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99.三国(三十)

99.三国(三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周瑜的到来,除了将他本人带来了之外, 还携带了大量了南方特产, 除去夏安然已经吃到了的橘子, 还有江米和大米, 还有甜蔗。

    最重要的是,他带来了大量的桐油和沿途招募的兵士。

    这也是他比预期稍稍晚到的原因。

    但是他这样的举动受到了曹营的热烈欢迎,旁的先不说, 桐油!这可是桐油啊!

    豫州之前遭遇过劫掠, 后期在袁术的授意下, 曹操虽然成功接手, 但是城中的兵械都留下较为残破的那类, 如今的地方军队的主流行制是自带兵器,所以前任离职时候说带走的都是官兵投军时自带的, 曹操也没办法。

    如此,刚接手的曹操就面对了一个没铁、没器材、没好木料的豫州。

    这段时间他虽然借着出售牙粉的路子打开了一些商道, 但是桐油和铁矿一直都是本地官府的管制作物,哪怕开价再高, 收购之路也较为难走。

    有了周瑜无偿捐献的桐油, 一度被停滞的制弓作业又可以正常进行了。

    几日后在曹操的手书以及孙策的强推下,周瑜空降孙家军军营副将之位, 他一改文士打扮,穿上甲胄, 腰佩宝刀, 足踏长靴, 青年英姿飒爽立于孙字旗下,自孙策手中领过,象征身份的,腰牌。

    此后,他以极快的速度适应了孙家军的训练,并遥遥领先,待到三月后,兖州入冬时,他已彻底被孙家军所接纳。

    这期间夏安然都很忙,他急着囤积全军过冬的粮草、药草,以及为了开春时候可能的战事而做准备。

    同时,还要负责今年的冬麦种植。

    因为兖州的地理位置比成皋略靠南,今年天气更暖和,所以冬麦的种植时间得以稍稍推迟,没有和旁的工作撞到一起。

    百姓们已经尝到了麦豆连种的好处,除了极个别死不肯改的人家,大部分都选择了种植冬麦,而就在这时候,夏安然跟着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们的选种方式太粗糙了!

    还有,他曾经传授出去的为了防止后续黑穗病而要求做到的预处理,很多农人都嫌麻烦没有跟着做。

    这主要原因是,麦子的种植在如今不过刚刚推广开,相对于疾病比较少,粗放照顾依然能够养活的粟米,麦子无疑要娇贵的多,它的颗粒大,淀粉含量高,必然会引来更多的细菌以及虫灾,但是这些没有真正遇到之前,哪怕夏安然说得再多,农人还是不会引起重视。

    说到底,他们还没经历过因病灾而颗粒无收的绝望感。

    他们可以轻忽,因为今年的连种以及肥料的推广,让他们有了能撑过大半年的自信,在他们想来,即便冬麦收成不好,还有大豆撑着。

    但是夏安然没有,曹军也没有。

    现如今的曹军因为还要正常的缴纳税粮给朝廷,虽然通过取巧模式改为一年二收,也利用了部分没有被登记的“荒田”但是比起别的州郡粮税一分不缴,他们余下的粮食还是单薄了些。

    而且曹操虽然有个大富翁的爹在,但是曹嵩老爷子给他长子的除了“官宦之后”的名声以及初期的金钱投资后,目前完全处于观望的一毛不拔状态,再有,就算他给儿子钱,在如今钱币被废之后这些铜也只能被熔了做马镫了。

    ……哎呀,好像不当心把荀彧的秘密说出来了。

    咳咳,总之,现在曹军是真的穷啊!没粮没钱没铁没人!

    夏安然如果是猫形,尾巴都要耷拉下来了。

    他现在每天都陷入了焦躁中,最大的问题还是缺少铁。

    中国是多铁矿,但是缺少富铁矿的国家。

    富铁的意思不是说这个矿里铁矿石比较多,而是指铁含量较高,约等于杂质较少。中国的大部分铁矿内杂质都比较多,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熔炼出来的钢铁比之寻常水准更脆,百炼钢是撇除杂质的一个方法,别的还有加炭加氧加碱性物质促其发生化学反应。

