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89.三国(二十一)

89.三国(二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夏安然是不知道曹操拿着这东西去干了什么的, 一个不太聪明的人千万不要去管聪明人干了什么, 更不要去问。

    知道的结果一定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管好嘴和眼睛,不要去管太多,这就是在大佬中拿工资的生活哲学。

    夏安然自觉自己适应的非常好。

    尽管如此, 夏安然还在心中默默猜测曹操肯定是拿这个当做工具和别的诸侯传递消息用了, 他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家大佬手眼通天直接伸到小皇帝那里去辣!!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他得给家里的大佬跪下。

    但是其实这并不让人意外, 曹操一向都是艺高人胆大的典范。

    他孤身一人敢去行刺董卓;只有一千人队伍时候敢去和董卓军硬拼,官渡之战时候更敢亲自领军深入敌腹,现在不过是作为一个太守去拉皇帝的小手……这根本不算什么。

    因为曹操现在渐渐有了分工合作的意识, 他在这一段时间内将自己的帐下谋士进行了了更明确的责任规划。

    除了谋主荀彧……还是什么都要管, 戏志才、郭嘉主要负责军事方面和大局方面,钟繇则是文化和教化方面,夏安然……夏安然负责所有的杂学。

    当然这是夏安然整理概括后的。

    杂学的意思大概就是,除了以上这些都是你来干。

    夏安然对此默了一下, 乖乖得认了,咳, 大佬的安排其实还是很符合他的心意的,可能是因为做过县令的关系, 军务方面他一窍不通, 但是民生方面倒是的确可以说擅长。

    骑着马带着翻译走遍了东郡,夏安然将一叠抄录的秋冬农田照顾口诀发到了每个县。

    其实这一趟本不需要他来走,只是夏安然觉得自己切身看看治下的农田更利于因地制宜发展优势啊。

    比如他这次就发现了两个县, 明明有柿子林, 在这个柿子成熟的季节却没有进行打理。

    细问之下得知这是因为此地为产柿之地, 因此柿子价贱,柿子树种着也就是村里人尝个新鲜罢了。

    反正也不需要打理,红艳艳的也挺好看,被鸟雀吃了就吃了,这些落在地上也当是肥田了。

    夏安然面对这些特别道系的村民沉默了好一会,再看看他们精心伺弄的农田,问了一个问题——你们,知道柿饼吗?

    柿饼是柿子最重要的加工产品,因为它的制成需要两到三月的时间,成型时候正巧是过年时节,又是隆冬,所以在后世物资不丰的八-九十年代几乎成了家家户户过年时候的必买年货。

    柿饼在制作过程中保留住了大量的葡萄糖和果糖,在现代人吃起来感觉会太过甜腻,但是在夏安然小的时候,能啃个柿饼还是非常能让小孩满足的……咳,就算到了长大后,他也喜欢在冬天叼着个柿饼边随意嚼嚼,边干别的事。

    而且柿饼能够在缺乏绿色蔬菜的冬天为人体提供充足的维生素C,还能治便秘。咳,冬天肠道通畅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而这个作为能够在冬天补充热量的柿饼,在东汉末年还没有出现。

    幸好发现的早。

    夏安然摊手捏了捏树上的柿子,应该是还没彻底熟透,柿子还保持着一定的硬度。

    他眨了眨眼,取了纸笔记下了这件事,并且吩咐了当地的县令,等到柿子成熟之前务必遣人来寻他,第一次制柿饼他得跟着看着些。

    另外,他还拖此地县令到时候去寻另外几个种了柿子的县官一起来学习一下制柿饼之法,做成了柿饼……就能往西边和南边卖了,又是一个创汇的好办法呀!

    除了柿饼一下,青柿子还能做成柿漆,这是天然的防腐剂和驱虫剂,如果数量够多的话,可以大幅度降低曹军对桐油的依赖。

    在制作武器的时候,桐油的重要性并不亚于木材,尤其是弓和弩,为了保证□□的使用性能,一把弓在建造过程中需要多次浸入桐油之中,在后期的使用和维护是,也少不了由兵士领取桐油后自己维护。

    但是桐油大部分掌握在国家和军阀手中,现在曹军有的这些基本都是从袁绍这里拿到的,还有富户这边得到,东郡本地仅有几棵桐树,还不是产油的油桐,是泡桐树。

    哪怕工匠们好吃好喝还拿了肥料供给了泡桐,短时间内油量也产不上去。

    之前工匠就已经将这事报了上来,现在曹军武器基本足够,大部分都是劫富济贫所得,但是这也导致了规制不完善,主要兵器都供给了曹操亲兵和曹纯的虎豹营,剩下的军队出去拿什么的都有。

