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2.保育院
    小夏猫等了片刻,没等到人蹲下身来。

    他有些不知所措,扭头想看看大猫又怕被大猫鄙视,也是哦,我是个人哎!我是个人难道还比不上猫会卖萌吗?

    小猫扭了扭身体,将鼓鼓的小肚皮在人面前又晃了晃,被晒得蓬松柔软的毛毛在太阳下头显得又细又软,一看手感就特别好。

    咦,还,还不摸我?

    小夏猫的爪爪在空气中一挠一挠的做出了招财猫的姿势,大眼睛乌溜溜的看着西装裤,粗尾巴在地上甩来甩去,脑袋一歪,发出含糖度九颗心的声音“咪~呀~~”

    【你,你怎么还不来摸我呀?】

    他用肢体语言这么说道。

    终于,西装裤有动静了,他蹲下身来,戳戳小猫的脑袋,小夏猫……嗯,忍了。

    它主动用脸颊去蹭蹭那根还没收回去的手指。

    示意他不要戳,要摸摸。

    对对对,摸摸额头,摸额头可舒服啦!

    哎呀哎呀挠耳朵根也舒服的,啊啊啊捏耳朵尖尖也超舒服哒!

    没错没错,摸胡须也超舒服的哎呀西装裤你好懂啊!

    呼噜呼噜呼噜呼噜。

    西装裤男看着在自己手上已经瘫成一滩水的猫崽子,忽然两手齐上将猫拖着咯吱窝抱了起来。

    玳瑁小猫被拉成了一长条,原本因为被挠舒服而闭上的眼睛猛地睁大,小夏猫终于发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

    脚,脚没有着落啦!哎哎哎西装裤你不能这么抱猫的!

    玳瑁小猫喵喵咪呀得叫个不停,还用小爪爪拍着它能触碰到的男人的手臂,像是在示意他将猫赶紧放下来。

    西装裤看起来完全没有领会到他的意思,他举起猫,上上下下的打量,然后他看到这只小猫的尾巴先是卷了起来,想要遮挡住小肚皮,然后似乎因为举着尾巴太累,啪嗒一下垂了下去。

    在空中放弃似得甩了甩,最后拉长成了一根。

    呵。

    男人似乎轻轻地笑了一下,看着小猫胡须都耷拉下来,原本圆睁的猫眼睛都弯了,一脸的生无可恋。

    特别的人性化。

    嗯,人性化。

    他轻轻将猫放下来,直视猫眼睛“今晚12点,中和殿殿顶,你能爬上去吧。”

    夏安然瞪大眼,整个猫都有些傻,这,这个人在说什么啊?

    “在那等我。”

    说完,西装裤将呆滞的猫放了下来,玳瑁小猫踉跄了下,站稳了抬头看他,西装裤毫不留恋的继续往前走去。

    他他他他!

    玳瑁猫吓坏了,他刚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个人,这个人他没有影子啊!!!!

    没有影子!

    一股子阴寒的气息好像从脚底钻了上来。

    我我我我我见鬼了!

    的确之前就有说法说猫的眼睛能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生物,尤其是黑猫,但但但,但我不是黑猫啊!

    就在他差点把自己吓坏的时候,大猫走到了他边上,用尾巴甩甩他“你运气很不错呀。”

    “喵?”

    “居然撒娇撒到了院长面前去,院长还抱你啦。”

    夏安然反映了一下,然后意识到刚刚那人可能不是鬼,但是,“院长喵?我记得这儿的院长不是单霁翔先生吗?”

    之所以记得这个名字,是因为夏安然在毕业写论文时候有引用到这位先生的一些报告,所以他对这位很风趣的先生的印象很深。

    “喵嗷嗷,咪……”【不是这儿的院长啦,嗯……你以后就知道了,小家伙你运气不错,刚刚院长和你说什么就照着做吧,院长不会害我们的。】说罢,大猫一甩尾巴就走猫了,留下被吓得背后的毛都炸起来像个毛刺猬还没恢复的夏安然在原地烦恼的团团转,他纠结的倒不是去不去见那位院长。

    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小夏猫就是有些好奇这个看起来很了不起的人为什么要找自己,他纠结的是,他,他似乎,真的跳不上中和殿的顶上啊 !

    虽然中和殿的顶的确不太高,但是那也不是一个幼猫能跳上的程度啊!

    是夜,

    今日正是夏至日,一年中日最长夜最短的一夜。

    夏安然没办法确定时间,故宫除了钟表馆和几个服务中心,并没有钟表,虽然有日晷……呃,但是请原谅小夏喵并不会看,于是他便在日落之时就跑到了中和殿。

    他打算就在这儿等着了,总会等到的。

    幸好现在是夏天,晚上夜风一吹,还怪凉爽的。

    第一个小时,小夏喵是端坐着等的,第二个小时,它趴了下来,第三个小时,他躺了下来。

    已经到了好喵该睡觉的时间了……

    虽然变成了一只猫,但是夏安然的作息还是跟着人类来的,他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宠物猫的完美作息。

