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226.北宋(九十一)

226.北宋(九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已听闻喜报”夏安然微微一笑, 他侧脸看着身高已经拔出自己半个头的青年, 日光之下的面容极是温柔“听闻这檀州城便是玉堂你攻下的?”

    “并不尽然。”白玉堂有些不自在得搓了下鼻子“不过是赶了个巧, 此前杨兄狄兄二人已经将边角修的差不多了。”

    “而且城中汉民亦是帮了不少忙, 里应外合之下方才有此功绩,此番已全数写于战报之上。”他美目焕然, 如此说道,显然是不愿意贪图了兄弟们的功绩。

    青年手一抬给夏安然引路“老师且先休息一下吧,此处为最后攻下之地, 尚未【清扫】完全,老师可要小心脚下。”

    夏安然点头表示了解,这便是说此处存在探子和余孽的可能性,如此也能解释为何他同八贤王一到此处便可觉重重监护之态。

    他跟着白玉堂踏进了府衙,此处似乎是宋军将领暂时的驻扎点, 一进入他立刻眉眼舒展开来看,因为他看到了阔别近两年的爱人。

    男人手上举着文书正同此间官吏说些什么, 见他进来稍稍一愣, 随后紧绷的面容也柔软了下来,锋利的眉眼看来时候的目光柔和,他他又吩咐了几句, 将官吏打发走了,顺便给弟弟也安排了一份工作, 在此期间夏安然均都是安静等待, 别提多乖巧。

    片刻后, 堂内终于再无旁人, 夏安然跟着白锦羲去了一僻静的偏殿,行走间便听白锦羲哑谜般得说道

    “可是准备妥了?”

    “君且放心。”

    二人数岁不见却丝毫不见生疏,眸光交汇之间亦满是默契,眸光相对片刻后,又是齐齐一笑。白锦羲踏出一步将人抱了个满怀,他附在爱人耳侧轻轻问道“安然怎的不问上一句,君安康否?”

    夏安然轻哼一声,将脸贴在冰冷的甲胄上,双手努力在男人因覆软甲宽上许多的腰肢后面结扣,“君安康与否,某夜里自会亲测,不必问询。”

    二人不再多说话,均都闭目享受此刻身心俱被填满的短暂休憩时间。

    此后,补完能量的夏安然信心百倍,他轻轻推开白锦羲,捞下人的头颈在他唇角亲了一口,又咬了一口,随后雄赳赳气昂昂得去找八王爷对台词去了。

    兵士们的战场已经结束,接下来便交给谈判家们罢。

    近十年的小心谋算,步步为营,终是走到了这一步。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此次谈判八贤王只负责坐镇,如何谈条件,怎么拿东西的责任,全在他身上。

    这是,我的战场。

    被人亲完就跑的白监军默默看着夏安然看似豪爽,实则堪称落荒而逃的姿态,以指腹点了下有些微痛感的唇峰,唇角微微上扬。

    天圣九年,十月一日,经历了近一个月的艰苦谈判,屡次不欢而散后,最终趋于蠢蠢欲动的宋国军队眈眈虎视之下,辽国代表终是在和谈条约上用印留存。

    辽国按照先帝与宋帝的“兄弟之约”将幽、涿、顺三州赠送给宋国,同时,以十年宋不减岁币、不增关税为代价,已被宋军实际占领的蓟、檀 有条件割让给宋国。

    双方用印后,辽军陆续退出此地区,十一月,宋军刻重刻界碑,宋辽重新划定的界限之时几乎日日都有宋民前去围观,但凡兵士有些许偏差均遭遇引经据典以令其北移,若遇辽军巡逻,彼此间更是常有摩擦。

    于此同时,《檀州之盟》的盟约全文在经过官家首肯之后被印在了报刊之上,几乎全国的各类小报都不约而同得去官府抄录了传下来的文书,并以此为专题,借今思古,也只有在这一刻,这些小报们不管其原本属性为何,忽然都爆发出了优秀的文字功底,或是慷慨激昂,或是催人泪下。把一干主要受众的老少爷们都给看的眼圈红红的不敢出门。

