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220.新年贺文

220.新年贺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夏安然在故宫的第一个新年过得非常不平静, 还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

    这一年的放假第一天是星期一, 星期一是故宫的固定休息日, 哪怕是过年假也不例外。

    但这一天, 宫闱之内却并不宁静,往来的工作人员在做迎接新年假期的最后准备。溜达时候经过工作人员办公室的夏安然听到一个很惊悚的消息, 新年假期的这几日,故宫的所有门票全数售罄,其中还不包括传团体门票。

    也就是说——

    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是足足六天被被来自各地的人游客所塞满了故宫!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

    夏安然震惊地问着故宫的前辈喵。

    我记得当我还是人的时候, 看到新闻里面说也就前两天人多呀,尤其是年初二的时候才是高峰,因为北京城人有登高的习惯,所以他们通常会在年初二这一天去攀登□□城楼或者景山公园这些地方,连带着, 自然会来故宫博物院逛上一圈。

    而这一天也基本上是游客完成新年任务之后,可以出行闲逛的日子。

    前辈喵淡定的看了他一眼, 用爪子指了指午门外那几个被遮住的大屏幕“喏, 去年不是拍了好些个片吗,就就因为那个。”

    夏安然有些吃惊,作为一只故宫猫, 他的信息来源渠道十分有限。

    之前虽然知道有纪录片在故宫内拍摄,但是, 他也没多留意这个, 在变成猫之前夏安然就知道一个《修文物》特别火, 在这之后来来往往的摄制组也有不少。

    一来故宫也的确需要为了明年的六百周年诞辰预热, 二来可能也是因为上头终于意识到现在年轻人对于这座古老宫殿的好奇,加上国家开始重视起华夏文化的传播,这两年故宫来来往往的剧组特别多。多了也就不稀奇啦!

    只可惜夏安然只看得到他们拍,看不到播,因为故宫的电视机不放纪录片呀,就算他蹭到办公室,也没有人在里头看这个,在这里呆久了,他也学习了一些作为皇城猫的冷静和自持,不再像普通猫一样那么有好奇心,所以他现在当然也不知道引爆了这次春节巨大游客量的节目到底是什么样的。

    还没等他再多问上几句,忽然听到一声尖利的喵叫。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经历过这份正常的夏安然赶忙一溜小跑,想要去事发地点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叫的这么大声,难道是有坏人抓猫啦?

    “没事的”前辈喵跟在他身后平静得说道,“这是在叫咱们开会呢。”

    “开,开会”夏安然震惊了,故宫的喵还要开会吗?这么官僚主义的吗?不亏是有工作证的喵啊!

    不,不如说猫这种毫无服从性的动物,居然还会有开会这种群体活动?

    一路跟着前辈猫去集合点的夏安然脑中能跑马。

    猫开会会说什么?在哪个地方泥土松软爪感比较好埋便便比较方便?还是说谁的猫饭做的比较好吃?又或者哪个洞里的老鼠已经绝户了,不用掏了?

    他边想边乐,胡须都跟着抖呀抖的。

    而事实证明,问题比他想的还要严重,因为这是一次誓师大会。

    故宫的猫一共有一百多只,如果不算流动猫口的话,在西六宫常去的猫有三十多只,这些猫现在集合在了一起。

    如果被人类看见的话,一定以为猫们有什么大阴谋,譬如要聚众吸草、争夺小鱼干什么的,但事实上,他们讨论的话题却是在这六天内,要如何不动声色避开游人,却能够有效地获取二脚兽们的上供。

    没错,就是这么一波三折的题目。

    夏安然他瞄来瞄去,听着各位前辈们踊跃发言。

    最后他总结了一下,得出节假日猫生重点就是首先要避开游客,因为人太多了,要是被包围的容易逃不掉。

    其次,要是万一被看到了,一定要保持端庄,因为他们是这个国家最尊贵的喵,可不能轻易炸毛!

    第三,因为游客众多,出行不便,所以他们要划分出一个行之有效的秘密通道。所以平时大家有什么猫道,在这个时候都要分享一下。

    从来堂堂正正走大路,完全没有走过猫道的夏安然震惊的听着一个个匪夷所思的路线。上天下地的都有,觉得按照这些喵们的形容,可能故宫下面还有一个小世界。

    好像很有趣的样子,系着红色蝴蝶结的玳瑁猫感兴趣的点了点毛爪子。他将前辈们说出的猫道入口一个个记下,打算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去探险了玩。

    而片刻后,他就没有这么悠闲的心思了,因为前辈们非常严肃得用一只爪爪搭住了他的肩膀“领结,作为前辈,我要警告你一件事。”

    夏安然瞪大了眼睛,严肃得点头表示自己在认真听。

    “绝对——”这位前辈严肃得说“绝对不要被游客们抓到。”

    夏安然:???

