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50.红楼(四十四)

50.红楼(四十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李东璧, 要说这个名字能够反应过来的一定不多,但是另一个名字恐怕就没有不知道的人了。

    李时珍,字东璧。

    啊啊啊啊啊啊啊夏安然心中的小人正在疯狂打滚, 李时珍大大啊!是李时珍大大啊!他在和我说话, 他还说是为了止血法和包扎法来的……

    咦?

    【宿主冷静】系统提示【这是镜像世界,曹公为了模糊时间线,并不会出现历史上的知名人物角色。】

    内心的小人安静了下来, 他抱着手臂陷入了沉思, 幸好系统提示的及时, 让夏安然想到了这一点,但是这位军医叫李东璧,很有可能就是曹公映射的李时珍,毕竟李公就是明中人,红楼用明清时间线, 的确能搭上边。

    他咳了咳,镇定了下来,“李大人还请里边请,”他将人迎入书房,拿出了在亲卫走后他又写下来的一些资料,递给了军医大人, 姿态颇为尊敬,“东璧先生且看, 这是在下做的整理, ”

    虽然知道这人不是李时珍了, 但是夏安然还是没能忍住见到名人的小激动,这个和见到皇帝的感觉不一样的。

    然后他有些小心翼翼的推荐了自己的高压蒸汽消毒法。

    这位东璧先生可能真的是李时珍的映射,对于夏安然提出来的可谓异想天开的想法,并不否决,反倒是饶有兴趣得跟着他去了。

    他见到的是一个普通的蒸笼,只是稍微大了些,此时正在咕嘟咕嘟冒着热气。

    高压蒸汽杀菌的一个关键就是要保证高压环境内没有冷空气,所以在最初时候会开盖放出冷空气,重复两次后,再彻底将蒸笼密封住,然后再蒸上一炷香时间拿出来在日正午时候晾干。

    虽然晾干时候不可避免的会接触到空气中的细菌,但是因为是正午时候,太阳大,纱布又薄,约莫只需要半个时辰时间就能彻底干透。

    被彻底杀菌后的纱布上没有细菌可以快速繁殖的有效成分,加上紫外线杀菌效果,虽然和无菌纱布没法比,但是夏安然觉得这样的纱布已经是他能在如今条件下做到的极限了。

    军医大人对此并无概念,但是他答应了回到驻地后,会试着用这方法处理敷料,然后夏安然给了他两瓶刚做出来的酒精。

    他没有器材,实话说无法测出酒精浓度是多少,按说处理伤口的酒精浓度约为百分之七十五,在如今的条件下,他觉得自己的极限就是百分之六十左右了,要到七十五可能需要买白酒作为原材料蒸馏,永春红酒的酒精含量本身就低,再提取也是白费功夫。

    军医显然对他给的名为酒精之物颇有兴致,他告假只有两日,等看着夏安然是如何把酒精制出来后,他只能摇头感叹这东西实在是得来珍贵。

    夏安然心态却是很好的,他买了整整六桶红酒,整整一个下午就得出了两小瓶酒精,但是除了酒精外也得到了一坛子白酒。

    蒸馏这个技艺是这样的,最先出来的乙醇含量最浓,当中出来的乙醇含量降低,最后则是寡淡的酒味水,最浓的就是酒精,其中的可为白酒。

    闽南此处不好烈酒,大家更喜欢的都是绵柔些的酒,但是也不拒绝偶尔一试,夏安然便将这一摊子白酒卖回给了酒坊,也算是回了点本。

    东璧先生在永春县呆了两日,等派去的亲兵回来了后,他才颇有些依依不舍得离了永春。

    临走之前,他忽然看到了农民担着稻谷走向了一台木架子,然后一人踩着踏板,另一人将稻穗塞了进去,没过多久拿出来的就是光秃秃的稻杆了,他顿时生了好奇心“夏大人,不知那位何物?”

