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89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89

分卷阅读8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话说出,猛地收紧了力度,让殷成澜心口忽然一疼。

    他沉默下来,躲开灵江的亲近,侧头望着黑漆漆的屋子,渐渐下大的雪在纸窗上留下凋零漂泊的舞姿,殷成澜茫然的想,什么时候才会天亮呢?

    “我不答应。”他说。

    灵江看着他的侧脸,黯然闭上了眼。

    下了一夜的雪终于在黎明前停了下来,屋外白茫茫的一片。

    殷成澜醒过来时,发现床上的人竟然不见了,他摸着冰凉的床侧,心里一时极不是滋味。

    这时,屋门咯吱一声被打开。

    殷成澜抬眼,看见灵江站在门口,表情淡淡的看着他。

    殷成澜抿了下唇,眼睛往四周飘了一下,才落到灵江身上:“你去哪——噗!”他刚张嘴说话,一只雪球骤然砸到了他脸上,噗的一下在那张英俊的脸庞上炸了天女散花。

    殷成澜恼怒的抹掉脸上的碎雪沫,“灵江你——噗噗噗!”

    馒头大的雪球一个挨一个向着殷成澜扫射,趁其不备攻其不意,砸其脑袋,冻其丫的,才能一解灵江憋了半夜的闷气。

    这小鸟可真是狠啊,一大早爬起来专门做了十几个雪球,就等着这个时候呢,他丢雪球时又狠又准,连给殷成澜说话的功夫都没有,照着男人的脸就砸去,那雪球让他团的特别瓷实,砸到脸上不仅冷,还疼,十几个雪球下去,殷成澜连骂都不敢骂了,直接拉过被子蒙住了头,在被子里气闷的大声道:“灵江,你胆敢以下犯上,你这是大逆不道,你——”

    灵江缓缓走到床边,抬高了手,笑嘻嘻道:“行了,出来吧,逗你玩呢。”

    被子下面的一坨动了动,殷成澜觉得丢人丢到家了,此鸟当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都快爬到他头上了,他咬牙切齿的拉开被子,正要好好说教说教他,刚露出脸,就见头上一团足有一个石磨那么大的雪球,毫无预兆,对着他当头一砸。

    那场景不可谓不壮观,不可谓不绚烂,不可谓不解气啊!

    殷成澜:“……”

    他清楚的看见雪球后面灵江得意的坏笑,眼前一黑,背过了气,身形晃了晃,似乎竟要晕了过去。

    不过,不知是被砸晕过去,还是气晕过去,总而言之,电光火石之间,他想到似乎哪个原因都丢脸,于是在即将倒下去的瞬间,生生撑住了身体,就这么硬邦邦的坐在满床的雪里,将灵江的祖宗十八代拖出来问候了一遍。

    “十九。”灵江喊道。

    殷成澜快被气死了,拍开脸上、肩上、脖子里的雪,怒气冲冲的抬起眼。

    灵江蹲在床边,扬起头,执着的说:“如果最后你注定要死,我宁愿你死在我的手里。”

    殷成澜一愣,灵江伸出通红的手握住他:“这样我才甘心放开你。”

    他眼里的深情在大雪纷飞里剔透澄清,就像是殷成澜此生都不会见到的天山湖泊的干净透明,他怔怔看着他,喉咙酸涩发紧,低头看见自己一身的碎雪,没话找话的喃喃道:“你这么说是怕我生气吗…..”

    灵江眨了眨眼,漆黑的眼里闪过一抹狡黠:“谁说不是呢。”

    殷成澜:“……”

    刚刚的感动瞬间便被狗吃了。

    就在灵江想尽办法要让殷成澜去疆北时,没过几天,连按歌忽然一骑飞尘踏雪奔来。

    他刚一到古寺,就将一包东西丢给了殷成澜,好像多摸一下就烫手一样。

    殷成澜看他一眼,打开包袱,看见了一封火漆封金的信。

    他脸色稍变,捏着那封信半天都没打开。

    灵江蹭过去看,嗅到了一股来自信纸的淡淡清香。

    殷成澜沉默着取出信纸,不情不愿的打开来。

    信上只有寥寥几字,用娟秀的墨迹写着:雪漠部落,速来。

    第50章寒香水(十一)

    疆北并非地名,而是大荆以北,疆土之外的蛮荒地,此地靠北,乃是一片幅员辽阔的地域。

    但由于地理极偏,气候严寒,土地虽广阔但贫瘠,莺飞草长时也不见什么绿荫果实,只有细草如漠,延绵不绝铺向远处。

    所以再往北,很少见大国集结,多是以部落为族群的游牧民族,而雪漠部落便是其一。

    简短的六个字,殷成澜看了很久。

    灵江不知道这信是谁寄来的,却发现殷成澜见到信时明明一副不愿接住的模样,等信纸打开,又流露出他身上很少有的情绪来——那种温柔珍重小心翼翼。

    灵江在心里泛起了嘀咕,谁寄的信,那么香,不怕给鸟熏个跟头吗。

    他冷冷的盯向连按歌,在半空中无声和他对上视线。

    ——谁?

    连按歌挑起眉梢,张了张嘴,回给他两个字。

    但大概是这两个字对灵江而言太过于陌生,以至于他没意识到是什么,又要去问,就听殷成澜道:“跟你有关系吗。”

    灵江眸中一暗。

    殷成澜仔细的将信纸叠起,珍而重之的放回信封里,故作姿态的优雅拂去包袱上的残雪,说:“按歌,计划有变,准备准备,我们要去疆北了。”

    说完操控轮椅往屋里回,轮子在雪地里碾压出两道痕迹,灵江在他身后语气发冷道:“你之前一直不同意的。”

    殷成澜头也不回:“我改变主意了。”

    灵江盯着他的背影:“因为那封信?”

    “这跟你也没关系。”

    灵江眉间隐有风暴,他克制着自己的脾气,没动手,却忍不住臭骂了一句:“殷成澜你混蛋!”

    殷成澜侧头拍掉肩头的雪沫:“彼此彼此。”

    一旁围观的连大总管眼睛滴溜溜在二人身上转了好几圈,天寒地冻的寒冬腊月,他站在没过脚踝的雪地里凭空感觉到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火星乱溅,为了不‘情人发火殃及总管’,他有眼力的往一旁躲了躲。

    十步之外的主子背对着他,说:“过来,推我进屋。”

    “好嘞。”连按歌立刻狗腿的答应,递给灵江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正要颠颠过去,就听殷成澜道:“我说的是他。”

    刚把马屁端出来,准备拍上去大献殷勤的连大总管一僵:“......”

    他身旁的灵江大步走过去,一脚踹到轮椅背上,雪地里很滑,轮椅猛的受力,蹭的一下滚出去老远,直奔着屋檐下的台阶而去,眼看殷成澜就要摔个四仰八叉狗吃屎,幸好在最后滑倒的瞬间,他勉强稳住了身形,不至于丢人丢到家。

    殷成澜心有余悸的在轮椅上坐好,心道:“惹不起惹不起,此鸟太凶残了。”

    扭过头,脸上假模假样维持着‘我不慌’的表情,疑惑道:“我娘跟你有关系吗?”

    灵江脸上一时空白,看见殷成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才明白自己这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