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111.三国(四十二)

111.三国(四十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  【系统新到世界, 正在吸收能量。】

    【请宿主注意, 开启任务系统需要宿主注入妖力,请宿主日后努力修炼。】

    呃,言下之意就是,这次开启任务是系统为他支付了妖力,所以才静默了好几天。

    夏安然小眼神漂移了一下, 他干咳一声“系统, 进到了任务世界以后, 你能帮我做什么?”

    【系统只能提供辅助帮助, 保护宿主不被反杀。其余的还请宿主自己努力。】

    很好……果然没啥用。

    夏安然在心中对那个保育院的信任度下降了一个档次。

    就在他在内心吐槽的时候,夏家大院的门被敲响了, 他应了一声,蹬蹬蹬迈着小短腿去开门,门外正是昨日刚刚见过的林管家,见到夏安然, 林管家当下露出了礼貌中带着和善, 和善中带着讨好的笑容。“夏小郎君安好啊。”

    夏安然默默地后退了一步。

    确认过眼神,

    这是要来抢肉的人

    结果亦不出他所料。

    林管家真的是上门来买肉的。

    夏安然有些懵逼,他做的卤菜, 自己心里有数, 毕竟吃过一个卤蛋了, 你要说比得上那些百年老字号, 那是肯定比不上的, 优点大概就是他用的料子比较好, 毕竟都是别人当做谢礼送过来的东西,好吃的也有限,应该还不至于能让林家这种世家家族感兴趣。

    所以夏安然其实更倾向于卤肉被林如海赏给了林管家,现在林管家过来说家里老爷觉得这味道正好,极能引人食欲,来问能否多买一些的时候,他反而吃惊了。

    他倒没有什么藏私的念头,本也不是什么秘方,便将林管家引进了灶间。

    门一开林管家就嗅到了他魂牵梦绕一夜的香味。

    实话说林管家跟着林如海,鲍翅鱼肚亦不曾少吃,林家注重养身,滋补的东西从来不少,饮食多以清淡为主,戒油腻戒大荤,这豚肉,他们更是几乎不吃的,实在是巧合,昨日下车时林如海便被这味道勾起了谗意,临走前夏安然送了他们卤肉和卤料,本来这两人也没多在意,直到门口小厮打听了一圈说那卤味就是夏家传来的,他们才长了些心。

    只是豚肉,林家真的是几乎不吃的。

    但是今日到夏家拜访,无论是小围炉也好,玉米茶也好,或者蒲团也好,这种朴实又带着点小精致的感觉都搔中了一颗文人心的林如海的痒处,年轻时候的林如海也是动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那种日子的念头的,宿在山野之间,听蝉鸟虫鸣,饮山涧清泉露水,想想就美,奈何他身子骨也一般,加上老父去世,他得撑起一个家族,只得放弃这个想法。

    所以最后,虽然纠结了片刻,这卤肉还是上了林家的餐桌。

    林家后厨对被突然拿回来的卤肉也有些不知所措,好在管家告知他们,只需要稍稍处理一下,摆盘弄得干净些就好,于是后厨干脆将卤肉温了后切成薄片,将那卤汁当做料碟,就端了上去。

    林家的几位主人,除了小少爷还不能吃这种不易消化的肉类,别的几人都尝了尝。

    贾敏娘家在北方,她自小的饮食都偏重,也是嫁过来后才改了味,因而她对着肉接受良好,吃了好几筷,林黛玉此时还是个小孩儿,大家自然也不敢让她多吃,仅取了最小的一点小肉,沾了些卤汁喂给她吃,小姑娘咂咂嘴,品了片刻,笑道“味儿亦是不错,比爹爹上次买来的肉更清淡一些。”她稍稍歪头,有些欢喜的说“而且细细品来,有一些甜。”

    她说的上次买的肉是林如海一次去吃酒,尝了那酒家的卤牛肉不错带回来的,那家是个百年老店,卤子更是一直传下来的,又是下酒吃的,味道自是更重些,夏安然做的卤肉滋味柔和,只是舌尖能吃到香料萦绕其间的香味。  林如海砸吧砸吧嘴,品味了下这味道,忍不住咦了一声“玉儿没说爹还没发现,这里头竟的确有些甜味,还有一丝辣味。但是却全无苦味,这夏小郎君是怎么做出来的?”