    前来送行的夏安然看着田间的忙碌景象,露出了有些欣慰的笑“那是打谷机。”

    这个是夏安然前些日子寻了木匠做出来的,现如今的农民脱谷的方法是取了稻穗用力掼打,通过此方法将稻谷从稻杆身上拍打下,耗力大,消耗时间也大,于是夏安然便让人做了这脚踩式打谷机出来。

    通过踏板传统杆,使得脱粒滚筒旋转起来,将稻穗从稻杆上头扯下来,期间农人仅需要送入稻杆,转换方向,扯出稻杆即可。脱下的稻穗粒会留在底部的一个抽屉状的箱子内,农人最后只需要抽出抽屉就能将谷粒收集起来了。

    “这……”李东璧的表情有些吃惊,他忍不住凑过去看,村民在操作这东西时候一个个表情就和玩似得,抢着来,他抚了抚自己的胡须,神情很是慎重,农人见他凑过来还很热情的招招手“先生可是也要来试试这个?”

    李东璧看起来也极其感兴趣的样子,见人邀请也不客气,他将药箱递给了小童,便凑了过去,老农教他踩着下头的踏板,然后就只要把稻谷塞进去,在里头转转圈即可。

    上手极快,而且极为轻松。

    李军医今日穿的是方便运动的短打,打完了一匣子谷物,居然连汗都没出。

    待他谢过老农走回田垄之上时候,看到夏安然拿着纸笔同一个老者说话,老者毕恭毕敬,面上却可谓眉飞色舞,高兴到了极点,夏安然时而眉头紧锁,时而舒展,时不时点头在纸上写着什么。

    见他上来,夏安然也便停下了说话,转头看来,李东璧面色有些犹豫,他问夏安然“夏大人,我听闻老农说,这打谷机是夏大人所创?”

    得到夏安然点头答复后,他抿唇,颇有副难言启齿的模样,又迟疑,又想要说什么,夏安然仿佛看透了他的想法一般,笑着说“李大人可是要问这造价几何,可否普及?”

    李东璧赶紧点头,夏安然道“这打谷机是近日方才做出,尚在试用期,待本官确认这的确可用,下官便会将图纸上交知州大人,想必不用多久,此物即可推广开来了。”

    永春的稻谷种植较为分散,比较密集的就是县城至临县这一路了,这一台纯属是试验品,放在这儿让大家用着,若是有问题木匠会再做更改。

    打谷机上刷了桐油,能防雨,因为没有铁器,他用的是竹条作为耙,虽然耐磨性下降了些,但是成本低廉,即便下雨也不用收起来,毕竟这东西搬动起来也是很麻烦的。

    夏安然记得自己以前看到过架在独轮车上的打谷机,罩子一盖就能跟着农人走,只是这个要怎么做他实在是想不起来啦。

    李东璧点点头,看起来表情十分欢喜,他请夏安然不必再送,便骑上小毛驴带上夏安然托他带给沈戚的东西上了路。

    夏安然还在听里正同他反应的打谷机的优缺点,倒不是他不愿意同老农直接联系,但是,这儿的老农不会官话,闽南话太难了夏安然至今还没学会,只能听会一些官话的里正给他翻译。

    他边记录下需要改进的地方,一边问这打谷机脱粒效果可好?

    “约莫能脱十之八九。”这已经是极高的数字了。里正说到这个数字就喜笑颜开。

    庄家抢收是争分夺秒的,十月虽说少雨,但是也不是不下,谷物一旦淋了雨就不好存放。

    虽然村里有老把事会看天,约莫会寻个两三日不下雨的天气来组织大家收稻,但是收稻后妇女在脱粒时候为了节省时间也并不会脱到十成十,他们只能用最大的力气将上头的谷粒摔打下来,总有些结实的谷穗还会留在稻杆上,这些都便宜了鸟雀。

    现在有了打谷机,别的不说,时间就抢了下来。

    有了时间,自然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处理谷穗,现在大家的做法是,用打谷机打上个两遍,第一遍打完了放在一边,第二遍从上头抱多一些稻杆再送进去,这样基本就能保证稻穗上只留下很少一些的谷粒了。