    借由小报的传递渠道,这封盟书的内容立刻辐射开到全国,便是深山乡民也有听闻此道消息,知晓官军打了个大胜仗,还把几百年前丢了的一块地给拿回来了。

    深野之中尚且有不少并不知道如今已经改朝换代的山民听闻此道消息亦是十分好奇,为了获取更多的信息,他们渐渐开始和山下之人进行接触,也紧跟着知晓了按照大宋的规矩,他们这般情况可以当做流民处理而非野人。

    在之前的朝代,山民也好,野人也罢,均是充奴处理,而在宋朝,若是流民可就地入籍当地,居住一年后便可入民籍。

    消息传回立刻引得山民心潮澎湃,渐渐的,有了敢于冲闯的年轻人下了山,等确定政策属实之后,越来越多的山民重归于田,此为意外之喜。

    如今的基层官员大部分都是仁宗在后来提拔上来的,年轻人有冲劲,也多有一股子干劲,见山民下山的越来越多自是喜悦万分,当地人口的数目自然也是算在他的政绩里头,紧跟着他干脆带了一群衙役们上山,也不敢别的,就是将如今的民政政策给不知道藏在哪儿的山民们读上几遍,盼着总有个正好在打猎的山民们听到消息。

    顺便还把政策写出来找了几块石头大树上一贴。

    嘿,别说,效果还挺显著,此后几年重新归入户籍的人口越来越多啦。这些山民为了拿个好户籍能够在山下定居,都是卯足了劲开垦,其勤劳姿态亦是带动了不少当地人,又给当地县官多了一个“教化之功”

    此番连续效应很快被上头注意到,再不敢小看寻常小报的影响力,此后官方甚至还会借用小报的渠道进行消息传递,但同时,官方也决定加强监管。

    令各大小报必须找出主要负责人,去当地登记,将报社的存在转暗为明。

    若不经登记便擅自印发,传播速度超过五十人便算作违令,当地官府必须严查处理。

    一时间乌烟瘴气为博销量胡编乱造的报刊糜烂之风为之一肃。

    重新获得北部防线意味着宋军的防御压力从整个北面的面式防御,转为了借由长城之力的点式防御。虽然宋军必须拨出款项重修被辽军忽视的长城防御,但就长远来说,这笔开支非常划算。

    第一批被派驻入这块宋国全新疆域进行管理的官员,于当月到达,一并带来的还有赵祯令人重新刻下的匾额以及一口巨型铜钟。

    十一月十六日,诸事皆宜。

    辽国昔日陪都——南京析津府,正式易名为大宋的幽州。

    下析津府牌匾,上幽州府牌匾之时,当地耄耋几乎一个不拉齐齐而来,便是在病榻之上的也让子孙抬着他们的床过来观看此礼,见当地府官亲自挂上幽州府牌匾之时,老人们眸中均是含着泪酣畅大笑,几个病榻之上的老者更是犹如打入了强心之针。

    后晋的开国皇帝石敬瑭将此地割让给契丹至今已有九十五年,曾为唐民的老者已经一个不剩。

    如今幽地的新生代只能从家中老者口中得知自己为汉族,更有不少为了去辽国为官,满口契丹话,汉话已经成了其家乡土话,可以听懂,却不太会说。

    只有仅剩下的耄耋之人,还能从思念着汉地的老一辈口中知晓某些过往,尤其是澶渊之后,辽国于当地的教化不遗余力得吹辽贬汉,更是给予当地民众相当大的优惠,使得民众久而久之便也觉得辽国统治之下也挺好。

    但幸好,幸好他们来的足够早,此处的汉民也记得澶渊之战,知晓宋国其实不曾放弃他们,故而对于宋的收复之举尚且较为支持,便是有少数年轻人不能接受,也有家中老人将其按下。

    可以想见的,等老一辈全数丧去,年轻一辈成为顶梁柱之后,这一代的汉人将彻底以为自己就是“契丹人”。到时候宋国即便是能够将其收复,也将面对一群充满恨意的“外族人”