    他很想问为什么,但是在四十多只猫各种颜□□瞳孔的注视之下,他还是没能问出口。

    但是现在他知道了。

    夏安然试图躲避开一个女孩的手。

    啊啊啊你是女孩子啊!不要碰公猫的屁股!

    唔!别,别摸尾巴!

    脑袋可以,下巴也可以,喵呜~

    “啊!故宫猫!好幸运,我看微博上说今年都没发现故宫喵呢!”

    那是啊,你们来之前我们开过大会啦!

    “这只是小项圈吧!小项圈上次还是被院长给救下来的呢,那小肥肉,哎呀我还有GIF呢!”

    “喵!!”夏安然唰得站了起来,去扒拉那姑娘的手!顺着女孩的手看到了他被围兜兜捞下来之后,猫毛被网兜勾出一个个格子的一幕的动图之后简直生无可恋。

    他没法和人类解释那不是肥肉,是毛毛,只能咽下了这个苦果。如果我知道当时一个心软,会给我留下这样的黑历史,我!一定不会!擅自爬上楼!爬上去了也一定要自己跳下来。

    “喵呜~”

    夏安然心死如灰得丧丧得趴在了地上,片刻后又嫌弃地砖有些凉将肉垫朝里用厚厚的毛毛垫在了外头。

    伤心。

    伤感!

    难过!

    不给摸了!

    他扭动了身子避开了一个个禄山之爪,觉得自己现在没脸见人了,还是赶紧走开吧。

    然而他的这一幕幕都留在了众人的手机里,见他一脸不高兴模样,立刻有带着充足装备的人走了过来,“咪咪啊,来闻闻这个。”

    什么?

    虽然已经想走了,但是好奇心还是让夏安然凑过去嗅了一嗅,是寻常的草木香,特别无害的那种,但是他总觉得里头有些甜丝丝的味道,唔,就像是人的时候闻到巧克力的感觉,心情都变好啦。

    哎呀呀,忽然感觉刚才那些事都不算什么,太阳这么暖和,世界这么美好,整个猫都轻飘飘的。

    众人就眼看着小玳瑁啪嗒一下仰躺在地上,两只爪爪划拉了几下,然后左边翻滚一下右边翻滚一下,露出了毛茸茸的小肚皮。

    然后它还搞了个拉伸,把自己拉成了一条猫,幸福快乐得打了一个打哈欠,接着开始吧嗒吧嗒舔毛。

    玳瑁是长毛,又是冬天自然长出了一层厚厚的绒毛,这么一扒拉便只觉得里头的毛毛密密厚厚的,看着足有七八厘米厚,让人特别想伸进去感受一下被浓密毛毛穿过手指的感觉。

    “你给它闻了什么?”

    “木天蓼加猫薄荷二重奏!一只猫都逃不了。”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我就带了玩具来!”

    “兄弟,看来你是个老手啦!”

    “哥们,不瞒你说,我家楼下还偷偷种了两颗猫薄荷呢。”

    “厉害了!哎哎哎兄弟,分享一下猫薄荷种子的淘宝链接,我就没能让它发芽过!”

    ……

    可能是因为本体到底不是猫的缘故,夏安然对于这种猫类兴-奋剂的抵抗力还是比较高的,不过片刻后他就恢复过来了,只是此时他惊愕得发现自己躺在别人的怀里。

    整个猫有些迷迷瞪瞪的,就像是刚抓了十来只皮老鼠一样特别累。嗅了嗅这人的味道,不是工作人员的。

    他有些警醒,刚想挣扎,却感觉一只暖融融的大掌落在了他的头上,一手将他轻轻压回了此人的臂弯里面。

    “没事,睡吧。”

    那人的声音低低哑哑,似乎因为身体不太好,是感冒了吗?

