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88.三国(二十)

88.三国(二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夏安然万万没有想到, 在他的酱油还没有给曹家出口创汇的时候, 他先靠着牙刷和薄荷汁这两样美齿利器先迅速风靡了曹家谋士将士圈。

    华夏名族……自古到今,其实都是一个看脸的民族,你脸长得好看大家对你的容忍度就会更高一些, 这个特征在魏晋时期发展到了巅峰, 魏晋风流便成为了一个看脸的时代最文雅的典称。

    虽然此时代条件简陋, 化妆术也不过关,但是在春秋时期基本就已经定下了美人的审美,其中一点就是明眸皓齿。

    皓齿就是牙齿整齐美白, 当然, 也要没有口臭,这一点在汉代其实是有一定难度的。

    一来没有牙刷牙膏,二来这里的人多半都有一定的肠胃疾病,而且没有清理舌苔的习惯, 但是聪明的古代人会食用一些味道清新的食物来保持自己口气清新不要熏到别人。

    比如栗子、枣子之类的。

    夏安然作为后来人,知道薄荷的作用, 但是这个时代的人多半还将这种植物当做了烫伤药的敷料呢。

    薄荷在现在被称为银丹草,和后世繁多的薄荷品种不同, 这就是中国本土最常见、生命力最顽强也最好种植的品种。

    夏安然因为在红楼世界里面铸三合土墙时候曾见过永春村民用它煮水, 所以认出了这个像杂草一样长在成皋溪水边的植物。

    在离开的时候他出于想喝薄荷茶的念头,挖了一块在根部裹了团泥就带到了东郡,现在在夏安然的庄子墙沿茁壮成长, 薄荷因为是根茎和地上茎均可繁衍的植物, 横向扩散极为迅速, 不到短短一月就已经蔓延成了郁郁葱葱一片,若非知道薄荷扎根浅,夏安然也不敢种在那儿。否则土墙都要被它们扎透了。

    虽然没有仔细勘察,但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整个东郡可能就只有夏安然这里有一片薄荷了。

    之前他都是吃了早膳才去上班,大家都没有发现他用了薄荷漱口,但是今天的夏安然难得一个臭美,在吃完了早膳后复用薄荷漱了漱口,一说话喷出的香气就被人逮住了。

    本来就非常臭美的郭嘉立刻摸到了夏安然宅中,除了摘走了一丛薄荷叶还顺走了他做了的备用牙刷,之后夏安然家的薄荷田就遭遇到了惨无人性的剃头。

    夏安然很快抓住了这个机会,将薄荷和忍冬、茯苓等可食用的草药熬煮后混入石膏,等干透后碾碎磨成粉末,就是粗制的牙粉了。

    当然这种牙粉因为目数比较高的缘故,最好不要用力刷,但是优点就在于干燥保存的话应该能保存很久……

    虽然夏安然有些不确定,这个应该是将草药晒干研磨后混入石膏还是熬煮后,哪个的保质期更长一些,但是因为做起来很容易,一周做一次总不会变质吧。

    牙粉一推出就得到了大大的好评,一时之间曹营的马匹尾巴都遭遇到了洗劫性的修剪,平时爱马如命的曹军在此时修剪马尾半点不留情。

    就连曹操的爱马都被剪下了一小撮毛,给家里头的夫人做牙刷。

    也幸好牙刷所需要的毛虽多,但并不长,才没导致曹军的马匹变成短尾巴,之后畜官也来禀报曹操,若是马尾修剪过度,容易导致飞马之时,马匹难以保持平稳,这股子歪风才被制止,军马不能动,作为畜力使用的牛羊就无所顾忌了。

    就连到了东郡后地位还挺超然的骡子在此时都被人下了力气剪掉了一撮毛——这搓毛最后成了曹操的牙刷。

    夏安然做的牙粉原料在东郡都很好找。

    薄荷不说,忍冬、石膏还有茯苓的主产地就是山东一带,距离东郡并不远,采买极其方便,造价也就便宜。

    曹操很快就命人接手了牙粉的制造,将夏安然从药房里面解放了出来,之前被收留的无处可去的难民被拉来做了壮丁,负责在木板上钻洞做牙刷,见曹操打算批量生产,夏安然虽然不知道他是计划自己用还是卖给别人,但是还是推荐了流水线作业。

    流水线在这个时代反而比较能够保证产出货物的质量稳定性,因为大家都只负责其中一环,钻洞的就是钻洞,穿线的的就是穿线,每个步骤由专人负责一来可以使得这人熟练自己的工作,二来每一把牙刷最后的每一部分质量都是可以追溯到个人,也避免了有人躲懒。

    此时的工匠还是在一个要求全面发展的时代,就拿做牙刷来说,你要做一个工匠,你就得精通每一步,并且能够独立制作出这一把刷子,才能达到入门级。

    但是流水线操作不需要你精通每一步,你只要会你手上这一步,并且能够做精就可以了。

    这无疑大大降低了培训人才的难度。

    另一种程度上,也降低了这一个人才的不可替代性,这一条生产链上没有一个人是不可替代的,培训一个替代人的难度也很低,整条生产链,只需要一到二人全精通的人就足够了。

    夏安然并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值得说道的想法,他并不知道提出这个建议后曹操虽面上不改,等他告退后却一人坐在室内想了很久。

    曹操想到的不是仅仅这一把牙刷,他想到的是更多,譬如武器的生产链,一个制弓大手一年也不过能做出十来张弓,一个最好的铁匠一天也就能打出四五枚箭矢,而且,如果将夏景熙所说的流水线铺展到别的领域呢?