    ——这一切,都被进驻当地的官吏写成文书送入汴京,其目的不外是劝说官家,云地的收复也当尽快。

    如今燕州已归大宋,契丹定然会着重将力量放在云地,若不尽快,则定悔之晚矣。姑且先不说宋庭收到这样的奏书作何反应,易牌仪式当日,千里迢迢被运到此处的这口足有六米高的巨钟,在幽州府府衙新被修建的钟楼敲响。

    此大钟内部以阴文铸满佛教经咒,外头亦是铸刻着此次战役中以及此前牺牲的将士名字,钟声一百零八响,赵祯亲笔为其书写铭文,以此钟,为此次牺牲的将士们祭,为一心回归的燕民祭,为幽州祭,为大宋祭。

    钟声洪亮,声声不息。

    同日,宋帝开太庙以诏先祖,幽、蓟、涿、檀、顺五洲并入幽州路,华夏九州之幽州已归。

    半月后,九路大将及其主力部队班师回朝,他们即将接受帝王检阅,由于此地距离东北二军最近,故而朝廷特允二军先行一步回营修整。

    简单的说——就是允许你们先回去换上新衣服,再入汴京城接受帝王检阅啦。

    自大宋建国以来,从来没有一次将士归朝是受到如此礼遇的,便是建国初期,也很少发生过这样的阅兵仪式,赵祯此举,在几乎所有官兵心中都炸响了一个天雷,群情激动不外如此。

    自打知道北军和太平军回城时候要经过此处的城镇,几乎全城的百姓都聚集了起来。沿城镇主干道沿途洒水压低灰尘,更有人自发得拿杨柳枯枝以及芦苇,亦或者秸秆制成的大扫把沿途打扫,保证主干道没有积雪也没有垃圾。

    其重视的姿态足以让当地知州知府们眼冒绿光。

    此时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腊梅已谢,春梅未开,场景便由几分萧索,但是这些麻烦都难不倒聪慧的大宋人民,巧手的女郎们以绢布叠成鲜花的形状,将之捆绑在树枝之上,硬是在雪色未褪的冬日带出了明媚色彩。

    这样的场景,在无数城镇中均大同小异得出现。

    此前北军和太平军行到一半便彼此分开,他们驻扎地虽近,但其实一归安肃军,一归保定军,实则分属两路两军,夏安然跟着太平军走,其态度理所当然至极,甚至于让有些疑惑他为什么一起来而不是直接回王都的人,都不好意思发问的程度。

    他骑着的是一匹小灰马,在擅长相马的人们看来这马算不上佳品,最多说一句眸光温顺罢了,只是这马虽然个子矮,但是在周身一应高头大马的挤压下却丝毫不畏缩,对于太平王那一匹想要蹭过来的骏马还敢撂蹄子。

    就这一点来说,也能算的上特殊了。

    一行人回程之路走得轻松,他们出军之时正是四月,漫山遍野均是小花盛开,归来之时土地却已被皑皑白雪覆盖,一脚扎进去便是一个窟窿。

    但是回行的将士们却走得极其稳当,事实上,若非辽王死的意料之外,加之辽庭似是出了什么意外无心迎战,他们原计划是将战争拖到冬天的。

    待到冬日,有暖袋子和厚靴子的他们定然能够给这些个一直小瞧他们的契丹人一个好看,在他们最自豪的冬日战场上打败他们,想想就爽。

    将士们走得轻松自在,这一路回程全不似来程一般可谓步步惊心,毕竟,现如今这些地方都已经是他们的地盘啦,嘿嘿嘿。

    过永清后,他们便遇到了值守于此的信安军兵士。

    信安军本是值守于宋辽河界上的关口城镇,此地的将士更可以说是长久处于防守北部辽军的第一道线上,此处的兵士牺牲率极高,压力也最大,寻常总是以“棺材脸”和极高的准确度出名,但是此时这些人却踏过了白沟河,踩在了原来属于辽国的土地上。