    古代的军队讲究阵法,就是以集团军、单体兵种为一个个体,通过各兵种的配合以及敌方部队的情况,结合气候、温度、地形等因素,由将领排出的一个个进攻阵型。

    和玄学无关,阵法并不会让敌人产生幻觉,更不会让人丢下武器莫名大哭什么的。

    说白了,就是看敌人擅长什么,我就列阵攻击他的短处而已。

    通常一套阵法会使用上很久,因为士兵训练和适应阵法需要时间,敌方虽然也很清楚你的摆阵模式,但是就是攻不破。

    就像很简单的道理,都知道轻骑兵要对付弓箭手,那你能想出办法在不影响骑兵负重的情况下攻破弓箭手吗?这个难题直到弓箭被火-枪替代都没能被解决。

    曹操擅兵,东汉末年的战阵还是处于一种比较粗糙的阶段,但是再粗糙也需要兵种的明确,武器攻击范围的统一,战甲防御性的一致性。

    曹军现在受制于兵器和护甲以及原材料的不足,这一步进展的非常缓慢。

    如果柿漆当真可用,或者说,可以替代一部分桐油的功效,想必就能很大程度上减轻郭嘉的负担了。

    没错,战备后勤是由郭嘉负责的,为了小伙伴的幸福生活,夏安然仔仔细细得问清楚了东郡有种植柿子的人家,并且在之后的小半个月一一跑遍,确认了东郡范围内的柿子数量,为明年制作柿漆做准备。

    而就在这段时间内,柿子也陆陆续续成熟了,夏主簿带着东郡的农人做了第一批柿饼的半成品,再细细说了制作过程中可能发生的问题。

    最后他有些无奈的表示自己知道的就只有那么多了,制作的时候如果产生了问题,还是需要大家互相分享制作经验。

    今年本也就是试做,不必太有心理压力,村人们纷纷握拳表示放心吧夏主簿,我们会努力哒!

    然后他们塞了一堆被挑选下来不合格做柿饼的柿子拖夏安然带回去给曹操等人食用。

    做柿饼的柿子需要成熟偏硬的,而被挑剩下的自然就是已经软熟的了,这些柿子被村人小心得放在了两个竹篮里头,一左一右各一个,被架在了夏安然的马匹上。

    夏安然眼睁睁得看着自己的坐骑被压得趔趄了一下,不由自主得瞪大了眼。

    这,这是放了多少!

    他忙挥手对着翻译的兵哥说要不了那么多,快拿回去些,虽然柿子卖不上贵价,多少也是一份收入,而且大家自己吃掉也不错的。

    就见兵哥和村人来回了几个回合后对夏安然说“村长说,曹大人一定吃的掉的。”

    为啥

    夏安然瞪大了眼,

    “因为曹大人宽宏大量,既然大量,饭量自然也大。”

    “……所以,就因为这一句话,你就带了这么多柿子回来?”郭嘉随手捏起了一个柿子,也不清洗,捏捏果子软和就直接剥开吮了一口,“嗯,挺甜的。”

    “他们都那么说了,”夏安然哭笑不得,“我还能怎么办?”

    这事要是穿到后世去,人家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咋们这是曹操肚里能撑柿,总觉得不太好听。

    “何况到底是民众的一片心意,他们也想着主公呢,除了这些他们还要送鸡子什么的,那些我都拒了。”

    郭嘉沉默了一下,静静将柿子吃完,净手后道“主公仁善,自入东郡,开垦荒田减轻赋税,建水利,稳物价,留难民,不过一年不到,东郡便已从黄巾之乱中恢复,他们自然都看在眼里。”

    夏安然闻言看他,直觉国家还有未尽之语,果不其然,郭嘉接下来就说,“只是,咱们这东郡,也成了别人眼里的肥肉。”

    闻言,夏安然沉默了一下,问“黄巾军?”

    “是。”

    二人坐于厅内,屋里的火炉上暖着热水,夏安然取来了水给二人的茶杯满上,他眉头紧锁,片刻后才道“是徐州那边来的?”