    譬如,官场。

    现如今的大汉官场均为举荐制,曹操本人就是孝廉出身,做过文官,也做过武将,最后虽然造成了他文韬武略均通的结果,他却也自知自己这种情况为少数,大笔大笔的人才都是精通一面,譬如蔡邕,便是以文为长,并不善治军。

    而又譬如手下曹仁,以武为长,不善治民。

    若是这二人分别治理地方,若非能遇到合适的副手,必定会出问题。

    但是若是一县有两位领事,文武何人为先何人为副,又是一个问题,更何况就曹操个人角度来说,他也是不愿意天降一个上司压着他的。

    但是撇除这一点,倘若治理国家就能够如同夏安然所说的流水作业,各部门只负责自己手中的一部分,各司其职,不必兼任呢?

    这样择良才,便只需要择其中一点擅长,而非全才,且,是否如此行径可使得执行更通畅些?

    这个在后世被评价为抑制豪强,加强集权的曹孟德,在此时却在思考分工制的必要性,虽然这个念头在他脑中仅仅只是一闪而过,对未来产生的影响也未可知,但是起码,在这一刻,他心中所记挂的,依然是怎么改善如今汉室的腐朽制度。

    旁的先不必多提,牙刷和牙粉的制造渐渐上了正轨,一开始仅仅是为了清新口气的诸人在使用过这个新产品后发现,咦?嘴巴不臭了,牙根也不痛了,嘴巴里面的疮也没了,牙齿好像还白了些呀!

    尤其是最后一点,在颜控的世界里长得不好看的劣势实在太大,一瞬间牙刷和牙粉成了热销产品,明明有所增产的美齿产品生产线莫名又进入了缺货状态,每天做出来的东西分分钟就能被人买光。

    哪怕牙粉价格被提高到一小盒牙粉抵两斗粟米都很快被抢空,即便市牙粉的小吏再怎么和大家解释这东西保质期很短容易变质一次不要买太多,还是会在新的一批出来后被极快得卖完。

    甚至因此促生了二道贩子。

    夏安然默默看着这些人用2斗粟去买一个曼秀雷敦薄荷膏扁平罐装的牙粉,甚至有人为了节约牙粉,干脆敷在牙齿上不舍得用水冲掉,简直要为这群爱美的东汉人操碎了心。

    会过期?不怕,味道苦?不怕,石膏金银花茯苓吃下肚子容易导致腹泻?不怕,都不怕,只要牙齿白了,我什么都不怕的!

    整个东郡都陷入了一种谜一样的气氛之中,每个人见面都要看一看对方的牙,一时之间,一口白牙才成为了这人身份地位的象征。

    “我感觉我走错了致富路。”夏安然一边用黄豆酱下饭一边对曹纯说“虽然黄豆酱也很好卖,但是制作周期的确太长,靠卖牙粉和美容产品我觉得就足够了。”

    夏安然脑子里面有非常非常非常多的配方,他曾经的小伙伴贾宝玉就精通此道,胭脂水粉口脂蜜水他都听过一耳朵,要做出这些东西完全不难,难得就是要如何保证保质期以及细菌不超标。

    在现代很多人都玩自制化妆品护肤品那一套,但是先不说过敏源以及皮肤测试,大牌的护肤品化妆品灌装都在低菌或者是无菌环境中,寻常实验室可没这条件。

    曹纯坐在他边上,他呼噜呼噜得大口吃着黄豆酱盖饭,对现在的情况非常的满足,和红楼世界不同,吃在这个时代虽然也受欢迎,但是吃得好比不上看的好,所以在牙粉出现后这群人业余时间都去鼓捣牙粉去了。所以,蹭饭的人急剧下降,没人来打扰的日子非常幸福。

    曹纯表示,为此,他可以忍耐周围一群男人天天刻意得露齿大笑,以及为了露出牙齿做出的各种不雅姿态,天天龇牙……和胯下马匹有何区别。

    作为自家富有牙粉的曹纯就从来不干这事,他极其低调。

    ……至于牙粉味道如何效果怎样,他能从夏安然这里知道。你以为为什么那些鼓捣牙粉的人先去鼓捣家中夫人的?

