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 > 155.冷暖不知
    第155章

    指尖, 膝盖,明明前一秒还有着明显的, 实打实的触感, 然而就在下一刻, 只听“嘭”得一声, 仿佛气球从眼前炸开,之前本应被制住的人在夏歌眼前炸开了绚丽的桃花花瓣, 下一瞬, 手中一空,压住那人的膝盖摔在柔软的毛毯上——消失了!

    那个人,消失了!

    柔软的花瓣散落一地粉红,像是在嘲笑着她的无能为力。

    夏歌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脸。

    “……你是谁?”

    没有人回答。

    一切恢复了死一样的沉寂。

    夏歌觉得不妙, 【惑梦】的气息更加浓厚了,她却没有那么多余力去一次又一次的发动【唤醒】。

    “是人是鬼出来说句话!”夏歌顿了顿,“躲在后面算什么英雄!”

    系统:“绑匪一般都不是英雄。”

    夏歌:“……”就你他妈废话多。

    夏歌想了想刚才的情形——她咬舌尖被制止。

    绑她的这个人似乎不想要看到她自残。

    好啊。

    夏歌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花瓣, 四下看了看,然而并没有找到任何锐器, 连摆着冬枣葡萄的水果盘都是温和的木制品。

    当然这难不了夏歌,锁神链一扯一揪,朝着自己的脖颈缠了过去!

    “哗啦啦——”

    冰冷的锁链被人扯住,下一刻, 她被人狠狠的扑在了床上, 手被反制到了背后!

    可以挣开, 只要想,就可以挣开!

    但是……

    不能动。

    一动也不能动。

    夏歌瞳孔微微一缩,不是迷香的作用,而是……服从。

    “为什么要伤害自己呢?”

    少女的声音温婉优柔,“这样不好呀。”

    熟悉的声音,陌生的气息。

    似乎是那午夜梦回中,孩子柔软的声音。

    ——“哥哥不怕,我保护哥哥。”

    “哥哥觉得我会是谁呢?”

    背后,少女的声音甜蜜优雅,“可以猜出来吗?”

    脑袋又开始犯晕,眼前的漆黑的轻纱晃荡,彷佛一场大梦。

    如果是……那又是什么样子的?不是,又能怎么样呢?

    “还是……”

    少女声音隐约有了几分阴郁,“这样,也猜不出来?”

    夏歌闭了闭眼,半晌,睁开眼睛,“我不知道,你把东西还给我。”

    “哦?真的不知道吗?”少女声音浅浅,“哥哥那么聪明,我不信呢。”

    到底是“不知道”,还是猜到了,所以假装不知,为她留着一丝余地呢?

    只可惜,她已经不需要那一分余地了。

    既然做了,那就做到底,她早就没办法回头了。

    夏歌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怎么废话那么多。”

    “真的吗?”

    很近的距离。

    转眼可见。

    夏歌趴在床上,微微捏紧了拳头,又给自己扔了个【唤醒】保持理智,却迟迟没有回头,“……你莫要逼我。”

    “哈。”

    少女轻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我逼你?”

    柔弱无骨的手臂轻柔的环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温软的气息挑逗着她的耳朵,“哥哥这话,说的很不公平呀。”

    “明明哥哥一次又一次逼我……”雪白的手指轻柔的探入衣衫,夏歌瞳孔一缩,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少女轻笑一声,声音却阴郁了下来,“怎么说是我逼哥哥呢?”

    夏歌沉默了很久,过了半晌,“小蝴蝶,收手了。”

    脆弱的面纱终于被直白的撕破,少女轻叹了一声,将头埋到她脖颈,轻嗅着她的气息,带着深深的眷恋和缅怀。

    “久违了。”楚衣声音缱绻,却带着丝丝恶意,“阿泽……哥哥。”

    夏歌背脊微微一僵,惑梦的香气醉人,她的大脑有些混乱,仿佛回到了那个凌乱的晚上。

    被恶鬼营发现了。

    她到底是太弱小,保护不了这个孩子,当乱刀砍下的时候,小蝴蝶挺身而出,但也因此受了重伤。

    趁着夜色深沉,她提前预支了系统的力量,最后在一众追杀下强行逃离。

    那夜明月温柔,受了伤的小蝴蝶醒了,声音迷糊却柔软。

    ——“哥哥,我们在哪?”

    ——“在路上呀。”

    她背着小蝴蝶,去城里找大夫,月色茫茫,那是夏歌第一次,不知道自己带着小蝴蝶,走的路是对是错。

    “什么路?”

    她还记得那时候经过的一大片翠绿的芦苇荡,不远处的湖面倒映着明亮的月光,温柔又无言。

    ——“生路。”

    那是她,第一次,无比清晰的,无比认真的认识到。

    她根本没有办法……保护这个孩子。

    呆在她身边,只会受伤。

    夏歌发着呆,惑梦让她渐渐无法思考。

    楚衣的像是请求,又像是祈愿:“呆在我身边吧。”

    声音甚至带着……虔诚。

    ——哥哥,我保护你。

    那个时候,她是怎么想的呢?

