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犬夜叉也很想知道, 等他接回了戈薇, 就钻进了朔望的房间。

    朔望呷了一口茶, 不错,是他熟悉的味道,应该是药研随身携带的。

    若是没记错, 自打有储物袋后, 他总是喜欢随身携带一些常用的东西,这是在战国时养成的习惯。

    犬夜叉蹲在朔望面前使出了瞪眼大法。

    朔望当做没看见, 两人僵持了一段时间, 最后犬夜叉撑不住了甩了甩头, 他粗声粗气的问:“为什么我不记得你养过我?”

    朔望扫了他一眼,不用说他应该是从一期一振那边问出了什么, 药研绝对不会说, 唯一会泄露的应该就是一期一振,这振刀一向受不了弟弟的撒娇。

    “喂, 你有没有听见?”犬夜叉看朔望不回答, 催促了一句。

    朔望放下了杯子, “我是养过你一段时间, 那时你还小,不记得很正常。”

    犬夜叉摇头,“不, 妈妈死后的一切我都记得, 他们说你是爸爸的朋友, 才会在妈妈去世后收养我, 可是这些我都不记得了!”

    即使再傻白甜,他也察觉出不对劲了,记忆中他逃出妈妈一直生活的城池后就一直在外流浪,后来……

    等等,他是怎么去的半妖之里?

    从南到北那么长一段路程他是怎么过去的?

    途中那么多的妖怪,他又是怎么安然无恙的到达?

    为何去的又刚好是半妖的故乡?他是怎么知道那里的?

    猛的一抬头,犬夜叉目光如炬的盯着他,兴奋的将这些疑问抛出来,“是不是你送我过去的?”

    就连后来巧合认识的一期尼和药研尼……是不是也是特意过去找他的?

    朔望没否认也没承认。

    犬夜叉却自己认定了这个事实,他有些兴奋,原来自己不是从小被人抛弃,在这世上,他还有亲人!

    “父亲大人!”犬夜叉高高兴兴的喊了一声。

    刚喝了一口茶的朔望“噗”了出来。

    “什、什么父亲大人?”他啥时候有了这么个便宜儿子。

    犬夜叉擦了擦脸,一点也不在意的说,“我肯定认了你做义父,否则我才不会跟你走!”他小时候那么机灵,要不是认识的人绝对不会跟着走。

    朔望望着窗外表情少有的呆滞,他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见犬夜叉一脸认定的表情,朔望干笑一声。

    幸好药研端着茶点进来解救了他,朔望转移了话题,“你想错了,我不是你义父,当年是刀刀斋他们将你交给我,这事你父亲的下属冥加也知道。”他没说的是,最初是自家刀子精救得他。

    药研听到这话也呆愣了一下,他看看审神者又看看犬夜叉。

    犬夜叉的神情明显有些失望,“你真不是我义父?”

    “不是!”朔望摇头。

    药研有些惊慌失措道:“犬夜叉,大将怎么可能是你的义父?”

    犬夜叉移过头去,“哦!”他眼神有些闪躲。

    朔望和药研对视一眼,肯定有问题。

    “犬夜叉!”七宝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犬夜叉一起身直接跑了出去。

    朔望和药研面面相觑,起身跟了上去。

    七宝跑了过来,神情慌慌张张,“犬夜叉,戈薇她不见了!”

    犬夜叉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怎么可能,戈薇刚才不是还在吗?”

    弥勒和珊瑚跑出来,“七宝,戈薇被谁抓走了?”

    弥勒从犬夜叉手中解救了小狐妖,七宝躲在他身后,“是那个拿着镜子的女孩!她指使妖怪将戈薇抓走了!”

    犬夜叉立刻嗅着戈薇的气味,气味告诉他戈薇被带到了村子后面的森林。

    他直接跳向树向森林奔去。

    树木倒退,林间的小妖闪躲。

    快一点,再快一点!

    一个声音不住在心底催促,失去了桔梗,他不能再失去戈薇了!

    “主殿!”一期一振走到门口,看向了在门外站着的审神者和药研。

    朔望扭头看向他,“犬夜叉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

    一期一振看向了犬夜叉离去的方向,“主殿,犬夜叉已经长大了,他已经不需要我的保护了。”

    朔望笑笑,“你很失望?”

    一期一振摇头,“不,我是自豪,这说明犬夜叉已经成长到不需要我的保护。”

    一人两刀一同看向犬夜叉离去的方向,看他走向既定的命运。

    过了一会儿,药研开口,“大将,为何不解开犬夜叉记忆的封印?”

    对于这一点他有些不解,犬夜叉要是能记起小时候的事情,也不会暗暗怀疑审神者是他的义父。

    虽然审神者已经否认了,但很明显犬夜叉不信,那么到底是谁乘着他们不在,给犬夜叉灌输这个错误的认知?

    药研心中有了怀疑目标。

    朔望一下子就听出他话中的意思,实际上他也怀疑是某人给犬夜叉灌输了错误的记忆。

    不然也不会错认他是他的义父。

    还有义父到底是什么鬼,要是被他抓住是谁说的,他非得扒掉对方一层皮不可。

    “阿嚏~”

    刀刀斋揉了揉鼻子,对着躺在三眼牛上的冥加开口,“我说你要在我这躲多久?”

    一直关注犬夜叉等人的刀刀斋和冥加自然收到朔望出现的消息,两妖心里有鬼自然不敢靠近,那可是和斗牙王都能斗个不分胜负的人类!

    真要知道他们给他挖了个坑,还不得将他们踢到坑里顺手给埋了!

    “你怎么不去?杀生丸少爷已经知道天生牙属于铁碎牙的一部分,迟早会找你,你干嘛不去犬夜叉少爷那里躲躲?”

    刀刀斋抱着锤子,耷拉着眼皮,“当年犬大将担心身为半妖的犬夜叉无法掌控铁碎牙中的冥道残月破,特意分出了天生牙,无论是要战胜奈落还是四魂之玉的玉灵都要完整冥道残月破,天生牙必须和铁碎牙融合在一起。只看杀生丸舍不舍得。”

    说来这一家子还真糟心,特别是犬大将,可是什么都帮小儿子考虑好了。

    连留给大儿子的刀也是给小儿子的后手。

    刀刀斋也只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毕竟他也是知情者,这些年一直按照犬大将的布置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