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116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116

分卷阅读11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边烤野兔吃,他看见灵江幻成小黄鸟,别扭的坐在殷成澜手里,两根细细的小黄爪紧紧合拢,伸的笔直,借着火光小脑袋上上下下往一块从树上剥下来的树皮上啄着什么。

    “哎,干嘛呢。”连按歌伸长脖子想去看,被殷成澜用眼神严厉止住了。

    灵江头也不停,嘚嘚嘚的啄,殷成澜看见树皮光滑的那一面逐渐出现了两个小人,一上一下紧紧挨着,线条简易流畅,一看就知道是在做什么。

    殷成澜:“……”

    不知道该不该夸他刻苦。

    啄完,灵江将树皮收了起来,歪到殷成澜手里,精神不振的说:“头晕,想吐。”

    殷成澜喂了他一些草籽,灵江团成一团睡着了。

    第二日,一声嘹亮的鹰啼在云空盘旋,灵江被闻声瑟瑟发抖的画眉小姐妹吵醒,他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翅膀,带着小姐妹飞出去,看见站在殷成澜肩头潇逸无双的海东青。

    殷成澜知晓灵江不喜欢阿青,见他飞过来,正要示意连按歌将海东青带走,就看见灵江搂着小鸟落到了他的另一只肩头,然后将右边的小画眉鸟推给了海东青,懒洋洋的冲它抬了下翅膀,示意海东青拿去玩。

    万鹰之神的雄鸟和一只躲在它腹下发抖的小画眉鸟对视上,画眉鸟嘤嘤嘤的啾了一声,海东青倏地飞起,啄来一只小虫子堵住了她的嘴。

    画眉小鸟吃掉虫子,不叫了,用描眉似的小眼巴巴瞅着它,张开嘴,还要吃。

    灵江道:“怎么了?”

    殷成澜把灵江拿下来,顺手将另一只小画眉鸟也送给了海东青,大个子忽然得到两只娇嫩的小鸟,手爪无措的又去啄虫子了。

    殷成澜说:“大荆疆域不太平,邻国送了个美人来向皇帝求和。”

    连按歌手里拎着马鞭,闻言皮笑肉不笑道:“帮他整整山河,不能让睿思公子一接手就是个烂摊子。”

    灵江没什么意见的点点头,殷成澜摸了一把他顺滑的皮毛,微微带着笑意,说:“等见过山月之后,我们去黎州吧,该将睿思和他娘亲接过来了,齐英已经和我们的人伏进了皇宫,只等最后一步了,我时间不多,不能再耽误了。”

    灵江听了这一句,眼里一暗,沉默了下来。

    殷成澜方才刚一说出来就后悔了,这句话是他们之间的忌讳,每次提起,都能引起大火,烧成个争论不休两败俱伤。

    但这次灵江却没说什么,他只是平静了会儿,将头上的呆毛甩到脑后,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连小姐妹都没来得及要回来,就飞回了马车里。

    殷成澜看着他不发一语的背影,叹了口气,扭过头,看见连按歌垂着头,失魂落魄拽着地上的草。

    “怎么,哄完他,也好哄哄你?行了,大总管,起来吧,该上路了。”

    连按歌勉强笑了一下:“我只是想到以后爷不在了,我不知道该去哪。”

    殷成澜拍拍他的肩膀:“去娶个好姑娘,开间铺子,以后远离恩怨是非,后半辈子平平静静的,就是别人羡慕不来的好日子了。”

    连按歌低着头,把手里的草拍掉:“爷,那灵江呢,您想过他怎么办吗。”

    殷成澜放在腿上的手一紧,他的心头插着一把刀,每一想到将来,就往里面没入一分,刀刃处不停的流着血,流的他浑身发冷。

    他想过,日日夜夜转转反侧的想。可想了没用,灵江想要的他给不了,他们都想要的,苍天不给,殷成澜别无选择,别无他法,只能如今得过且过,在余下的时日里陪着他,尽他所能将前世今世欠他的都还给他。

    所谓情动,不过夏末斜阳一缕风,一记却是生生世世。

    生如蜉蝣,他很抱歉。

    马车里灵江躺在枕头上,将一只小翅膀举到眼前,望着上面细绒的羽毛,就算将来只能以这副模样陪他,也好过一只鸟孤零零到死的好。

    前些日子郁积的阴霾一时风吹云散,灵江很轻很轻的笑了出来,然后眉头一皱,捂住了小肚子。

    生着柔软茸毛的肚皮里面隐隐有些发硬,不知道长了什么,自打灵江知晓自己腹中有一滴盘启的眉心血后,就觉得不大舒服,那人既不喜欢自己,又往自己肚子里塞什么东西?

    他冷眼旁观殷成澜上了马车,然后在对方试图接近他时,给了他一翅膀,盘启已经打不着了,只好在殷十九身上出气。

    灵江一旦心情好些,之前欠他的心疼难受委屈都有心思琢磨怎么好好报答回来了。

    他翻身钻进了被褥里面,将自己全部埋住,不再理人。

    殷成澜心里苦闷,觉得自己没几天好活了,只想好好待这小鸟,珍惜最后的时间,可灵江除了在床上外就不配合,纵然他想如胶似漆,以行琴瑟之好,奈何流水有意,佳人无情,只好黯然神伤,心如刀绞。

    第68章佛火凤凰骨(九)

    月末他们抵达大荆王都。

    七十二面帝旗在高大巍峨的城楼上猎猎作响,三座巨大的拱门下皇城禁军披甲执锐,腰负长刀,凛然威风的注视着远方而来的人。

    阳光照在漆鎏金的城门上,巨门殷殷如血,威严而又冰冷的挡住了帝都极尽奢繁的三千街巷。

    他们刚一靠近帝都,便凭空出现七八个身着统一服饰的家将,接替了连按歌的位置,伪装成帝都某个大户人家,用其文牒顺利进入了王城。

    马车不停,直接穿街过市奔向皇宫。

    灵江盘腿坐在车窗边,从翻飞的帘子缝隙往外看去,突然眉头一皱:“等等。”

    “怎么了?”连按歌也在车里,见他神色一凝,紧张的问。

    纵然已安排好人手接应,但帝都不比西南,行事需万分小心。

    灵江指着窗外,严肃的说:“我想吃。”

    连按歌探过目光,看见扎在稻草棒子上晶莹剔透鲜红欲滴的糖葫芦。

    “……”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吃?”连按歌方才叫他吓的一手心的汗,现在还没干透,心脏慌急直跳。

    灵江眼睛眯了一下,灼灼的视线缠在冰糖葫芦上,喉结缓缓滚动,心里有种强烈的欲望,他并不贪嘴,此刻却想吃的有点控制不住。

    “去买。”坐在车里侧的殷成澜道。

    灵江扭头朝他勾了下唇。

    连按歌只好令人停车去买糖葫芦,灵江又道:“卖糖葫芦旁边那个是什么?看起来软软的。”

    连按歌瞥了眼:“红豆马蹄糕。”

    灵江哦了一声:“也要那个。等等,对面的是酸汤饺子吗,我没吃过,要一碗素馅的。”

    连按歌眉毛一边高一边低的瞧着他:“你不怕发胖?吃一口胖三斤。”

    灵江没理他,目光在街上逡巡几圈后,才意犹未尽收了回来:“先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