救命稻草,一旦殷成澜需要,就能立刻将严楚带到他面前。

    傍晚,秋风习习,驭凤阁的影卫和一辆崭新的马车出现在客栈外面。

    殷成澜披着一件墨色披风,几乎要融进夜色中。

    他和他对视,该交代的已经交代过了,没有多余的话要说。

    灵江环胸抱臂靠在客栈大门口,默然看着他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滚动起来,这时,车帘忽然被撩开,一团黑影朝灵江丢了出来,他伸手接住,发现那是殷成澜的披风,上面还残留着温热的气息。

    “天冷了。”殷成澜的声音隔着马车响起来。

    灵江抿成一线的薄唇勾了一下:“不会冻死的。”

    马车奔跑起来,一声不轻不重不咸不淡的‘嗯’随风散入夜色中,车轮碾压路面,一骑绝尘而去。

    直到马车没入夜色之中,再也看不见踪迹,灵江打开披风,看见里面裹着用牛皮纸包的花生米以及下面压着几张面额不小的银票。

    他将银票塞进怀里,花生米揣在手上,握着殷成澜的披风,低头在上面落下一吻,然后潇洒转身,进了客栈。

    将王祝五花大绑捆了丢到原先的马车里,没再多停留,灵江也驾车上了路。

    长夜漫漫,人间三山六水十万大川,纵相隔千里,但总有归期可盼,愿守相思一种,望两处保重,斗转星移,他日必将相见。

    灵江一只脚踩在车辕上,披着殷成澜的披风,哼起了怪腔怪调的小曲:“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十九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

    七日后,灵江赶着马车抵达了神医谷。

    神医谷在大荆的东南方,掩映在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中,夕阳下,秋意染红了山腰,微风轻拂,橘红色的林海泛起波纹。

    灵江驱车刚到入谷的山口,就有守卫从林中出现拦住了他的去路:“谷主不在,请阁下另择时日前来。”

    灵江二话不说从马车里拽出管家,将梅花锤压在他肩侧,半句废话都懒得说,冷冷道:“让开。”

    八棱梅花锤有千斤重担,直接压垮了老管家的半个身子,他一把年纪马失前蹄摔的很惨,现在只想苟延残喘求个保命,他一路上算是彻底认清了眼前的这个青年,真的是很不是个东西——才一上路,就逼他读一本书,不是连续的读,而是必须挑出每一句以‘殷成澜’开头的句子来念,念时需得抑扬顿挫,声情并茂,一旦哪一句不合其心意,就饭都不给他吃。

    可怜王祝活了半辈子,既没有忠心耿耿一心护主落个好名声,也没能将神医谷发扬光大流芳百世,更可悲的是他以为自己可以死得其所,却没想到实际上他更贪生怕死,宁肯苟且偷生,都不敢以死谢罪去见老谷主。

    以至于如今沦落为此鸟妖的玩物,悲惨的近乎可笑。

    “让开吧。”王祝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

    守卫脸色一青,已经从王祝的身上看到自己的下场,错身让开,眼里流露出憎恶.

    灵江押着王祝走进谷里,没走多远,眼角扫过一道白光,灵江头也不回,反手丢出梅花锤,这看起来沉重的兵器就像一枚轻薄的暗器,眨眼之间与白光撞到一起,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紧接着,一声闷哼重重落地。

    王祝扭头去看,看见刚刚那名守卫躺在地上,血水从头上一道裂口里汩汩直流,落井下石的下场一向都不会太好。

    灵江皱了下眉,隔空收回八棱梅花锤,淡淡说:“严小白脸,唔,眼光不好。”

    都养了一群什么人。

    王祝被吓得脸色发青,这才发现灵江已经待他算不错了,惊慌的点点头,甚是殷勤的带他到了关押严楚二人的地方。

    是一座石屋,屋门被铁栅栏封死,门上挂着沉甸甸的铜锁,灵江蹲在门口往里张望,顿时体会到了凡人将鸟关在笼子里逗鸟的乐趣。

    他摸着下巴,捏了下拇指粗细的铁柱,心里生出一种渴望,等他闲了,也占山为王,修一间屋子,将殷成澜关在里面,每日都来送吃送喝,阳光格外明媚的时候,他就在外面吹口哨,一吹,殷成澜就出现在栅栏前,冷冷的笑着,灵江伸进栅栏里将他的脸捏一遍,然后看他将衣裳一件一件脱掉。

    “表情太猥琐了。”有人冷傲的说。

    灵江抬眼,看见严楚和季玉山站在铁栅栏前,二人看起来并未受伤,只是严楚的脸色格外不好。

    灵江收起笑意,装模作样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说道:“这里似乎看起来不错。”

    他恶意的弯了一下唇角:“十九令我看住二位,我忽然发现将二位留在里面,似乎是个不错的想法。”

    严楚脸色一黑,不等说些什么就被季玉山拉住了,季公子一向擅长和稀泥,激动的看着灵江:“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这次算我欠你的,改日一定加倍奉还。”

    得季玉山一诺,就相当于得到了严楚的承诺,甚至比他本人更管用多了。

    灵江眉头一挑,还算满意,扬捶将石屋门锁砸开,将二人放了出来。

    严楚脸色坏透了,灵江将王祝交给他自行处理,和季玉山先行一步往谷中住人的地方去。

    季玉山见了灵江比见了亲爹还高兴,只觉得半路遇到的小鸟少侠简直如天神一般,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我们被囚禁了?”

    灵江便将他收到鬼孤老人的信开始,三言两句简单说了。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跟在他们身后的严楚忽然说:“你是说你和鬼孤老人交手了?”

    灵江转头,看见严楚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