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96.三国(二十七)

96.三国(二十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192年秋收结束以后, 本因董卓死亡而稍稍平缓了些的局势再度紧绷了起来, 因为袁术称帝的行为,诸侯间的野心之火被点燃,这一次比上一次燃烧得更加旺盛, 上一次, 他们想要的是更多的话语权、尊敬、金钱、土地、美人, 而这一次,他们想要的,是至高无上的霸者之位。

    在这样的气氛下烘托下, 很少有人能够再保持冷静, 便是连自诩忠心于皇室的曹操,也很难说那一瞬间自己是否有过心动。但无论如何,至少他没有行动。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谢袁术的没脑子,让他们能够以正义的身份光明正大得征讨他, 但是这一切暂时都和曹军无关,曹军此次并未对袁术出军, 面对旁人的质疑,曹操一脸无可奈何得带着袁绍的兵官去了他们的粮仓, 见到虽然谈不上空空如也但是也的确不太满。

    袁绍的士兵有些将信将疑, 只是曹操和袁绍毕竟不是上下级关系,他也的确没有必要欺骗自己,但是, 但是这不合常理啊。士兵心中想, 谁都知道今年曹军种了一季麦一季豆, 大家原来都等着看笑话呢,没想到居然真的被他种成功了,这一下子曹操就等于有了旁人两倍的收成,就算他是半路接受豫州,单单一个兖州的收成也绝不可能只有这些。

    见他露出了怀疑的表情,曹军的一个兵士非常无奈得说“因为主公今年送了贡粮给长安。”

    ……咳,行吧。

    袁绍的派来的兵士抽了抽嘴角,他也是没想到,在这个别人都借口长安政权不是正统的时候,曹操居然还向长安上供了,这就有理由解释为什么他的府库只有这些了。

    按照规定,一地刺史向下级县郡收税,然后将这些税款上交给朝廷,但是这些税款(粮食)诸侯们为了保证军费,并不会上交,就算是号称忠臣的刘表也是找了各种借口并未上缴今年的粮税。

    袁绍的兵士干巴巴得说了一句“曹公真乃大忠臣也……”

    但是实际呢?

    曹操的确按照规矩上缴了粮税,只不过使用的多半都是粟米,而且他也是按照核查地图前的数据缴纳的粮税。

    那么,那些没有被记录在县志上现在又被曹军没收了的田地呢?此为不可说也。

    事实上,现在放在仓库里面的这些粮食都是已经加工后的产品,也就是麦面,同等重量下,面粉的体积远远小于小麦堆放在一起的体积,所以会显得东西很少。

    为了预防这些麦面遇潮,这间粮仓被重新整修过,底层改为了砖面,夹层则是投放了大量的生石灰,温度和湿度都被严格得控制着。

    除了麦面,这里还有少量的伊府面,作为需要豆油的伊府面还是属于比较奢侈的军粮,多半是供给军官食用,而除了这些,这位兵士没有看到的大部分粮食此时正在别的地方。

    今年的大豆在收货后都被运到了新建的工房里头,在这里它们将被碾碎炒熟榨油等工作,而榨油剩下来的那部分才是它们任务的开始。

    很多人都知道大豆榨油之后就是豆粕,无论作为肥料也好,还是作为畜类粮食也好都是非常好的,但是很少人知道现在这部分豆渣其实也被被称为脱脂大豆。

    脱脂大豆的蛋白含量在45%左右,这个比例比起鱼类都还要高,对于严重缺乏蛋白质的东汉人来说,这东西拿去投喂牲畜实在太浪费!人都缺蛋白质,哪来的多余等投喂给动物哟!

