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105.三国(三十六)

105.三国(三十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  引来小娘子们或是探究或是好奇的眼神。

    这人正是长大了些的夏安然。

    他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有余,正是舞象之年。

    夏安然此时是去林府的路上。

    他于三年前, 正式对林如海行了奉师礼, 自此, 他成了林如海的学生。

    谁料那之后不久, 林如海便升迁为巡盐御史,主司扬州,林家阖府便搬去了扬州, 夏安然家中寡母在, 他自然走不开, 于是林如海便派了小厮往返于两城之间传递教诲。

    对此, 夏安然是非常感激的。

    直至去年, 他过了童生试,今年, 正打算去考院试,于是和这位先生商量后, 便带着寡母迁来了扬州城,租了一套小院落留下来备考。

    ……是什么让夏安然改变了他原定的计划, 走上了读书考试之路呢。

    这就要从他家那位“灶爷”说起了。

    夏安然自那位灶爷开始和他回帖之后, 找到了以前和网友聊天的乐趣。

    他特意在灶间放了笔墨和留言本,用自制美食吊着这位似乎很爱吃且非常有品位的信息技术工作者, 二人一开始聊天内容仅是美食,多以:

    “今天这菜是我的得意之作, 用了某某材料, 是不是非常好吃?”

    “还不错, 再放些某某某就更好了。”

    “按卿昨天说的重新加了某某某,再试试?”

    “大善。”

    这样的内容开始和结束,夏安然一直不曾试图去探听这位的真面目,不是没好奇过,他其实基本心中有数这位每天什么时候来,但是他还是按捺下了好奇心。

    夏家孤儿寡母,能这么多年来没出事,一来是他的那位好大哥的功劳,林家估计也有照拂,但是这位应该也不是什么都没干。

    夏安然的身子是小孩,但他自己可不是,自小看了那么多故事书,他自然懂得好奇心容易坏事的道理。

    而正是他极为识相的保持距离,从不在夜间探视灶间的行为和表态,才让这位看着对他多交了些心。

    实则夏安然觉得,这位兄台估摸着年纪不大,他们认识时候可能他还是个萌新,所以才对夏家没那么警惕,等变成了老油条,吃出来的感情也有了,也不好抽身了。

    后来见夏安然实在有做饭天赋,这位干脆送了本《随园单》过来。

    夏安然翻了翻,认出这是一本菜谱。

    但是问题来了。

    夏安然看不懂啊!

    这古代书册,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句读,停在哪儿都不知道。

    他勉强啃了半天,然后不得不加上句读,问家里的这位是不是这个意思,还有其中某些字究竟是啥意思,部分繁体字他还认识,但是生僻字就不行了。

    第二天,他家灶台上就出现了各种启蒙教材,夏母是识字的,只是给他开蒙较为勉强,于是这位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居然就这么当了夏安然的半个启蒙老师。

    夏安然十二岁那年,先皇传位给了今上,今上奉先皇为上皇,只是权利交割之间,气氛依然紧张,家里那位也因此失踪了一个月,就在夏安然忍不住担心的时候,一直和他们家断断续续有着来往的林家人,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他,在林管家上门暗示了两次后,夏母带着他乘着林如海回来姑苏时去拜师了。

    林如海堂堂探花郎,博学多才,颇有文名,这样的人来暗示看中了自己孩子,夏母自然不会犹豫。

    而对于夏安然来说,他后来终于想起了林黛玉五六岁时,林如海便去了扬州上任,正愁林家一去,他还在姑苏可还怎么扯上关系呢,林家的梯子一递过来,他自然得爬上去啊。

    拜师后,家里的这位过了几日回来了,自他的留言中知悉他已拜师,也什么都没说,夏安然不太清楚这位是个什么意思。

    他在这些日子,已经大概明白这位的身份了,和他之前猜测的一样,这位应当是今上还是皇子时候在江南布下的探子,他监视的对象,应该也包括林如海。

    夏安然后来想起来,他可能,是见过这位的,或许就是他,或许是他的同事、前任,都有可能,就是那日林小少爷被拐路上,那个拦住了拐子的女子。

    夏安然那时先入为主,见她穿着女装,身姿纤细,便觉得这既是女子了,但是后来想来,这位拐子既然是外乡人,那么在这儿怎么会有相熟的人呢?

    如果是拐子的同伙,在她已经得手的时候,又问什么问什么要耽搁时间?