    夏安然打了个哈欠,只觉得这人身上味道还怪好闻的,加上此时依然行走在红砖绿瓦之中,显然还是在故宫里面,实在困极,便眯缝了眼。

    我就眯一会,不睡,眯一会。

    呼噜噜噜

    男人听着臂弯中的猫呼吸声越来越沉,缓缓扯出了一个微笑,他以指为梳,轻轻扒拉过猫的背脊,一点一点将猫身上属于别的人类的味道盖去,直到他全身都是自己的味道方才满意。

    还不是时候……

    他轻轻在猫咪额头落下一个吻,然后将熟睡的玳瑁放到了一个工作人员带来的躺椅上头,特地移到了日光下。

    无知无觉的玳瑁猫在躺椅上随意得舒展开,然后似乎是觉得有些凉,又缩回了一个猫球,见状男人轻笑一声,捏起了毛爪爪,在粉粉的小鼻子上又亲了一口。

    “你这样好像痴汉啊。”

    一少年的嗓音在他身后幽幽响起,见这人没完没了还想摸肚皮一脸惨不忍睹得说道“快走吧,没觉得有灵在赶人了吗。以后有的是机会摸,爱摸哪摸哪,你还有任务呢!”

    男人恋恋不舍得收回了手,以指尖轻点虚空,金光在其指下连成一片,最后笼在了小躺椅之上,效果立竿见影,原本被风吹拂着在空中抖呀抖的毛毛立刻归于平静,玳瑁猫舒舒服服得沐浴在了日光之下,很快便从球舒展了开。

    见他画完符,少年走近了两步:“走吧,他们还等着我们呢。”

    “……啧。”

    对于外头发生的一切,夏安然浑然不知,他抖了抖耳朵尖尖,舒舒服服得在这个可能是整个宫殿最僻静的地方睡起了小午觉。

    “吾觉得还是应当以白底为佳,今岁己亥年,天干地支均属阴,地支又是水,白底正好应之。”

    “己亥确实属阴,正因此当以火德以应,贫道以为……”

    “谁自称贫道啊!?”

    “咳,祖爷爷,孙儿错了。”

    吵!

    躺椅上原来睡得好好的,忽而被这争论声吵醒,夏安然眯缝着眼缓缓打开,眼见着满院子的各色黄袍子已经不做任何意外模样。

    他伸了个懒腰,啪嗒一下跳下去,两爪合在一起冲着这些人作揖“喵~”

    新年好啊!给各位陛下拜年啦~

    “哟,你这小狸终于醒啦,就你睡得舒坦,新年好,”方才自称贫道的青年人一伸手将夏安然拖着猫肚皮给拎了过来“醒的正好,快来看看,这春联用白底好还是红底好。”

    “喵?”

    “大年初一,贴春联呀。”

    “不是应该大年三十贴的?”夏安然有些疑惑得抬头,便见在场的几位面色都有些不自然,他们干咳了一声“岁除之日这不是要吃酒吗,一吃上了兴头那不是就给忘了。平日里头咱也不干这个。”

    夏安然恍然,对了,大年三十是祭祖的日子,这些个当然没空啦,他扭过小脑袋看了看桌案上平铺开的四张纸,立刻就明白他们在争论什么了。

    现代春联习惯使用红底黑字,这是自明朝传下来的习俗,严格来说“春联”这个概念便是由明开国皇帝给定下来的,尤其是对仗式的形式。

    后清兵入关后,受到汉文化的熏陶,便也养成了贴春联的习俗,然而和眀以火德不同,白山黑水中出来的满族却是尚白贱红,所以满族宗室的春联多以白色为底,当然他们也不是每次春联都是以白色,也有贴红的,这和心情有关。

    于是今天红党和白党便明显是要来抬杠啦!

    夏安然默默扭过头,表示作为一只柔弱的喵,他并不想牵涉进大佬们的战争之中,惹不起惹不起。

    好在此时也没人在意他的意见,彼此之间引经据典吵得不亦乐乎。

    最后还是两个开国帝王拍案一定“别吵了,各自写一幅,谁写的好用谁的。”

    既然要写春联,一方面要考才学,另一方面便是要考字体,这一点作为开国皇帝的两个大佬……咳,他们都是免战的。

    当然对外还是说大佬轻易不下场,否则便是欺负人啦。

    原来抱着夏安然的嘉靖皇帝随手将猫放到桌案上,跑去和前辈后辈们争论了,被丢开到一旁的夏安然左看看又看看,见整个厅堂内已经被布置得喜气洋洋,门神也给贴好啦,虽然他并不认得贴的是谁,还有谁放了香案,里头插了三支清香,细烟袅袅。

