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30.红楼(二十五)

30.红楼(二十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夏安然此刻写的不是正文, 是稿子, 每场考试会随卷发下一定数额的稿子, 以便考生打草稿用,最后这些草稿纸也是会上交的。

    说文科考试理论来说不需要打草稿的你就错了, 对于这种一考定终身的情况下, 每篇文章都需要写下稿子, 经过再三修改才做誊抄, 思路、笔触,都留在了草稿上,而且草稿也会作为你这场考试是否有舞弊的一个论证……清晰的思维脉络可以避免掉一定的麻烦。

    ……想法是好的, 但是一般都采取宁可错不能放过的政策, 所以其实没有什么用。

    但是很多时候,朝廷在贴出答卷的时候也会有草稿件流出,可以说状元、榜眼探花们的草稿比起最后的答卷,更具有参考性。

    夏安然没打算写节流,虽然节流真的比开源容易些, 但是怎么写?写皇帝大老爷你节约些,降低些你爹的待遇呗, 少娶几个老婆吧, 就算是对老臣也不要那么宽容, 该收钱就收钱, 该抄家就抄家……这么写, 不用多久夏小猫就会变成一张猫皮了。

    他估摸着在场的考生有半数以上会跟他一样, 选择开源, 节流多半会一笔带过。

    如何开源,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加税。

    本朝自建国以来迄今都是国泰民安,修养身息,赋税却有好几年未加,至今还是个极低的数额,主要原因是基数低,本朝开国皇帝泥腿子出生,悲悯农人,而没加的原因是上皇“体恤民情”,这一体恤,可不是把儿子坑惨了吗?

    老爹还在那,难道儿子能出来说,我爸说的不加税已经过时了,我要加了吗?

    另一就是商税,但是实话说,就他和薛蟠闲谈时得知的,本朝对商务采取不赞同也不反对的政策,但是对于商人家加的税务,却算不得轻啊。

    我国现代的生活必需品商税差不多在六个点到十一个点之间,除非是某些敏感货物,进口、出口还会视情况有退税,奢侈品的进口税这个就不必提,毕竟不是刚需。

    这是因为我国还是鼓励商业流通的。

    以商税代替农税,中国为了这一目的花了多久呢?

    ——自建国,到零六年,才在现代高速发展,在中国GDP年年递增的过程中完成。

    这一切自然不是轻易完成的,农业不用交税是一则是因为机械化、高产作物、化肥普及,我国自建国初,就是以农民养活城镇,养活工业,城镇成长后再反哺农民的策略前进,而随着农产品进口,机械化进步,商业起步、工业起步,一步步的,将税务的压力从农民的身上移开,放到了别的产业上。

    最终,自华夏有国家这个概念起就一直处于付出哺育国家状态的农民,终于能够成为了被工业、商业所反哺的产业了。

    走这一步,中国走了几千年。

    但是就这个时代而言,我国用几十年,走了西方几百年才完成的路,其中更是曾经爆发过无数的问题,自00年到06年前,经历过无数次的试探、扯皮、抗议、甚至还爆发过骚乱,最终,才真正掀开了反哺农业的新篇章。

    但是加商税,最大的敌人是谁呢?不是商人集团,而是官僚。

    本朝因为是个全新的朝代,世家的力道还没有彻底张开,但是历史上的清朝情况可是完全不同,皇帝不懂得开海禁的好处吗?不想从商税上挖块肉吗?

    当然不是,只是被驳回了而已。

    海禁一开,原本沿海地区走私的欢快的那些官僚利益受损。商税一加,商家背后的官僚利益受损。

    这庞大的利益链,就连皇帝都不敢轻易触动。

    那么,如果在本朝开放海禁扶持商业呢?

    弊大于利。

    华夏地大物博,但是你不得不承认,有些地方真的就是老天爷赏饭吃。比如沿海地区,比如有深港海域的地区,一旦开放海禁,那里的商业就会飞速发展,资本快速积累。

    很快就会出现海商家族、资本家族出现,有了大笔的资金财富,自然能供养大批的读书人,读书人通过科举进入朝廷,自成一脉。

    同时,大家族有了钱,自然会买土地,土地兼并就会出现。明末百姓困苦的原因之一,何尝不是因为土地兼并?简单来说,土地兼并就是,农民变成了帮别人种田拿工资的,还是临时工工资。大地主稳赚不赔,农民成了被剥削方。新中国为了避免走老路子,干脆土地全数归为国有,一刀劈断了财阀买地的路子。

    最后,这股势力一起,国家虽然在短时间内因为税收得到了一定的财富,但是这股势力要如何打破?

    没有办法解决吗?有的。就是一切归为国有。

    由国家出面进行海贸,打击走私。

    就如明朝后期出现的官商一般,他们不是商人,是官员,奉旨行商。

    这就是和市场经济完全违背的垄断产业。

    但是要达到这个程度,首先需要国家非常强势,每一代的领导人都能一如既往的强势、冷静、清醒得成为操纵着国家的舵手,这在现代可以办到,但是古代,你能指望一个王朝每个皇帝都是人才吗?能出现两三个惊才绝艳的就已经很好了,出现四五个就更是老天给这个皇朝续命了。

    就连一开始操纵好海贸的明朝,在末期不也出现了海盗横行走私屡禁不止的情况吗?