    也就是人醒了他起床,人睡觉他一起睡。

    绝对不会半夜扰民的好猫。

    ……但是这在这时候并没有什么用。

    夏安然每隔几分钟就站起身来走一圈,或是蹦蹦跳跳提神,他的身体还是个幼崽,每天都需要大量的时间睡眠,拼命和睡意抗争的小夏喵在别的动物看来就是一只怪猫。

    一会站起来跳几下,一会滚两圈,一会起来一溜小跑,一会舔舔毛……舔了一会眼睛就阖上了,然后又猛然惊醒。

    ……嗯,猫,这种生物果然特别奇怪啊。真不明白为什么人类这么喜欢这种奇怪的动物。

    停留在屋檐下倒挂着稍作休息的一只蝙蝠看着下头那只幼崽想,随后他翅膀一开,去为了生计奔波了。

    就在夏安然已经准备要去撞墙的时候,一阵凉风吹来。

    很难形容那一瞬间的感觉,明明是普通的凉风,但是夏安然一点都不困了,忽然一个机灵,他的精力好像都被补满了。

    那一阵风又轻柔又舒缓,就像最轻薄的丝带轻轻得从它的猫毛身上一点后拂过,连毛毛都没有被压下,但是就是知道它存在过。

    夏安然舒服的眯起了眼,然后他看到了,白天的西装裤出现在了中和殿殿顶。

    男人的黑眸自上而下看着把自己塞在汉白玉栏杆与台阶交界处的小猫,剑眉有些意外的挑起,他自殿顶越下,足尖轻轻点在了地砖上,走前两步站到了端坐着的玳瑁小猫面前。

    小猫在黑暗中显得特别深邃的瞳孔中印出了男人的脸。

    苍白的皮肤,剑眉却是黑的有如染了墨,神色平静,唇色清浅。

    他伸手将猫抱起来——用托着咯吱窝的姿势,然后将猫轻轻放到了汉白玉扶手上。

    夏安然调整了下姿势,端坐好,尾巴尖甩了甩,然后放到爪爪前面,整个猫都看上去特别乖巧。

    就见这位在大半夜依然西装革履的“院长”眉峰轻轻一挑,神色看上去轻松了些,然后他开口“你可唤我东君……叫我院长也可以。”

    “我是末法时代成精小妖保育院的院长。”

    夏安然傻乎乎的长大了嘴巴。

    小,小妖?

    成精?

    他用爪子指指自己“我?”

    "成精的,小妖?“

    原来我还不是猫!是一只猫妖!

    万万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在故宫遇到了大能……但是,但是这大能似乎来得太容易了些,就感觉,原本准备用10年去完成的目标,第二天就完成了。

    这,这微妙的空虚感哟!!

    夏安然兴奋的说“那我能变成人吗?”

    东君院长瞟了他一眼,然后身边突然有一行字亮了起来,正是他刚刚介绍的自己的职称——末法时代成精小妖保育院。其中的“小”和“保育院”四个字看上去似乎特别亮。

    哦,懂了。

    我还小,还不会变成人。

    夏安然登时颓丧了下,然后他又抬起头,尾巴甩呀甩“院长院长,请问什么是保育院呀~”他特意学习了被家长带到故宫来的小朋友的说话方式,声音奶声奶气的。

    然后接下来夏安然便看到了一场十分不走心的动画秀。

    之所以说不走心是因为,东君院长直接掏出了一个小型DVD放映机,对着他放了起来——全动画。

    然后小夏妖就从中得知,因为这个世界灵气衰减,华夏大部分的神妖要么陷入沉睡,要么划破虚空去了别的世界,现在还留在这九州大陆上的基本上是主神级别的大神,这些大神不需要信仰,他们的神格由自身赋予,所以不受末法影响。

    但是另一方面来说,由于灵气的衰减,树林植被的破坏,新生的灵物也越来越少,新生儿少,能教导新生儿的前辈也少,久而久之就成了恶性循环,于是大佬们突然有一天发现,已经很久没有新面孔了。

    于是他们进而建立了保育院。

    取保护和抚育之意,一来是保护小灵物的成长,二来也是预防这些难得生出灵智的小崽子们乱来造成骚乱,三来是怕他们走上歧途,到时候给前辈们造成困扰——总体就是为了不让小崽子们给大佬们造成需要去擦屁股的麻烦。

    原来如此,夏安然点点头,他拥有成年人的理解能力,理解这个自然不难,玳瑁猫扭头看向垂着眼帘面色平静的男子“那,那我要怎么学习成为一个好猫妖呢?”

    “……猫妖?”男人有些吃惊于他的自我定位,他上下打量了下小猫,似乎是明白了这只小崽子出了什么问题,他眼中带出了点点笑意“不。你不是猫妖,你是一只小梦妖。”

    “变成猫,应该是你对这个动物比较熟悉,所以在生出灵智的一瞬间,你选择了你最熟悉的动物。然后你很聪明,跑到了对你而言最安全的地方。”

    夏安然,在他刚刚下定决心好好学习努力做猫的时候,被告知了其实他不是一只猫。连猫妖都不是。

    至于最安全的地方……还真不是他跑来的,是原身恰巧躲在了宫门口,才被人带了进来。

    总觉得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不友善。

    他准备先将这个问题忽略过去“那,那我要怎么长大呢?”

    “梦妖……让人做梦就好。”

    东君自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蝴蝶结一样的项圈,然后在夏安然惊悚的目光下套在了它的脖子上,“这个是我们针对梦妖开发出的系统。”

    “具体的它会自己和你介绍。”

    “记住,在你长大以前,不要离开故宫。”

    “这里对你而言,是最合适的地方。”

    不,院长,等等先别走啊!咱,咱能商量一下,换个别的颜色的项圈吗?

    我,我是个男孩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