    看到太平军大军过境之时,他们面上都带着笑。

    骑着马的信安军兵士纷纷翻身下马,远远便看到他们和战马立在一起,这些将士有志一同得以□□叩击地面,溅起团团雪渣也毫不在意。

    这些巡逻兵士和值守兵士以自己的方式来给他们大军送行。

    太平军这样一支庞大的军队在冬日无法停下,夏安然便见太平王在副将的指示下注意到了这一群兵士,负枪于背后的太平王抬手,以拳心击打胸甲。

    太平军兵士纷纷照做,他们以拳扣甲以应,数万人的扣甲之音渐渐汇成了隆隆鼓点。

    那是战鼓,是号角,是沙场上前进的脚步声。

    也是钟声,是心跳,是徜徉在檀州的勇士乐。

    这是一场至始至终不曾有人说话的心灵交汇。

    一直到大军行进过数百米,夏安然回头时候还看到那一支巡逻队在原地遥遥看着这里,直到他们渐渐变成了一个小黑影子。

    他就着刺骨的寒风深深得吸了一口,只觉得全身舒畅。

    青年被保护在了队伍的正中间,此时便见他一夹马腹,轻快地跑到了白监军身侧,白监军注意到他的到来微微侧脸,俊美的面庞在雪光照应下更是白的吓人,“冷吗?”他轻轻问道,随后得到了夏安然否定的答案,见白锦羲不够放心,他便笑道“无妨,实在冷了我会上马车的。”于是白锦羲便也放弃了继续说服之路,二人转而小声谈论起了如今局势问题

    原本被派来保护平南王的兵士们略有些犹豫,倒不是他们不愿上前,而是这位白监军……可以有被汇合后的北军将领庞将军吐槽过:明明是个文职却跑来抢人头的猛人啊。

    他们原本有几分不信的,就算白监军曾经是皇城司知事,但是知事也是文职啊,文转武又能厉害到哪儿去?怕不是这群兵士放的彩虹屁吧,直到现在,当他们想要上前的时候,忽然被其目光注视。

    那眼神,贼可怕!

    他在王爷身侧,定能保王爷安全无虞,他们就不要上去了吧。——纵横沙场的直觉告诉他们,这一定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大军渡河比来时要容易许多,到了冬日,白沟河的水量和小溪也差不太多。薄薄的一层冰面很快便被降雪所覆盖,完全失去了天堑的防御效果,且此处并无明显标志,往日宋辽大军没少因此闹过不愉快,最后彼此退步,都留下一定的安全距离方才作罢。

    过了白水河,又走了一日,他们便见路边界碑,此处已到太平军所在。

    太平王心情极佳,他抓着夏安然连连说了十数个冷笑话,说到夏安然最后抱起了暖袋子才在“你年纪轻轻怎的如此体虚”的眼神中被放走。

    在进城前最后一次休息的时候,夏安然立刻注意到兵士们都在有意的打扮自己,身上的积雪都都抖下去、□□的红缨理理顺,铠甲哪儿沾了污渍赶紧挖一捧雪搓搓掉,便是连马匹都被拿布巾给顺了一通毛,总之一整个经过长途跋涉的队伍瞬间一扫疲态,充满了“衣锦还乡”的味道。

    还有若干兵士,居然从随行的行李中掏出了崭新的军旗,重新一挂上头的金线在半空中反光,颜色别提有多鲜艳了。

    这一番熟练作态看得夏安然一愣一愣的,一直到城门大开时他尚且有几分回不过神,马匹并不需要他指示,便跟着前头的马一同进城,他忽然闻到了一股子熟悉的味道,不由冲着风来的方向皱了皱鼻息,待到确定自己没有闻错之后立刻皱了眉。

    等等,那是……

    那儿人群集中,脂粉味道极重,但是如果他没有弄错,晏殊?还有柳永?这两人怎么会跑到一起去?