    没的说,必须给人吃。

    这些脱脂大豆遭遇到了二次加工,被再次晒干并磨成了大豆粉,而大豆粉是现代健身房乳糖不耐症的肌肉爱好者补充蛋白质的替代品,但是需要一提的是那种蛋白-粉的研磨目数是有要求的,作为本时代使用的石磨是办不到那种水平的,所以现在的大豆粉肯定比不上现代的大豆粉效果好。

    但是就算不说补充蛋白质的好处,大豆饱含纤维素,搭配水一起吃下去饱腹效果非常好。是现代某些妹子减肥时候的代餐食品。

    夏安然……蹭过妹子们的大豆棒吃,因为他是干吃的,饱腹效果没感觉,但是觉得挺好吃越吃越饿倒是真的。

    所以现在他就想试着做一下试试,在这里做当然没有现代加蔓越莓啊什么什么的条件,但是加些打碎的花生果仁之类还是可以的。

    前提是要有一个烤箱。

    烤箱的原理其实还是比较简单的,严格来说他就是一个恒温保持在两百度左右,尽量密封的一个热循环环境,在任何一个有工艺做出炼铁装备的地方都不是大问题,唯一的困难就是在于他们控制不好恒温这个要求,但是这个问题也很快被工匠解决,他们通过调整出风口大小的方式来控制温度。

    第一炉成功的大豆棒很快被大家试吃结束。

    嗯……怎么说呢这个味道。

    “有些淡。”嗜甜的谋士们这样评价。

    “有些硬。”少年人们嘎嘣嘎嘣咬着棒子评价。

    “还行。”武将代表曹纯丢了一个进嘴里,嘎嘣嘎嘣嚼的挺愉快,反倒是夏安然小心翼翼地问他“不干吗?”

    曹纯非常可以得沉默了一下“干。”

    于是夏安然很殷勤得给他倒了一杯水说“一边喝水一边吃,理论来说这个很饱腹的。”

    然后他就接收到了来自家里那口子瞟过来的一眼,带着点无奈。

    夏安然:??????想什么啊!!还有孩子呢!!

    在桌子下面,他恶狠狠得踩了他一脚。

    孩子代表——庞统和诸葛亮两人并未察觉什么,两个人都是十多岁的少年人,对于这个寡淡的东西很快没了兴趣,他们倒是对夏安然顺便放进去一起烤的牛乳饼干比较感兴趣,因为这个淡黄色的小饼散发着一股子诱人的奶香还有糖香味。

    见他们感兴趣,夏安然赶紧给他们端了几块饼干,搭配麦茶来解腻,应该味道不错吧……

    夏安然其实也挺想吃的,但是这么多人面前他没好意思,他特地买来了好些牛乳混合了面粉……额,不过第一次做有些不能控制量所以……可能有些硬,还有些厚。

    “唔!!”

    “嗷!!”

    毫无防备一口咬下去的庞统少年和诸葛亮少年两人同时叫了出来,庞统还好,诸葛亮则是立刻捂住了嘴,不一会儿夏安然就看到他眼圈红了,圆嘟嘟的大眼睛里面盈满了生理性泪水,显得十分可怜。

    这,这一幕好眼熟。

    夏安然赶紧站起身袖子一扬就遮住了诸葛亮的脸,然后他把人一把抱起来吭哧吭哧就跑到了边上没人的地方,并且让旁人不要跟过来,接着他拍着小孩的背安抚了半天,才被亮少年轻轻推开。

    重新站好的亮小少年眼圈虽然还是红的,但是金豆豆已经被擦掉了,他紧紧闭着嘴巴不肯说话,因为如果他嘴巴一张开,大家就会发现他上颚的一颗犬齿没有了。

    换牙期的痛,夏安然深有体会。

    他摸了摸亮少年的头,将手伸到他面前,“快吐出来,牙齿可千万不能吃下去,会磨破食道的。”

    小孩表情露出了明显的纠结之色,他看看夏安然伸在他面前又白又细的手,又抬头看看人家关心的神色,犹豫了半天,还是将沾着血丝的一颗小尖牙吐到了夏安然手上。

    夏安然装模作样的端详了下牙齿,然后又问害羞得脸蛋通红的亮小少年“是上面的还是下头的?”