    中国的铁矿品质糟糕到什么程度呢……用后世的话来说,中国富铁矿产出的铁矿石,大约是澳大利亚一个钢铁厂的入门级。

    但是即便如此,中华家依然用了自己的智慧和技巧,打造出了不少传世名刀。

    对于铁矿,夏安然现在能够记得的也只有鞍钢和攀枝花这两个主要产区,别的零碎的小铁矿他不是这个专业,也不是专业人士,自然不会记得。

    只不过据他所知,成皋荥阳那一片就是有一块铁产区,但是曹操如果敢动那边的铁矿,就妥妥的能算是乱臣贼子了。

    无他,那块地方所属司隶,虽然如今迁都到了长安,但是司隶的地位依然极其的敏感,就算是历史上后期军阀混战,除了挟天子以令不臣的曹操有官方身份,别的诸侯没有人敢往那里伸爪子的。

    穷啊。

    夏安然长叹一口气,简直要愁掉毛了。

    而且他记得明年后年都不是一个好年景,地震、干旱、蝗灾频发,这个时候农人居然还对育种不上心。

    他有点急躁,很显然,他的态度影响到了别的同事,很快就有人来询问他在烦恼什么,当他将自己苦恼的东西说出口时,换来了对方一个稍稍惊讶的表情。

    “景熙,你为此处主簿,只需下令即可,不必征求其意见。“

    夏安然愣住了,他有些怔怔,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现代思维还是没有改变过来。

    在这个时代,他不需要去解释为什么要做,只需要下命令:你们必须做,就可以了。

    片刻后,他微微叹了口气,“多谢志才,安然知道了。”

    翌日,夏安然下令各县,严格采用育苗制度,且下地的种子必须经过选种,选种的方法一同下发,由各县令进行监督。

    他这一难得的强硬,使得众人都有些吃惊,对此,荀彧等人却是表示喜闻乐见,他们此刻的心情有点类似于:吾家有儿初长成,家里的崽子终于露出了獠牙啦。怪叫人欣慰的。

    虽然在他们面前还是有些软乎模样,但是渐渐的,在下属面前,夏安然已经越来越有了长官的样子。

    这样的改变造成的直接的结果就是,以前大家叫他小夏主簿,现在的多半为夏主簿。

    因为夏安然知道后年就是一个灾年,明年夏收的粮食极为宝贵,为了能够保证明年夏收的产量,所以此次选种,他的要求极为严格。

    浮于水面的不要,陈谷不要,而且他还在水中加了大量的盐,提高水的浮力,这是一种成本最低的,能够择选出良种的方法。

    原因很简单,越是好的种子的淀粉含量就越高,重量也就越重。

    也就是说,最重的种子,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轻的种子,一定是不好的。

    经过他这样的筛选,原本村民们预备留下拿来作为种子的粮食,只有十之一二被留了下来。

    村民们不得不回家,再拿了被存下的粮食再来测试。

    不是没有人没有怨言,只是一来因为去年的麦田事件,曹操的威望在兖州达到了最高,豫州也有所耳闻。

    再加上,这其中有很多人目前还在为曹操种地,既然是曹操的土地,怎么选中自然是他来说的算

    这些浸泡过盐水的小麦种子清洗后晾干,上头根据每个人拿来的良种数量,发放了下来了硫磺粉末,搅拌后混合一起下田,因为上峰的严格要求,在下田的时候,县亭都派遣了小吏跟着村民们下种。

    若是有谁被查出,小麦未被处理,民众私底下扣下了硫磺粉末,或者有县亭没有发放硫磺,轻则被令整改,重者要被罚粮。官员直接被革职。

    尤其是那些帮曹操曹操种田的灾民,一经发现,便将被严惩。

    如此,兖州和豫州大部分农户都采用了这个方法下麦,少部分基本都是世家和大族的田地,对于这些人家因为是私有财产,官府也不好多加干涉,便以劝告为主,至于听不听,实在是管不了了

    这一日夏安然骑着一头小毛驴穿梭在田垄之间,小麦种子刚播,还没有发芽,田垄间自然是光秃秃的。

    现在除了小麦以外不少人都在荒地上撒了些牧草的种子,任由其自行生长,在官府的大力宣传下,农民已经知道苜蓿草可以肥田,派来宣传的小吏说种上个四五年,这块地不用打理,就能变成品质不错的农田。