    在历史上这两个北宋婉约词派扛把子有一个巨大的梁子在,当年柳永找晏殊自荐,晏殊问他“贤俊作曲子么?”当时还叫柳三变的柳永回答说“只如相公亦作曲子。”结果晏殊却说:“殊虽作曲子,不曾道:‘针线慵拈伴伊坐。’” 于是柳永便告辞离去。

    当然,后人根据这一对答以及晏殊当时“太平宰相”的行事风格,以及在此之后柳永平安升迁来分析,觉得晏殊未必是看不起的意思,而是以好心劝说为重。

    但总之这二人道不相同肯定是真的,或许是理念不同,晏殊看女子多居高临下,柳永则多少有些男女平等的意思。也有可能文人相轻,在历史线上的柳永在民间的名声可要远高于晏殊,总之北宋朝两颗在词道上多是两看相厌的态度。

    但是此时他们却站在了一道。

    ……不对,这两人不是一个在洛阳,一个在应天府做官吗?怎的会齐齐到这儿来。

    夏安然这个疑问刚刚生出,忽而便听拨弦声。

    天寒地冻之下,弦音也带了冷冽之音,便见模样鲜艳的乐娘们齐齐散开,坐下抱乐,片刻后,一干服装簇新却朴素的女郎们面色带着些局促得走了出来,她们或是互相拉着手,或者满脸涨红,只是看着归来将士们的眼神却极为深情。

    她们目光犹疑在人群中逡巡,试图在这些一样着装戴着头甲掩去大半面容的兵士们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位。

    音调起,娘子们齐齐唱到“当年君道醉沙场,看九州烽烟扬。”

    “我唱战歌送君往。”

    “如今我歌声已哑,难高歌,迎君还”

    “我站在城门细数,将士三十万”

    “忽见君跨马提枪,旧衣冠鬓却白”

    “我将祝捷酒斟满,且问”

    “君可安康?”

    久久的沉默后,兵士中忽而有零零碎碎几个男郎吼了一声“安!”

    女郎们顿时哽咽一片。

    ====

    太平军匆匆回营,修整五日后,换上一身新衣服的军队重新出发,此次他们的目的地是汴京,当然出于某些必要性忌讳的原因,太平王只带了三千精锐南下。同样行为的还有北军,两支军队在半路上遇到的时候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顺便比对了一下彼此军容军貌,都觉得自己赢了。

    事实上此次入京,大家都是可以挑出来的大高个,模样也都极为英俊,乍一看都能去做征兵广告去了,哪儿就能比个高下。

    硬要说的话,算上指令者的颜值……咳,还是北军略胜一筹。

    此次面见圣上太平王带队,作为监军的白锦羲自然就不能跟着一起走,但是这两支不过六千余人的队伍却走出了十倍有余的气势。

    帝王亲出城门,携文武百官、王亲贵族于城外三里处迎接归来的将士,此前所未有的尊荣,在如今却无人言之过,便是再耿直的谏官都不会在此时触帝王霉头。

    这一切都是因为此次北军和太平军归朝的主要目的,一则是帝王想要亲自嘉奖这些将士,二则便是要护送《檀州之盟》的盟书,还有三州的地契。

    虽不过是薄薄的两匹绢布,却是无数华夏儿女,绵延了近百年的梦。

    燕云十六州,这个名字已经成了无数华夏子女的梦魇,和军汉们心中永远的痛。

    在被石敬瑭这个千古罪人割让给辽国之后,此后几乎每个朝代的政权都曾试图夺回这块地方,便是宋先后也发动数次战役,光大型战役便有两次,小型无数,均都铩羽而归。

    终于在今日,在他们措手不及全无准备的情况之下,官家暗自出兵以迅雷之势将之夺回。

    天知道有多少将士直至退伍,他们的梦想都是打过河去,又有多少百姓,他们肩负着祖辈们的期盼,要在大祭之日告诉他们燕、云已归。

    终于在这一天,他们等到了这一天。

    合约签订的消息随急报而来,有大胆的民众在驿使即将策马跑过之时堵在路边,见其踪影便高声询问北边情况,驿使一改守口如瓶模样,虽疾驰之中亦是高声应道,骏马四蹄翻飞离去,留下的人们却先是呆滞,随后喜极而泣。