    他疑惑的正是因为,当下吃辣多取茱萸、花椒、姜蒜之味,这几种犹以茱萸的使用更多,厨师们在怎么去除茱萸苦味上伤透了脑筋,但是至今也没有人能够办到,再好的厨师也只能用别的味道试图遮住苦味而已。但夏安然在卤料里放了两根没了辣椒籽的辣椒皮,这点辣度没让人感应到辣的痛感,却勾起了食欲。

    而且有罗汉果的温柔缱绻包容,这辣意便藏在了诸多味觉之后,待人不注意时,便突然袭击,还未等人反应过来,他又几个旋步藏了起来。

    这丝缕的辣味真是让人尝了还想再尝,直到林如海的手臂被贾敏轻轻压住,林如海才意识到他竟然吃了半盘,见状林如海忍不住自嘲一笑,对着睁着乌溜溜眼睛看着自己的黛玉说“爹爹这是过了度了,玉儿可别学爹爹,世间万物,必须掌握一个度字,过了就不美了。”

    他这是拿自己当了反面教材,林黛玉点点头,清脆得应道“玉儿懂的。”

    林如海有些恋恋不舍得放下筷子,像林家这样的人家,午饭没有吃完的菜式是万万不会退回厨房等晚上再上的。他招来小厮,指着还剩一半的卤肉说“快把这拿去给明德尝尝,滋味很是不错。”

    林管家吃了卤肉,又听小厮给他形容了那饭间场景,闻弦歌而知雅意,林如海自然不能对他说,这肉好吃,你再去买一些,这就有违君子之道了,君子,必须要恪守、自持,是绝对不能说再来一份的,只是下人比较能领会上意,那就无妨了。

    这便有了今日林管家再登门的一幕了。

    林管家深谙夸人之道,两嘴翻飞,将这卤肉夸了个遍,偏偏句句真诚,让人听得很舒坦,夏安然倒是很有自知之明,觉得他们就是吃了一时新鲜,加上他是新卤,味道更清香,而不是老卤的浓厚,所以这一家子读书人接受良好而已。

    他揭开锅子,里头三条红褐色的肉条已经上了色,盖子一掀,卤料霸道的香味就携水蒸气冲了出来。

    夏安然取来一双干净的筷子和盘子,指了指这三条“林管家且看这三块肉,这块肥肉多,味更入些,只是肥腻,这块肥瘦均匀,但是缺了些香味,这块精肉更多,有嚼劲,滋味长,林管家看看,要那一块儿?”

    林管家感觉自己遇到了今年最大的难题。

    他擅长辨识布料,也会辨谷,算账也是一把好手,诗词歌赋比不得家中老爷,但是诸位管家中他定是不会输的,只是这选肉……

    真的不能三个都要吗?

    他看看表情平静等着他回复的夏小郎君,从这人让他三选一的态度就看出,这小孩儿并无全部兜售之心了。

    但是这这这,听这小郎君介绍,肥肉多和精肉都都有优点,唯有肥瘦均匀的,反而只有缺点?他心念一转,开口问“小郎君,方才听你所说,肥肉入味,精肉耐嚼,不知这肥瘦相间的……”

    夏安然一笑“林管家,肥瘦相间两面想要讨好,实则反倒失去了自己的特色,结局便是两方都不讨好,只是滋味平平罢了。”

    然后他不等林管家自这似乎隐含机锋的话中反应过来,伸手撩起三块肉,均都切了一小段,又拿了新的竹筷,道“林管家若是不好决定,不妨试上一试?”

    林管家能按耐下心中疑问,举筷一一尝试了,果然,如这小郎君所说,肥肉入口极香,随着咀嚼,卤汁在口中爆开,只是时间久了,就感觉到肥腻。精肉的卤汁不多,但是越嚼越香,反倒是肥瘦均匀真的只是滋味平平而已。他想了想,道“这倒是让我为难了……”

    夏安然负手站在一边,听到他的话反倒是有些吃惊,这试吃都吃过了……还有什么为难的?就听林管家说“小公子,能否三根都切上一些让老朽带回府中?”