    不……

    ——你应该有吃不完的馒头,穿不尽的绫罗,你本应是家族宠在手心里的公主,任性洒脱,肆意妄为,你应该像太阳一样灿烂,像月亮一般高贵,你的眼睛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高山流水,你怎样都好,怎样都行,但无论怎样。

    都不是拿着染血的屠刀,站在一个恶鬼缠身的人身前,一声声的说。

    我保护你。

    并为此一身鲜血,满身狼狈。

    “这样是错的。”

    夏歌闭上眼睛,手中的锁链晃荡,“收手吧,我……”

    顿了顿,她声音有些艰涩,“我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收手?”楚衣道,“哥哥在开什么玩笑呀。”

    她轻柔的吻着她的脖颈,引来夏歌一阵阵的战栗,然而下面的话,字字冰冷,“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怎样,都回不去了。”

    “……”

    夏歌闭上了眼睛,握着她手腕的手无力的松开。少女素手已经慢慢顺着伸进了衣服里,肌肤相贴,几分战栗。

    慢慢顺着柔软的弧度,向下。

    她咬着她的耳朵,轻笑,“哥哥不反抗吗?”

    夏歌垂着睫毛,半晌。

    “很凉。”

    楚衣动作微微一顿,随后,手微微用力,在夏歌雪白的肌肤上掐出了一道鲜艳的红痕。

    “哥哥是心里凉吗?”楚衣的声音隐约有着嘲笑,“那可真没办法。”

    却不知这讽意,到底是嘲讽夏歌如今的无能为力,还是嘲讽自己的强取豪夺。

    “疼吗?”

    夏歌没说话。

    少女轻叹了一声,低声喃喃,“……你要是我的呀。”

    她吻着她的耳垂,手慢慢向下,轻揉慢按,“不爱也没关系,一次又一次抛弃,也没关系,我不在乎了。”

    “不疼。”

    夏歌没有回头,只是望着飘动的床帘,声音清浅,“但你的手,很凉。”

    楚衣瞳孔微微一缩。

    “为什么那么凉?”夏歌忽然问,“是过得不好吗?”

    夏歌流离几年,过得浑噩无谓,叶泽不知道夏歌是女孩子,更不知道怎么照顾,久而久之,寒气入体,手脚冰凉便是常事。

    但是后来……

    “这是什么呀?”

    “药。”

    “什么药?”

    “调理身体的。”

    “我没病,不吃。”

    即使过去很久,顾佩玖的声音也依然在脑海里回荡,“可是你的手太凉了。”

    “……”

    那天有寒蝉轻鸣,少女的声音浅浅的,“我不想让别人觉得,你和我一起,过得不好。”

    夏歌不以为然:“手脚凉是体质问题,和过得好不好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顾佩玖道,“但是我会觉得……”

    她顿了顿,没说下去。

    “觉得什么呀?”她一不说,夏歌就来了劲,“师姐怎么不说啦?师姐觉得什么呀?说嘛~”

    “……手脚冰凉可以调理的。”顾佩玖道,“明明可以调理的东西,却放置不理,她怎么会过得好呢。”

    夏歌强词夺理:“也可能是人家不知道啊。”

    顾佩玖面无表情的把手中黑漆漆的药一推:“嗯,现在知道了,喝吧。”

    夏歌:“……”

    一般的百姓,手脚冰凉可能会坐之不理,但是楚衣。

    她是楚家的二小姐,衣食无忧,她的手,却依然很凉。

    看似高高在上,实则……冷暖不知。

    ——是过得不好吗?

    楚衣觉得心在颤抖,她冰凉的手贴在她的胸口,温暖的触感穿过掌心,随着冰凉的血流过血管,最后将那抹温暖从血液带到心脏最深处——

    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要把这个人的心挖出来,看一看到底有没有在跳。

    或者问问她,或者问问那颗心,到底能不能……还能不能,再为她跳一次,哪怕,只有一次。

    “……我过得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楚衣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冷漠的不像是一直戴着笑脸面具的自己,就像是——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让自己尖锐的心撕破那层伪善的面具,扒开自己的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又觉得不妥,最后像个刺猬一般对着心底的人露出后背最尖锐的刺,好像这样,就能不让自己被伤到,“你在意过吗?”

    “……”

    也许是惑梦的香气太深太浓了,让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去开口,遥远的记忆深处,只有她牵着这个孩子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属于“夏无吟”一个人的未来和远方,但在那个时候,属于“夏无吟”的远方只有数不尽的荆棘和黑暗,没有半分希望与黎明,最后,她只能选择松开了小蝴蝶的翅膀,让她带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去寻找属于她的远方。

    她很在意,非常在意。

    可是最大的爱,是学会放手。

    夏歌的沉默,让稍微有些失控的楚衣慢慢恢复了理智,半晌,她轻轻笑了。

    她亲了一下夏歌的睫毛,像很久很久以前,这个人安慰她一般,楚衣声音柔软,“差点就失控了。”

    “不愧是哥哥呀。”

    “永远,永远都能……”楚衣的声音慢慢阴郁下来,她吻着她,手慢慢向下,柔软的山峦,平坦的小腹,随后是……

    战栗。

    楚衣似乎又觉得开心了。

    “冷吗?”她声音甜美,“一会儿就暖起来了,哥哥不要怕。”

    手很凉,感受不到暖意。

    即使那手到处游荡,会颤抖,会颤栗,但是,唯独没有心动。

    夏歌有些茫然,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她不能这样。

    可是,也不能伤害这个人。

    疯狂而热烈的感情是燃烧却在颤抖的熊熊烈焰,稍有不慎,便伤人伤己。

    “你爱我?”夏歌突然问。

    “我爱你。”楚衣的声音无比笃定,甚至,像是宣誓一般重复了一遍,“我爱你。”

    “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她喃喃道,“我爱你……快疯了。”

    想和你在一起啊,想要你啊,想日日夜夜都看着你,亲吻着你,抚摸着你——

    “那我说,我难受。”夏歌说,“你会放我走吗?”

    楚衣轻笑:“不能。”

    夏歌垂下了睫毛。

    这不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