    说道鼓捣牙粉,必须要先说钟繇,他是第一个想起来改造牙粉的人,此人取了秋桂晒干碾碎混入牙粉中,让家里的女眷使用,效果极佳,旁人得了灵感纷纷效仿。

    郭嘉一直试图在牙粉中加入酒香,按他的说法就是自此不饮酒便醉人,岂不美哉,但是大家都知道,薄酒加热后……几乎留不下什么味道。

    而荀彧更好,他本就擅制香,牙粉简直开创了他的第二个新世界,自他手中调制出来的牙粉迅速成为了千金难求的珍贵粉料。

    而且就求购了牙粉的人说来,这是在太划算,香料燃一下只能香一时,就算熏衣也不过三四日,但是如果不喝水,牙粉能香很久很久很久!而且非常的经用!

    曹操也特地来为夫人讨要了一盒荀彧所制造的牙粉,用后感觉效果非常不错。

    在夏安然的建议下,曹操特地遣了一熟练的工匠,寻了上好的木料雕刻出了一把华贵的牙刷,并一盒雕漆木盒,里头放了生产自东郡的牙粉,令人送去了长安献给了皇帝。

    虽然董卓把持朝政,但是也并不会挡住各地郡守上供的路,而对于曹操送上来的这种小家子气的玩意,董卓只粗粗一看,就挥挥手让人送去了献帝那里。

    汉献帝今年不过十岁有余,他自幼聪慧,自然也清楚自己如今处境,对于这个难得被董卓放行的贡品十分好奇,当夜他就按着说明用了一下,浓烈的薄荷香气和忍冬的苦味冲入口腔,漱口后舌尖更是有着麻麻的凉意,虽然牙齿感觉有些涩感,但是每一口吐息都是好闻的香气。

    汉献帝对这感觉十分新奇,只是有些遗憾于曹爱卿只献上了一支牙刷。

    他身边有个黄门,见此便多提了一句,这献礼之人正是半年前同孙坚共同逼退董卓的英雄。

    献帝自然是记得孙坚的,他当时听闻董卓兵败的消息时已经是董卓回到长安时了,那时的小皇帝身边的人都兴奋非常,就期待着孙文台能够带兵直入长安救出他们,不想孙文台止步洛阳。

    小皇帝心中虽也失望,但是他本也没有将希望放在声明不显的孙文台身上,他还等着袁家兄弟来救驾呢。

    之后便得到了中原腹地诸侯内战的消息,然后孙文台就在内战中战死了。

    曹孟德这样的小人物之前是被掩盖在孙坚和袁绍之下的,所以小皇帝一直都没将他和这个来送贡品的人划上等号,只有在小黄门提醒后他才意识到。

    这曹爱卿是个大忠臣啊!

    小黄门压低了声音,小声得说了一句“曹孟德的祖父当年也是国之忠臣。”

    这件事献帝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

    他挥退小黄门,一个人沉思良久,他的手指把玩着牙刷柄,忽然不知道指尖碰到了哪儿,修建得圆润的指甲似乎遇到了一个小缝隙。

    他一怔,眸子猛然间睁大,再细细摩挲半响,才确定方才不是自己的错觉,只是这机扣实在太过精巧,若非如此也无法躲过董卓的探查,他指甲反复抠嗦,直到划开了一道细小的蜡块后,才发现了盒子的松动。

    献帝按耐住兴奋,他虽然还是个孩子的年级,却已经知晓不能讲自己的心情显露出来。

    这位傀儡皇帝装作自己要睡了的模样,迅速得爬上了床,直到听到伺候的宫人为他拢好床帘退出了寝殿,才窝在被褥之中打开了这个制作得极其精巧的木盒。

    里面是一张卷着的极为轻薄的纸张,上头的字迹也非常小且淡,需要献帝凑在烛火边上眯着眼才能一一看清。

    原本平静的双眸渐渐亮了起来,小少年反反复复看了两遍,将上面的每个字都记在了心里,看着最后一句曹操让他看完了信一定要毁掉的话,他双眼一眯。

    这里的宫侍基本都不是他的人,真正忠心于他的人都已经被董卓杀死了,若是引火,焦味一旦生出,就会有宫人告诉董卓。

    刘协一咬牙,倒了一杯清水,然后就将纸张塞入了嘴里,混着茶水三两口就咽了下去。

    唔…………

    刘协囫囵吞下后,在喝水时眨了眨眼,居然,居然不是很难吃呀!

    当然不难吃了,这是夏安然特地做出来的糯米纸啊。

    可难做了,成型的还特别少,几乎都能说是看运气成形的。

    夏安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到的,曹操就是和他说了一句有没有办法把纸头弄得更薄一些,他脑洞一开就把糯米纸给鼓捣出来了了。

    这个简直是夏安然来到这里做出来的最高级的作品,就连他自己都惊呆了,因为这完全是灵机一动,他那天还在思考要怎么把纸打薄熬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搭在锅边的一层粥衣,之后更是试验了很多次,才做错了几张比较完整的糯米纸,只可惜糯米纸虽薄,却怕水。

    虽然不知道曹操为什么要这个,但是作为拿工资的小工,必须不能留隐患啊!不能碰水当然就不能用毛笔写。

    于是夏安然就把石墨铅笔也鼓捣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