    不知道有个聪明人将他的话过度理解的夏安然眨眨眼,他倒是感觉无可无不可,便给人切了三段,分开包了,只是这费用倒让他为难了。

    最后见他为难开价,林管家便直接说,按酒店卤味的价格便好“小公子客气,只是本就是我们夺了小公子心头好,自然不敢叫小公子吃亏的。”提着三纸包的林管家从袖中取出一小串铜钱,“小公子,这是半贯铜钱,还请小公子收下。嘶……在下还有一不情之请。”

    提着沉甸甸铜钱的夏安然表情有一些呆“林管家还请说。”

    就见林管家稍稍有些扭捏,片刻后说“那日拜访时,小公子请饮的玉米茶……在下回去后,便有些念想它的味道……不知小公子可否……”

    最后林管家回去时候又带上了一袋玉米须须,夏安然欢快的将人送出门外,他将铜钱放在桌上,开始思考要不要推翻之前自己那个不开饭店的想法。

    没想到!没想到卖菜能这么赚钱啊!!

    这可是半贯钱,林管家切走的猪肉总共不到一斤,而现在一斤猪肉的价格亦不过30文,半贯钱就是500文,赚大发了。

    昨天刚刚定下的人生之路,正在面临考验。

    ====

    林管家:老爷,就是如此这般,明德回来路上仔细寻思,总觉得夏少爷话中有话……

    林如海:夏郎君竟是如此说?怕是借肉喻事……海也一直觉得,这夏少爷知道什么……

    林管家:老爷英明!明德已将银钱加重了几分,现在想来,怕还是给少了。

    林如海:无妨,日后多加照顾便好。

    夏安然:(一无所知)(有口无心)(就肉论肉)(满心欢喜以为自己以食服人)

    纵然只是院试,也是国家取贤才的神圣途径,先不说破坏这人的院试,他还能考下一场,就说这次参考的数百考生,这一耽搁下一次就得一年多以后,就算读的是圣贤书,到底也还不是圣人,若他得逞,谁能放过他?

    府院自选定这儿做了考点,便封锁了数周检查,这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来,并且准备了助燃物?

    这事被压下了,出考场的学生们并不知道自己逃过了一次大灾。

    院试虽只考一日,但是院门依然是上了大锁的,不到点不取锁,若真被那人得逞,加了助燃物点起了火,这人再聪明些,自门口开始放火,向里烧,这些体质孱弱的文人,即便不被火烧到,吸入的废气就够他们受的了。

    这样一闹这里头的人能逃出去的真的是没能有几个,前朝便有过这惊天惨剧,所以本朝每逢大试,院里都会放着几缸水,万一走水,边取水灭火。

    后来夏安然想沈戚或者这一院试的主考官必定得到了些风声,才用别省舞弊为由,弄了一个澡堂子来,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储水。

    他自是不知,澡堂子还有别的用处。

    纵火人还没抓到前,衙役们现在府院内寻到了助燃的菜油,油轻于水,若是衙役见走水了敲开水缸,后果只会更糟,这个计谋可以说极为的毒辣,甚至若是成了,可谓是官府之人害死了满院考生。

    弄了个澡堂子实则是为了寻找是否还有同伙,能弄到这样大量的菜油,若为同伙,身上也极有可能染上了一星半点的油花,油入水便极其的显眼。

    夏安然是因为沈戚认得他,别的考生净身时,小吏们可是死死盯着水面的,想出这法子正是沈戚。

    夏安然听到的那阵喧哗正是找到了同伙后,撬开了他的嘴找到了同伙逮捕之故。

    他现在自是不知已从身死关头走了一遭,收卷后便和联保的小伙伴们一起回去了,随后便是放榜,不出意料的,夏安然成了秀才老爷。

    之后,他在林如海的指点下一路考上举人,虽然名次靠后,但是以他的年龄已经极为难得了。

    只是以他的学识,林如海觉得还是沉淀一下,并不欲让他急着去考春闱。

    就在夏安然跟在林如海身边读书时,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林黛玉要进京了。

    此时黛玉正是到了寻常人家该议亲的年龄,贾敏实在难以拒绝娘家的催促,加上贾母这边传讯过来,贾敏的大侄女儿,年纪轻轻就进宫的贾元春受封贤德妃,明岁正月就欲省亲,娘娘也想要见见这表妹,便允了黛玉先一步进京代母尽孝。