    他迈着小步子,跑到了已经有些熟悉的明□□面前,冲着人喵得叫了一下,朱元璋原来在看子嗣们,听到了下头的猫叫声才低了头“嚯,是你啊,倒是长大了些。”

    他也不嫌弃这猫爪子脏,伸手一捞就将已经是亚成年猫的夏安然放在了膝盖上。

    以魂体出现的帝王正是其最意气奋发的年龄,夏安然踩了踩下头结实的大腿,立刻趴卧了下来,男人一手压在了猫脑袋上,眯着眼睛看了它晶晶亮的毛色半响“倒是做了不少好事啊,你这猫不错。”

    “喵~”被夸奖了的夏安然骄傲得挺着小胸脯,别提有多美啦。

    “切,你们汉人就是喜欢这种狡猾的东西。”同样是壮年姿态出现的皇太极冷哼了一声“我在草原上游猎的时候,最不喜的便是这类畜生。”

    “以乞食为生,有奶便是娘,没半点骨气。”

    还没等夏安然反应过来,便听朱元璋笑了一声,“哈,皇太极想来是不够了解猫这种动物。”

    “愿闻其详。”

    “猫呢,它和狗不一样,与其说它忠的是某个人,不如说是某个家。”

    “家还在,他便在,为了家,它可以委屈求全,只要家在,吃什么都行。家若不在了,它便也没了忠诚的对象,自然跟着谁给的好的走了。”

    他意有所指“不过也总比狗好,狗是可以被打服的,哪怕原主人在,只要打到它痛了,他就可以换个主人摇尾巴,旧主人便会被它丢到一边去。”

    “那也比你猫好,起码狗是被打过后驯服,猫呢?”

    “我沿街乞讨的时候曾经听说一句话。”朱元璋笑着拂过夏安然北上的毛毛“叫做缺什么求什么。”

    “呵呵,前辈好厉害的口才,只是你明朝,到底还是灭在了我爱新觉罗家的手里。”

    “不错。”男人笑得极其爽朗“日月轮换山河重替,时代本便是重重发展,我朱明江山败落了是因子嗣无力,却也因天地不予,只是我说皇太极啊,”

    他微微凑近了些,以说悄悄话的语气道“我那灭国的重重孙敢来见我,你的,可敢来见你?”

    “啪!”

    夏安然缩在朱元璋的膝盖上,一言也不敢发。

    他默默将自己的存在感缩到最小,团成了一小团,听着背后两个大佬互飙垃圾话,什么“狗奴才”什么“豹房”什么“鸦片”什么“懒政”互相丢来丢去,互戳心窝,他一抬头,便发现明清帝王团都越谈越靠后,显然无意牵扯进这一战圈内。

    可怜的夏安然来不及跑,只能在台风眼扁着嘴,蔫哒哒得趴在了明□□的膝盖上,一遍用指甲尖尖挠了挠□□皇袍上头的线痕,就在他挠破了第三根线之后,忽见清朝皇帝那边踏出了一个年轻人,凤眼,很瘦,面上带着点麻子痕迹,他大跨步向前,冲着这边一揖“皇祖父,孙儿来献丑了。”

    夏安然立刻坐了起来,眼睛蹭亮。

    “既如此,皇祖父,便由孙儿试上一试。”明朝皇帝里头走出了一个稍稍有些胖的身影,他面上带着笑,与康熙帝互相点头致意后二人并肩站在了桌案前面,提笔沾墨,

    便听两位年长者说道“如此,我等便出题了。”

    朱元璋和皇太极二人几乎异口同声得说“以年为题。”

    二人闻之均是落笔成书一气呵成,几乎同时落笔,亦是同时搁笔,待得墨迹稍干后,有侍者将其举起展示给两位帝王看。

    “还是玄烨写得好。”皇太极只扫了一眼,便抚须道。

    “你看得懂吗?”朱元璋哼了一声,指了指对联“明显是高炽更胜一筹啊!”

    “……”

    两个文化水平差不多的帝王互蹬一眼,二人齐齐将眼光放到了后头的帝王群,朱元璋说“哎,不如投票吧,觉得谁好便投谁。”

    皇太极哼了一声“你们人多,这不作数!”

    “那你要咋地,”朱元璋拍了拍桌案,一眼看向了膝盖上的夏安然,他立刻动手在夏安然察觉不好想要逃窜开之前,将他捧起放在桌案之上,“哎哟,我听闻你这小家伙文采也当是不错,不如就由你来评选吧?”