    “徐州刺史陶恭祖力拒黄巾军,贼首便转向泰山郡。”

    泰山郡在东郡的东南方向,和徐州接壤,泰山郡太守不善兵,也正在此时,曹操接到了泰山郡太守的求援文书。

    这一年十月末,曹操整军出发,他带走了一万五千兵力,留了两千人镇守东郡。

    因为此役带走了曹操帐下所有的将领,这两千兵力便交由荀彧直接指挥。戏志才和郭嘉随军,由夏安然负责此次粮草的供给。

    对于此战夏安然并不太大担心,虽然提早了大半年,但是历史上,曹操正是凭借此役拿下了兖州……呃,如果刘岱这次依然作死的话,等曹操再回来应该就要变成兖州牧啦。

    但是事情发展并不如他想象中顺利。

    历史上曹操这次对抗的青州黄巾军实则算是一支残军,是从公孙瓒手中逃出的残军,但是现如今他面对的是一支靠着沿途抢劫壮大起来的部队,这支队伍虽然从徐州路过,但是陶谦对付他们可比刘岱聪明多了,他躲在城里,城门一关,随便他们怎么蹦跶都不开门。

    如此坚持了大半个月后,黄巾军只得西行,虽然没有收获,但是也没有太大损伤,所以曹操碰上的就是一支……虽然没什么战斗了但是就是人多的黄巾军。

    不难打,就是特别耗时,黄巾军不把人当人,曹操却不行,尤其在战后黄巾军还不管清扫战场,曹军还不得不在追击过程中留下人清理尸首避免瘟疫。

    于是这一打,就打了足足两个多月。

    打到夏安然每天在整理粮草的时候都要掰着手指头期待他们回来时,东郡太守府忽得急报,一支黄巾军绕过曹操主力大军直冲东郡而来。

    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夏安然第一反应是:这不科学!

    他会有这个反应完全是因为东郡的地理位置关系,东郡正北是黄河,其余三个方位都是兖州自己的城市,若非如此,曹操也不会留下两千人就放心的出战。

    此时曹操正在正东面打黄巾军,你告诉我这是哪里来的黄巾军?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二次在自以为安全的情况下遇到敌人。

    第一次夏安然就直接被坑得登出了,现在又来。

    他简直出离愤怒。

    他直觉这就是那个【世界的意志】干的,他肯定看自己帮着曹老板不顺眼,所以想把自己赶走!

    呵呵。

    别开玩笑了,我还没和我男人结婚呢,都还没出柜!

    这辈子我们可没立FLAG,想要我登出可没这么容易。

    夏安然命人取出了库存内的弩-箭,又令人沿途敲锣警告村民将有敌袭,此时,荀彧也已经安排好了军务,进入堂中时候就见夏安然表情冰冷,整个人就像是刚被踩了尾巴的幼犬,眼睛瞪得大大的,背上的毛都炸了起来,偏偏找不到谁踩了他的尾巴,于是整个人都弓着身子就等着那人出现,要一口咬上去呢。

    荀彧被这人的状态唬了一下,忍不住挑了挑眉,唤道“景熙。”

    “文若。”夏安然循声看去,他手上正拿着一个弩机,整个人都有些杀气腾腾,他当然不知道在荀彧心里刚刚把他想成了准备去咬人的狗崽子,他忙放下弩机迎了上去,就见俊美的曹军谋主轻轻按了按他的肩膀。

    荀彧的力道不重,他的手却很稳。

    他说“景熙,这是第一次,却绝非最后一次。”

    “即为谋士,为主公最信之人,留守后方,就要习惯敌袭。”荀彧抬起手,他正拿着郭嘉的鹅毛扇,在郭嘉手里总带着点痞气的羽毛扇在荀彧手里却有着一丝仙气,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扇动,显得主人极为镇定,仿佛要面对的是不是不知道对手多少也不知道对手强度的黄巾叛军,而仅仅是一群远道而来的客人。

    夏安然想了想历史上荀彧的守城史,心就慢慢定了下来。

    之后,东郡在荀彧的指挥下迅速得运转开,二人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东郡没有领将之人。

    曹操此次出兵讨贼,一则为了先发制人避免入冬后黄巾军侵扰东郡,二来也是为了练兵,自曹操驻守东郡以后,逐渐有学子勇士前来投奔,人才增多之后也带来了甄别的难度,谁适合做什么,不适合做什么,不是简单的靠着谈天能够弄明白的。