    她自是担心黛玉的,母亲催的太急,总让她有些不安,自元春封妃后,娘家来的人个个都眉飞色舞气焰嚣张,这实在太过高调。

    且元春的封号太蹊跷了,贤德贤德,究竟有多贤德,才能让她一飞冲天做了妃?

    只是林如海这边她也走不开,便让林玦同夏安然送黛玉进京。

    林玦便是夏安然救下的林家庶子,其名跟了林家这一代的玉字,取了玦。

    林如海对此的解释是,玦,半玉也,俗话说,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自满则败,自矜则愚取这词便是要提醒他,物极必反,做人定是要谦虚,莫要自满,是林父对这唯一的继承人的期许,期待他永远都能看到自己的缺点,加以改正。

    这字本是不完美的,同音的字有珏,正是满玉的意思,林如海却不用这词,拳拳爱子之心,昭然若揭。

    只是外人不懂啊,外人见林玦的玦字不完美,便自觉林如海这是暗示林玦作为庶子,并不正统。

    有这一想法的正是贾家来的那些婆子们。

    林如海听到风言风语可气坏了,又不能去解释,这解释也解释不通啊,一看儿子这可不行,要是就让儿子一人去送黛玉怕不是要被欺负啊!

    他也不能和一群仆妇计较,多掉份。

    和妻子说也不行,贾敏正为了娘家忧心忡忡呢。

    恰巧徒儿读书读到了瓶颈之处,干脆大手一挥,师者,父也,徒者,儿也。

    有事弟子服其劳,为师没空,你师弟又没长大,不如就替为师走这一趟。

    夏安然没忍住,用小眼神一眼又一眼的瞟这位看起来器宇轩昂一身正气的老师,心里忍不住腹诽:说好的不和人计较呢?

    不计较你放我出去干啥,林玦小归小也是满肚子坏水,林黛玉虽然接触不多,但是一直养在贾敏身边的林妹妹接受的可是最正统的世家女儿教育,林玦读书时候她也跟着念了,原世界这位姑娘六岁入荣国府,之后便全靠自学,还能有那般才华,现在这位自然也不是个好欺负的。

    这两位都不好欺负,老师还要把他派出去……最近特别贴心的夏安然脑子一转就领悟了他的意思。

    大概,就是想炫耀一下……  我徒弟,16岁的举人老爷,虽然老爷我生娃晚,但是我有个好徒弟啊。

    自打他一次过了秋闱,林如海便有些飘,这种飘当然是非常不明显的,他在夏安然面前还是非常端得住的。

    但是从他每次外出聚会都要把夏安然带出去,然后给人介绍这是我徒儿,12岁才开蒙,15岁的就考了秀才,16岁的举人老爷,然后在一片惊叹中摸着美髭,再谦虚几句,顺便再极为不经意的提上一句,之前姑苏的“那个”就是这小孩弄出来的,我已经批评他了,都不专心在学习上。

    然后别的客人自然会反驳他,林公这么说就错了,农为国本,读书做官为的不就是为百姓做好事做实事,令徒小小年纪就懂民生,未来可期啊。

    当然他们的话没有这么直白,这是夏安然归纳总结的。

    一开始他还觉得羞耻,后来夏安然就明白了,林如海这般高调自然不是因为他当真得意忘形。

    不说别人,林如海自己也是少年天才,他二十有二便取探花之位,之间更是因为守孝耽搁了几年,否则定会更早。

    一个少年天才夸我徒儿是少年天才,这自然是没有道理的。

    林如海夸的是策论制。

    按照他的思路,其实是这样:我徒弟,从小干实事,积累了大量经验。

    我将他收为弟子后,文化知识也补上了。

    最后,因为今上英明神武改八股为策论,我这不肖徒儿才靠着从小干实事、生活在市井中获得的经验,写出了贴近生活的有可实行性的策论。

    结论:不是我徒弟聪明也不是我教的好,是因缘际会啊!是陛下圣明啊!

