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139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139

分卷阅读13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子双目阴鸷,下了命令:别留活口。

    无数人头落地。

    一位老臣悲怆大喊着,头颅在四溅的血水里落地,他身旁的儿子抱住父亲的头,说完了最后的话。

    ……固九死未悔。

    其二人便是殷成澜从南海带回的贴身侍卫连按歌的父兄。

    长青宫的人拼死护住太子母妃,几经波折,将她送出了皇宫。

    她是那场长青宫变唯一活着的人。

    连按歌声嘶力竭,来不及见父兄最后一眼,跟随其他几个侍卫将浑身冰冷的太子送到了神医谷中。

    “我收到消息,再见到太子,他躺在床上,气息奄奄,拼死撑住了最后一口气。”千梵道:“他见到我,抓住我的手,鲜血从他口中涌出,太子说了一句话。”

    千梵轻轻吸了一口气,看见西方残阳烈烈如血。

    “太子说,一百四十一……”

    一百四十一条人命,这是大皇子欠他的。

    第82章尘埃落定(一)

    夕阳从古城墙之斜照进小树林里,斑驳的金芒在山月幽深的瞳仁中泛着细碎的涟漪。

    他苦笑:“所以,我没法劝他放弃仇恨。”

    殷成澜为的不是千古盛名,也不是权倾天下,甚至不是天道不公,他拖着病躯苟延残喘,只想用那个人的血,祭奠长青宫变愤恨含冤而死的一百四十一条孤魂。

    殷成澜苦心孤诣,要让皇帝尝尝那种被摧毁绝望的痛苦,体会被背叛、失去一切的折磨,他的仇恨很简单,简单到不需要去想任何手段,只要将皇帝曾经加付给他、给他母妃,给连按歌父兄,给长青宫里所有人身上的痛苦悉数还给他,殷成澜便知足了。

    杜夕阳云坐在那里上,侧影如同一座石像,脸藏在逐渐暗淡的天光里,看不清神情。

    眼见天色越来越晚,千梵两步并做一步走到他面前,说:“若是你还信我,我愿向大人承诺,如果太子错杀一人,千梵用性命偿还。”

    杜云听了,嗤笑一下,这才缓慢的活动着腿脚,站起身,与他平视,道:“我要你的命做甚么?”

    然后深吸一口气,好像心里难受到了极致,表情微微有些扭曲,他转身看着蹲在一旁漫不经心逗着小兔子的图柏,说:“老图。”

    图柏抬头看向他。

    杜云难看的笑了一下:“当初我趁你病发,做了错事,让你险些错失和山月禅师的因缘,纵然如今你与他破镜重圆,但我仍悔恨在心……”

    顿了一下,“……杜云无以弥补,这次就作为补偿吧。”

    最后几个字压在他的喉咙里,说出来的时候,杜云声音嘶哑难听,一贯的踌躇满志在话音落下的时候灰飞烟灭,他眼里有强撑的苦笑,在这一刻他再也回不到当初那个君子入仕行其义的状元郎。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千梵和图柏看着杜云的马车驶入华灯初上的帝都王城,巨大厚重的城门关住歌舞升平的十里长街,局中人灯红酒绿,只有荒郊野外的他们知道,一场悄无声息的暗波正卷起海浪。

    杜云连夜入城,不待歇息,与皇帝在密阁见了面。

    天一黑,灵江才知道什么叫两眼抓瞎。

    皇宫太大,亭台楼阁比比皆是,在他看来都大差不差,难以区分,他又天生自带迷路属性,之前专心致志辨路还好些,如今又要看路,又要找人,还要哄着小兜兜里的幼崽,尤其是听着幼鸟哼哼唧唧的喵来喵去,他就焦头烂额烦的不行。

    灵江只好蹲在宫墙沿上,小翅膀圈在身前,抱着娇弱的幼鸟,思忖殷十九的藏身之处。

    站得高看的远,身后是十万灯火阑珊交织,万家炊烟袅袅而上,身前有绿瓦朱甍,宝殿朱阁,怀里的幼崽忽然轻轻吸了一下小鼻子。

    灵江低头瞅它。

    小鸟鸟抿着淡黄色的鸟喙,顶着几根短而稀疏的呆毛,捂住小肚子,用黑豆小眼幽怨瞅着他。

    饿了。

    灵江也很幽怨,道:“我更饿。”

    小鸟鸟:“.…..”

    能换个靠谱的爹吗。

    幸好他只是间歇性不靠谱,灵江等野橘猫迈着小碎步追来的时候,把小兜兜拎在爪子上,从墙头一跃而下,展翅滑翔。

    既然殷十九已经在宫中,那找到他只是个时日的问题,当下最重要的是先填饱肚子。

    御膳房比殷成澜好找得多,灵江循着微风飘来的气味,落在了一处宫殿上面,屋檐下有宫女端着红木盘进出,柴火烧的噼里啪啦,一股糯米蒸熟的香味化作白烟钻进灵江和小鸟鸟的鼻子。

    他们同时吸了吸口水。

    橘猫在他们身边蹲下来,胖乎乎的肚子急促的收缩,它已经跑了一天,现在累得连喵都不想喵了。

    灵江把小鸟鸟放到它怀里,也不管一崽一猫能否听懂,就交代道:“等着。”

    说罢飞出屋檐,趁宫里的人没注意钻进了膳房。

    这间膳房不太大,显然不是为皇帝做饭的地方,已经过了时辰,进出的奴才不多,只有几个年迈的嬷嬷在清洗汤匙碗筷,灵江瞬间落到洗菜池边上的菜筐里,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挑挑拣拣已经用剩下的青菜。

    他挑了一会儿,内心一阵憋屈,殷十九好歹是王侯将相、一阁之主、上古战神的弟弟,他的鸟怎么沦落到拾人剩菜的地步了。

    捡了几片菜叶,灵江正要偷摸去啄点糯米糕,御膳房外忽然走进来了个宫女,一进门便哭哭啼啼,放下盘子,蹲到了地上。

    马上有两个嬷嬷围了上来,往外面看了一眼,轻手轻脚关上殿门,小声询问她怎么了。

    宫女抬起身,灵江看见她胸口的裙衫有一大片污渍,是汤汁直接泼上去的,她的手和脖子红肿,是被烫的。

    一个嬷嬷用力抚摸着宫女的头,小声说:“大皇子还不吃东西?”

    宫女含泪点头,嗓音柔柔的,哽咽道:“自从他疯……”睫毛颤了一下,害怕似的目光往周围瞥了瞥,说:“自从大皇子病了之后,就不肯好好吃东西,送去了也是扔出来。”

    她整理着自己的衣裳,轻声说:“听一个姐姐说前几天有个宫女被扔出来的瓷瓶砸伤了头,流了很多的血,当场就晕倒了呢,我这还算好的了。”

    嬷嬷唏嘘:“那也不能不吃东西呀,御医还没请吗?”

    宫女慌忙捂住她的唇,咬了下贝齿,说:“嬷嬷千万别再说了,娘娘拼命才将大皇子生病的消息压下去,若是被……”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地上的两个女人慌忙分开,来人是个御膳房里的厨子。

    宫女似乎和他相熟,嗔怒道:“哥哥进来也不吱一声。”

    厨子反手关上门,凑到一起说:“你们刚刚说的我都听到了,我还知道乐冼殿的三皇子也得了这种病,都瞒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