    农人虽有些不信,但是在这个时代,开垦荒地是可以拿到奖励的,而且荒地得到的产出,税率也比较低,再不济,牧草也可以市予官府,为了鼓励农民们将荒地利用起来,苜宿草的收购价还挺高的。

    所以现在夏安然一眼看过去,农田里面光秃秃,旁的地方反而是有着些绿色。都是今年在秋天时候刚刚播下去的苜宿草。

    这让他看着心情颇为愉悦,看着这些田地,就能想到明年的收获。

    他骑在小毛驴上面,慢悠悠的让小驴自己走。

    这些日子以来,曹操在兖州和豫州,取水不方便的地方都架设了翻车,少部分有落差的地方架起了水车,且吸取之前的教训,这些翻车被设计成人力和畜力可切换的模式,万一没有了畜力,人力还能继续工作。

    灌溉条件的增加也方便了农人开垦田地,因此,虽然豫州今年刚刚经过兵灾,但是能够空出手来的豫州重建速度很快。

    而且这里本来就是农业大州,虽然经过踩踏,但是农田整理起来还是很快的

    他一边走,一边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本子。

    今天来是为了寻找需要打井的地方。

    他既然知道,即将有旱灾来临,也知道这一场旱灾带来的影响有多大,当然会想办法努力减轻负面影响

    面对旱灾最简单方法就是打深井

    只是靠着地下水,想要保证原产量是不可能的,但是起码,可以保证居民的饮用水。

    如果是富井,还可以用于灌溉田地。

    嗯……这样一说,明年还是组织大家种粟米吧,粟米的抗旱能力要更高一些,如果用井水救急,粟米的产量应当还是可以保证的。

    只是要怎么和荀彧说呢?难道要说自己看天气判断出来的?

    夏安然边走边想,忽听噗呲一声,他循声看去,原来是小驴蹄子踩在了一坨便便上。

    夏安然沉默了一下

    在这个人畜,粪便是极为重要的农家肥的情况下,这种情况还真的不太常有。

    事实上……这是一个农村比城市更干净的时代,除了大部分极其繁华的大都市有人管着,一些小城市内污水治理是相当麻烦的,也免不了随地大小便现象。就算是现代,公厕遍布的情况下都有人为了省力随地大小便呢。

    更不用说这个没有公厕的东汉了。

    相反,在农村,大部分农人在有了便意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是会努力憋回自己家的,这就叫“肥水不【留】外人田”

    如果半路实在忍不住,他们也会悄悄的在一个地方方便完了之后,回去拿了工具,再把这个东西取回去。

    但是,再怎么?偶尔也是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的……

    他没有多在意毅然在纸上写写画画直到没有多久之后,又听到了这一声。

    这就有些奇怪了,他放眼一看,在此处,不到200米的距离内分布着多处便便。

    嗯?!!!

    他忙让驴子绕路走,沿途看去这一块便便的数量,实在是些过于密集,这种情况显然不是意外造成的,应该是有军队行军而过

    一般来说,军队在驻营时候,为了避免排泄物腐烂,引发疾病,招来蚊蝇,如果在长时间驻扎的情况下,他们都会修建茅厕,尤其是守城的时候,还会引来护城河水,方便兵士在城墙上方便时冲走排泄物。

    再不济,起码是要挖个坑

    像这种纯露天的情况,应该是急行军而过。

    夏安然看了看简易地图,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还在兖州境内,距离边境还有一定的距离,那么这些经过的人,如果没有意外,应该是当地的兖州兵

    既然是兖州兵,为什么会突然急行军呢?他有些好奇,但也没多想,这毕竟跟他没有关系。

    夏安然一路踢踢踏踏的回到了昌邑,他将几个可能有地下水的地方都圈出来了,交给了匠人,让他们前去勘探。

    之所以在这个季节去寻找水源,是因为夏安然听说过一个很简单的辨别方法。

    那就是别的植物已经枯萎,此处却长得很好的地方,那多半就是有地下水了。

    同理还有春天唯独这里发芽,亦或者此处植物格外多。因为植物通常都比人类更敏感。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完全相反,就是植物容易枯萎,长期长得比较蔫,这种地方如果排除盐碱地或者强酸、强碱土壤,就必须要深挖。