    然后诸多文人一起眼眶含着热泪朝北拜曰:陛下圣明啊!

    对此,跟着一起拜的夏安然只能说:师父父,不是很懂你们文人的思维啊,你开心就好。

    ==

    虽早已说好出行,但是等林家备齐笼箱出行,已经是半月以后,独女要远行,贾敏自然是放心不下的,她每一日都能想起要林黛玉带着走的东西,出行之日一推再推,直到最后林如海都看不下去了制止这位关心则大乱的妇人。

    “若再不走,便要转凉啦。”  他的理由十分充分。

    自扬州至上京需要一月有余,其中大部分都在船上度过。

    若是到了天凉再乘船,不便且不说,水上潮湿,林黛玉身子骨又不好,万一受凉反而不美。

    于是林家的队伍才能顺利出行。

    林黛玉和贾敏临行前哭了一场,就连林玦也被贾敏抱着好一通叮嘱,已经长成青葱少年的夏安然则是被林如海拉到书房,进行最后的教育。

    船行过程不必多提,前半程离家的两个小儿还新鲜着,紧接着就被枯燥无味的行进过程打蔫了。

    京杭大运河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并且现在还在使用的运河,夏安然乍见这一有名地理景点还是很激动的,现代因黄河改道的原因,运河山东段已经被废弃,且运河两端多次改建,风光自然是不同的。

    入目的这运河,在明清两代承担了王朝大半的运输调度功能,船来船往好不热闹。

    显然,因这壮观景象而赞叹的不止他一人,待船只行进入水域宽广区域,流速平稳后,林黛玉和林玦也纷纷从船舱中走了出来,这二人还诗兴大发了会,就所见所闻写下了好些个诗句。

    夏安然将其中几首最让人满意的封了起来,上岸时便托人送回了扬州。

    附上自己所写的短信,就当是给林如海报个平安。

    林家所租的船只是一艘大船,一来林家出行了两个主子,还有若干个小厮嬷嬷,就连力士都带了两个,都是会水的,就是为了这两个林家的宝贝疙瘩安全。

    另一方面,大船没有小船这般颠簸,林黛玉又是个未出阁的女子,船上有夏安然这个外男在,大船也更方便她行动。

    上船后,夏安然便以颠簸伤眼为由,不让两人看书。

    两小孩也很是听话,平日便以下棋取乐,或是对诗斗草。

    每逢大镇,林家的船只也会停下来靠岸稍作整修,吃些当地的特产,随着时间流逝,目光所及的景色也由江南婉约,逐渐转为了北方的硬朗。

    这与江南不同的景色自然让林黛玉林玦姐弟极其好奇。

    夏安然也纵着他们,有时遇到别的戏船,也会远远瞧个热闹。

    林家的船帆上挂着一块染有醒目颜色的布,随风飘扬,每到一处,林家的船只也会去专门负责的部门进行登记。

    这是朝廷对官眷的优待了,悬挂着布料,往来的官船便知道这是官眷乘坐的船只,如果遇到困难,官船会来帮忙,虽然京杭大运河通行量巨大,尤以官船漕运为多,但是也不是没有水匪的,见到林家这般管家亲眷的船,水匪轻易也不会来惹。

    另一方面,其实这也是一种监视,像林如海这种巡盐御史,家人出行都是要报备给专门部门的。

    本朝漕运发达,随着漕运自然会有衍生经济,河上每隔数里都会有人售卖清水吃食、布匹特产,实则即便不上岸,也能采买,只是这些价格会比上岸后稍贵,林家不赶时间,林黛玉又是女孩儿,这一次出来后,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出来,夏安然便和随行一起来的林管家商量了,大家还是寻着机会上岸玩耍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