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102.三国(三十三)

102.三国(三十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排在前的学子在名册上登记了自己的名字,由小吏同他们的户籍核对后, 印上了自己的手印, 然后他们向小吏说出了自己想要的书, 小吏将书取出, 交给学子核对书册并无破损污秽后,便算是完成了一轮交接,此后这本书被放到了边上保管, 学子去厅堂旁边净手, 直到确定其手掌干净, 才可从另一小吏手中取走这本书。

    前头的学子显然都已熟练, 故而队伍很快到了司马徽, 他同样拿出了自己的户籍,又说了自己想要的书, 为他登记的小吏见是他,知晓他是新来的, 便提醒了一句,“老先生, 亭午之时有饭食供应, 若是要去用膳,还劳烦先生先将书籍还到这儿, 留了印后再去。待到用完膳食过来再取即可。”

    “吾晓得,有劳郎君了。”

    “先生不必客气, ”小吏将户籍还给他, 指点他在登记册上留下手印, 又给他指了净手处。

    司马徽慢悠悠走到了洗手之处,他到能理解这一举动,此举都是为了保护馆中藏书不要被弄污,他心中对此赞赏。

    刚走了几步,就见一极为朴素的石坛子,只是上头用青翠的竹子做了一个交叉的筒状物,这,这是何物?正当他困惑之时,一抬头就看到了墙上贴着的纸条。

    他按纸上所说,右手一拧稍短的那一节竹,刚一旋动,便有水流自中而出。

    这倒很是有趣!

    老先生就着这水将手洗干净了,又用左手将那一节短竹原路拧了回去,水便停止了流动。

    他摸了摸下巴,有些想要研究这东西是怎的回事,就见那纸条下头还有一句话,说了使用原理向西走十步便有。

    这是怕人堵着这儿研究呢,水镜先生心中如同明镜一般,他笑着走了这十步,果真看到了一截与方才一般无二的两节竹,以及贴在墙头的说明。

    原来这中间横插入的一节竹子被挖了个小孔,水自上头来,扭动竹筒之时便会将有孔的那一段扭出,如此便可出水,再拧动,有孔的去了旁边,自然就不会出水了。

    非常简单的设计,却雅意十足。

    他慢悠悠得回了大堂,这一路他便能看到净手处至厅堂的左右墙壁都贴着若干文,最为醒目的就是一则招贤令。

    曹孟德用词极为真挚,措辞用句均可显得其诚意十足,只是此刻这篇令文在司马徽看来完全就是一个大鱼饵。

    他自是不会上钩。

    司马先生拿了自己要看的书便去了阅览室,寻了一光线好的角落,便细细品读了起来,见到绝妙处更是将其摘抄。

    他自不会明白,这每一日的登记名册,都会在名额发放完毕后,立刻被送去荀攸那儿让他过目,可以说每天有哪些大鱼来了图书馆,荀攸都是一清二楚。

    果然,一见到司马徽的名字出现,荀攸当即去寻了荀彧,二人一合计,当天下午司马徽心满意苏得离开图书馆之时,便见到了那小吏在墙上贴了一张新的告示,他凑过去一看,立刻双目瞠大。

    原来这是一张新到图书的告示,上头正有几册他寻了很久的图书。

    身旁的小吏还在细细为他解释,我们图书馆每隔几日便会有新书上新,老先生若要借明日一定要赶早云云。

    而此时,司马徽耳中全然听不进这一些话,不知为何,仿佛就看到自己面前的鱼饵变得极为极为诱人。

    方才招贤令上头的那一句“若被征为贤才可借阅馆内全部图书”仿佛就像打着金光一般。

    可以,可以借阅!!

    若能坐于宅中,燃一株灵香,引一尊明月,再于榻上读此显现直言,岂不美哉?