    如果没有她那么一耽搁,夏安然便不会发现这拐子的可疑。

    后来,这女子便消失在了人群中,在拐子被制服时,理论在她身边的女子,也不见了。

    ——就好像她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存在的一样。

    姑苏城聪明人那么多,夏安然能发现的问题,本地人自然也能发现。

    尤其是聊天时间久了,这小孩就睡着不醒,也是一个疑点。

    夏安然猜测,林如海也发现了这个人物,所以那日林管家才会来问他这女子的事。

    无论女子的身份为何,她对救下林小少爷的确是加了推力的,林如海自然知道这是有人要卖他人情。

    夏安然猜测,林如海原著中死后当今平静的态度,没有追封,没有大办,唯一的独女还被急匆匆送入贾府,家产被分割,种种来看,尤其对比白身的贾敬得到的待遇来看,林如海的死,应当是有些个问题的。

    夏安然倾向于,林如海,怕是做了墙头草。

    虽然不知道他是在哪两个势力间摇晃,但是就结局来看,他应是得罪了获胜方,然后遭到了失败方的报复性反扑,而胜方应是没有加以援手,冷眼看着他倒下,但是到底还是给他留下了最后的颜面,算他是死在任上的,也不曾祸及家人。

    而这一个世界,林如海显然是选择了站位,而且站对了。

    他应当是站到了当今这一边,夏安然怀疑,林如海突然起了收他为徒的念头,应该也和家里那位有些关系。

    多想无益,那个阶层还是他不能牵涉进的世界。

    夏安然自侧门进了林府,他对这儿的一草一木都已非常熟悉,  将手中的篮子递给了接他的小厮,他温和道:“这是家母昨日做的点心,带来给夫人尝尝鲜。”

    是的,贾敏没死。

    这也是令夏安然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变化,他只能想是否是因为当年林小公子没夭折,所以贾敏没有忧思过重进而得病?

    但是他其实隐约记得,林小公子,应当不是贾敏的亲子来着,这是他那时在故宫听那些学者们讨论时候得出的结论。

    若非亲子,就算是养在自己名下,按照大家族养孩子的习惯,贾敏对这男孩应当也不至于有太深的感情。

    如果就是这样还能忧思过重,嗯,贾敏的性子应该也不差的。

    夏安然对这位师母还挺有好感,自从他拜师以后,虽然没有见过太多面,但是换季时候师母经常让人给他送来布料,平日里有些时兴的果子也经常给他送来让他带回家给亲妈尝鲜,逢年过节还会给他小红包。

    加上小师弟聪明又伶俐,长得也好看,老师慈爱又耐心,是以夏安然对林家的观感可谓极好。

    他自是不知,贾敏当然对这孩子没多深的感情,但是这孩子被人拐了倒是真和她有些关系。

    拐子买通的人是贾敏带来的娘家人,她的娘家人虽说也不知给她塞银子的人究竟是意欲作甚,但是还是给了人方便。

    结果就是导致家里的庶出小少爷被人拐走,救回来后更是病了一场。

    此世界的林如海敏锐的感知到了两股势力借由他儿子作筏子,即便不是贾敏的娘家人也会有别人被买通,加上儿子被救了回来,他虽生气,但是把人发卖了也就算了。

    而若是原世界不知情的林如海,即便他最后猜到了儿子的事和他的站位有那么些关系,但是失了传承断了香火的丧子之痛,他怎么能忍住不去殃及他人?

    原世界的贾敏遭遇到丈夫的斥责,加上林家自此香火已断,岂不又惊又怒又气,又怎能不由此联想到其中的深层含义?

    虽然这孩子不是出自自己的肚子,但是到底是林家的儿,她为嫡母,黛玉为嫡姐,等林如海百年,也是依靠,孩子年幼,好好教也不怕卜亲近自己,她当然是没有必要害这个孩子的。

    贾敏出生富贵,自贾母口中评价亦是聪慧过人,自然能明白这其中的疑点,因怕生忧,自此一病不起。  在夏安然还自觉自己什么都没做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改变了有些事了。

    这边厢贾敏接到夏安然托人送进来的篮子,忍不住抿嘴一笑,对着边上的女孩儿道“且去将小姐叫来,就说她的夏麽麽送点心来啦。”

    小女孩也乐,福了福身子,“小姐最喜夏麽麽的手艺,知道今日有点心,肯定高兴。”