    于是曹操手下的年轻将领和老将全数带出,老将压轴,年轻将领实习。

    本来是个好想法,结果却是没有给东郡留下可以领兵的人。

    荀彧也不着急,他派人叫来了曹昂曹丕兄弟,请二位公子一同坐镇,丁夫人作为曹操的正妻,此时亦是表现了自己对荀彧的完全信任,一听荀彧请两位公子过去立刻就放心了,还命人约束手下,管住曹府内的美人,在此混乱时刻,所有人都不许出门,饭食会送进去,无论是哪个美人,胆敢出门就地格杀。

    如此令下,曹府陷入了一片死寂,某一方面也免去了荀彧的麻烦。

    荀彧叫曹昂来是因为按照他对曹操的了解,以及平日里面主臣二人谈天时候所言,曹家的儿郎以后少不得上战场,曹昂作为长子更大的可能就是要坐镇后方,荀彧现在就是在教授曹昂坐镇之时需要如何调度。

    而面对缺少将领这个问题,曹昂在旁听两日后,提出了一个建议——

    “伯符年少勇猛,可为将。”曹昂立于堂中,对着荀彧躬身建言,荀彧闻言微微点头,于是片刻后,年少英俊的少年郎君便被带了进来,孙策看看站在堂中的曹昂,又看看陪坐一旁的曹丕,有些不明所以。

    接下来他就听到了一句可能改变了他一生的问题。

    “伯符,彧可将这东郡城与城中万千百姓,交予尔手?”

    少年人闻言眸一睁,星光明亮,他一时不知道该为曹军这份信任感动,还是为了可以领兵而激动,就将他双手抱拳冲着荀彧道“有死而已。”

    最大的麻烦已经被解决,荀彧依然面色淡然,就见他点点头,下了令书交给了孙策,随后就在孙策入营后守城物资也已准备好,城郭之间被种下了冬麦,但是此时还不过是幼苗状态,一眼看过去就像杂草一样,粮草也被吩咐全部运到城中。

    总的来说,这又是一次坚壁清野的状态。

    东郡城在曹操入驻后有被修复过,将原本因为东郡并非兵家大争之地,而只有短短一米的城墙铸高至两米,又将外壁修葺了下,让其变得平整不易攀爬,荀彧对此的评价是,“尚可。时间仓促,来不及再做守城器材了。”

    夏安然默默看了眼城下的射楼、护城河、拒马桩,再看看城墙上被固定住的□□,再看看面上带了些遗憾的荀彧,突然觉得自己对顶头上司的理解有些不够。

    然后他就听荀彧立在墙头,对他们几人讲解守城时候的几个关键点,这是在永春时候夏安然不知道的。

    永春时候他做为一地县令,是纯粹的文官,朝廷并不会教授文官如何守城,因为他们没有必要学会这个,守城是武官的任务。

    也因此,在如今接受到荀彧指点的时候,夏安然才知道自己当年那堪称“惨烈”的守城是多么的可笑。

    尤其是,当初他修筑城墙的时候就有了错误,正确的城墙姿势应该正是故宫那种,凹字形状,而夏安然深受电视剧荼毒,加上永春县当时的确不需要深城守护,所以建立的是一字型城墙。

    所以但是他只能在敌军到达城下又守住了上方之后是能无可奈何,若是凹字形的城墙,左右侧翼就可在此时进攻了,还有守城器械也太短时了,什么石灰……,单单就荀彧现在准备的就有木炭、石灰、火油、沥青、大量的弩箭、滚石、硫磺等等。

    永春所在的世界还要晚了足足近一千年呢!但是他的创意都比不上荀彧!!

    深刻反省自己的夏安然默默提供了一批面粉,全都是上次曹操上次下来的,不过被荀彧挥挥手拒绝了,荀彧严肃批评了他的这种浪费食物的行为。

    “守城之时,士气最重,而要士气足,就得粮食足。”

    荀彧道

    “对于兵士而言,只要粮足、兵械足够,他们就是不怕的。所以若非万不得已,不要浪费粮食。”

    夏安然点头受教,并且积极改进,他命人将这些面粉制成了面饼子,“虽然干了些,但是吃起来很方便,拿在手上就能吃。”站在城楼上的几人人手一个面饼子啃得非常欢快,荀彧下了城楼就令人试着也将粟米制成饼子,这东西蒸熟之后很能顶饿,虽然味道不太好,但是耐不住吃起来快,如今的军粮携带还是直接带粟米,如果事先做过一定的加工,那么军队在食用时候也能省下这部分时间。