    ————————————————

    就在司马徽各种纠结的时候。

    夏安然一行人已经到达了颍川,并且和带队的小徒弟汇合。

    诸葛亮能以如此稚龄便能带队的原因自然不是因为他是夏安然的徒弟,而是因为这钻地机是他和夏安然二人一手策划制作,没有人比他们二人更为清楚这机器的问题。

    之前在兖州时候夏安然也跟着看过几次现场,也对机身做出了改进,这次去颍川便由诸葛亮跟着去,他要记录下这台机子在遇到各地形下的反应,同时也要负责维修、改进。

    跟随他而来的匠人都知道他的能力,当然不会小瞧了他去。

    夏安然刚到了这儿,便被带去看了第一块成功挖出来的铁矿石,他本人不懂矿,但是到达颍川的二十多个匠人中,就有一位识矿的行家。

    这位老人仔细捏了捏矿石,又放在鼻端嗅闻了一下,接下来又拿了一堆工具敲打矿石的各个部位,听了片刻回音后很肯定得的告诉他,这是一块好矿。

    夏安然微笑点头,然后他又听诸葛亮将出矿的过程说了说,这块铁矿石是在打钻的第四日发现的,当时的深度大约有一百多步的样子,因为是在从下往上舀泥土的时候将他们所携带的磁石引发了偏转,从而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正如老工匠所判断的,这块土含铁量可能非常的高,当时还未清理杂质,裹挟泥土的时候,就能在举起的时候引来被悬挂在洞口的磁石偏转了方向,后来诸葛亮将磁石垂入缝隙中,也感觉到了明显的牵引力,他便判定此处当有铁矿,且绝非仅有几块矿石。

    至今还有一块磁石扯断了麻绳留在了下头。

    夏安然认可了他的判断,他当即带上亲卫去寻了舞阳县县令。

    要说这舞阳县县令此刻内心也是复杂万分的。

    本来这县令以为他们是过来挖井的,虽然不觉得有什么必要,因为舞阳县河流众多,并不缺水资源,但是白白多一口井也没什么不好。

    谁知井还没出来,在自己的属地挖出了铁矿。

    对于每一个县来说,自己的属地发现的矿产有好有坏,好处自然是作为矿产所占用的县,上头会考虑开矿占用了他们的可耕种的田地还有当地的壮劳力,所以征税时候会有所降低。且为了秘密开采,也是为了降低成本,挖矿的工人一般都是在当地招募,这也能解决了一部分的就业问题。

    但同时,麻烦的点在于,一旦有了铁矿,尤其如果是富铁矿,他们现就将成为众矢之的,尤其舞阳县本就在豫州和荆州的交界处。这对于一个县令来说并非好事,更何况挖矿,本来就是带有一定危险情况的一种行为,因为谁也不知道地底下有些什么,就曾有人挖出来过奇臭无比的气体,当上几个人就撅了过去,据说醒来后脑子就不好了。

    原本铁矿的开采并不算难,因为大部分铁矿都是裸露在地面,开采位于地表表层的铁矿经常是农人的一个副业,农人在闲下来的时候常去矿区这儿凿凿那儿挖挖,得了的矿石再市予矿工,也能赚个酒钱。

    这位县令在得知自己县中发现铁矿的时候,自然也是高兴过的,但是后来就发现这铁矿埋藏的位置,并不亚于煤矿。

    但是按照如今的情况看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哇,埋在地下的资源,很多时候都是靠人命去叠出来的,矿工们需要挖洞,在里头开采,进来地动频繁,上一次地动时候就听说一个矿洞就这么塌了,里头的人一个都没跑出来。

    但是这位县令心里也清楚,曹孟德不可能放过这一块铁矿。

    不仅仅是曹孟德,无论谁知道这里有的铁都不会放过。他只能在心中期待,这块地最好是一个贫矿,或者干脆就这么几块铁矿。

    如此,才可不打破此地的平静。

    出于各种心绪纠缠的原因,这位县令在见到夏安然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但他的这种态度,反而让夏安然更加自然了一些,

    盖因严格来说,夏安然并不是这位县令的上峰,因为他们一个属于兖州一个属于豫州,

    但是夏安然带来了曹操的谕令。这边代表他不再是兖州主簿夏安然,而是豫州刺史曹操派来的下属。

    这二者地位是完全不同的。

    见到这位县令,表情庄肃,眉头紧锁的模样,夏安然自然也猜到了他的想法,事实上,当得知当真挖出了铁矿石,还是地下近两百米的地方,夏安然内心也是十分沉重的。

    就连现代的矿洞,也就这几年安全系数算是高了些,在他小的时候,几乎每隔几日就能看到报纸上煤矿出事的新闻,一直到后来10年左右规定企业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成员要轮流现场带班,同上同下,这样的状况才好了许多。

    ……所谓的好了许多,是指没有大规模的死伤情况,但是小规模一直不曾停止过。

    为什么以前会如此,因为采煤是暴利,很多煤老板有钱,他小时候就听说过挖煤工赚的就是卖命钱,活着时候赚得多,若是死了,只要家属不闹,一次性就能拿个四五十万。这个可是九十年代的物价。

    而且若是科学开采,所需要耗费的成本远远高于死掉几个人所要付出的代价。若是“运气好”遇上几个工人家属消息滞后的,更能干脆躲过了这笔赔款,那时候可不流行签合同,也没有天眼佐证,若工地不承认,家人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