    而这些被处理完的稻穗会被拿到村里老把事那儿或是烧火粪,或是烧草木灰,当然,也会省下一些整修房子什么的。

    在烧之前,庄稼人还是会习惯性的再多甩几下稻杆,看看上头还能不能再甩下来一些,但只是很少,少到小儿都懒得去捡的程度,这就可以得见打谷机的效果了。

    今年又是个丰年,黄橙橙的谷子看着就叫人特别欢喜。

    里正笑得老脸都成了菊花,县令大人在他们里弄了个这个打谷机,他也是很被别的里正们羡慕的。

    夏安然见他们没有什么意见,当天下午就去了府衙,求见了知州大人。

    永春州知州看着夏安然拿来的图纸,又跟着夏安然跑了趟郊区,又听闻夏安然愿意无条件将这技术交公,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复杂。

    他看着尚带着少年稚嫩的夏安然,长叹一口气,竟觉得自己有些不如年轻人了。

    他自以为自己与蝇营狗苟之辈不同,亦不愿与之同流合污,方才刚见到这器材之时,第一反应却也是欣喜若狂的,欣喜于永春州将多一政绩,而非是为辖地百姓高兴。他竟也不知不觉,丧失了本心不成?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莫过于有一日回头一看,自己变成了曾经最讨厌的那类人。

    幸好,幸好他及时醒悟,为时不晚。

    当夜,他便写了折子,自州府上奏的通道直接将折子递了上去。

    府衙上奏的路线有多种,他用的正是加急路子,一路驿站将快马加鞭,将奏书自闽南呈至京城,虽不比八百里加急,但是也不逞多让,其中所耗人力物力,非同一般。

    但是苏启明自觉今上并不会对他用这条路子有所责怪。

    今上何止不会怪他,今上简直要后悔为什么把夏安然派的那么远!

    农业国家,秋收时节,出现了一个可以大幅度提高农民工作效率的工具,皇帝恨不得夏安然能够立刻出现在他的面前,有图纸,有图纸也没用啊!

    南边的秋收早了些,但是北方这边也不过晚了小半个月而已,现如今都已经快要进入尾声了。

    他啪得把夏安然所绘的图纸拍在案板上,来回踱步。

    三合土,打谷机。

    刚放出去两三个月就折腾出这两个东西!一个黄毛小儿,朕的工部呢!一个都没弄出来!

    这时候皇帝已经忘记了他把人放出去时候的心情了,他现在就恨不得把这小孩拎回来让他给自己先把脑袋瓜里面所思所想先挖出来再放出去。

    他一扭头,就看到工部尚书不动如山,眼角余光却往被他丢在桌案的图纸瞧,他登时被气笑了,斥道“要看就直接取了看。”

    “谢陛下。”

    工部尚书恭敬谢过,然后毫不犹豫得拿了图纸来细细端详,夏安然画图纸的法子是现代所用法,剖析图、俯瞰图、平视图、分解图均有,且每个部件的尺寸都被标注好,内行一眼就能看明白,都不用带个模型的。

    工部尚书作为工部的头头,只细细扫过一遍,便心中有数“启奏陛下。这打谷机,造起来极为方便,废时亦不长,现如今工部可加急做出,运往北边,还能赶得上秋收。”

    这勉强能算得上是个好消息,皇帝点点头,脾气稍稍收了些,示意人赶紧下去办,然后他思考了一下,走到了舆图边上,指尖点了点闽南地区,哼了一声,戳戳那块地方,指尖有些用力,嘴里笑骂了一句“臭小子。”

    夏安然:阿啾。

    他有些莫名其妙得搓了搓鼻子,他正在指挥役夫们在三合土墙内插入晒干的竹架,因为此次秋收有了打谷机,永春县的农忙结束的比往年要早,晒谷之事可以由家里的婆娘和小儿打理,壮劳力们一听府中要铸墙,还包饭给工钱,纷纷前来报名,数量远超夏安然想要的二百人。

    夏安然:计划通,耶

    但也就是同时,他接到了系统提示,主线任务完成度上升了十个百分点。

    咦?扬州,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