    说罢她便走了出去,步伐欢快。

    枯木逢春,草长莺飞,城里的人们纷纷换下了厚重的斗篷,春意在小娘子们换上的新衫中跳跃。

    就见一模样俊秀,唇红齿白的小郎君手里提着一个篮子走过城中小桥。

    此子容貌斐然,气质沉静,穿着是虽朴素,但是腰细腿长,正是当下最流行的潘安君子,自有一派风骨。

    引来小娘子们或是探究或是好奇的眼神。

    这人正是长大了些的夏安然。

    他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有余,正是舞象之年。

    夏安然此时是去林府的路上。

    他于三年前,正式对林如海行了奉师礼,自此,他成了林如海的学生。

    谁料那之后不久,林如海便升迁为巡盐御史,主司扬州,林家阖府便搬去了扬州,夏安然家中寡母在,他自然走不开,于是林如海便派了小厮往返于两城之间传递教诲。

    对此,夏安然是非常感激的。

    直至去年,他过了童生试,今年,正打算去考院试,于是和这位先生商量后,便带着寡母迁来了扬州城,租了一套小院落留下来备考。

    ……是什么让夏安然改变了他原定的计划,走上了读书考试之路呢。

    这就要从他家那位“灶爷”说起了。

    夏安然自那位灶爷开始和他回帖之后,找到了以前和网友聊天的乐趣。

    他特意在灶间放了笔墨和留言本,用自制美食吊着这位似乎很爱吃且非常有品位的信息技术工作者,二人一开始聊天内容仅是美食,多以:

    “今天这菜是我的得意之作,用了某某材料,是不是非常好吃?”

    “还不错,再放些某某某就更好了。”

    “按卿昨天说的重新加了某某某,再试试?”

    “大善。”

    这样的内容开始和结束,夏安然一直不曾试图去探听这位的真面目,不是没好奇过,他其实基本心中有数这位每天什么时候来,但是他还是按捺下了好奇心。

    夏家孤儿寡母,能这么多年来没出事,一来是他的那位好大哥的功劳,林家估计也有照拂,但是这位应该也不是什么都没干。

    夏安然的身子是小孩,但他自己可不是,自小看了那么多故事书,他自然懂得好奇心容易坏事的道理。

    而正是他极为识相的保持距离,从不在夜间探视灶间的行为和表态,才让这位看着对他多交了些心。

    实则夏安然觉得,这位兄台估摸着年纪不大,他们认识时候可能他还是个萌新,所以才对夏家没那么警惕,等变成了老油条,吃出来的感情也有了,也不好抽身了。

    后来见夏安然实在有做饭天赋,这位干脆送了本《随园单》过来。

    夏安然翻了翻,认出这是一本菜谱。

    但是问题来了。

    夏安然看不懂啊!

    这古代书册,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句读,停在哪儿都不知道。

    他勉强啃了半天,然后不得不加上句读,问家里的这位是不是这个意思,还有其中某些字究竟是啥意思,部分繁体字他还认识,但是生僻字就不行了。

    第二天,他家灶台上就出现了各种启蒙教材,夏母是识字的,只是给他开蒙较为勉强,于是这位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居然就这么当了夏安然的半个启蒙老师。

    夏安然十二岁那年,先皇传位给了今上,今上奉先皇为上皇,只是权利交割之间,气氛依然紧张,家里那位也因此失踪了一个月,就在夏安然忍不住担心的时候,一直和他们家断断续续有着来往的林家人,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他,在林管家上门暗示了两次后,夏母带着他乘着林如海回来姑苏时去拜师了。

    林如海堂堂探花郎,博学多才,颇有文名,这样的人来暗示看中了自己孩子,夏母自然不会犹豫。

    而对于夏安然来说,他后来终于想起了林黛玉五六岁时,林如海便去了扬州上任,正愁林家一去,他还在姑苏可还怎么扯上关系呢,林家的梯子一递过来,他自然得爬上去啊。

    拜师后,家里的这位过了几日回来了,自他的留言中知悉他已拜师,也什么都没说,夏安然不太清楚这位是个什么意思。

    他在这些日子,已经大概明白这位的身份了,和他之前猜测的一样,这位应当是今上还是皇子时候在江南布下的探子,他监视的对象,应该也包括林如海。

    夏安然后来想起来,他可能,是见过这位的,或许就是他,或许是他的同事、前任,都有可能,就是那日林小少爷被拐路上,那个拦住了拐子的女子。

    夏安然那时先入为主,见她穿着女装,身姿纤细,便觉得这既是女子了,但是后来想来,这位拐子既然是外乡人,那么在这儿怎么会有相熟的人呢?

    如果是拐子的同伙,在她已经得手的时候,又问什么问什么要耽搁时间?

