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xshuba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_分卷阅读144_八九书屋
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爷就是这样的鸟儿 > 分卷阅读144

分卷阅读14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翅膀负在身后,慢慢悠悠绕过皇帝,渡步过去。

    “啾?”

    死了?

    殷成澜听出意思,点点头。

    他脸上既没有报仇雪恨的狂喜,也没有杀人之后的阴郁低靡,而是平静如水。

    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一日他坐在万海峰峰顶的倚云亭里,看着山风卷过幽谷,流云变幻,心里空荡荡的,没有仇恨,也没有人间万事。

    他以为自己会豁然释怀,会心头一轻,可他没料到自己什么都没有,在皇帝死了和灵江来之前,他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没想,就这么坐在阳光里,衣袍曳地。

    他的身影在尘埃纷飞的阳光里静默,悄然和多年之前那个壮志凌云、坐在一望无际的大漠中望着夕阳的少年将军重合。

    赤子之心,多年不改。

    小黄鸟在他身前三步的距离停下来,仰起头望着他。

    殷成澜的眸中有了涟漪,荡出一抹温热的波痕,他看着灵江,弯起唇角:“你来了。”

    小黄鸟点点头。

    殷成澜想了一下,缓慢的说:“小崽子破壳了?”

    小黄鸟轻快的啾了下。

    殷成澜笑意更胜:“乖不?”

    灵江从没见过这样的殷成澜,随意似风,温和如水,坐在微风里唇角眼角都带着浅浅的微笑。

    他以为殷十九会说,血海深仇我终于报了,会说,灵江这么多年,终于结束了。

    可有关皇帝复仇江山的话,殷成澜什么都没说。

    他说,你来了。

    还说,我们的小崽子乖不?

    灵江眼里发热,拢上一层水波,他忍下去,呼哨一声,野橘猫驼着小鸟崽子跳了进来,灵江飞过去把幼崽拎起来放进殷成澜手里。

    小鸟崽子站在男人厚实温热的手掌上,它在宫里待了小半个月,吃的圆乎乎的,顶着一撮泛红的呆毛,傻了吧唧的睁着黑豆小眼,把头仰的高高的,瞅他。

    灵江看着一爹一崽人鸟情深的画面,感动的抬爪挠了挠屁股。

    殷成澜几乎不敢相信这个软绵绵的小家伙竟然是他儿子,他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弄伤了小东西,柔声说:“宝宝,叫爹爹。”

    地上的灵江听见,心想,它会叫个屁。

    小鸟崽在他手里扭扭捏捏,害羞了好一会儿。

    灵江瞅着殷成澜哄着小鸟崽,心里很不忿,一边吃醋,一边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他心里忽然灵光一闪,急忙冲了过去。

    等等!

    它有时候也不太乖的!

    然而灵江还是晚了,小鸟崽甩了甩短短的呆毛,挺着毛茸茸的小胸脯,奶声奶气的唤道:“喵喵!”

    殷成澜:“……”

    他扭过头,狐疑的看着灵江。

    刚冲到一半的灵江在半空打个悬,回头看见殷成澜怀疑他,怒不可遏的一通乱啾起来。

    看什么看,绝逼你亲生的!

    殷成澜听了一会儿,无奈说:“听不懂。”

    然后转过头,一脸宠溺的说:“宝宝真乖,都会学猫叫了。”

    小鸟崽子得意洋洋的摇着小尾巴,斜眼瞅着小黄鸟。

    小黄鸟:“……”

    突然很想哇——

    第83章尘埃落定(二)

    夕阳在天边烧出一片赤色,起了风,枯死的柳树摆动着光秃秃的枝条,在荒凉的长青宫里沙沙作响。

    绛红色的骨灰坛和尸体的血水慢慢汇合,流成长青宫最后一抹颜色。

    连按歌抱着两个骨灰坛坐在宫殿不远处的回廊转角,靠着墙壁,仰头怔怔看着天空。

    殷成澜伸出手,让灵江飞上来,“我们走吧。”

    这个地方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了。

    从皇帝咽下气的那一刻,这里的繁华辉煌,光彩夺目,至高无上和权豪势要都和他无关了。

    那些留在前朝的声名赫赫随着最后一个人的死亡而彻底埋葬进历史的急湍中,从此不会有声音再提起,不会有血再沾染,不会有人再踏足进去,一切繁乱和恩怨都化成记忆里的一抹残阳,随着人间的轻风,飘飘茫茫拂过大山大川。

    灵江的呆毛在风中肆意,他用嘴点了点地上尸体,示意这个怎么办,外面的文臣武将、黎民百姓怎么办。

    殷成澜摩挲着他的羽毛:“不必担心,余下的该交给睿思了。”

    袖中游丝飞出,带回沾尘的圣旨,殷成澜细心拂干净,放到一只骨灰坛上,道:“他生来就有帝王之像,注定要成贵人,与其说是我利用他复仇,不如说是相互利用,睿思他……绝非池中之物啊。”

    他手上的小崽子听不明白这么长一句话,只能听懂熟悉的名字,就抬起小翅膀在脑袋上画了一个圈圈,询问爹爹说的是那个头头亮亮的哥哥吗。

    殷成澜看不懂它的奇奇怪怪的举止,问灵江是什么意思。

    灵江作为跟哪一方都语言不通的中间鸟,内心甚是操蛋。

    他从不操心的脑袋破天荒的操心了一会儿,默默惆怅的想到,长此以往,他们一家三口如何交流是好。

    一人一鸟一以为自己是猫的鸟,他的鸟生还能更复杂吗。

    殷成澜说不再插手宫里的人,便不再插手,只将自己培育的影卫和亲信留给睿思,自己带着连按歌趁夜色离开皇宫。

    马车一路绝尘,留下风尘滚滚。行至二日后,连按歌带他们来到一处乡野之地,碧空如洗,白云如棉,满山都是摇曳的黄色油菜花。

    花海里,一只小兔子撅着屁股正在打洞,察觉动静,它倏地直起身子,看见远处一辆马车顺着蜿蜒的山路向油菜花的尽头,他家的四方小院去。

    小兔子远远看见马车上下来两人,头顶上还飞着一只小鸟。

    小兔子激动的一叽,撒丫子就朝那边蹦去。

    小院前,山月带着图公子出来见人。

    殷成澜坐在轮椅上,与他相视,多年未见,只凭借书信联系,如今相会,蓦然回首,对方早已不是当初风华潋滟的少年。

    要是岁月从未老去,该多好。

    山月眼眸如水,喉结滚动,低声说:“阿图,这便是我常说的十九爷。”

    图柏酷酷的向男人点了点头。

    殷成澜也介绍,指着肩上拎着小鸟崽子、炸毛烦躁的小黄鸟道:“这是殷某的……夫人和犬子。”

    怎么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变态。

    小黄鸟冲二人客气的啾了一声,示意他和山月见过面了。

    图柏一见小黄鸟和它爪子里的小鸟崽子,当时就笑了,用胳膊肘捅山月,大咧咧道:“哎呀,真的有拎着小兜兜的鸟哎,哈哈哈哈哈哈。”

    小黄鸟:“……”

    他把小兜兜拎起来用小翅膀抱到怀里。

    于是图大爷笑声更响亮了。

    哎哟,这么丁点大的鸟,还学人抱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