    尤其是值勤时候,也能省下交班的时间。

    这个念头在荀彧脑子里面闪现了一下,他暗暗将这事记下,继续给台上几人讲解如何根据对比物测算出敌我距离,以及在各种距离中需要怎么应付才能最大程度得在白刃战之时最大城的得削弱地方兵力,几个学生都学的很认真。

    他们的实践机会很快就到了,两日后,黄巾军的身形自西而来。

    看方向正是陈留而来。

    看来,陈留那边状况不妙。

    听闻消息的几人都产生了这个念头,孙策很快判定了黄巾军的意图,他们要东西包围住东郡。

    “想必,是牙刷和牙粉,招了眼。”

    别的都郡为了购买东郡的牙刷和牙粉,在这些日子以来送来了大量的粮食布匹,而可能正是这个举动,吸引黄巾军注意到了这个原来可以说是贫瘠的东郡。

    “只怕,他们所要的不仅仅是粮草。”曹昂道“应当还有制牙粉的方子。”

    牙粉的制作其实并不难,甚至可以说,只要给医匠接触一下,就能将配方解出七八分,只是此时代医匠地位极低,牙粉的流传还在富农以上的,更何况薄荷的运用目前还没普及开,这一个料子就很难被解析,也因此牙粉在这个没有版权保护的时代,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还没有产生仿冒产品,而黄巾军很可能就因此看上了牙粉的配方,欲以此牟利。

    手艺和方子的重要性,不是只有夏安然知道的。

    围攻东郡的黄巾军约有七八千人,对于一个精锐尽出的小郡城,这已经是非常看的起人的数字了。

    等荀彧听到兵士报上来的数字之后,却是微微一笑。

    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守得住。

    于是所有的人都放松了下来。

    这就是荀彧的力量,是所有人对他的信任。

    只要他说,大家就都会信。

    守城的第一日,夏安然并未上城楼,前几日都不过是试探而已,他们并不需要前去指挥,众人在城内按部就班得操作,按照之前荀彧下来的命令,到了晚上都被强制休憩。

    尤其是活蹦乱跳的孙策和兴奋不已的曹丕,前者夏安然去陪-睡,后者丢给了曹昂。

    “现在是养精蓄锐的时候。”哪怕兵临城下,荀彧依然悠悠哉哉得饮茶,“心不乱,军就不乱。”

    “景熙/昂受教。”

    被他重点教育的两个人纷纷点头表示明白,荀彧继续说,“此时此刻,若是敌军叫将,是不需要理会的。”

    “攻城方永远比守城方更急……小心中了激将计……”

    正袖手慢慢走向城墙方向的荀彧话没说到一半,就听到城墙上头少年大声的嗓音“老子的爹也是尔等鼠辈能说的?吾父忠于大汉,铁骨铮铮,你们说到底不过是一群自私又短视的小贼罢了!”

    尤其在他听到孙策站在上面喊了一句“斗将?可以啊,尔等若能进城,吾就赏脸陪你练上一练。”

    荀彧慢慢得露出了一个笑容。

    对方的将领见没法哄骗这个看上去怪稚嫩的小将开门冷哼一声,调转马头远离弓箭手的射程范围,等夏安然等人上了墙头就听见孙策轻啐了一口“啧,真警惕。”

    夏安然看了一眼他手里拿着的一把隐藏在城墙遮挡下的一把长弓,顿时眨了眨眼。

    原来孙策是想要将人骗到东郡城前,然后一击杀将,只可惜被对方识破了。

    见他遗憾的样子,又看看两人间的距离并不是太远,夏安然有些好奇得问“如今我们的箭弩射程是多少?”

    “约一百步。”回答他的是曹昂,这个一手举荐了孙策的曹家长子从方才就显露出了对孙策的信任,哪怕在听到孙策状似中了激将法也没有动摇。

    他看了看孙策,“伯符天生神力,故而能射一百三十步。”

    夏安然在心中大致估算了一下,他从这态度里面看出曹昂对孙策的赞赏之意,也知道古代说射箭百步穿杨就是一种称赞了,刨去每个朝代之间对于距离的不同定义,现在的一步约140厘米左右,也就是说孙策的有效射程是180米左右。

