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19.红楼(十五)

19.红楼(十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就这么走走停停的,等林家船到京畿,已经过了一月有余。

    林家船只靠在岸边,小厮们先行下车,寻了码头的力士和驴车来搬运货物,夏安然也跟着下车,在水上颠簸一月,脚踏实地的感觉实在好。

    他们自九月中出发,到达上京已是十月末。

    北地的十月,天气干燥,入目色彩已暗,只是北国风光,也别有一番意味。

    “敢问,郎君可是姑苏林家的?”  一老丈穿着褐色衣裳,见到夏安然便行了一礼“小的是荣国府的管事,姓赖,我们家老太太听闻林姑娘今日便到,便早早打法小的来接啦。”

    林家的船只、箱笼都是写了字的,所以这人能一眼认出这就是林家的船,且像林家这种大船靠泊前,会有专人先乘小舟告知船坞,以空出泊位,也避免和别的大船冲撞了。

    这样,一问便能得知林家的到达时间。

    闻言,夏安然便还了一礼,“原来是赖管家。”

    他笑道“我是林大人的学生,鄙姓夏,林小姐和林少爷尚在船上,稍后便来。”

    “啊,原是夏举人,失敬失敬”赖管家证实了此人身份又是一礼,两人寒暄了几句,便见林黛玉在侍女的搀扶下袅袅婷婷上了岸。

    她戴了一顶青纱兜帽,将自己的脸遮的严严实实,微风拂过,轻轻扫动纱帘,更显得女儿纤细。

    原著中林黛玉乍到荣府不过六七岁,男女大防没这么严苛,现下转年就是豆蔻年华,自然还是要注意着些。

    见到夏安然站在陌生人边上,她步伐不止,同林玦一块走到三四步远便停下了,林玦问“师兄,这位是?”

    “这位是荣国府的赖管家,来接咱们的。”夏安然给他们介绍了一下,然后三人便一一在赖管家的带领下上了荣国府的车马。

    此次来京,之所以带了林管家来也是因为林如海意欲打理一下京中林宅,整修一下旧房,为了来年徒儿和儿子附近赶考时候好用,所以林管家一上岸就让力士和马车将一些行李直接送去林宅了。

    按照贾敏的安排,林黛玉和嬷嬷丫头借住荣国府,夏安然和林玦自然等林宅打理好要住去林宅的。

    贾家姑娘多,林玦也罢,夏安然若是住在荣国府,自然是极不方便的,也容易坏了名声。

    三人一人一顶轿子,足走了半日,轿子才停了下来,自荣府侧门入,稍稍颠簸后,有人来门口给轿子打了帘,夏安然和林玦都下了轿子,他们是男客,便和林黛玉分开来见贾府的男主人们。

    接待他们的是贾家的袭爵一等将军之职的赦老爷,这位老爷对妹夫的学生和弟弟关心了几句,便草草将二人打发到家政那儿去了,贾政倒是看着热络了些,问了几句读了什么书,又问了几句作业,只是越说脸色越不好,不知是不是因为想到了自家的孽子,明明比这林家庶子大了二岁,学问还不如人的缘故。

    对夏安然,他就是走了个面子情,夏安然不到弱冠便已是举人之身,比起蒙祖庇佑赏了个官的贾政学问自不必提,虽说他自觉若是自己参加科考以他的学问也必定得中,况且他的长子贾珠亦是十四岁便得了秀才,谁见了不夸一句天纵之才,奈何福薄命短,倒是那个混世魔王,文不成武不就,唯一的优点就是身体康健了。

    只是乍一见妹夫的两个男孩养的这样好,他心中一时又按捺不住愤怒之意。

    赏了些笔墨做见面礼,他便着人将二人带去了住处。

    二人等了好些时候没等来林黛玉那儿的消息,正疑惑间,便见一二等丫鬟走了过来,拜了一拜,未语先笑“林少爷,夏少爷,老太君命奴将二位带去见见呢,老太君见着林姑娘可欢喜啦,说是定要见见两位,问问这路上的见闻的。”

    二人自然推拒不得,只能搞了个罪,请丫鬟稍待,洗了把脸,擦去了些风尘之色,二人强打起精神跟着丫鬟去了贾母那儿。

    穿过若干个回廊门衙,二人便听到了女儿家们清脆的笑声,这笑声和挂在廊上的雀儿并在一起,一时倒不好说哪个更加动人些了。

    夏安然和林玦都有些呆,在林家,他们都是听不到这样的大笑声的,林黛玉和贾敏都是文静人的性子,笑不露齿,偶尔实在开心了也是用帕子掩着嘴嗤嗤轻笑的。

    这般爽朗,果然是北国作风。

    夏安然到底先反应了过来,他轻轻拉了拉林玦的袖子,二人手靠的近,袖摆又宽,在外人看来便是纹丝不动的。

    外人就见两个清朗少年端立如松,模样更是个顶个的好看,穿着也格外雅致,站在外头等待的样子瞧着就是一股子端方劲。

    门口的几个丫鬟远远瞧见他们过来便打帘儿进去汇报了,等二人一到便笑着将两人迎了进去。

    贾母的屋子极为暖和,夏安然的视角落在地上,并不朝周围看,他随着林玦躬身拜了,口称老太君好。

    从他的视角看来,入目的是大红色地毡,织法极其繁琐,一看便很难得。

    很快二人便被叫起,贾老太君将林玦叫过去,态度很是和缓得问了几句家中可好,又对夏安然说“敏儿来信便同我说啦,你这孩儿是个极好的,年纪小小便智勇双全。”