    若无意外,这里基本上都是有地下水,而且藏量极为丰富,正因为地下水资源丰富,会使得植物根系浸泡在水中,导致缺氧反而不利于植物生长。

    总之,有异常的地方,一定要多看。

    匠人领命而去。

    在匠人们实验期间夏安然领着人做了一个简易的挖井工具。

    现如今的挖井方法太过危险,尤其需要大量人力资源的浪费。

    地下有水,也不一定是浅层水,夏安然这次的目标是深层水,浅层水受天气影响过大,就好比这次,如果遇到干旱浅层水很有可能枯竭,但承压层的深层水就不会……

    要挖掘承压层的水,靠现如今的装备显然是不行,这种水基本埋藏在五百米以下,而如今的人力能够挖掘到一百米已经是极限。

    只有依靠工具。

    故宫博物院曾经和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有过联合展览,夏安然就在那一次看到了中国历史上……也是世界唯一一套最完整的古代凿井、修治井工具群。

    利用动滑轮和定滑轮及凿子的自重,利用钻头自由下落的冲击,破碎岩石,使井不断加深,此工艺可钻达千米深的地下竖井。

    这样的方式,直到现在,都是开采石油的主要利用方法。区别就是通过材料的升级,能够钻到更深的地下。

    这一技术在北宋被发明,是因为当时地表可开采资源已经差不多被消耗殆尽,工匠们只有向地底深处发展。

    这一技术比起国外类似的技术早了整整600多年。

    因为很有趣,所以夏阳还记得这东西要怎么搭建

    只是现在最大的问题依然是:没有铁。

    潜水层通常都在地下,远不是想要破开岩石的硬度,自然只能用铁。

    而要形成这样的冲击力,也必须是一个不小于200斤的大铁块铸成的一个铲子或者是凿子,在不停得变换角度下弄出来。

    夏安然一边画设计图一边想。

    他也不要求什么一千米,起码得弄个四五百米,嗯……要不就用地下水矿物质含量高更适合淬炼钢为理由说服顶头上司拨款?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小孩唤他的声音,夏安然循声看去,立刻就笑了,就见亮小少年穿着工袍抱着文件站在门口。

    虽然私底下是自己的学生,但是诸葛亮本身还是兖州工坊的工作人员呢,所以白天诸葛亮还是要上班滴。

    他招招手示意亮少年可以进来,诸葛亮一进来就看到夏安然拿着墨笔和尺子正在画画,他犹豫了一下,想要问自己能不能看,就见他的老师毫不在得将自己在画的东西递了过来。

    老师真是太没有戒心了!

    在拜师之后才知道这间夏安然所在的这间办公室意味着什么的诸葛亮这样想,但是他的手还是很诚实得将画纸接过,然后越看眉头皱的越深。

    这东西并不复杂,支架下头悬挂一个重物,由若干绳索牵引至一齿轮处……这些他都看的懂。

    只是不明白当中一串圆圆的东西是什么?

    看着似乎像是滑轮,但是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滑轮?

    是的,东汉已经有了滑轮的概念,但是夏安然想要弄出来的是一种叫做滑轮组的邪恶存在,这个东西曾经称霸夏安然初中的物理课本,烧脑程度可谓是初中物理上的一个里程碑。

    但是夏安然有些感谢,初中课本编写老师,将滑轮组编入了初中课本,他这不就用到了。

    定滑轮改变方向不省力。

    动滑轮不改方向但是省力费距离。

    二者结合就能又改变方向又省力。

    显然滑轮组的概念让亮少年有些困惑,于是夏安然在找工匠做出了简易滑轮之后就组装起来让亮少年尝试了一下,谁知他在弄明白原理之后立刻瞪大了眼对夏安然说“老师,若将此滑轮组装在汉弩上,是否可以减少人力消耗?”

    当然可以。

    夏安然默默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他早就想到过这个问题,并且建议过荀彧。

    但是荀彧头都没抬就给了他一个简明扼要的回答——没铁。

    守城的汉弩所需要的拉力极大,用滑轮的确可以减少人力消耗,但是要传递这样的力道,滑轮就必须做成铁的。

    与其浪费宝贵的铁矿做这个能够省力的滑轮,荀彧宁可将这些铁剩下来去铸刀。

    想什么呢!曹营帐下数万兵马,武器普及率不到百分之七十,还有不少兵士拿的是农具改造的兵器。

    就算武器普及了,还有防具呢!铠甲要不要做了?!