    “呵,这猫同你亲厚,定然会选你孙子的。”皇太极眯了眯眼,“赶明儿我也带一条狗进来。哎不对了,你这小妖又不是猫妖,你赶紧变个狗来看看,你变成狗本王赏你个好东西。”

    夏安然:……

    它啪嗒一下跳到地上,半点不犹豫,四爪翻飞一溜烟逃出去啦!

    这里太危险啦,走咯走咯!

    “嘿,别走呀!”他远远听到后头有人的笑声“这傻猫跑的那么急,连红包都不想要啦?”

    红包!

    夏安然的步子顿了一下,一扭头就看到了一双双含笑的眼眸。

    “哟,居然真的回头啦!”一个郎君凑过头来看他,面上带着几分戏谑“来呀来呀,真的给你准备了红包。”

    夏安然呲了呲牙,用爪爪在地上留了一行愤怒的小梅花,转身欲走。

    还是别了,金钱诚可贵,尊严价更高啊。

    “行了,你们欺负一个岁数只有零头的小妖作甚?越活越回去。”一妆容大气却也朴素的女子自外而入,见夏安然气呼呼的样子便从袖兜里面掏出了一个小锦囊,递到夏安然勉强“其实他们都给你准备了。方才逗你玩的。”

    “来,拿着。”

    夏安然潜意识得咬住了马皇后递给他的小袋子,乌溜溜的眼珠子往下头看试图要看清里面塞了什么。

    “回去再看吧。”

    这位贤惠能干的皇后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瓜“新年快乐,小猫,快点长大哦。”

    “喵~”夏安然将小锦囊放了下来,用两个毛爪爪压住,然后前肢立起冲着女眷们拜了一拜,抬头嗓音甜度足有十二分。

    “快去吧,小心些,东西可别丢咯!”

    女子摸摸它脑袋,随后便侧过他一步,在里头不停的“妹子,妹子哎”的叫唤声中走了进去“来了来了。”

    “妹子你来的正好,快来看看咱孙子的文采,这字比他老子写得可好多了,也比这康熙小儿……”

    “咳,大过年的在外头就听你们争论什么了,不就是春联吗,咱们这门多,都贴不就成了。”

    “那可不行!大门可就一个!”

    “既如此去年贴了红的,今年就贴白的呗。正好今年燕京没下雪,”

    “妹子你……”

    “哎呀还是嫂夫人眼光好~”

    “闭嘴吧你,谁是你嫂夫人,别乱叫,差辈了知道不?”

    夏安然听着里头朱元璋中气十足的说话声咧了咧嘴角,他抬头看了一眼碧蓝碧蓝的天,今年北京的确没下雪,但是不下雪也挺好的,如果下雪天还要接待这么多游客的话,可不太方便呀~

    他一遛小跑,叼着东西穿过小回廊,忽然听到了前头人群说话的声音,跨出去的脚立刻给收了回来,夏安然左右看看,后退小半步,然后一阵疾跑,后腿一蹬前腿一扒拉便成功跃上了约莫两米多的围墙之上。

    他看看环境判定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后,脑中自动跳出了今天获悉的猫道走法。

    夏安然看了眼已经意识到他存在,正在聚拢过来的游客,他眯起了眼,赶紧趁着自拍杆抵达之前纵身一跃。

    “啊啊啊啊!它跳过去了!!”

    “妈呀这只喵在跑酷啊!!”

    “厉害了居然在故宫里面跑酷!喵你知道你脚下踩得是什么吗?”

    “大概是朕的江山吧,你们这些愚蠢的二脚兽!”

    “哈哈哈哈它要去哪?”

    “不行不行追不上!”

    “你们几个,不要在故宫里面跑步,还是逆行,很危险的!”

    夏安然将人类的呼和声丢在身后,他集中精神在屋檐上跳跃,心里头想怪不得那时候赵祯夸展昭像御猫,那个时候展昭在屋顶上跳来跳去的模样的确和我现在差不多呢。

    作为妖怪,它的体力可比寻常喵们好太多了,如果是寻常喵像他这样跨越大半个宫廷从东六跑到西六来是一定要吐舌头哒。

    夏安然跑回自己的地盘,今年因为慈宁宫花园被占据开年货大会啦,这一次特别的活动让往年静悄悄的花园变成了人流密集之处,也让原住民夏喵不得不暂且迁移到了别的地方。

    不过夏安然一点也没有不满意的,因为在每天开园闭园之前,包括前些时候布展的时候,他都吃到可多好东西咧。

    毕竟总有些现做的不好再带走,人一多它也能混到不少美食,还是免费哒!

