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94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94

分卷阅读9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澜子同行的人,脸生,她没见过,想来应该和旁边的小歌子一样是下属。

    灵江盯着殷成澜:“严楚还没找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殷成澜看着他发青的双手,心里无奈,只好示意连按歌将方才巨兽奔过来时震蹋,被大雪重新覆盖的尸体弄出来,和殷清漪解释了一番。

    听罢,殷清漪精致的眉头一皱:“原来就是此人害我儿,你且放心,将来娘绝不会放过他。既然你们怕严神医被害于此人,那我们便找,是死是活,总要有个下落。”

    殷清漪立刻将命令分给雪漠部落的武士,让他们腾出一片空地,清除毒蝎,将所有尸体都摆放出来。

    雪漠武士将一种粉末洒到众人周围,他们身边的雪地很快就融化成水散去了,那粉末不知道含有什么,毒蝎也不敢靠近,在尸体里钻来钻去,大部分都被弄死了,蝎壳一裂,流出死人身上乌黑的血。

    殷成澜本来想让叫灵江过来,给他处理手上的蛰痕,但那小鸟固执倔强的厉害,头也不回跟着众人在尸山血海里辨别可否有严楚的尸体,怎么都不肯听话,殷成澜只好放弃,靠在一头巨兽身边和他娘说话,目光却一直徘徊在那边忙活的人身上。

    等天快亮时,所有尸体都被看了一遍,确认里面没有严楚和季玉山,灵江松了口气,脚下一软,单膝跪到了地上,他的双手被毒蝎蛰到的地方已经乌青发黑了,那些蝎子毒性不大,但吃了死人肉,沾染了尸毒,虽然一时半会儿毒不死他,却也不会好受。

    殷成澜忽然对殷清漪道了句等等,施起轻功落到了灵江身边。

    灵江脸色和雪一样惨白,眼眸却很深很黑,他单膝跪在地上,看着殷成澜,哑声说:“还好我没害死他……还好我没害死你。”

    殷成澜心里发软,想拍拍他的肩膀,伸出手后,却摸到了灵江头上,揉了揉他的脑袋:“嗯。”

    灵江抓住他的肩膀,将头抵上去,轻声说:“我有点困,先睡一会儿。”

    殷成澜搂住他的后背:“好。”

    灵江闭上眼,安心的昏倒在了他怀里。

    第53章寒香水(十四)

    殷成澜抱着灵江上了长毛巨兽。

    这是雪漠部落养的一种雪牦牛,天生高大威猛,力大无穷,能不吃不喝在大雪里活上一个月,它们身披长毛,在雪夜中能抵挡一切狂风大雪。

    雪牦牛身上设有鞍位,缰绳就连在那两只大犄角上,连按歌本打算去接灵江,却被殷成澜躲过了:“我来,你也去休息吧。”

    连按歌挠挠脑袋,忘了这一茬了,人家的鸟情人,自己多什么手,就也翻身跳上一只牦牛上,刚坐好一抬头,无意间撞上一双眸子。

    眸子的主人是跟在殷夫人身旁的异族侍女,侍女的脸裹在黑布里,眼睛却剔透灵动,她微微一愣,坐在牦牛身上向连按歌欠了欠身,连按歌点头回以微笑,侍女便甩起鞭绳驾驭牦牛走到了前面。

    连按歌确定那侍女看的绝不是自己,顺着她方才的方向转过头,正好看到殷成澜挺拔刚毅的身姿。

    “……”

    连按歌捏着下巴,意味深长的啧了一声。

    雪牦牛背上很宽敞,殷成澜让灵江半靠在他身上,用一件斗篷将他全身上下罩进自己怀里,从外面几乎看不出来他怀中藏了个人。

    这小鸟醒着的时候张牙舞爪横行霸道,昏睡的时候却乖的一逼,安安静静缩在他怀里闭着眼,殷成澜想起来自己似乎从没见过他人模人样时睡着的样子。

    ……虽然他们每天都滚在一起,但灵江睡的比他晚,起的比他早,活的跟只勤劳的大公鸡一样。

    殷清漪驭着雪牦牛与他并行,说:“那小孩怎么样了?”

    殷成澜藏在斗篷下面的手摩挲着灵江的肩膀:“中了蝎毒,等到地方给他逼出毒血就行。”

    殷清漪点点头,说:“那我们加快速度,早些回部落,回去之后让托雅帮你。”

    托雅就是她身后的侍女。

    殷成澜应下,斗篷下面的手报复性的扯了扯灵江的脸颊,心道:“小鸟崽子,就会惹事。”

    没多久,大雪又开始纷纷扬扬飘起来,周围起了白茫茫的雾气,一眼望去,万里皆白,如果不是十分熟悉疆北的人,恐怕走上几天几夜都见不到一个人。

    雪牦牛顶着风雪走了将近四个时辰,视野内出现了连绵起伏巍峨的雪山,这时,天空也不再是灰蒙蒙的白,映着雪山极高远极蓝。

    雪山脚下有一片银装素裹的松林,林间有连成片的高脚斜檐的房屋,几缕淡淡的青烟从松林白雪之间袅袅升起,给这片仙境增添了几分人间烟火。

    房屋周围洒了融雪的粉末,所以进入部落之后路好走了许多。

    殷清漪让托雅带他们去安排好的房屋休息,自己去部落里召集几位长老,等他们安顿休息好了,明日一同见个面。

    屋子里生了炭火,很暖和,连按歌帮忙将灵江放到了床上。

    “公子还需要什么,可以吩咐我。”托雅说着不太流利的汉话,将方才殷成澜进屋前要的一坛酒放到了铺着兽皮的桌子上,然后站到一旁望着他们,她梳着两条黑粗的辫子,头发上挂了一串铜铃铛,模样也很俊俏。

    殷成澜道了谢,便让她离开了。

    连按歌望着托雅离去的背影,想说点什么,一扭头,就见殷成澜将一杯酒倒进了桌上的炭炉里,炉子呼的一下蹿起老高的火舌,橘黄色的火光将屋中照的明晃晃的。

    殷成澜坐在床边,取出银色的小刀淬过酒,放在火上炙烤,然后从被子里拿出灵江的手握在手上。

    连按歌看见那双骨节匀称的手已经肿胀起来,皮肤下面流着骇人的乌青。

    殷成澜道:“按住他,别让他动。”

    连按歌跳上床,跨坐到灵江腿上,用腿压制他的下半身,抬起腰,再按住灵江的肩膀。

    这是一个标准高效的控制伤员的姿势,在战场上经常用到。

    殷成澜却眉头一皱:“……”

    “下来,换个姿势。”

    连按歌只好爬了下来,委屈的说:“其他姿势我怕他疼起来按不住。”

    殷成澜嘴唇动了动,看起来不大情愿,但眼下他就这一个人,灵江若是疼的打滚,难免他不会伤了他,只好冷着脸点了下头。

    “……不用。”

    一声微弱的声音说道,灵江睁开了眼,他脸色苍白如纸,唇上几乎没有颜色,勉强将手抬高,目光平静的望着殷成澜:“动手,不用管我。”

    “会很疼。”

    灵江嗯了一声。

    男人抿了下唇,银色小刀在火中泛过一道凛然的幽光,他不再犹豫,把灵江的手悬在一只小木盆上,说了句开始,便下刀划开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