    如果没有她那么一耽搁,夏安然便不会发现这拐子的可疑。

    后来,这女子便消失在了人群中,在拐子被制服时,理论在她身边的女子,也不见了。

    ——就好像她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存在的一样。

    姑苏城聪明人那么多,夏安然能发现的问题,本地人自然也能发现。

    尤其是聊天时间久了,这小孩就睡着不醒,也是一个疑点。

    夏安然猜测,林如海也发现了这个人物,所以那日林管家才会来问他这女子的事。

    无论女子的身份为何,她对救下林小少爷的确是加了推力的,林如海自然知道这是有人要卖他人情。

    夏安然猜测,林如海原著中死后当今平静的态度,没有追封,没有大办,唯一的独女还被急匆匆送入贾府,家产被分割,种种来看,尤其对比白身的贾敬得到的待遇来看,林如海的死,应当是有些个问题的。

    夏安然倾向于,林如海,怕是做了墙头草。

    虽然不知道他是在哪两个势力间摇晃,但是就结局来看,他应是得罪了获胜方,然后遭到了失败方的报复性反扑,而胜方应是没有加以援手,冷眼看着他倒下,但是到底还是给他留下了最后的颜面,算他是死在任上的,也不曾祸及家人。

    而这一个世界,林如海显然是选择了站位,而且站对了。

    他应当是站到了当今这一边,夏安然怀疑,林如海突然起了收他为徒的念头,应该也和家里那位有些关系。

    多想无益,那个阶层还是他不能牵涉进的世界。

    夏安然自侧门进了林府,他对这儿的一草一木都已非常熟悉,  将手中的篮子递给了接他的小厮,他温和道:“这是家母昨日做的点心,带来给夫人尝尝鲜。”

    是的,贾敏没死。

    这也是令夏安然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变化,他只能想是否是因为当年林小公子没夭折,所以贾敏没有忧思过重进而得病?

    但是他其实隐约记得,林小公子,应当不是贾敏的亲子来着,这是他那时在故宫听那些学者们讨论时候得出的结论。

    若非亲子,就算是养在自己名下,按照大家族养孩子的习惯,贾敏对这男孩应当也不至于有太深的感情。

    如果就是这样还能忧思过重,嗯,贾敏的性子应该也不差的。

    夏安然对这位师母还挺有好感,自从他拜师以后,虽然没有见过太多面,但是换季时候师母经常让人给他送来布料,平日里有些时兴的果子也经常给他送来让他带回家给亲妈尝鲜,逢年过节还会给他小红包。

    加上小师弟聪明又伶俐,长得也好看,老师慈爱又耐心,是以夏安然对林家的观感可谓极好。

    他自是不知,贾敏当然对这孩子没多深的感情,但是这孩子被人拐了倒是真和她有些关系。

    拐子买通的人是贾敏带来的娘家人,她的娘家人虽说也不知给她塞银子的人究竟是意欲作甚,但是还是给了人方便。

    结果就是导致家里的庶出小少爷被人拐走,救回来后更是病了一场。

    此世界的林如海敏锐的感知到了两股势力借由他儿子作筏子,即便不是贾敏的娘家人也会有别人被买通,加上儿子被救了回来,他虽生气,但是把人发卖了也就算了。

    而若是原世界不知情的林如海,即便他最后猜到了儿子的事和他的站位有那么些关系,但是失了传承断了香火的丧子之痛,他怎么能忍住不去殃及他人?

    原世界的贾敏遭遇到丈夫的斥责,加上林家自此香火已断,岂不又惊又怒又气,又怎能不由此联想到其中的深层含义?

    虽然这孩子不是出自自己的肚子,但是到底是林家的儿,她为嫡母,黛玉为嫡姐,等林如海百年,也是依靠,孩子年幼,好好教也不怕卜亲近自己,她当然是没有必要害这个孩子的。

    贾敏出生富贵,自贾母口中评价亦是聪慧过人,自然能明白这其中的疑点,因怕生忧,自此一病不起。  在夏安然还自觉自己什么都没做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改变了有些事了。

    这边厢贾敏接到夏安然托人送进来的篮子,忍不住抿嘴一笑,对着边上的女孩儿道“且去将小姐叫来,就说她的夏麽麽送点心来啦。”

    小女孩也乐,福了福身子,“小姐最喜夏麽麽的手艺,知道今日有点心,肯定高兴。”

    说罢她便走了出去,步伐欢快。

    猪肉一直都没有便宜过啊!

