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110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110

分卷阅读11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但一时半会毒不死你。”

    大总管万分悲惨,只觉得刚知道他家主子是什么牛逼哄哄的大罗神仙,大腿还没抱上,自己就要被看不见的畜生咬死了,怒道:“要是让我看见你们,老子给你们都炖成蛇肉汤!”

    “好。”灵江接道,一锤砸向一处,甩掉玄铁锤上粘黏的鳞片,似笑非笑道:“我答应你。”

    说罢,一只手的手心忽然着起鎏金般的焰火,他抬手将火光送上高空,然后将八棱梅花锤轮起如满月,在火光掉下来的瞬间,挥了出去,森冷的铁器碰上燃烧的火焰,在宫殿上空炸了个流光溢彩。

    金子般的火花碎片璀璨耀眼,纷纷落下,落到寒香奇蛇的身上,照耀出地上扭曲爬动的蛇身。

    这一冰一火融合在一起,赤金与冰蓝的混战让整座宫殿散发出光彩夺目的奇幻之景,纵然知晓满地狞蛇腥血,可也令在场的人无不瞠目结舌,为之光景震撼。

    连按歌望见祭台上竟没有一条蛇,施起轻功背着殷清漪跳了上去,其他人也纷纷效仿,雪漠武士还顺带将严楚和季玉山也背上祭台。

    殷成澜让开王座,让他娘坐了上去。

    殷清漪惊魂不定,很难相信眼前的场景,但她还不至于向寻常女子大喊大叫,只是压低声音,颤声问道:“澜儿,那孩子是……”

    殷成澜苦笑摇头:“我不知道。”

    他的心也乱了,只能目不转睛望着半空中潇逸的身姿,绷紧了神经。

    那条巨大的寒香奇蛇被火焰照出磅礴的身躯,它盘踞在空中的北斗石上,朝灵江探出足有青铜鼎大的脑袋,张开三角形的利嘴,露出两根孩儿臂粗的尖牙,喷出愤怒的嘶嘶声。

    灵江的眼中倒映着血色和火光,不急不缓扬起手里的兵器,冷漠道:“他的血你必须还给他。”

    说罢高高跃起,然后急速落下。

    与此同时,寒香奇蛇自下而上冲他张开血盆大口。

    “灵江小心!”殷成澜忽然出掌狠狠拍地,借力跃了起来,袖中飞出三道金线缠住蛇头,用力一拉,将快下落的自己带上去。

    殷成澜用身体撞向蛇身,将那张血盆大口撞歪了一下,就是这瞬息万变的时刻,灵江手里的八棱梅花锤幻成了一柄漆金长刀,雷霆万钧的挥了下去。

    刀刃劈进蛇的血肉里,灵江一脚踩住掉落蛇头,在半空猛地一旋身体,伸出手臂,接住掉落的殷成澜,搂住他的腰,将他抱了满怀。

    灵江在巨蛇倾塌的背景下凑过去吻住殷成澜,用额头亲昵的抵着他的,低声唤道:“……盘启。”

    殷成澜怔怔的看着他,唇角的笑容冷了下来。

    落地之后,灵江捡起那只冒血的蛇头送到殷成澜面前,满眼笑意,说:“只有这条才是真正的寒香奇蛇,他的脑袋里有你给的血。”

    殷成澜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灵江单跪在他面前,将蛇头丢给祭台上的严楚:“接着。”

    转过头瞧着殷成澜:“还差我的凤凰骨,你就——”

    “我不要。”殷成澜打断他的话。

    灵江一愣:“这本来就是你的。”

    殷成澜眼中一凛,眉眼里有风云雷动的厉色,他深深看着灵江,一字一句道:“我不是他,你不欠我。”

    灵江凝眉疑惑,垂眸看着他:“可你确实是他的转世,我是佛火,靠近你是我的本能,所以我不会认错。”

    殷成澜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好像刚刚灵江的漆金长刀也在他的胸口上来了一下,让他的心尖汩汩直流鲜血——青年清澈的双眸,认真的神色,凝望着他的深情款款,此时此刻,他才明白,那不是给他的。

    世间便是如此残忍,总会在你自以为得到时,又强行夺走,只留下虚空的双手和落寞的怀抱。

    殷成澜心中有着滔天的怒意,可他望着灵江,只能任由怒火将自己焚身,却一丁点都舍不得发在他身上,他闭上刺疼的眼,竭力压制着情绪,低声说:“你靠近的不是我,是他。而我,是殷成澜。”

    灵江勾起的唇角淡了下来,他握住殷成澜的手,静默了片刻,才又抬起眸:“好,你不是盘启,我记住了。”

    勉强笑道:“十九,我们终于找齐药引子,能解你的毒了。”

    这一声十九叫的殷成澜心疼的难以呼吸,他也露出艰涩的笑容,问:“怎么解?”

    灵江递给他一只苍白瘦削的手腕:“剜出我的骨就好了。”

    殷成澜睫羽颤了一下,回握住他的手,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能。”

    灵江看着他:“原因?”

    殷成澜只道:“我不能。”

    灵江的眸便暗了下来,眉间聚拢起戾气,他面无表情的说:“我再问你一遍,你的毒你解不解?”

    殷成澜摇头,移开目光,望着地上泛着金光的火焰碎片,哑声道:“抱歉。”

    灵江倏地抽回自己的手,站了起来,他喉结滚动,似乎是想说什么,可却没说出来,目光凌乱的看了一下四周,又重新落回殷成澜身上。

    弯腰按住他的肩膀,用沙哑的声音轻柔的说:“你也这样。”

    然后,像是再也承受不住一般,情绪如同决堤的洪水疯狂涌了出来,他猛地提高声音,凄厉道:“为什么你也这样!几万年之前,盘启不领我的情,试图去创造其他七个神将,结果耗尽心血,让自己陷入永生永世的轮回中!现在你也这样,好不容易找齐了八味天材异宝,你却说不解就不解了,你甘愿去死,都不想活着,你——”

    灵江胸腔剧烈起伏,他双腿一软,跪到地上,撑着地面,眼睛发红,恶狠狠说:“我从来都没害过你,从几万年前到现在……”

    眉眼之间尽是痛楚:“……为什么你不肯听我的话,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为什么你从不在乎我有多难受呢……”

    他是理智的人,此时却猝然崩溃了。

    第64章佛火凤凰骨(五)

    寒香奇蛇的蛇头散发出冷冽的清香弥漫在宫殿里。

    地上还泛着细碎的金光,这是凤凰火,像燃烧的金子,泠泠流光,经久不灭。

    灵江直起身子,侧头看着坐在身旁的男人,他的脊背笔挺的如同寒冬大雪里的苍松,肩膀却很单薄,身上没有几分肉,一摸总能摸到他硌手的骨梁,他的心就嵌在他这副胸骨里,薄薄的隔着肌肤,此时冷的如冰。

    “……是我做错了吗?”灵江眼底猩红,墨色的睫羽氤着潮湿,他眼中的山川大海被大雨淋湿,萧瑟的雨中蜷缩着他的神魂。

    殷成澜看见这双曾经神采飞扬眼睛黯淡下来,郁积着晦暗的绝望,殷成澜心里一抽,手都颤了起来,他探过身子用发颤的手抓住灵江的手臂,想将他拉进怀里。

    灵江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