    为什么每一个朝代都针对商人?

    因为商人是能够最快积累资本、并且善于抱团的职业。

    有了钱,就会有权,钱权结合,就会成为王朝的心腹之患。

    南北贫富差距,东西贫富差距,是现代社会都没能解决的问题,何况本朝?

    夏安然没打算从商业下手答卷。

    这个领域他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胆量下手。

    他写的是农业。

    中国古代的农业有多厉害?在进入现代社会之前,华夏都是农业大国,但是这个农业大国强大到什么程度呢,华夏适合耕种的土地面积,仅占到全国面积的一半。

    集中在东部平原南部丘陵地区,对比几乎全国都适合耕种的印度,大部分都适合耕种的欧洲各国,自古,我国便是以一半的土地面积养活全国的人。

    所以直到现代,我们都常说——中国能养活自己的人不给世界粮食组织添麻烦,已经是我们最大的努力了,而事实上,直到超级水稻、转基因作物的出现,中国才刚刚解决了粮食自给自足不再依赖进口的任务。

    夏安然便是打算自农业上入手。

    他慢慢在稿子上写下了机械、农肥、互补植物、育种的概念。

    机械自然是农作机械,包括犁、打谷机、水利灌溉措施。

    农肥自然是更科学化的使用肥料。事实上这个世界的人已经有了用肥料的意识,只是腐熟手段、加肥技术尚且不到家,尤其是,知识传播的限制性。导致只有部分农民知道方法,别的农民是不知道的。

    在某地证明不可用的,别的地方还在用,证明了能用的,别的地方还不知道。这就是信息不流通带来的巨大缺陷。

    互补植物更是之前没有的概念,可能有部分农民在无意中会隐约发现,但是普及化是没有的。

    比如大豆和玉米一同种植,可以双双增产。

    比如在种植容易招引蚜虫的植物时候可以在边上种植洋葱,洋葱的气味会有一定驱赶蚜虫的作用,类似的搭配还有大葱和棉花。

    这些他自然不会写到文章里,而是留在了稿纸上。

    说不定就会有人看到呢?

    就算没人看到也没关系,他十分心大,了不起以后告诉老师慢慢得实验吧。

    沾足墨汁的笔落在了稿纸上,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实例,为作论证,他还花了一些简图。

    而作为鲜明对比的,他的考卷上写着的每个字则是中规中矩,每个点都蜻蜓点水略略拂过,一眼看过去觉得言之有物,实则什么都没写。

    这就是林如海建议他写的“假大空”政策。

    倒不是林如海要害自己的学生,而是经历过科考的他十分明白,在科考时候写的文章没有必要把东西写的太细,如果真的有想要上达天听的,不如留在殿试,春闱还是求稳的好。

    夏安然在第二日便完成了所有的卷子,他将卷子一合,兴致勃勃得在稿子上头写了一个又一个论点。他倒不怕有人看到了拿去邀功或是当做自己用的,他脑袋瓜里面这类知识知道的可多了,就算拿走这些还能想出一堆。

    何况如果有人拿去用,那就说明必定会造福倒一群人。

    能够造福华夏人,那就没关系啊。

    春闱第三场散场后,夏安然这次没有被考生包围,而是被几个衙役围住了。

    已经习惯每次考试结束都要被围住的夏安然有些被吓到,等到听到领头那位长得十分凶相的衙役支支吾吾问出他的食物在哪儿买的时候,他不由笑了。

    又一次将薛家铺子的安利卖了出去的夏安然心情极好,他坐上林家的马车,扯了扯自己的袖子。

    春闱,就算是结束啦。

    他舒了一口气。在马车规律性的抖动中迷迷糊糊得睡着了。

    这一头学子们解放了,那一头阅卷官们则是忙了起来。

    他们将考卷一一誊抄、封名后放在一边,全程由巡考衙役检查。

    屋内十分安静,尽是落笔声,研墨自然是不需要他们做的,会有小仆在外头将墨汁送进来,由衙役给每个坐师加墨。

    整个过程机械又规律。

    也就是这个同时,一个整理稿纸的坐师轻咦了一声,打破了一室寂静。

    “徐公?”一官员抬头看向了同僚,露出了感兴趣的笑容道“可是看到了美诗文?”

    草稿这东西,有学生认认真真的写脉络,但也有学生会调皮的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曾经还有个学生写了一篇游记。

    还有学生写了食记,事实上,曾经写了游记的那位正是这次的阅卷总裁大人。

    “倒也谈不上美诗文。”这位坐师站了起来,捧着手上的稿纸,走到了同僚面前“青玉且看,这……这是这考生随手一写的还是……”

    被唤青玉的阅卷官接过来,粗略一看,神色也有些些严肃“徐公且先将这放在一边,吾等先阅卷,完毕后不妨将这交给总裁大人,若这位书生所写属实,吾等当尽早递交圣听,马上就要开始春耕了,这可耽误不得。”

    “青玉所言有理。”手捧稿纸的中年官员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下自己激动的心绪,将稿纸压在一旁,耐心得继续自己的工作。

    当夜,这份稿纸就被总裁送去了工部侍郎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