    但是夏安然之前曾听曹纯说过,现在所制造的弩机射程约有一百二十步,这就是弩机的威力,它通过机械的力量,让每个使用弩机的人都变成了大力士。

    也就是说,对于敌人而言,在他们不打算进攻的时候,他们一般会保持一百三十步到一百五十步以外,这个距离曹军是拿他们没办法的。

    换句话来说,倘若黄巾军无耻一些,他就不靠近,就盯着你看,曹军在不出城的时候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也是困城的一种方式,就看谁先熬不住。

    东郡城高存粮丰富,理论来说并不惧怕这种困城方法,但是凡事均有例外——那个例外就是,因为地势走向,东郡在黄河下游,倘若黄巾军在城外污染水资源,依赖黄河用水的东郡人并无法防范这种情况,只能庆幸曹操当初一入驻东郡便兴修水利,短时间内,饮水应该不会成为大问题。

    尽管如此,之前荀彧便也下达了水煮沸后才可饮用的命令,尤其是守军的饮水全部统一供应,不允许喝生水。

    眼看着这支黄巾军摆出了要和东郡人死僵着的模样,并且他们还在那边做出了伐树搭营的姿态,可把这儿的年轻人给气坏了。

    荀彧此事极为冷静,命人仔细观察后就下了城楼,一路走回东郡府衙的时候他表情都有些凝重。

    “这事并不合常理。”曹昂在坐定后对荀彧说“荀公,黄巾军自徐州败退,粮草应当不丰,且虽攻城艰难,然则他们毕竟有人数优势,若要强攻,并非不能。“

    荀彧点点头“昂公子所猜,为何?”

    “昂失礼。”曹昂沉吟片刻“他们此意……莫不是为了拖住我们为父亲运粮?”

    确实,为了防止军粮被劫走,还有就是打开城门后被敌军乘势攻入,这几日曹营均未给前方军队提供粮食。

    若非夏安然之前在运粮时候将损耗算在了里面,每一次都会多加上百分之二十的损耗量,只怕此时出征的曹操已经要离缺粮不远了。

    而能够让黄巾军分出一支来截断粮道就证明……

    “曹世叔那边进展必定极佳。”孙策道。

    也就是这一刻,夏安然终于注意到了孙策对曹操的称呼,咦,为什么叫世叔?

    世叔这个称呼一般都是用来称呼和父亲关系极好极好的长辈的,但是据夏安然所知……曹操和孙坚只见过一次啊。

    莫非……这是孙策特地和曹操攀扯关系?

    加上今天孙策诱敌深入的计策……嗯,在夏安然心里,孙策已经变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人了。

    他眨眨眼,想了下历史上孙策可是和曹操刘备一样白手起家打下一大块江山的人啊,怎么可能真的是现在表现出来的傻白甜模样呢。没错,夏安然那一开始对他的定义就是傻白甜。

    实在是因为他和孙策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去曹纯家玩耍时候就看到这人堵在他男人家门口堵人,还一幅一定要和人打一场的模样呢。

    被打扰两人世界的曹纯也不含糊,虽然夏安然不知道曹纯的功夫究竟怎么样,但就曹操能让曹纯执掌他手下精英部队,且曹纯将这支部队里面的从各营选□□的刺头都整的服服帖帖,就能看出他的实力起码是曹营数一数二的了。

    这一天,孙策又是鼻青脸肿的回去,曹纯专门挑着孙策一张继承自他爹妈的俊脸打的。

    夏安然看得颇有些心惊胆颤,这毕竟是曹操的客人啊,而且人家也是孙家小霸王呢,就这么打呀?

    等第二天他在和曹纯吃炸酱面的时候又被人敲响大门之后他就不这么想了。

    不过他有些心机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小小年纪就突逢大变嘛。

    夏安然点了点头,然后默默拿出了一张图纸,上面用铅笔绘画了一个机械。

    铅笔是他之前为了在糯米纸上写字时候被迫弄出来的,做法也很简单,和现代的铅笔一样,两根木棍夹着一根石墨,只不过这两根木棍的存在意义并不是为了防止弄伤手,而是为了保护石墨不要断裂。

    现代的铅笔是石墨净化后混入黏土制成,而很可惜这个比例夏安然是不记得的,至今工匠还在摸索,他现在用的这个是写出来颜色最深的,只是硬度也比较低,一不当心就容易断裂。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铅笔的发明给曹营的工匠们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尤其是刻线方面和便携性,比用毛笔方便多了,夏安然从成皋带出来的图纸,有许多都被他用铅笔重新画了一边,理由很简单,用毛笔的时候,他线条画不直啊。

    他现在拿出来的正是重画的其中一张图纸。

    荀彧接过来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这可是……投石机?”