    唯一的缺点就是今年的万寿灯挂的有些低,看着让猫好想跳,要忍住这个感觉可不容易呀!

    盘踞在被他当做坐垫的兔子玩偶上头,小心翼翼得打开了小锦囊,然后用小尖牙咬着下半截往外头倒。

    不知道马皇后送给他的小红包里面塞了什么,倒出来了叮叮当当一小片,定睛一看,原来是好几个金锭子。还是特地做成各种小物件模样的,都是猫咪喜欢的东西,譬如毛线球、不,等等,鱼干的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做成老鼠模样,他又不是真的猫!

    夏安然扒拉了一下小金锭,有些欢喜得将它们又重新放了回去,左看看右看看没地方藏,就把黑兔子的围兜兜扒开来往里面一放,正好可以抱着睡。

    刚刚睡醒的夏安然本来没打算继续睡的,但是现在博物馆里头游客很多,如果出去的话可能又要被包围,想到还有可能在此被REPO一次黑历史的夏安然将猫脑袋缩在了兔子胳膊肘下头,别说,大冬天的有黑兔子垫在下头可暖和多啦,而且夏安然有时候还会趁着天气好把兔兔拿出去晒晒太阳。

    帝都冬天的晚上可冷啦,不过对于成猫来说,只要有足够的粮食和避风处,厚厚的毛毛都能帮助他们度过寒冬。

    黑兔子吸热,到了晚上可暖和。

    想着想着,夏安然缩起了爪子又趴在了兔子上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黑兔子今天特别暖,咦,明明没有晒过太阳呀。

    他拱了拱兔子胸口,将几个小金锭子挪到不会硌着他的地方去,然后打了个巨大的哈欠,先趴一会吧,现在投喂的小姐姐一定没空呢,等人差不多散了的时候再去吧。

    听说今年故宫过大年和故宫年货展两个联动,让游客增加了七成,志愿者们都忙到连水都没时间喝啦,他眯缝着眼看了眼蓝天,觉得自己还是得睡一会,这时候打扰人可不是好猫该做的。

    他眯着眯着,远处嘈杂的人声渐渐淡去,夏小喵彻底进入了梦乡。

    隐隐的有个人轻轻对他说:新年快乐,景熙。

    新年快乐喵~

    ====

    微博:#故宫跑酷喵#

    “给你们看我拍到的信仰之跃!”

    “我的妈,这两墙之间都有快三米了吧!猫可以跳这么远吗?”

    “差不多可以身高的五倍左右吧,不过这只喵跳的是够远的。这个是小领结?”

    “我就觉得博主的角度太赞了!毛肚肚都看见了!嗷嗷嗷这个好看,红砖搭配跳跃的猫,底色是蓝天,博主你是怎么拍到的?这个运气绝了!”

    “博主快分享一下拍摄教程!”

    “没,完全是运气,那时候我正好相机开着想要拍宫闱的天,结果拍到了宫猫。那天它正好在跑酷,好多人都拍到了,不过我的角度最别致。”

    “我感觉我从小蝴蝶结的眼中看到了星辰大海!”

    “哎哟这小肥肉!!!”

    “楼上的你从哪儿看到小肥肉的?我们小蝴蝶结没有赘肉!你看看这流畅的线条,这柔韧的肌肉!这软乎乎的毛毛,炸开来的长尾巴,小梅花jio!你摸着良心说哪里有小肥肉啦?”

    “……有啊,后腿那儿的【截图画圈.jpg】”

    “楼上你狠!”

    “话说这个角度看不到小铃铛啊!”

    “你快醒醒,玳瑁都是母猫啊那儿来的小铃铛?”

    “咦?不对吧,我好像看到过……小蝴蝶结不是公猫吗?”

    “不是啊!猫名册上头有性别,是母猫呀?”

    “给你们看这个猫屁屁,明明是公喵啊【小领结屁屁照.jpg】”

    “咦?什么都看不到呀!”

    “@楼上,你图片被屏蔽啦!”

    “咦?奇怪,我重发一下……”

    ……

    “等等!昨天的帖子那?小领结信仰之跃的帖子呢?我还没存图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