    现代如此,更不用说古代。

    只是他还是宽慰道,“贾县令,且放宽心,曹刺史并非是会做出竭泽而渔之事的人。”

    这位县令自然不好说:他对此持深深的怀疑态度,他只是面上露出了轻松之色,并表达了对曹操的信任。

    事已至此,他也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只希望曹操真如他在外头传闻所言一般,是一个仁善之人吧。

    夏安然拒绝了留饭的邀请,他来这儿的目的,一来是为了问他调用一些小吏护卫煤矿安全,矿坑很深,夜里又没灯,就怕有不知情的村民掉落进去,如此便需要有小吏负责值夜。

    二来也是来换些米面,他为了保证出行速度,便不曾多带麦粮,仅携带了路上食用的那一部分。

    诸葛亮他们倒是带足了粮,但是夏安然短时间内走不掉,他们这一队也有二十多人,时间长了也不是个办法,只能来寻南阳县商讨市粮一事,对此,南阳县县令十分爽快,当下就按着曹操颁布下来的物价同他换了些,并且十分客气的表示余下的粮食届时他会让小吏一同带去。

    也可免了夏安然等人的搬动。

    如此周到,让夏安然多看了他几眼,在心中默默记下了一笔,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官,他准备回去之后打听打听这位贾县令,接下来如果舞阳确定含铁,这位舞阳县令的位置就很重要了。

    来之前他也是带了查探一下此处县令的任务的。

    历史发展至今,如何开采地下的矿石已经有了一套称得上行之有效的方法。

    既然已经基本能够肯定铁矿石的埋藏之处,便不再需要这个凿地基了。

    按照工匠的话来说,就理论上来说,铁矿不应当会埋入如此之深的地下,他们更倾向于这一百多步的深度是最深点,或者是相对最深点,所以他们还是打算自上而下逐层扫荡,争取不放过一块铁矿石。

    但是夏安然还是想了下,在他的理解里面,铁矿石在地底下三四百米都是正常的,更何况如今约莫两百米,但是他也的确不是这个专业的人,更不了解东汉时期的矿石掩埋深度,所以他提了个建议,既然凿地机在这,不用也就是放着,不如让凿地机将周围的土层冲散,如此可方便挖掘。

    否则在没有铁锹的时代,靠着农具来挖掘地面,得挖到什么时候哟!

    于是工匠们紧急将原本的固定式凿地机改成了更方便移动的式样。

    在此期间,夏安然又去了别的地方。事实上他会往这里跑的原因,不仅仅只是为了铁矿石。

    舞阳县位于豫州和荆州的南阳郡交界之处。此地发现铁矿石的消息,很快就会传播出去。

    荆州牧刘表,虽然有好名声,又是当代八及和八顾之一。

    这里的及,便是言其能导人追宗者,顾,是指他能以德行引人者。

    这可以说是对一个人非常高的评价了,就是说他德行高尚,又很会领导人。他也的确算是诸侯间坑蒙拐骗事情做得比较少的那一类领导人,但是夏安然并不会对其放松警惕。

    南阳这个地方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做过这儿太守的全都是名人,上上任就是孙坚,上一任是袁术,现在刘表把袁术赶走了,新任的南阳太守还没上任,这儿便是一片乱,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刘表也完全可以推脱说是乱民干的。

    战乱时期,只要有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就可以了,哪有人会秉持正义给弱者发声呢

    如此,便不得不防了。

    刘表手中本就握有不止一个铁矿区,而且产量颇丰。

    在小皇帝被挟持的第一瞬间,刘表就同曹操一样,借口处理了盐官铁官,他虽还正常纳税,但是没了盐官铁官缴纳多少还不是他说的算?

    就理论来说,他应该看不上这一个还不知道产量多少的铁矿,但谁也不敢打包票,他就不会过来。

    所以夏安然,确定了当地情况,留下跟来的匠人,边带着几个护卫去寻找颍川郡太守去了,被曹操派来驻守颍川郡的,正是曹纯的兄长曹仁。

    咳,就是夏安然的大伯(嘘)

    夏安然同他熟悉,两人见面都不多寒暄,直接进入了正题,此时颍川郡作为曹操的人才大本营,为了保护心爱的谋士们的老家,也为了预防隔壁邻居,这里本就有驻军三千,还有一千材官(预备军)和诸多民夫。

    原本四千人守城已是足够,何况颍川东、南均是自己地盘,背部是免战区司隶,唯一的敌人也就是西边来的荆州兵。

    在如今荆州兵人马均乏,又是擅长守城的曹仁,这四千人足够用了。

    但是现在有了铁矿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他们只得乘着铁矿如今还未被开采的相对安全时间,抓紧时间将守城的重心向南边迁移,并且开始修筑防御措施,以便遇到紧急状况颍川的兵士可以快速冲至舞阳。

    在夏安然抵达颍川的十日后,孙策带军两千步卒并两台投石机到了舞阳,他拿着曹操的手谕,表示主要目的是来帮助当地县令们帮忙清缴山匪的。

    骗鬼呢!清个山匪还要带两千士兵?