    是的,是投石机,但是不是两汉使用的人力投石机,而是配重式投石机,也就是现代人更为熟悉的,在电视剧里面看到的攻城器。

    前段栓挂重物,用重物的自重将石头抛出。

    这个东西的出现,实在一千年后的蒙古人所发扬光大的,它在华夏名族中留下的第一个印记,便是蒙古军攻破襄阳城的那一役,守城数年的南宋军,在这个被称为“回回炮”的配重式投石机的攻击下根本无力抵抗,关键原因就是,回回炮摆脱了人力投石机的人工因素。

    本时代的投石机的动力来源于数十个乃至上百个兵士一起拉动绳子带来的牵引力,因为这份牵引力被分散到了每个士兵手上,倘若配合不好,或是发生一点意外,投石机的石头攻击距离不够砸到自己人都是有可能的。

    何况人力有尽时,一个人力投石机所配备的小队默契是经过长时间训练才可以达到一个小队的力道用到一起,绝不是寻常兵士可以轻易代替的,一旦这些兵士疲累了,几乎寻找不到可以替代的力量。

    但是这些影响因素,配重式投石机没有。

    他所有需要人力的地方就只有:1、搭建起来。2、将石头搬上去。3、打开机关。

    也就意味着,配重式投石机不再需要专门的部队,而且,它能够保证投射距离的稳定性、不间断的工作。

    “如果用这个攻击的话……”

    夏安然眨了眨眼“就可以打到黄巾军后方,逼得他们向前。”

    “东郡本身就有投石机,只需要改装一下,若是顺利的话,约莫二三日便可用”拿出了这种大杀器的人非常平静得说道。

    荀彧的手微微颤抖,这一刻,他跨越了时代,和红楼世界中的户部尚书一时间产生了一样的想法:你还有什么!一起拿出来啊!不要藏着了直接一起拿出来吧!

    弩机的改进还没有完全,现在又弄出了改良式的投石机。

    可惜有些东西,夏安然没有遇到的时候也想不起来做呀。=w=

    荀彧深吸了口气,平稳了下心绪,极为和善得对夏安然说“东郡投石器有三架,这件事便交由景熙你去办。主公那里粮草尚可支撑四五日,最迟三日后,吾等便对敌军发动攻击。“

    他的视线落在蠢蠢欲动的孙策身上”若无意外,待到那时,便要伯符领军出击了。“

    孙策双手抱拳作揖“荀公尽管吩咐就是,旁的策不敢打包票,唯此定不输他人。“

    荀彧闻言微笑“那么,便等三日后了。”

    这三天,孙策荀彧养精蓄锐,唯有夏安然日夜不修跟着工匠一同建造投石器。

    他们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曹军拥有的三台投石器因为来的方法不一样,也没有所谓制式可言,这三台的规制都不一样,原材料也不同,这给改造的工匠带来了麻烦。

    他们没有办法很快得判断每台投石机适用的配重大小,而为了不损伤投石器的机身,大家都只敢一点点加重量,最后最重的一台控制在了约莫80斤左右的重量,根据实验,用这个重量作为配重,投射一块约20斤的石头可以达到300米到400米,这和夏安然记忆中的差不多。

    另外两台都稍轻一些,射程也在280米到350米左右。

    作为在宋代床弩发展到巅峰时代出现的配重式投石机,其射程本就是要超过床弩的,中国古代兵器的进化,就是一个攻具与防具;远程武器和远程武器的射距;硬度和强度之间的赛跑。

    投石器赢了,所以南宋灭亡了。

    是夜,月明星稀,夏安然揣着手立在寒风之中,他站在城墙上,仰头看着被工匠运到此处再安装到位的投石器,还有被源源不断运上来的原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在如今普遍射程200米的世界里面,这个射程400米的庞然大物就像是混进了鸡群里面的大鹅一样,张开了充满尖牙的嘴。

    他出于尽快结束战争的心态放出了这头凶兽,在他之后,必然有人会吸去这份养料制作出更可怕的投石机,以后的战争会变成什么样呢……

    “嘎嘎……”就在此时,他听到了鸟类振翅的声音,还有熟悉的叫声,大黑鸦就着火光降落在了他的身边。

    他带来了曹纯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