    诸葛亮不想说话,只是面对他人关心的态度,还是呲出了一口小白牙给他看,于是夏安然十分肯定得说“上头的牙齿要往下头扔,等等安然便把这个牙齿丢到兖州最低的地方,这样阿亮心长出来牙齿一定会又白又直。”

    小少年看了一眼被夏安然捏在手里又被包进了帕子里面,表情露出了一丝犹疑?就好像在说:还有这个说法?

    见此,夏安然十分肯定的说“上头的牙齿往下人,下头的牙齿往上扔,是安然的祖父说的,一定不会有错的。”

    见他信誓旦旦的模样,又考虑到夏安然没必要哄骗自己,于是诸葛亮点了点小脑袋,表示知道。

    他浑然不知,这一刻小牙齿最后放进的地方是夏安然的私人珍藏小盒子,和曹操的字迹、郭嘉的鹅毛扇放在一起,完全没有被扔到什么兖州最低的地方!

    夏安然看着小孩脸蛋羞得通红,却努力不表现出自己在意的模样,心弦都跟着颤了一下,一时间就觉得这个孩子真是太贴心可爱了!

    于是他没能忍住,挠了挠脸颊,问表情非常严肃的亮少年“阿亮。”

    他没有得到回答,小少年只是仰着头看他,就见夏安然微微一笑,格外的柔和“你愿意做我的学生吗?”

    诸葛亮的眼睛微微瞠开,似乎因为不能理解这份话题转换而有些吃惊的样子,他眨了眨眼,就见夏安然继续说“不过我并不会教导学生,也不擅军务,所以如果你拜我为师的话,这些会由奉孝教授你。”

    诸葛亮都惊呆了,他眨了眨眼睛,又思考了一下“夏公的意思是嗦,亮若拜您为师,您和奉孝先生会一起教导亮?”

    一句话说完他就紧紧闭上了嘴,不肯露出自己漏风的小牙齿。

    夏安然笑着点点头,“奉孝没有弟子,所以若是拜我为师,阿亮会成为我这里和奉孝这里的大师兄哦。”

    闻言,诸葛亮眨了眨眼,露出了疑惑的小表情“大师兄?阿统不是夏公的学生?”

    闻言夏安然反而有些惊愕,他不知道为什么诸葛亮会误会这个,于是笑着摇摇头“不是哦,阿统不是我的学生,我还没有收徒。”

    然后他就看到诸葛亮当场就跪下,行稽首大礼“先生在上,且受亮一拜。”

    夏安然受了这下拜师礼,又饮了小孩端来的拜师茶,整个人都要乐的飞天了,他努力学着老师那时候收他为徒的样子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欢欢喜喜得就将他的第一个学生带去展示啦。

    后来夏安然有问过诸葛亮想要学什么,作为夏安然的第一个学生,他对于要怎么教授孩子缺乏经验,荀彧给他的建议是要他先问一下学生想要学什么,然后以此激发他的兴趣。

    对此,诸葛亮思索了一下,给出的答案极其的诚实,“亮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想要学什么。”对于这个答案夏安然也不意外,他十多岁的时候也没有能决定未来人生走向啊,于是他决定——“那阿亮先跟着我看看吧,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老师哦。”

    反正老师不懂的话……就去问别人。

    夏安然的想法非常轻松,却没想到不久以后诸葛亮先遭遇到了一个小打击。

    他以为他的老师平日的创造以民生为主……

    实际上,

    他的老师更喜欢做军用器械啊!

    这……这实在太合亮的心意了!

