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8.红楼(四)

8.红楼(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老爷,就是这儿了。”一辆低调的小马车停在了一间两进的宅院门口,管家模样的中年人放了个小凳子在地上,然后凑近为主人家撩起了门帘,恭敬得引人下车。

    他的每个姿态都极为规整,一看就是有经验又老道的管家,只是,在低头的时候,鼻子没忍住耸动了两下。

    好,好香。

    这香味,一阵阵的幽幽的,是食物的香味……像是卤料,却又不完全像。

    更加的立体,味道似乎也更加浓厚一些,就像绳子一般,一缕缕的把人的神魂都勾了过去。

    将自家老爷从车厢里面扶出来,这位山羊胡的中年管家正是被夏安然救下的林家的管家,此次来这儿正是亲自登门道谢的。

    林家小少爷被带回家后就开始发起了烧,还说胡话,林家人自然绕着小少爷团团转。

    郎中可是说了,辛亏发现的早。

    林小少爷多尊贵,被那女拐子强硬带走受了惊,又被冻着了,这几日就算烧退了也是呓语不断,晚上都睡不安稳,一定要亲爹陪着才有安全感。

    林如海本来不是个慈父,这下儿子遭了大罪,让他的心登时变成了绕指柔,只得一下了衙就陪着小儿子去。

    等小少爷转好了,才抽出神来亲自带着谢礼来登门道谢,也是来赔罪的。

    只是一下车,他也被这浓香勾得怔了怔。

    林如海是林家四代单传的独苗苗,自幼身子就也不太强健,又是书香世家,家里吃东西都是清淡好克化为主,就算在外头的酒宴,他也是多挑一些软烂的食物为主。

    卤料……卤料是极为偶尔才吃一下的……嘶“这真是……好香。”

    他身子不好,但是家里的媳妇儿身子还是可以的,林如海掸掸身上的压根不存在的灰,视线左右漂漂,没找着店家,便对管家道“等等找找这是哪家的卤料,若是干净的话,便买来带回去给夫人小姐尝尝。”

    林管家欣然允诺,挥手找来小厮让他打听去了,他得和家里的老爷一起去干正事。

    林如海对管家点点头,管家便上前几步轻轻扣了扣二进院子的门扣,朗声说道“可是夏小郎君家中,我们是林小公子的家人,前来道谢啦。”

    他很快听到了里面稚童的一声应答,随后是啪嗒啪嗒跑来的声音,然后木门被打开。

    具有冲击力的香味迎面扑来,林管家感觉自己的整个灵魂都被冲击的震荡了一下。他很快恢复过来,极有职业道德的对面前的小童顿首,“可是夏小郎君?”

    "正是。“夏安然向他作揖,“老先生是……”

    “在下是林家的管家,这位是我们老爷,小公子之前加以援手的,正是我们老爷的独生子。此次冒昧登门,一来是感谢小郎君对我们小少爷的救命之恩,二来也是为迟迟未来登门致歉。”

    林管家三言两语,就将来意说的清清楚楚,表情格外真挚,夏安然忙请人进屋先坐,大冬天将客人挡在外面实在有些失礼。

    将二人请入房内,一进到室内,林管家和林如海就眼睛一亮,只见室内修了一个小围炉,尺寸不大,在房内有个小围炉,围炉上被放了一壶水,正噗噜噗噜冒着热气,炉子是一个古朴的大缸改成的,边上还放着两个蒲团,看着就很舒适。

    这个围炉是夏安然前不久做的,做的其实很粗糙,底面是一个夏家已经不用了的大瓦缸,底面铺了厚厚的一层灶台里头柴火烧剩下的草木灰,边上用碎砖隔离出防火层,里面放了几小块炭正明明灭灭闪着红光。

    这个小围炉可以随着需要搬动,因为不是用明火,用炭量很少,也更加安全,草木灰起到充分的阻燃效果,需要灭火时只需要将木炭压入灰中就可以了,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夏安然是有些担心一氧化碳中毒的……后来他发现,想多了,家里,其实挺漏风,漏风的程度让他完全不需要担心这种小问题。

    水壶被放在上头,这点炭火只足以让水保持一个温热的温度,所以其实这壶水是先拿到灶台上烧开后放在这温着的。

    放这壶水不仅仅是因为方便喝热水,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如果火上不放任何东西,热气会往上走,碰到房顶后四散开,但是如果放上一个水壶,热气在碰到水壶的时候就会散开,一部分被水壶吸收,一边朝着下方走,这能保证围炉的热气和周边暖和,有利于取暖。

    这是夏安然以前看综艺科普类节目的时候学到的。

    他请两位坐下,又从里屋拿了一个蒲团出来,“两位先生先请坐,我去给两位先生倒茶。”

    林管家和林如海两人相视一眼,林如海倒是不介意,道“小郎君既然不介意,明德不妨一起坐下烤烤火吧,这小炉子还挺暖和的。”

    二人本就是一起长大的,林管家是林如海的奶兄弟,有时候也不必非要在意这点主仆之别。林管家也洒脱,一手掀起下摆便就地坐下。

    两人很久没有坐在这种蒲团上了,夏家的蒲团是藤制的,有着不错的弹性,虽然这坐姿有些不雅,但是偶尔为之,也是带着点乡野意趣的。

    林如海对这个小孩产生了点兴趣。

    夏安然就在两人整理好了仪容后端着茶盏和茶盘走了出来。

    他搬来一个小几,将东西放在了上头,然后将两个茶杯放在两位客人面前。“二位请饮陋茶。”

    茶盏一掀,一股谷物的甜香便扑面而来,茶色金黄,倒了七分满,方便入手。

    林如海嗅到这味道微微一愣“这是……”他犹豫了一下,在脑中回忆自己曾经喝过的味道,然后有着些不确认的问道“可是玉米茶?”

