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 斗牙王做的是不地道。

    可谁让他已经走了, 作为他的老朋友他最后的遗愿自然要为他完成。

    冥加抱紧了手臂,做一脸严肃状,“我相信犬夜叉少爷一定能度过这次难关。”他才不要跑出去,要是被朔望大人知道他在犬夜叉少爷面前瞎说,说他是犬夜叉少爷的义父,他相信绝对会被送去陪老爷。

    冥加在这里死扛, 另一边犬夜叉已经通过戈薇留下来气息找到了她, 顺便跟神无对上了。

    在比拼之中弥勒珊瑚骑着云母找了过来,弥勒拼着中毒将周围的最猛胜吸入风穴, 最终地狱毒虫消失,弥勒也因中毒导致脸色发青。

    没了奈落的监视,神无不在像刚才那样反抗发那么坚决,另一边奈落察觉到最猛胜消失, 手中捏着一块镜片, 这是神无的心脏,他捏着心脏命令神无靠近犬夜叉一行人。

    他要利用神无将犬夜叉一行人一网打尽!

    神无却没有动弹, 戈薇已经被犬夜叉救走, 湖边只剩下她一个人。

    当她听到奈落的命令就知道他的意思,她根本逃脱不了他的控制。

    戈薇知道神无跟神乐一样渴望自由, 下了犬夜叉的怀抱之后就对神无说,“你已经自由了, 没必要再听从奈落的话。”

    戈薇相信她是个好人, 奈落俘虏了她, 她却没有伤害她。

    神无摇了摇头,她退后几步,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就算没了最猛胜,她依然逃脱不了奈落的控制。

    就像神乐,以为拿到了心脏从此就自由了,可奈落想让她死,她如何也逃不掉。

    最终在死亡后自由了。

    镜妖终于承受不了出现了裂缝,裂缝同样出现在神无身上。

    戈薇一行人那是万分震惊,不敢相信他们已经打算放走镜妖和神无了,结果两人却眼看着要不行了。

    “怎么回事!”

    神无手中的镜子崩碎,一块碎片突然射入戈薇的眼中。

    神无后退跌入湖中,暗示戈薇光才是杀死奈落的唯一办法,她这一短短的一生第一次反抗奈落,也是最后一次反抗奈落。

    她笑着赴死,自由啊,她闻到了自由的气息。

    另一边,朔望突然看向了森林。

    木之心将森林中发生的一切都实时转报给他。

    知道犬夜叉安全的救回了他的小女友,他也就放下心了。

    一招手,一块镜片出现在他水中。

    这是森林传递给他的,据说这块镜片是那块拥有超凡能力的镜子的碎片。

    朔望看向镜片中,令人稀奇的是,镜片中并没有他的脸,而是一处模式的场景。

    咸鱼们撸起袖子为主播解释,可不容易,憋了这么些天总算是有他们出场的机会。

    [咸鱼我最咸]:主播,神无的镜子可以当做监视器使用,只要最猛胜看到的画面,都可以将画面传送到镜面上。

    可惜主播只得了一块碎片,否则也能看清楚镜子内部到底是哪里,哪像现在管中窥豹,根本看不出来镜子里出现的是哪里。

    有咸鱼心中一动,直接跑过去刷动漫,转眼弄清楚奈落的踪迹后,跑回来告诉主播。

    朔望:……

    跟他说有什么用,他又不可能跟那个半妖对上。

    别说直播间咸鱼还真有这个打算。

    “大将!”药研在犬夜叉离开之后,便在村子里转悠的一圈,只要是帮助村民剔除一些潜在危险,比如说清理一直徘徊在村子外围的最猛胜。

    朔望看向他,“怎么了?”

    药研掏出了符纸,“山佬切说时政那边出了新活动,是联动战,奖励有日本号、日向正宗和大包平,这几振刀很难出,其中日向正宗是刚实装的刀,若是错过这一次,下次大概得一年后再有捞到他的机会。”

    “山佬切是近侍啊,那有没有问清楚,这活动持续多久?”

    本丸中刀多,资源就有些入不敷出,何况之前朔望挥霍过一次,在下月补贴还未下来之前,咳咳,只能省着点用。

    刀剑出阵受伤那都是靠从战场上捞回来的资源来做手入,其中有一大部分是3867本丸提供的,这个月大家过得原本就有些拮据,靠赌刀赌到这几阵刀自然没可能。

    “活动持续两周,山佬切联系不到您,所以询问我这次的活动要不要参加,还有长谷部他们要不要叫回去。”

    朔望想到临来前在那个时空度假的几振刀,他思索了一下,“长谷部就不用叫了,这边的事也快结束了,等我找回丛云牙就回去。”他还为3867准备了一个合适的人选,不知他们看不看得上。

    “算了,我来通知山佬切,让留在本丸的刀轮番出阵。”

    联系到山佬切,朔望得到了更具体的信息,比如这次和联队战活动一起出来的还有锻刀活动,出的也是一把没听过的刀叫静形薙刀。

    对于赌刀活动不报一点希望的朔望控制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幸好他现在不在本丸,否则大概本丸的资源又得被他糟蹋了。

    “已经打通了两张地图,如今困在第三张?”

    听到山佬切的回报,说本丸的刀如何也过不了第四张战图,他不由皱起了眉。

    他转头看向了一期一振和药研,“不若,你两先回去?”

    药研和一期一振互相看看,然后一同开口,“是。”

    两把刀行动很快,犬夜叉一行人回来,说要去寻找奈落的下落时,他们提出了告辞。

    犬夜叉反射性看向朔望。

    朔望开口,“我大概还得留一段时间。”

    犬夜叉有些不舍,不过还是没有阻拦,毕竟现在这个情况也不适合两个哥哥留下来。

    哥哥们毕竟是付丧神,要是被奈落发现显露人形的付丧神,说不定会将主意打到哥哥们的身上。

    他这次打算找奈落决一死战,在决战来临前哥哥们离开也好,虽然有些舍不得,可哥哥们的安全更重要。

    他已经失去桔梗了,不能再失去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最重要的是……义父还在,哥哥们迟早还是要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