    就算武器铠甲都普及了,还有马蹄铁。

    等马蹄铁都普及了还有农具。

    听到这个答案的诸葛亮和夏安然当时露出了一模一样的表情,如果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贫穷让我不快乐。

    等收拾好表情之后,又见夏安然面带遗憾,亮少年轻轻扯住了夏安然的袖摆“老师,将来亮定不让您再为铁矿发愁。”

    听到这句话,夏安然被感动的稀里哗啦,一边说“好的好的,老师等着阿亮啊!”一边把软乎乎的小卧龙搂到了怀里。

    小少年真的是太乖太治愈了!

    夏安然感动得想。

    就在因为没有铁而被限制了创造力的师徒二人抱团取暖的时候,否决掉他们建议的荀彧正从曹操手中接过了一道谕令,是曹操从献帝那边请来的。

    于献帝看来这可能只是大忠臣曹爱卿的一个无关紧要的要求,但是对于兖州和豫州来说,这就会是一个巨大的改变。

    这一道谕令,正是允许曹操以大汉的名义,建立第一所图书馆。

    他所使用的图书,正是之前由献帝赏赐下的藏书抄录下来的。

    这一座图书馆,被献帝命名为《大汉图书馆》,是的,曹操是上了奏书请献帝赐名的。

    只是这在后世留下了深深印记的世界第一座图书馆,一开始只有可怜巴巴的不到一百本藏书……

    这些藏书当中有很大一部分还是蔡昭姬默写出的书册。

    为了吸引群众,这些书本基本都是以基础的书本为主,譬如《论语》《道德经》等,曹操还特地挑了些读起来更为有趣的地理旅游类。当然,为了吸引读书人,里头也有一些比较珍贵的书籍。

    其中,唯一可以外借的正是《劝学》

    因为这是唯一一本用印的方法制作出的书册,其余全部为手抄。

    亮点自然是,图书馆里头的书本,均是以珍贵的“纸”来制作的,而不是用的竹简。

    但凡拥有兖州、豫州户籍者,均可外借《劝学》,而图书馆本身,是向每个大汉人开放的。

    当然,因为一共只有一百多本可以阅读的书,每一次被允许进入的就只有一百人,免费提供饮水,但由于饭食容易弄污书本,所以图书馆内禁止吃饭。

    此外,学子还可以通过抄书为代价的方式租用笔墨纸。

    一本书可以换一碟子墨汁以及五张粗黄纸,笔则需要自带,如此,便可以讲最精要之处摘抄下来带回家。

    如此代价已经能够说极其的廉价了。

    而且抄书就意味着可以比别人都先看到这本书!最重要的,自己抄录的书籍检查后没有错误的话,会被放到这个图书馆里面。

    这意味着,以后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看到他抄录的书!

    虽然内容是先人书写,但是字迹是自己的!

    ——不行。

    他们的想法很快被驳回,负责图书馆的官吏非常冷酷得告诉他们,所有的字体都要使用容易辨别的正隶,不可以使用带有自我风格的字体。

    “这是为了后来人读取方便。”

    “也是为了避免因为字体产生的误读,所以还请务必照做。”

    ——好吧。

    来咨询的学子有些悻悻,他很快被后头来问询的人挤开,负责答疑的小吏忙的口干舌燥,直到被人替换下去连个喝水的功夫都没有。

    而被替换上来的小吏很快也被人潮所淹没。

    民众对于图书馆的热情程度超出了大家的预料,其大概原因就是,珍贵的纸张,白送!

    如今的时代,人们大部分所计算的都是我能得到多少,很少会去算计我付出了多少,付出与获得是否匹配。

    一般来说,只要所得到的足够多,他们都会将付出忽略掉。

    比如这时候,学子们看到的就是我能得到五张纸!至于抄书,在这个书籍被垄断的时代,这根本不是付出,是得到啊!

    图书馆还没开,报名抄书的学子就要将办公处的门槛踏破啦!

    小吏将此盛况来传报之时,荀彧同荀攸二人正在饮茶对弈,待到小吏退去,荀攸将棋子丢进了盒子,二人交换了一个视线。

    场子算是打开了。

    接下来,就得接招拆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