    诸葛亮拿起摆放在夏安然案牍之上的连弩就把玩了起来。

    就在他挥舞着小细胳膊拉下杠杆之时,就见一只骨节明晰的手将连弩抢了过去,诸葛亮动作一顿,缓缓放下空了的手抬眼看去,就见是一凤眼男子正晃荡着鹅毛扇笑嘻嘻看着他,小少年起身整理了下衣袖,冲着这男子一拜“郭祭酒。”

    郭嘉用扇子抵在他手肘处将人扶了起来,他绕过小少年,于主坐入座,见诸葛亮回身看着他,神色有些淡淡,他便笑了一下,“景熙一定同你说了,我要与他一同教授你。”

    诸葛亮点了点头,“亮多谢郭祭酒。”

    却是绝口不提拜师这件事的。

    郭嘉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少年,他穿着青色袍子,站得笔直,小孩长得好看,不难看出几年后又是一个翩翩少年郎,此刻他眼帘低垂,目光落在了地面,看着极为老实。

    呵,小骗子。

    和那个叫庞统的小孩一样,都是个小人精。

    郭嘉摇晃了一下羽毛扇,他声音不大,仅能入二人耳,“我知你不想拜我为师,只是有些事,景熙教不了你。”

    亮少年猛地一抬头,他双目瞪大,愤愤不平,似是不敢相信身为夏安然友人的郭嘉竟会说出这等贬低老师的话。

    见他如此,郭嘉反倒是一笑,一双潋滟的凤眼又微微眯起,他为自己点茶,示意诸葛亮坐下,也不嫌弃茶水已凉咽下了茶水,他双眼虚虚看着前方舆图,这正是夏安然和曹昂、诸葛亮亲自所绘,上头是大半个兖州。

    诸葛亮就听到这个男人慢悠悠说道“文若同我都是最早跟随主公的谋士。”

    “而在那之前,景熙便与主公相识。”

    “他入帐虽晚,却建功颇伟。”

    “那你可知,为何外人并不曾听他之名?”

    诸葛亮抿抿唇,荀文若智绝天下,郭奉孝多智近妖,这是他在徐州之时就听到的名声,他们的声名随曹操而起,名扬中原。

    只是夏安然,就像是被隐藏在日月双辉之下的星子一样黯淡无光,若非,若非他对机械一道有兴趣,也并不会注意到这个年纪最小,长相也颇稚嫩的谋士。

    他本以为这是因为老师低调导致,但是现在郭嘉忽然提起,他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声线尚且稚嫩,却已带有千钧之气“你们在藏着他。”

    他用肯定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然后皱了皱眉,“亮本已有不解,为何先生在外头的名声均是……寻常之物。”

    他的视线落到了被郭嘉放在桌案上的弩机,还有上“现在,亮已有猜测。”

    郭嘉笑了下,他晃荡了下鹅毛扇子,并没直接接话,“尔是否以为,吾等是因为景熙擅制武具,故而吾等要保他?”

    他看到亮少年虽不做声,却眯着的双眼,便知晓了他心中所想。于是道“非也。”

    “我们护住他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想看到他能做到哪一步。”

    “主公也好,文若也好,嘉亦然,吾等走上这一条满是杀孽之路,都是因为我们有各自的目的。”

    “主公于文若要报效汉室,嘉……要寻个能让我发挥自己才华的地方。”

    “唯有景熙,他的目的是为了天下百姓。”说着冰冷话语的郭嘉面色却是极为温柔,他细长的指尖一点点划过自己的鹅毛扇,修剪圆润的指尖轻柔拨弄着扇柄。

    “他要改变的,不是一个曹军,而是一整个汉室天下,他要造福的,也不是一个曹军,而是整片苍穹下的百姓。”

    郭嘉直直看着面带惊异,眸中却闪烁着光华的少年,“诸葛亮。”他直直道出少年的名讳“你是个聪明人,你应当知道嘉要同你说什么。”

    “我知。”少年人端坐肃容,他直直看向了郭嘉“亮会跟着先生好好学的。”

    “亮,也会保护先生的。”

    郭嘉眼帘低垂,“日后嘉会让人给你带书,尔需仔细研读,若有不解可以来问嘉,嘉若不在,问文若也一样。这些书……就莫要让景熙看见了。”

    “是。”

    “你也不必拜嘉为师,”男子轻轻说道“景熙会是个好老师,他不知道此中拜师规矩,你也不用在意。”

    “是。”

    见他如此乖顺模样,郭嘉眉宇间缓缓松开,漾出一抹温柔之色“他会是个好老师,你的眼光很好。”

    诸葛亮勾起了唇角,眉眼亦是柔软了起来,他眸光一闪,越过计时的沙漏,忽然转了一个话题“郭祭酒,亮有一事不明。”

    “唔?”