    夏安然忙道不敢,贾母又问了路上沿途情况,一听他们走了一月有余,便叹了口气“自打敏儿跟着去了扬州,我便好久没见过她啦。只恨我这把老骨头年纪大了,经不起奔波,否则真想去看看她。“

    边上立刻有了一个模样伶俐的女子搀上了老太太的手臂,一番甜言蜜语说散了老太太的些许愁绪,就见她笑着说道“说不过你说不过你,这是你们琏嫂子,你们跟着叫凤姐姐也是成的,遇着难处了便和她或者你们琏哥哥说。”

    又扭头对着王熙凤说“这三个小儿便交给你啦。我可喜欢得紧,莫要轻慢了。”

    “知道啦老太太。”王熙凤笑着福了福身,笑得极为明艳“保证给您打点得妥妥帖帖。”

    又说了会话,便到了传饭时候,夏安然和林玦自然是去男宾处用膳的,于是他们先见到了正和贾政说话的贾宝玉。

    原著中如何形容这人的呢?

    面若月,色如花。

    能被曹公这样形容的男子自然长的极其好看。

    更难的的是,这人眼神极清,看来的眼神宛若稚童一般。

    他似乎是听闻了进门的动静,顺势一眼看了过来。

    夏安然被这样的眼神看着,却是背后隐隐冒汗。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人虽是目光澄净,看着无害,却有种一眼被看透的错觉,他脑中快速回转了一番原著中对他的描写,往常觉得不担当和叛逆,现在和人一接触,竟然觉得有了几分高深莫测的感觉。

    ——这个宝哥哥,是不是有些不太对?

    这样感觉的只有他一人,林玦对这位表哥有着些许好奇,但是等贾政问他今日读书几何,又出了题之后,听了答复后,他便没有兴趣了。

    这是来自学霸对学渣的天然鄙视。

    倒是夏安然,因为方才被那一睇,对他略微关注了些。

    然后他便发现了一件事。

    感觉,感觉这位宝哥哥,一直在他爹暴怒的边缘试探啊。

    比如贾政问他今天学了什么,他支支吾吾的说了,贾政怒气蓄力中,又从他今天学的课本里头选了几句问他,贾宝玉答得磕磕绊绊,等贾政眉毛越挑越高,他状似被吓,答得便流畅了许多。

    贾政稍稍舒缓,又给他介绍这两位扬州来的亲朋,贾宝玉便打量着两位,问了几句,然后语气一转便问了沿途风光游玩之处。他明明背对着贾政,就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等贾政面色黑沉,就话题一转,又来问读了什么书。

    夏安然站在他面前将一切看的清楚,没忍住在心中腹诽。

    宝哥哥,你这么皮,真的合适吗?

    “夏哥哥,你觉得呢?”  就在他稍稍分心时,一双潋滟黑眸便盯上了他“我同夏哥哥,亦是感觉十分面善呢。”

    这位穿着富贵的少年正盯着他,笑容友善。

    夏安然闻言一笑“我见宝兄弟也是十分面善,指不定是你我二人有缘。“

    贾宝玉一怔,随后便面露惊喜之色,正待上前却别贾政拎住,“还不先去吃饭,吃完饭去给你祖母请安,老太太刚刚还问起你。记得说些个好听的。”

    于是诸人各自安静吃饭不提。

    贾家给林家这三人安排的是一个小院,只是当夜林黛玉被贾母留下来了,并没有回来,林玦和夏安然面面相觑片刻,夏安然便让他先睡了,今日旅途劳顿,还是好好休息罢。

    躺在床上,他还在想,宝玉的种种不正常之处,最后没忍住敲了敲系统“系统,这个世界的贾宝玉是穿越或者重生的吗?”

    片刻后他的系统回答他,检测数据一切正常。

    这个贾宝玉应该是个原装的。

    那,那大概就是蝴蝶效应了。

    夏安然想,这一切对他的影响都不大,林家这次会在京城呆到过年,他和林玦都会去找林如海的旧友办的书院学习,贾家只是一个住的地方而已,至于林黛玉那儿。

    他有些美滋滋的想,林黛玉受了贾敏的教育,还跟着他们一同念书,父母均在,她又不是原著那个孤身入府的小姑娘,还怎么可能让自己被欺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