    贾县令装作自己相信的样子,并且化身热心群众为他们指点了几处有可能藏匿山匪的地方,这些山匪极其擅长躲避,他虽然知道那儿可能有,但是每每发兵过去都是空手而返,县丞手下的兵士有限,自然不好大规模运动,但若像孙策这样待人围剿,那些匪贼定然一个都逃不了啦!

    贾县令其实早就听说在兖州那儿,因为曹军总是出兵围剿,那儿的山头都是干干净净的,一个贼窝都没有,他可羡慕了。

    现在可总算轮到自己了,吾甚喜也!

    孙策私底下和夏安然说,总觉得的贾县令看人的眼光怪渗人的,对此夏安然和周瑜只能安抚这个被看炸了毛的孙将军,劝慰他这是错觉错觉。

    此次围剿效果显著,不用多久在舞阳铁矿所在地晃悠着询问是否要帮忙的“热心群众”就少了不少,可见盯上了铁矿的怕不仅仅是外头人,自己人也有不少。

    有了凿地机将土面砸松,人工挖开土层的速度就快了不少,尤其是遇到巨大石块的时候,基本没有能撑得过凿地机两下的石块。

    虽然搬运凿地机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但是比起工匠们敲敲打打碎石块还是剩了很大的力气,但在如此进度下,挖出第一块铁耗费了他们近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个月里面,孙策不光光扫荡了舞阳的贼匪,他还在曹仁的授权下去了平顶山一带晃悠了一圈,如今的平顶山还不叫平顶山,所以夏安然根本不知道这里就是平顶山区。

    他是有一日听孙策周瑜闲聊时候说起那山长势奇特,居然没有锋一片平坦,才猛然醒悟那山是什么地方。

    这个也完全是因为历史因素,平顶山这个地名完完全全是建国后被叫出来的,所以哪怕夏安然知道平顶山是国家矿铁资源大产之地,也没有和东汉末年这个叫巾车乡、父城这一块联系上来,毕竟现在的平顶山市还只是在别人附属下过日子的一个郊区,都还没有自己的名字呢!

    这大概就是一夜暴富的感觉。

    幸福的都要冒泡的夏安然这一夜愣是翻来覆去没睡着觉,第二天他眼下青黑,神情却极为亢奋,他天没亮就醒来了,洗漱完了之后就坐在了厅堂里头等着大家起床。

    他成功的吓到了第一个起床的工匠。

    此时蜡烛是极为昂贵的,因为蜡烛的原材料基本全靠进口,现如今照明全靠灯,灯使用的是豆油,通过虹吸的原理将灯油吸上来,用豆大那么点光芒照明,所以工匠看到的就是,乍一看就是完全漆黑的室内,一小点浮在空中的光,还有两只绿油油的眼睛,

    妈耶!!吓死老头子了!!

    老人被惊得后退了好几步,他定睛看去,哪里是什么绿眼睛哟!这不是夏主簿吗?还以为是什么野兽跑进来了呢。

    乖乖,夏主簿这是做甚呢?

    夏主簿的眼睛当然不会发绿光,人类的眼睛都不会哒,夏主簿,夏主簿只是兴奋得快要飞起来啦!

    当日他便命人装起凿地机,奔赴平顶山区,此后,凿地机连连发威,在豫州几乎是打一个洞就能发现些什么,且其在开采资源上简直有着极高的效率,尤其是在它的帮助下,开采矿产可谓轻松,无论是民夫还是衙役都给了一个大大的好评。

    此一月内,夏安然相继开出了煤矿、还有一个盐卤井,如此收货,不光光是他,就连豫州刺史曹操都被惊动,他在夏安然传信过去又发现了一个精铁矿之后终于忍不住将兖州事物交给了他心爱的军师们,自己带着虎豹营的精锐部队快行军到了豫州。

