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109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109

分卷阅读10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三尊是一棵高大的树,树上有许多棉絮,好似絮棉一般,第四尊是石藤,藤上有两只簇在一起的石果。

    严楚说:“这是丝绵树和双生果,代表了肤和鼻。”

    他说完转过身,看着几个人望着他的目光,严楚痴痴地笑了,耳语般的喃喃:“这四种就是天材异宝里的‘天材’,天降之材,世间少之又少的灵药。”

    连按歌道:“对面的就是‘异宝’?”

    严楚赞许的看他一眼,“异世之宝,不属于人间的宝物。”他转过身,带着众人走到异世之宝的四位石像前。

    第一尊石像挥舞着粗大的藤蔓和浩瀚的根系,看上去巨大而狰狞,而仔细看时才会发现它舞动的藤蔓像一双张开的手,托着顶端一朵吐露芬芳、好像随时随地都能被风吹雨带弄坏的娇嫩花朵,正是鱼戏叶,代表了手。

    第二尊石像是一块棱角分明横躺着的石碑,碑上没有字,只有两处含水的小坑,坑里水波荡漾,将满天星芒都收进了里面,折射出石碑幽幽的目光,这是北斗石,是眸。

    第三尊石像是一条十人合抱那般粗的蛇,有神龙一般的须角和鳞片,它盘在一根顶天的石柱上,周身有琉璃色的寒光流转。巨蛇从上面探出英武的脑袋俯视着宫殿里的众人,形象怒发,好像马上就会张开血盆大口将他们吞下。这就是地宫里看不见的蛇,寒香奇蛇,代表了血。

    而最后一尊石像是一个人。

    那人负手而立,神色淡然,微微侧着身,望向王座的方向,砂石雕琢的双眸里流露着千年风雨万年轮转而不动声色的深情。

    连按歌饶有兴致的跟着严楚辨认天材异宝,他望着最后一尊石像的面孔,惊讶的说:“这个人的面相好眼熟。”

    严楚没理会他,他收回了目光,望着站在王座前的黄衫青年,说:“原来,你就是佛火凤凰,灵江,你记起什么了吗?”

    灵江没说话。

    严楚又道:“盘启如今在何处?”

    “他死了。”灵江的声音沙哑的好像山风拂过沙石。

    连按歌感觉不大对,扭头去看,猝然发现最后一尊石像竟和灵江一模一样!

    连按歌脑袋一嗡,求救般望向殷成澜,发现男人和他一样,眼里满是震惊。

    殷成澜道:“灵江,你……”

    灵江歪头朝他笑了笑,抬步走到祭台上,将殷成澜放到了王座上。

    他回到台下,张开双手,手心燃烧起两团耀眼的金色火光,火光刹那间将整座宫殿照耀出鎏金般的光辉,他朗声说道:“尔等宵小,速来报到!”

    随着他话音落下,连绵起伏的十万山川出现无数只群鸟野兽,顷刻间就落满了宫殿,而七座石像也动了,它们幻化成草木本身的样子,弯下笔挺的枝干身躯,垂下高傲的头颅,伏下傲岸的身姿,与山川中的飞禽走兽一同,来到了灵江身后。

    整座宫殿呈现出一种世间罕见的旷世之景,如同蚂蚁一般的连按歌等人站在这群仙花奇兽里面,惊诧的看着长身玉立在百兽之首的青年。

    青年轻声道:“跪——”

    一时间,万木低头,百兽俯首。

    青年淡黄的衣衫在风中翻飞,他背对着他们站着,望着祭台的王座,说:“托雅姑娘。”

    托雅惊慌的答应。

    灵江道:“我想起来了。”

    他看着王座上的男人,说:“盘启不是矮……而是他无法行走。”

    殷成澜死死的盯着台下的灵江。

    灵江猛地撩开袍襟,单膝跪了下来,沉声徐徐说道:“臣,佛火,恭迎吾王。”

    殷成澜瞳仁一缩,低声说:“你在说什么!”

    灵江道:“百世轮回,冥冥注定,这一世,你终于拿走了你的鼻、筋、耳、肤、手、眸……盘启,就差血和骨了。”

    他笑了笑:“原来一切都是注定。”

    第63章佛火凤凰骨(四)

    殷成澜心中惊涛骇浪,他坐在王座上,沉默的看着台下俯首称臣的青年。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问,语气里还带着一贯温柔。

    灵江抬头道:“有些记忆藏在我的神魂深处,不管我涅槃轮回多少次,最后都将想起来。殷成澜,你就是盘启的转世,我出生在驭凤阁就是为了寻找你。”

    殷成澜拢在袖中的手猛地攥起,脸色沉了下来,眼里出现某种厉色,他仍旧勉强维持着温柔,甚至用比方才更加轻柔的声音说道:“灵江,我不是盘启,我是殷成澜。”

    灵江皱起眉,站起身来,想说些什么,忽然察觉到一阵劲风抽了过来,他反应极快的侧身躲过,转过身来,身后的飞禽走兽已是大乱,连按歌等人被劲风撩翻,高高飞起,然后摔到一旁的地上,然而袭击他们的却看不见是谁。

    现场看不见的,只有一种东西。

    连按歌摔倒的时候忙扑到殷清漪身旁,接住了她和托雅,肩膀砸到地上,吃痛的大声喊道:“寒香奇蛇?灵江,你同僚想杀了我们啊!”

    灵江扫了一眼殷成澜,腾空跃起,手中幻化出八楞梅花锤,玄铁在北斗石的照耀下闪过一抹森幽的寒光,他冷冷盯着半空,说:“一条不开化的畜生罢了。”

    说完,扬锤往空中一处砸去,玄铁锤撞上坚硬的东西,发出一片刺耳的金属之声,锤刺扎进透明的蛇身里,他用力刺啦一划,一股皮肉被剥开的血腥味弥漫出来,空中纷纷落下沾血的鳞片,足有巴掌那般大,落到地上转眼变成了雪白色。

    宫殿中‘嘶嘶’声遍地响了起来,飞鸟野兽纷纷逃窜,钻进了王座后的山川里,连按歌还没站起来,就感觉身上爬满了丝丝缕缕冰凉的小蛇,阴寒的嘶嘶声密密麻麻涌进耳朵。

    身旁的人也是同样露出惊骇的表情,僵硬的躺在地上。

    连按歌咬牙从齿缝中说:“……别动。”

    话音刚落,只觉得冰凉的小刺狠狠扎进了他的手掌,连按歌惊慌翻身站起来,猛的将身上的蛇抖了下去。

    蛇声顿了一下,然后疯狂的躁动起来。

    连按歌一把抓起殷清漪,将她甩到背上,正要逃走,一抬头才想到这玩意儿看都看不见怎么逃?

    宫殿中蛇吐息像催命的符咒,滑腻的鳞片从脚腕往小腿上爬去。

    连按歌浑身都炸了起来,凭借感觉又踩又捏的弄死几条小蛇,但好像有更多的蛇向他爬了过来,他感觉腿上被蛇紧紧的勒住,好几处皮肤都扎进了毒牙。

    他啊啊大叫:“卧槽!我快被咬死了,这蛇有没有毒啊!”

    灵江正和空中那条蛇王缠斗,闻言回道:“有,剧毒。”

    连按歌心里一凉。

    身上被咬了好几个血窟窿的严楚趴在地上,护着身下昏迷不醒的季玉山,嘶哑的嘲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