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118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118

分卷阅读11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鹿,佳人难得。”

    离开皇宫,殷成澜要去黎州接睿思到帝都天子脚下。

    而灵江却不能再跟着了,只有殷成澜不在身边,他才有机会让严楚取出自己的那截锥骨。

    这天夕阳烈烈如血,染红了半扇云空。

    灵江挺着毛茸茸的小肚子,从酸汤饺子碗里抬起脑袋,看向了殷成澜。

    第69章佛火凤凰骨(十)

    “长安寺的后山外有一片迎春花,此时开的正茂,等安顿好睿思,我带你去转转,那附近还有打春花糕的,酸甜味,你应该会喜欢。”

    殷成澜拎起醋瓶给他又倒了一勺醋:“慢慢吃,我们今夜再上路。”

    灵江坐在碗边,若有所思啄着酸汤,他需待寻一个借口独自回神医谷让严楚取出他的椎骨给十九解毒才行。

    但找什么借口自己才能抽身,这是个问题。灵江扬了扬呆毛,瞥着殷勤给自己端茶倒水的殷十九——瞧他这幅贤良淑德的小媳妇模样,估计现在特喜爱自己,特想粘着自己,一刻都分不开。

    他终于意识到殷成澜和盘启不一样,眼前这个人如此这般待他,他又怎舍得他们这辈子就这么完了。

    灵江慢条斯理啄了一口汤,说道:“我要回神医谷。”

    殷成澜皱眉,捏住他的小翅膀:“你不舒服?那我们先回神医谷,让严楚帮你看看。”

    灵江抿嘴,好不容易想出来的装病的借口没了。他抽出自己的翅膀,郁闷戳着殷成澜的手指,仰头看他一眼,心里忽然抖了个机灵。

    不过这个机灵先被灵江在心里不屑了一番,这才缓缓说道:“我没不舒服,只是想起了一些关于盘启……”

    殷成澜眼里一黯。

    灵江舌头都不带打弯的顺嘴道:“……宫殿的寒香奇蛇,不知道蛇脑好吃不好吃,我突然很想吃。”

    原本只是个借口,不过一提起吃,灵江嘴里立刻有了口水,馋的眼睛都亮起来了。

    殷成澜:“……”

    小黄毛的口味什么时候这么重了。

    “我唤人去街市的养蛇人那里买几条好不好?”

    灵江小翅膀往身后一负,小黑眼忧郁:“只想吃寒香奇蛇的蛇脑。”

    连按歌撇嘴啧了一下,想抱怨,被殷成澜用眼神止住了,他摩挲着灵江的小爪爪:“好,吃,你想吃什么都行,那我们先回神医谷,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连按歌终于知道烽火戏诸侯是怎么操蛋的操作了。

    灵江满意的拍拍他手背:“你去接他们,我回神医谷找严楚要寒香奇蛇的大脑袋,我记得他取了血之后没扔掉。”

    说完,灵江幻化成人,活络着拳头,满眼都是跃跃欲试,甚至控制不住的问道:“蛇肉怎么做好吃?椒盐爆炒姜辣醋溜?”

    殷成澜:“……”

    已经馋到了这种地步吗。

    刚刚他还有点怀疑,现在已经彻底没想法了。

    灵江迫不及待摸着他的脸:“你去接他们吧,我自己回去就行,我在神医谷等你。”

    他站起来,端起桌上的半碗酸汤饺子狼吞虎咽吃光,说走,转身就要走。

    殷成澜连忙抓住他的手,“这么想吃?几天都等不了?”

    灵江眼巴巴的看着他,把他的手往自己肚子上按了一下:“想吃,等不及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很馋,若是想吃的吃不到,夜里我都睡不着,十九,你快去快回,我在谷里等你。”

    殷成澜觉得他馋的都要冒绿光了,只好道:“我让人护送你回去,明早我去黎州,你回神医谷。”

    灵江点点头,坐回他身边,把桌上的空碗扔给连按歌:“给我再来一碗酸汤。”

    连按歌:“……”

    迟早胖成球。

    夜里灵江一心一意挂念着寒香奇蛇的味道,连被殷成澜按到床上扒光衣裳都没注意,殷成澜幽怨的亲吻他白皙的胸膛,不满的沉沉唤道:“灵江。”

    灵江这才回神,推开他坐起来:“我来,你躺下。”

    殷成澜:“……”

    不如继续神游天外吧。

    灵江亲了亲他的侧脸,一丝不苟的按照之前殷成澜睡他的步骤,把枕头垫到了他腰下。

    殷成澜哭笑不得,拉着他面对面侧躺下来,一本正经道:“明日我们都要赶路,折腾狠了我没法坐车,这样吧,我教你新姿势,既能让你痛快,又不会累着你。”

    灵江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便答应了。

    见他这么好说话,殷成澜激动又愧疚,庆幸又自责,心里天人交战,最后小腹里的火烧上脑子,瞬间就将所有的羞愧烧干净了。

    他拉过灵江的腿,让他侧着身子勾住自己的腰,然后面对面挺了进去。

    别想了,先睡再说。

    “嗯,轻点。”

    “疼?”

    “吃多了,肚子胀。”

    “……”

    翌日清晨,天方亮,小黄鸟就早早爬了起来,站在枕头上伸翅膀伸爪,摇摆着小屁股上刚长出来的几根羽毛,把殷成澜啄了起来。

    “我想了想……”灵江蹲在殷成澜脸边,淡黄色的鸟喙啄着他。

    殷成澜凝神看他。

    灵江道:“……我决定吃鱼香蛇块了。”

    殷成澜:“……”

    他真的是为了吃蛇肉回去的,一点都不用怀疑了。

    一行人在帝都城外兵分二路,按原计划,殷成澜前去黎州接睿思和他娘,灵江回神医谷吃蛇肉。

    殷成澜将连按歌留给灵江,让其沿路照应,自己带海东青与影卫上路。

    临行前,看着灵江迫不及待的表情,殷成澜心里一阵苦闷,又酸又涩的情绪堵在他喉头,让他勾起的唇角都极为勉强。

    明明恨不得每时每刻都粘在一起,却又不忍心看他可怜巴巴小馋鸟的模样。

    他用有限的生命陪他任性,让他浪费,和他分别。那一刻,深知自己命运的殷成澜才发现,他是多么喜爱灵江,那种感觉仿佛经过无数艰涩漫长的岁月,是在数不清的分别和遇见中酝酿的一坛浊酒——苦的让人心疼,却又爱不释口,饮下一杯,就再也忘不了了。

    好像感觉到殷成澜的情绪,灵江走到马车边,弯腰吻住车里的男人。

    灵江道:“我等你。”

    殷成澜道:“我爱你。”

    灵江:“我也爱你,记得给我带酸甜味的春花糕。”

    殷成澜:“……”

    连按歌跟着灵江上路,本以为内小谁会颐指气使,要吃这个要吃那个,谁知灵江目送殷成澜的马车渐行渐远,然后幻成原型,扑棱着小翅膀,说:“我等不及了,先飞一步,你路上追吧。”

    说完,虚影一晃,就飞上了天际。

    将大半个月的路程压到最短,灵江几乎没怎么休息的连续飞了六七日,在一天午后阳光正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