    夏安然点点头。

    所谓玉米茶实则是用玉米须煮的茶,玉米须性平,口感甘甜,利于去水肿,促胆汁排泄,还有抗敏和轻微的解毒作用。

    关键是,冬天喝到玉米茶,其甜香的味道,甘醇的香味能让人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夏家没什么好茶能来招待人,这玉米茶倒是独居匠心了。

    给两人布茶之后,夏安然坐了下来,见两人都捧茶喝了一口,眉目舒展开,不由一笑,“今日姑苏下雪,二位冒雪前来,真是有心了。”

    “冒昧来打扰。”林如海对着夏安然点点头,态度平和又慎重“小儿之前多亏小郎君搭救了,这几日他受了惊,不方便来当面致谢,等小儿康健了,定让他来向小郎君道谢。”

    “林大人不必客气的。”安静倾听的夏安然笑着微微摇头,“是小公子大人有大福,那日遇上的巡捕大人极为负责,早早请了郎中,又恰逢郎中认得小公子,才将那拐子揭穿。小子不过抛了砖,引玉的还是巡捕大人。”

    “小郎君客气。”林如海见他谦虚,也不再多说,他又饮了一口玉米茶,随后放下茶盏道“不瞒小郎君,这些日子我听了不少传闻,但是对于那日小郎君的智勇表现还是十分好奇,可否请小郎君再告知一下在下,那日究竟是何场景。”

    夏安然一愣,没想到林如海会让他将那日情景再重复一下,但他转念一想,便知道为何了。

    先前他没想那么多,但是,仆妇专门带了看着富贵的披风,还将小少爷药倒……关键是,不过三岁的小少爷,在冬季应当不会被带出门,更何况,就他之前得到的讯息,林家这是年节时候回来祭祖的,祭祖这事儿,自然有迹可循。

    林小少爷,不会被人盯着才来拐卖的吧?论理,一般拐子应该不会盯上林小少爷这种富贵人家,尤其还是当官的孩子,更何况是独子,因为代价太大。

    那么,夏安然大胆猜测。

    是政敌的绑架?亦或者是,报复?

    那么很可能,这群拐子来姑苏的原因,实则就是为了林小少爷,剩下的二十多个小儿怕只是顺便——但是这都和他无关。

    夏安然仔细想了想那日的整个过程,力图完整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等说道那拐子被路人拦住了片刻,林如海皱了皱眉,“小公子可还记得那拦住拐子说话的妇人长什么样?”

    思索了片刻,夏安然有些不确定的说“我站在的那个位子,看不太清那妇人的脸,就记得她身姿纤瘦,个头有些高,超过拍花子一个多头,”

    他眨了眨眼,咦,好奇怪,为什么……完全想不起来那人长什么样子,除了个子高居然想不出别的特征“衣裳……衣裳也极为普通……”

    夏安然一直觉得自己记性不错,但是此刻无论他怎么回想,都想不起那女子的模样,连一点特征都想不起来。

    见得不到更多的讯息,林如海面色也不曾改变,他极为诚挚得再次向小孩儿道谢,并且从林管家手里接过了礼单,双手奉上“小公子大恩,还请不要拒绝。”

    见到厚度可观的礼单,夏安然眼睛都不眨一下,他思索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并不打开而是放在边上。

    他不知道林家送了什么,但是对于这种簪缨世家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远比欠人情解决更简单也更直接。

    如果拒绝,反倒给人一种他图谋着更多的样子,他洒脱一笑“是小子眼皮子浅了,”小少年微微偏头,笑得露出了小虎牙“谢林大人了。”

    “小郎君不必客气,小郎君是林家的恩人。”林如海说的十分直接,“以后若有林家帮得到忙的,还请小郎君不要生分。我开年后就要回京,但是已和老宅族人说过小公子的事儿,若有难处,还请不要客气。”

    咦?这倒有些出乎夏安然的预料了,这等于是林家的一份承诺,在不过分的情况下,会帮他的承诺。

    夏安然原本以为林家是打算用厚礼还了人情,居然不是?

    他想了想,原著中林如海此人也是个挺厚道的人,贾雨村不过给黛玉做了几年先生,这人就给了人荐书,这样反倒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见二人打算告辞,他忙出声挽留。

    夏安然小跑进了灶间,夏氏正在切卤肉。

    这卤肉是今天下料炖了半日的,因放入前便扎了洞,现在已经极为入味。

    夏安然对夏氏说了几句,夏氏一听是那位林大人来访,也有些惊讶,但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但是听夏安然说要将整块卤肉送人,她还是犹豫了下,“这……这豚肉是不是有些……“

    “妈妈莫要忧心,”夏安然倒是很坦然“咱们已将最好的东西给了人,无妨的。”

    夏氏担心的正是之前说过,上流阶层并不吃猪肉这事,但是夏安然倒是不担心,一来就算林如海不吃,也会赏给别人,毕竟也是肉,总也不会浪费,二来这本就是表现的他的态度,给出了他们能给的最好的东西,至于对方是否欣赏,于结论无差。

    夏氏取来牛皮纸将卤肉包好,又拿了竹壶勺了些卤汁,交给了等待的夏安然。

    她的视线一转到空空如也的锅子,方才的担忧之色消失无踪……转为了一些遗憾。

    这整整做了一日的卤肉,他们都还未吃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