    亮少年对着懒洋洋挑眉的郭祭酒说“亮方才试着用了用这弩箭,只是不明这上方匣子为何物又要从何处放入箭矢?”

    “哦,这个啊。”郭嘉颇有些漫不经心得拿起了弩机,他手法娴熟得拆卸弩机,然后在诸葛亮的几番追问中将弩机装填完箭矢,然后又在小朋友闪亮亮的眼神怂恿下对着墙面射出一击,一边射击一边说“这弩机受风力影响较大,在室内准头却尚…………”

    一个可字还没说完,如同为了应证他说话一般,箭矢破空而去,恰在此时,有人推开门,带进来了一股微风,这箭矢受到影响中途变道,准准扎在被夏安然放在架子上的一个小陶器上头,那东西应声而碎。

    也就在此时,夏安然笑嘻嘻得捧着一个木盆踏了进来,一眼就看到拿着弩机的郭嘉,和他身侧乖巧站立的阿亮小少年,顺着他们目光看去,他就看到碎裂了一地的小陶人……

    那是!

    沈戚!

    给他做的!!

    特别可爱的小猫!!他因为不好意思给人看见特地把猫背过去放的!!

    “郭!奉!孝!”

    教导未成年小朋友玩危险武器!还装上了危险的箭矢!把他的小陶人弄碎了!最重要的是犯了错居然直接跑路!

    愤怒的夏安然将手上的木盆递给了小乖乖诸葛亮,将小孩放到一旁让他乖乖吃桃,就追着见势不妙撒腿就跑的郭嘉出去了。

    跑跑跑!你跑的过我吗!!

    被留在办公室里面诸葛亮特别特别乖得坐在那儿,抓起了一个被放在井水里头镇过的脆桃子塞在了嘴里,然后大眼睛被酸得眯了起来,勾出了一个可爱的小月牙。

    最后两人是被恰巧在工坊巡查的曹操所制止,见两个心爱谋士都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曹操忙让人端来了温水,也不问这两人发生了什么矛盾(主公办事哲学:不要太过干涉下属的私人矛盾),反而招手让两人在缓和了之后一同来看试刀。

    新法炼钢后的第二把武器已经产出,正是一柄环首刀。

    环首刀是唐刀的直系前辈,一改以往双面开刃的剑,改为单面开刃,加固了兵器的硬度,增强了其劈砍能力,加上刀尾的圆环设定可以在稳定重心的同时,将其捆绑在护甲之上更能避免攻击过程中刀具被敌方截获。

    正是这一把现代看起来有些萌的刀器,将匈奴一路赶去了欧亚大陆。

    事实上,在新型制钢法被证明可用之后,第一把武器原本就应该是刀,但是在铸刀的过程中匠人遇到了来自上峰的额外要求,正是这一要求使得这柄刀延迟问世。

    这个要求是:加长刀。

    受制于原材料的珍贵程度,以及冶炼技术,自西汉便被创造出的环首刀刀身长度一般控制在60厘米,如果要加长,则容易使得刀神变脆,但是夏安然给出的要求是,做到90厘米,甚至于120厘米。