    只因当时那驿使只说了一句——燕地归。

    喜讯的传开带着无数人的热泪,无数家庭争相开祭,市场上的牲口一时之间更是被抢购一空,燃烧喜报的青烟滚滚直冲入云霄间,清风卷起并未燃尽的碎纸和纸灰在空中盘旋,犹如亡者闻之喜讯后喜不自胜的姿态

    两份锦书被供在太庙里头,帝王特此下令,赦免全国,其中更是加了往日遇赦不赦之人,免租户房租七日,官员家眷亦是跟着得了一个大红包,可谓普天同庆了。

    这一年的腊月,宋国过的格外热闹,前来进贡的小国达到了历史最多,便是往常不多来往的高丽、龟兹、黔州蛮、甘州回鹘、沙洲回鹘,便是连去岁被剥夺了进贡权利的党项也派来了使者。

    但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女真族晏端等一百八十四人跨越宋辽边境线请求内附,宋主答应了。

    倒是辽国,由于其新继位的帝王年龄要小于赵祯,按照之前说好的规矩,如此辽国便成了“弟”国。

    其便也以此为由,先一步派出了使臣团,这一使节团紧随五军的步伐抵达了汴京城,此后便眼睁睁看着宋国人民各种欢庆他们打败了辽国。

    这般尴尬时候却并不避嫌的姿态引来了众人的侧目,如此能忍他人之不能忍,只怕恭贺新年是假,打探消息是真。

    尤其是宋国忽然间强大起来的原因,无论是全覆盖的甲胄,亦或者是投石机、弓-弩。最重要的是——这其后可有能干的匠人,还是有旁的新技术。

    宋国军队此前的抗兵能力极其优越的板甲成功引起了辽国军队的注意,宋军主攻,清缴战场的时候基本都将板甲收回,但即便再小心也难免遗落几具,这些板甲都被辽国人拆了开来。

    坦白说,以如今的冶炼技术,想要人工打造出这样一幅板甲的难度并不算高,难的其实是覆甲率。

    铠甲的冶炼重点便在于其厚薄一致。

    空隙之处肉眼难辨,在实际装备过程中却极容易让这些地方成为破甲点,但是宋军被收缴的铠甲却能够基本保持厚度一致,而且主要甲面是一块精铁。

    此前宋辽之间的科技水平差不多,无论是武械的攻击能力,还是甲胄的防御都是宋略高一筹。毕竟宋人的军队弱,自如此,便不得已将大量精力花费在升级武器之上。

    而且宋国的矿产资源要优于辽国,这一点再羡慕也羡慕不来。

    最初辽国匠房的意见是宋国人得了更好的矿,但是待到将甲胄进行试验后,这一可能性便被排除了。

    铁和精铁不是一个等级,无论是硬度、韧性均有巨大差异,这种差异绝非是一个铁矿和一个好工匠能够将之摆平的,宋国一定研制出了新的冶炼方式。

    数年前,立于黄河沿岸的炼钢厂便已经引起了契丹族们的注意,但是其环境太过封闭,纵然辽国人想尽办法往里头插人也无济于事,为了保证里头资料的安全,赵祯直接划分了一整个工业区,将原材料区和厂房隔离开来,即便往里头运送货物的人流源源不断,也没人能够真正摸到厂方去。

    且此处场地空旷,便是有些个高地手段的,也没法子在虚空之中行走还能不被人发现,如此,炼钢的秘密被一直保存到现在。

    但是随着板甲的外流,意识到宋国冶炼发展的人定然不会少,对此工部和三司都已有准备,他们打算实在不行的时候,便将焦煤的概念逐步泄露出去,以此作为刻意的误导。

    如果这个忽悠不过去,就告诉他们石灰粉可疑吸附杂物,再忽悠不过去,就再告诉他们萤石,总之,液压机和耐火砖的秘密一定要保护好。

    元月一日大祭,赵祯亲书告天文,携文武百官并一众将士于天坛祭诵。

    同时,重新绘制的大宋舆图被供奉在了祖宗牌位之前,大宋的东北角多出了一块相较于全国来说极其微小的半圆,然而在那上头,用朱笔,极其慎重得写了一个幽字。

    赵祯宣布改元,此年改为景祐元年。

    同月,在辽国,辽太后御正殿,受辽主与群臣朝拜,这个女人在去年丈夫去世之时,便将辽国名正言顺的太后萧菩萨哥逐去了上京,自那以后,她趁着辽帝年少,开始在朝堂之中拔出菩萨哥一脉的萧家人,扶持自家人。

