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103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103

分卷阅读10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道有没有事了。”

    “不行。”殷成澜听见,立刻拒绝了。

    灵江道:“虽然水里看起来很清澈,但也有可能是有什么东西蒙蔽了我们的眼睛,我怀疑池底一定有什么东西是我们看不见的,否则一个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我想下去看看。”

    殷成澜眉头紧锁,脸色不善道:“我不答应。”

    灵江平静的说:“我自己做决定。”

    “你——”殷成澜和灵江的目光在半空中狭路相逢,激烈的碰撞着,谁都不肯退让,殷清漪从担忧中回过神,想到灵江刚刚的话,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她不知道该劝谁,只好握住了灵江的手。

    灵江冲她笑了下,说:“我和他商量。”然后不由分说推着殷成澜往远处走了走,直到看不清他们,才停下来。

    一到地方,殷成澜便道:“如果你被带走了,我怎么找你,那下面有没有危险,都是你的猜测。”

    灵江说:“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们从长计议,我......”殷成澜话没说话,就被俯下身来的灵江吻住了。

    这个吻格外缠绵漫长,唇舌纠缠,灵江单膝跪在他身前,搂住殷成澜的脖子,后者坐在轮椅上微微向前倾着身子,握住灵江的腰。

    一吻结束,灵江在他唇角留恋的舔了舔,像小兽饱餐之后吮允手指:“你听我说,他们能让信鸟传讯,说明他们没死,只是被带到了什么地方,他们在那里出不来,但可以召唤信鸟传信。所以让我看看池底有没有玄机就知道了,而且即便我也被带走,也不会像他们一样被困住,信鸟能进去,我就能出来。”

    殷成澜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却难以放下心任由他去。

    灵江只好说:“在我腰上栓根绳子,如果有异常,你们就立刻拉我上来,行吗。”

    殷成澜眼角绷成一条锋利的线,抗拒之意很明显,灵江不催他,等了一会儿,殷成澜笔挺的脊背一松,勉强答应了。

    回到水池边上,天边已经有朦胧之意,水面缓缓氤出淡淡的白雾,里面的情况又看不出来了。

    白天没法下水,他们只好趁天亮在周围搜索起来,但除了大大小小泛着热气的小池子外,什么都没有发现,灵江本想看能不能寻到一片冰蛇的鳞片,也没有任何发现。

    殷成澜沉着脸,坐在空地上看着灵江,殷清漪走到他身旁,顺着他的方向望去:“灵江是个好孩子。”

    殷成澜苦笑的勾唇,就是太不听话,从怀里摸出那只小布包递给他娘:“这是他之前想送您的见面礼,一直没机会给您。”

    殷清漪惊讶,打来布包,发现里面是一尾发带,用银色细缎裁成,暗绣银纹包边,最奇的是缎带的两端并非琉璃珠子或流苏,而是一小把淡黄色的羽毛——细绒的小羽毛簇拥着两根漂亮的长羽,阳光照在上面,给羽毛镀了一圈细碎的鎏金。

    殷成澜之前未打开过,现在看见也是一愣,神色莫名的盯着他娘亲手里的缎带,想起灵江似乎有一段时间没幻回原形了吧,这上面的两根长羽若是他没看错,应该是灵江身上那一把张开如蒲扇的小尾巴。

    这份心意可真是下了血本,怪不得不肯幻原形,原来是小屁股秃了。

    殷成澜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瞅着缎带,竟然有些舍不得给了。

    疆北的白天很短,很快天就暗了下来,但那些池子中仍旧白雾绰绰,估计还要时间等。

    果不其然,等夜色过半,池中的水还是热的,烟雾却一点点淡了,然后很快散进了夜幕中。

    月光盛飞如瀑,将一只只小池子照的发亮,灵江往自己腰上系绳子,被殷成澜接住,在他腰间打了个紧实的死结。

    系好后,殷成澜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眉心有一道深壑。

    殷清漪忧心道:“一定要注意安全。”

    灵江点点头,无意间看见她发间系着的缎带,脸颊微微一红,连忙避开了眼。

    灵江脱了外罩的纱衣,站到了一只能容纳四五个人泡进去的池中边,抬头看着殷成澜,故作漫不经心道:“不想说点什么?”

    殷成澜伸手,拉下他的脖子,当着众人的面,在他眉心一吻:“去吧。”

    灵江听见周围有人抽气声,挑起一端的眉毛,心满意足的转过头,不再废话,果断的跳进了水里。

    就在他带着绳子入水的一瞬间,殷成澜放在腿上的手猛地攥了起来。

    水是热的,很舒服的温度。

    这是灵江跳进水里的第一感觉,他扭头回望身后,看见岸上被水波扭曲的众人也正紧张的看着他。

    他拉了下腰间的绳子,示意自己没问题,然后往深处游去,其实这些池子用肉眼看,当真是不危险的,水中的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他下沉了几丈,到了池底。

    池底堆满了黑色的鹅卵石,石缝之间晃动着墨绿色的水草,灵江将池底摸了一遍,发现池底似乎真的只是池底,没有障眼法,也没有夹层。

    那从这里消失的人去哪了?

    正当灵江摸着鹅卵石疑惑时,忽然他的手边冒出了一串气泡,好像有什么东西擦着他的手腕游过,而气泡就像是一条鱼大力摆尾时产生出来的。

    灵江努力睁大眼想看清是什么,但奈何在水中即便他用尽全力,能看请的地方也不过十寸的距离。

    但他已经确定了这水中一定是有东西的。

    会是那种不知名的蛇吗?灵江屏着一口气,默默的想着。岸上的人大概是见他久久沉在水底一动不动,就拉了一下绳子,灵江回拉一下,打算先回到岸上告诉他们这个消息。

    就在他转身要上浮的时候,忽然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他的手腕,将他往水底拽去,那东西摸不出是什么感觉,就好像是一股更为激烈的水流缠住了他的双手,死命的将他往水底拉去。

    灵江猝不及防被拽住,身子跟着往下快速沉了下去,仅仅是瞬间,就将他又拽到了池底,他的手很快被按到了鹅卵石上,但让他惊讶的是方才石头坚硬的触感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模模糊糊看见自己的手竟然穿进了鹅卵石里,然后摸到了什么东西。

    就在灵江猛地下坠的同时,岸上的人开始抓住绳子将他往外面拉,两方势力撕扯着灵江,他感觉腰间一阵疼痛,挣扎中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在石头里摸到什么了。

    是风。

    石头里有风,所以池底根本不是他们想象的方寸之大。

    灵江眼里一喜,屏紧气息,双臂猛地扯动一下,感觉到缠着他的气流松了一瞬,借这个瞬间,灵江迅速转身往水面游去,同时,无数条气流紧追不舍缠上了他的脚腕、小腿。

    他一下子浮出,只来得及大声说了句“石头是空的”就被已经缠到腰间的气流给狠狠拽进了水里。

    眨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