    工匠自是不知为何上峰会有此要求,但是夏安然在他们眼里已经和无所不能画上了等号。

    托畜拉风箱以及被拨来的大量煤的福,如今冶炼时候需要的温度直线上升,同时因为氧气的大范围涌入,使得新法制钢的钢质有了显著提高。

    所以当夏安然说你们可以做的时候,工匠也觉得我们可以试试,如今,他们便交出了在他们看来质量已经过关的加长版环首刀。

    曹操今天过来是意外,他本是带着曹昂来给曹丕选个小兵器的,曹丕也到了可以开始学武的年级,同时他还想给孙权也给定一个,孙策表现突出,此次又立了大功,他对引来孙家的决定可谓满意到了极点。

    且孙权看着就是个聪明的,到时候正好可以和丕儿共同习武,从小培养感情,今日恰巧没事,他便亲自来了。

    没想到正好看到工匠在试刀。

    试的还是长刀,是他从未见到过的长刀,边啃着桃子边走的曹孟德立刻蹭了过去,被打扰的铁匠险些想要斥责这个不讲规矩擅自进入的军官,幸好他看了眼那人腰坠,之后险些用自己为这把刀开刃,还多亏曹操及时托住了他的手。

    但也因此,这把刀就到了曹操手里。

    他挥舞了几下,觉得这个长度十分碍手,但是他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质询工匠,反而是极其耐心得问了句工匠是不是为了试验新钢铁硬度,然后他得到了这是来自于夏安然的吩咐。

    接着奔跑过来的夏安然就自动送上门了。

    对于曹操提出的问题,夏安然眨眨眼,表情转为严肃,“主公,安然曾翻阅史书,这样的加长刀曾作为特骑的制式军刀出现过。”

    曹操点点头,他亦是曾于书册上看到过此等记载,这是在汉王朝最为巅峰的时候出现的制式武器,传闻武帝时代,这种加长版的环首刀曾为诛杀匈奴立下大功,但是他不明白夏安然为什么要做这个,就见小少年微微一笑“主公,长刀在书册记载,需要锻造整整八十六日方可成,而这把刀,仅用了六十一天。”

    这其中还有工匠因为不熟悉而浪费的时间,这个夏安然并没有说,他扭头看了一眼长刀,曹操显然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双目迸发出了光彩。

    这就是说,曹军现在掌握的炼铁技术,能与西汉巅峰技术相当,甚至于超越?

    说来惭愧,自东汉起,因为帝王们并不重视兵器制造,虽然技术沿袭自西汉,但自建国二百余年间,国家打造出的兵器质量、数量均有下降,上行下效,匠人的地位逐年降低,曾经在西汉普及的环首刀,到了东汉却已经成为了一个军阀武力的衡量标准。

    若,若曹军当真拥有了此等颠覆性的技术……

    曹操深吸一口气稳住了心神,制造时间确有缩短,但是这并不能轻易下结论,夏安然自然知道这个,他提了试刀的建议。

    之所以选择长刃的环首刀,就是因为场刃的锻造难度要远高于断刃,以此为器更能证明新技术下的钢铁质量不亚于西汉时期。

    他将双手抄起,看着曹操下令牵来战马,他想要亲自试刀。

    但是他很快被制止了。

    长刃并不是用来砍杀的工具,因为其攻击范围,以及重量都要比寻常武器更大,注定着它不能被挥舞,他更多的是采用以逸待劳的攻击模式——即利用马匹的冲击力,横举,截杀。

    试想一下,在冲锋之时遇到这样一支骑兵,在没有铁质防具的西汉时代,简直可以说是绞肉机般的杀伤能力。

    但是这样的进攻方式,以及对于战场巨大的冲击和威慑能力,付出的代价就是骑兵们的手,没有马镫的时代,冲锋时候必然需要一手拉住缰绳,一般情况下骑兵只能单手持刀,刀锋刺过人体横穿而过的巨大冲击力,尤其是撞击在脊椎上的力道,全都会作用在兵士的手臂上。

    若非如今曹军即将普及马镫,夏安然是不敢弄出这柄刀的,即便有了马镫,这把刀也只能被应用在极少部分的军士身上。

    无一,都是数一数二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