    在如此重要时机,她自是要预防同宋开战。因为一旦起了波澜,为了稳住局势便必须要启用辽国有名望的大将,其中便由不少人是萧皇后一脉,出于此等考量,纵然不少辽臣在此前屡次上表请求辽军加派军力夺回南京,均被她一念驳回。

    萧家的两个女人,一个签订了《澶渊之盟》,一个签订了《檀州之盟》,功过是非,自留给后人评说,单说现在,年少的辽帝不喜朝政,将一应事务均交给太后,臣子虽然屡次劝谏,辽帝皆不做应数。

    少年帝王这一放权,便在之后放出了给宋国发展的空隙。

    明道元年二月,宋仁宗的生母李氏重病,赵祯哀极,罢朝五日亲喂汤药,恰在此时传来喜讯,并不得太帝王喜爱,但亦有几分尊重的皇后在为李妃侍疾之时累极晕倒,被查出已有三月生孕。

    帝王将有中宫嫡子的喜讯犹如强心针一般,让李妃转危为安,修养一月后便已大安,皇后肚子里的孩儿立刻成了公认的“福星”

    为了这个孩子能够平安诞生,赵祯甚至去求了祖宗保佑,甚至暗戳戳得跑去求了似乎很灵验的太一尊神,当然,这一系列举动唯有亲信们得知,毕竟哪怕是亲儿子,对于大臣们来说地位还是比不上帝王的。

    当皇帝的为了还没出生的儿子去求神拜佛什么的,已经足够他被挂上某些小本本引而不发了。

    这一年三月,枢密使造弹劾被贬谪,枢密副使顶上,原枢密副使的位置便被空了出来,赵祯下旨掉太平军监军白锦羲回朝,出任这个朝堂的中枢位置。

    由于白锦羲此前的皇城司出身,自然遭到了群臣反对,奈何他在此次出征上表现得太过抢眼,此前赵祯有意压了压他的封赏,如今一看一个枢密副使倒也算不上过头。

    同月,即将迎来自己的嫡子的赵祯找上了幸福撸猫的夏安然,他一脸惨不忍睹得看着夏安然左手一只毛豹子,背后一只黑白熊,只觉得弟弟这生活实在是太过于糜烂啦!

    作为哥哥不干涉不行啊,弟弟这怎么就进入了养老模式都没有冲劲啦!

    即将有娃的傻爸爸此时正在疯狂赚奶粉钱的兴头之上,完全看不上弟弟懒洋洋的模样,他默默看着弟弟的脸半响后,忽然坐了下来,已经习惯他存在的小豹子没有任何反应,正仰着肚皮让夏安然给他挠后爪子毛呢。

    见赵祯垂在他面前的衣摆,它条件反射得伸出了爪子用指甲尖尖在上头扒拉了一下,扒断了几根丝线之后它若无其事得在地上扭了扭,换了个方向将脚爪子搭在了赵祯腿上。

    赵祯潜意识得捏住了这只jio,低下头看看梅花爪又捏了一下,他犹豫了一会后,轻叹一声“阿弟。”

    “嗯?”

    “其实你我也没有那么像。”

    夏安然拿着刷子的手顿了顿,他有些错愕的抬起头来,便见他的兄长欲言又止道“虽不知幼时如何,但我等想来只是有一段时间想象……为兄也打探过此事,便是兄族有想象着,子嗣未必长的一样。”

    他这番话的言下之意让夏安然有些吃惊,他缓缓坐起,正身以待,便听赵祯说道“若是阿弟忌讳此时不欲娶妻,实则不必,兄并不在乎此事。”

    “便是阿弟的子嗣,吾相信定能与弟一般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