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95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95

分卷阅读9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手背。

    并非只是划开一道伤口,而是将薄薄的肌肤整个切开,然后逼出里面的毒血,殷成澜一刀下在手背上,深可见骨,然后继续飞快的在每根手指指腹各切出一道伤口。

    刀刃很薄,切出来的伤口又细又深,乌青的毒血一刹那涌了出来,从灵江手上流到殷成澜手上,再淌进木盆中,没一会儿,屋中就氲满浓浓的血腥味,画面很是惨烈。

    灵江目光直勾勾望着殷成澜的脸,好像对伤口浑然不觉。

    但这不是更疼的,就在伤口渐渐流出殷红的血水时,殷成澜迅速拿起桌上的酒坛,看了他一眼,说:“忍着。”

    说完就将酒水淋在了伤口处。

    火辣辣的疼瞬间从手背、指尖传遍了全身,犹如万蚁钻心,啃噬着他的骨头,灵江脸色一变,竟比方才还要惨白,额上立刻冒出了一层汗珠,他浑身颤了一下,额角鼓起青筋。

    连按歌见状立刻上前要去压住他,但灵江却只是在剧烈颤抖的一瞬间就忍了下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殷成澜的脸,汗水从他的额头滚进眼里,染红了整个眼球,灵江死死的望着眼前的这个人,好像他是他全部的慰藉。

    殷成澜没看他一眼,消毒之后飞快的上药、用纱布将灵江的手缠了起来,然后同样的步骤落在另一只手,直到两只手都被包扎上了纱布,殷成澜这才松了一口气,扭头去看灵江。

    屋中弥漫着重重的血气,地上的小木盆接了半盆乌黑的血水,床上的灵江浑身湿透了,微微喘着气,被汗水打湿的墨发粘在他的鬓角,他唇上有一处被自己咬破的伤口,一滴血珠顺着唇角滚了下来,鲜红的血水映着苍白的脸颊,有种格外的触目惊心。

    殷成澜比他好不到哪里,回过神来也满身是汗,扔了小刀,身上一阵紧绷过头的失力,他自己被严楚下针时,纵然也疼痛难忍,都没这么紧张过。

    “睡吧。”殷成澜垂眼看着他,眉头紧锁,抹去他唇角的血渍。

    灵江眼神有些涣散,吃力的眯眼看着他,他不喜欢他这个样子,想摸摸他,却抬不起手,殷成澜好像与他心有灵犀,握住他包成两只大白馒头的手。

    灵江看了一眼,身上还微微发颤,轻声抱怨:“……包的太丑了。”

    殷成澜勾了下唇,低声说:“你这爪爪本身长得也不好看。”

    灵江唇角也露出一点微末的笑意,缓缓闭上眼,喃喃道:“……你才不好看。”

    最后一个字轻的几乎听不清楚,说完就陷入了昏迷里。

    一旁的连按歌看着,一会儿佩服灵江的毅力,一会儿服了十九爷下手果断决绝,又一会儿被两个人执爪相望感动的不行,还一会儿对他们这种时候还嘴贫无言以对。

    处理完灵江的伤口,殷成澜让连按歌将屋子简单收拾了下,然后也去休息,他自己就这么衬着床边窄窄的一点位置躺了下来,闭上眼。

    殷成澜放松身体,连日奔波的辛劳漫上身子和脑袋,他迷迷糊糊不着边际的想着,原来睡床边是这种感觉。

    嗯,他决定以后大方一点,多分给灵江一点位置,或者……把床做大一点。

    翌日清晨,殷成澜刚醒过来,殷清漪就从外面推门进来。

    雪漠部落的房屋不像中原,有屏风,床上有帷幕遮挡,而是直接一个一眼望穿的大屋子,殷清漪端着东西一进来,就看到床上的殷成澜慌张给床里的人拉过了被子。

    殷清漪:“……”

    她惊讶道:“你们睡在一起吗?”

    殷成澜靠在床栏上,对他娘这种坦率很无奈:“嗯,伤口刚处理好,我怕他夜里发热。”

    殷清漪哦了一声,就没什么想法了。殷成澜年少就在边塞的战场上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从没有实权的王侯将相到一步步成为号令千军万马的统帅,其中的艰辛她这个当娘的都看在眼里。

    当年殷成澜在战场上时,对待伤兵也是这样,他那时只是个挂名的副将,上不了战场,也没什么人看得起他,打起仗来,人手不够时,他就常亲自在伤兵帐里协助军医处理伤员,累了,随处在帐里找个地方一躺,也就睡了,似乎和现在没什么两样。

    殷清漪坐在床边,手里捧着好几件用上等兽皮制成的衣裳:“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来,娘就每一年都做一件,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是否合身,你试试看。”

    她把满头银丝拢了拢,期待的望着自己的孩子,她的眼角刻着岁月的痕迹,目光却显得很年轻,此时眉眼带着笑意,看上去愉快极了。

    疆北人迹罕至,赤地千里,风雪连日,长年严寒,和大荆中原的繁华和雍容相比,犹如天上人间,可殷成澜看着他娘的样子,好像此生所有的快活都盛放在了这片苍莽的雪境国度,当年的绿瓦朱甍的皇宫大殿,雍容华贵的锦衣玉食都比不了如今雪漠的一座山一片雪。

    我从未想过会来这里,殷成澜心道,你过得很好,这就值得了。

    殷成澜抚摸着衣裳,看着上面细密的针脚,心里微酸,他说:“是儿不孝。”

    可他真的不该来这里,只有和他牵扯的越少,将来受到的伤害才会越少。

    殷清漪道:“澜儿,你真的不知晓为娘会到疆北来的原因吗。”

    从她知道八种天材异宝的最后两味药引其中一味就在疆北时,就义无反顾在殷成澜费尽心思寻找前六种时,独自一人来到这里,一边寻找寒香水,一边打听最后一味药引的下落。

    如今多年过去,她这才有了些眉目,而自己也正是在疆北,遇见了最后能陪她到生命尽头的雪漠部落首领苏赫·乌木伦。

    “娘知道你想做的事,娘不拦你,但澜儿,你忍心完成自己的事之后就抛弃娘自己走吗,娘一把年纪了,你想过若是收到你的噩耗,该怎么活下去吗。”

    殷成澜沉默着没说话。他没想过,因为他确实打算在杀了皇帝之后,就任由自己毒发身亡,到时候一封飞信遥寄疆北,人世间的种种他就再没有牵挂了,他那时心想,有苏赫这个人陪着娘亲,想来娘亲也会好过的吧。

    “你的腿是为了娘才废了的。”殷清漪双眸含着朦胧的雾气:“你是堂堂大荆国的太子,怎么能为了娘,就答应服毒……”

    殷成澜按住殷清漪的手,没让她说完:“澜儿心甘情愿。”

    殷清漪眼睛便红了。

    殷成澜最怕女人哭,尤其怕他娘伤心,连忙错开话题,摸着兽皮衣裳,说:“苏赫叔去哪里了?”

    殷成澜总算没哭出来,提起那个男人,老脸一红,眼里竟带上几分小女儿的娇羞,隐隐有些激动:“我们在兰纳尔湖发现了那种冰蛇的踪迹,苏赫带人去捕捉了,如果能捉到,我们就离你的解药更近一步了。”

    殷成澜想到他娘千里传书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