    这现在的猪,可都是黑猪,而不是后现代的大白猪,味道又香又有韧劲,滋味可美。

    大白猪是当年中国引入的英国品种,就和白羽鸡一样,长得快,活的糙,走量的时候很优秀,但是若说味道……也就是一般般,他还是人的时候,许多卖肉的牌子就已经纷纷又开始饲养起了黑猪。

    黑猪不是一个品种,而是一个总称,因为颜色有区别于常见白猪,都是黑色的皮毛,其下头还有很多个品种,他们基本都有一个特点,生长缓慢,瘦肉率低。

    这一特点非常不利于养殖场的利益需求,尤其是他们瘦肉率低,现代人追求健康,即便吃猪肉也会尽量选择瘦肉,瘦肉少,意味着售卖时候肥肉的价格低,本身这猪就长得慢吃得多,高价值的东西还少,可不就渐渐没人养了。

    殊不知,有些菜,就是离不开那一口肥肉,譬如东坡肉,就得用两头乌,这也是金华火腿的指定猪种,也是金华火腿驰名海外的立身所在。

    另外还有川菜回锅肉,这也必须用四川本地土猪成华猪,而这一猪因为太肥的缘故,在国家林业局下令保护之时,已经剩下不到一百头。

    于是等中华人民满足了饱腹之余又开始追求口腹之欲的时候,黑猪的饲养又渐渐流行起来。

    但是黑猪肉的价格,几乎要翻普通大白猪一个倍。

    在这里却很便宜。

    夏安然和夏母切了点肉乐滋滋的吃了晚膳,他将那瘦肉的一条浸在卤水里面,打算明天如果不下雪的话就去送给便宜大哥让他尝尝自己的手艺,顺便明天得去那香料铺子问问他们那还有没有更多的辣椒,他打算用今天拿到的钱去买一些。

    就在夏安然沉浸在梦乡里的时候,他浑然不知有人进了夏家,偷偷摸走了锅里的两块卤肉。

    不问自取谓之偷!  哪怕那个小偷丢下了两块碎银,也是偷!!

    不,这叫强买!强!买!

    夏安然一大清早就拿着菜刀剁肉剁得蹦蹦响,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有安全性的问题。

    有个小毛贼跑到他们家来,不声不响得偷走两块肉,都没惊动他和阿妈,这不是意味着如果有一天这人要来杀人也是轻而易举吗?

    自己的领土被侵犯的小夏猫背上的毛毛都炸了起来,倒是先起床的夏母十分的淡定。

    夏母生活在这个时代足有二十多年,别说毛贼,强盗她都遇到过。

    这种偷肉还留下银子的,在她看来应该也不是小偷。怕是有急事过路的官爷。

    但是这点她准备等儿子冷静下来再和他说,现在还是先让他撒一会气吧,免得憋坏了身子。

    这就是时代造成的差异性,夏安然生活在一个安稳的时代,已经习惯了私人财产这回事,夏母生活在的时代,私人财产……呵,那恐怕之后进了坟堆,才能定下自己哪些是自己的私人财产。

    所以夏安然会为了自己的地盘被侵犯而生气,夏母则不会。

    而且夏母耳濡目染下,也从丈夫这知道了一些事,官府有一群生活在阴影下的人,不露正面,不便采买,便会进一些农户家拿走些食物,但都会留下比拿走东西更昂贵的金钱。

    有些农户也都知道这个秘密,因为这样赚到的钱更多,他们反而欢迎这些官爷来,在一些敏感时节更会在灶间留下食物。

    这些人在农户口中叫灶爷,彼此间灶爷灶爷的叫,是以这就成了下头人的秘密,上层人是不知道的,即便偶尔听到,也只会以为是灶王爷。

    以前夏家从来没人来过,今次来了……夏母轻轻一笑,怕是官爷也没能忍住安然做出的好滋味吧。

    “我儿今日要做些什么呀~”夏母走到踩着小凳子的夏安然身后,语调轻松,夏安然将菜刀往砧板上一切,刀锋寒光闪闪,他回头的目光特别的恨铁不成钢“妈,咋们要不还是去抱只小狗回来吧?这样太不安全了。”

    能让一只猫主动说出去养狗,也能证明夏安然此刻有多不淡定了。

    闻言,夏母噗嗤一笑,她拍拍看上去已经冷静下来的儿子的小脑袋,小声将灶爷的事和他说了,就见小孩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便明白自己聪慧的儿子懂了。她轻轻擦去儿子嫩脸蛋上沾上的一粒肉糜“吾儿莫气,灶爷的品味是极好的,能看中吾儿做的卤肉,也是因为吾儿做的好呢。

    “夏安然眉心跳了跳,科,科!那还真是,谢谢他啊!

    他眉眼一转,灶爷,如果是明朝那就是锦衣卫,清朝就是血滴子粘杆处,就不知道在红楼中,他们叫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