    他们到得突然,本地官员并没有得到通知,颍川太守曹仁此刻也在挖掘现场看热闹,并且不嫌事大得正在地图上划拉看看哪里还能再打个洞。

    这一刻的曹仁感受到了类似于赌石的乐趣,当然此时还没有赌石这种说法,他挥舞着毛笔就感觉自己挥舞的是挖出财宝的武器,看着自家颍川郡的舆图就和在看一个大宝贝一样,哪哪都想戳一下,就像看看这次还能挖出来了个啥。

    和他的轻松心态不同,夏安然就纠结得多,他忍不住在想,后世这里还能留着丰富的矿产,应该是因为当初这里的矿产还没有被发现吧,毕竟他记得平顶山这一块的矿产资源完全是建国后才被勘探出来的,哎呀,现在被我挖出来了,以后可咋办?……不是都说要给后人留一条后路咩?

    不……仔细想想当我把凿地机弄出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没有给后人留后路了……

    但是又想想,应该没问题,凿地机也就差不多地下一公里,指不定到了宋朝科技发展了,那个发明凿地机的人才又能在这个基础上弄出个地下两公里的,还能搞个发动机啥的……毕竟科技之轮只有滚滚往前走的哪有后退的哟!

    哎呀,这样想一想以后我会不会留个发明家的名头呀!真是怪惭愧的,其实我都没搞出什么发明都是照搬的后世来着。

    于是等曹操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热火朝天的挖掘现场,一脸“我要挥斥方遒”的族弟,表情有些呆滞的小谋士,还有围观的诸多颍川人士。

    这是怎么了?

    他忍不住调高了一边的眉毛。

    他没去管这两人,反倒是走到边上看了看还在工作的凿地机,因为目前的凿地机主要工作改为了松土,以便于挖掘,所以它的高度被调整到了只有一半,但仅仅如此也有数丈高,一眼看过去,高高的铁锥在民夫们的呐喊之中被拉到最高处,然后被松开,其挟千钧之势冲至地面。

    只听巨大的撞击声后,铁锥深深刺入地面,在这个铁锥所制造出的孔洞前方,还有很多个类似的孔洞,那里的民夫正以其裂缝为中心点翻开周围的泥土,这是与曹操平日所见的矿坑现场完全不同,堪称情绪高涨。

    有民夫拿着口哨示意,还有民夫在挖到无法被破除的巨大石块时候高喊一声,不一会那儿就会被插上一面彩色的小旗子,这一块的民夫立刻退开先去别处帮忙。

    曹操可以看到地上有许多个类似的小旗子,颜色还不一样,这是要作甚?

    他挥挥手,招来了终于回魂了的夏安然,后者屁颠屁颠凑到了他身边,看小谋士的样子,真是全身的每一根毛发都抖了起来,就差没明说“主公快来夸奖我了!”

    曹孟德看了眼默默走了过来的族弟曹纯,看了看毫无知觉的族弟曹仁,顿时感觉有一点糟心。

    对于小旗子夏安然解释说,因为只有一台凿地机(夏安然那说到这忍不住用小眼神瞟曹操)凿地机又较难搬运,所以工匠们便会用小旗子插在地上表示哪些地方需要施力,又用不同颜色的作为标注此地土地的情况,根据土地情况,会有专门的工匠排列使用凿地机的顺序,还有高度。

    只有如此才能更大效率得使用凿地机,曹操默默看了他一眼,直接忽略小谋士的暗示,他细细问了问此地的发现,以及约莫的产出,顿时感觉自己一夜爆富.

    曹操深深得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在拍了拍小谋士的肩膀,表达了自己的夸奖然后他迫不及待去看了被挖掘出的一小批矿石,其中尤以铁矿为重。

    等摸过了几个黑得发亮的铁矿石之后,他在心中默默得排了一下接下来的任务规划,先得把虎豹营的装备换一下,然后得铸造几套甲胄,之前说的马蹄铁实验结果不错,还得把铸一批马蹄铁……之前已经试过了青铜的不好用……

    哎,这么一算铁还是不够哟!

    他想到这便抬起头,恰巧看到了曹纯正捏了捏夏安然的耳垂,低垂着眉眼用柔和的音调说了一声“黑了”。

    小谋士还没什么反应,他的从弟曹仁就凑了上去用力拍了几下夏安然的小肩膀给他亲弟弟夸耀最近夏主簿的功夫长进不少,每天都能蹲上一个时辰马步云云。

    曹操:……糟心,太糟心了。

    就就在曹营陷入了欢腾中的时候,有一群人,正在绝望之中。

    这群人正是大汉最为尊贵的那一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