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 > 118.三国(四十九)

118.三国(四十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

    母鸡因为熬汤, 实际香味都已经在汤里面了,肉是没什么滋味的,还软烂,实话说口感一般,但是搭配特质的酱汁,还是很不错的。

    这就是酱汁的魅力。

    夏氏并不喜欢啃骨头,毕竟吸骨髓的动静太大, 姿态也极为不雅, 这她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夏安然就欢快的啃了骨头, 将鸡肉留给了夏氏。

    夏氏拿竹筷沾了沾料碟尝了尝, 顿时胃口大开,一人吃了小半只鸡, 最后打了个小饱嗝停下了。

    其实她再不停下夏安然也会劝她先别吃了,夏家吃了很久的素食,一下子吃荤的肠胃会受不了,若是肚子疼,反而麻烦。

    当晚入睡前, 夏安然又切了一些猪肉, 这次他学乖了, 切了3条,因为尝到了卤汁的味道, 夏母也表示支持他多做一些。

    夏安然算了一下, 一条自家吃, 一条送给地头蛇大哥,还有一条切一切送给街坊邻居也是不错的。

    这所谓的一条猪肉,是夏母切得,她刀口开的大,一条肉就有了快五六斤,分给邻居一人也能分到一斤,算是不错的礼物了。

    远亲不如近邻,夏家的远亲怎么样夏安然不知道,近邻倒是真的人不错,大家关系和睦,谁家做了好吃的都会分上一分。

    将肉条浸在卤料里,用灶里的小火温了一夜,这几日姑苏虽然还不到滴水成冰的程度,但是气温也有零下,门外未被清理的积雪过了一夜就冻成了冰块,虽然家里稍微暖和一些,但是特别冷的情况下味道是浸不到肉里的,用灶糖里面的余火,温度差不多控制在30度左后,这个温度刚刚好。

    自家吃的,夏安然就随意了些……毕竟卤料这东西,就是只要不烧干怎么扑腾都没关系,咸了加水,淡了加盐,汤味淡了就加些骨头汤进去,除了每次都得换一批香料外其实非常好打理,尤其在只是自家吃不出售不必在意味道稳定性的情况下。

    他还顺便煮了两个鸡蛋敲碎外壳丢了进去……

    夏家现在鸡蛋比较富余,所以可以小奢侈一把。

    这一日,夏家的邻居们都没怎么睡好,睡梦中,总有一股香味萦绕鼻尖,一丝丝一缕缕,格外勾人。

    导致大家第二天都起的格外早,催着家里的婆娘赶紧准备早膳,饿死了都要。

    这些夏安然自然是不知道的。

    翌日起床后夏安然和夏氏一人吃了一枚卤蛋,然后他便跑进夏氏收拾的厢房内,就像小仓鼠点瓜子般的点着林家送过来的谢礼。

    考虑到夏家的情况,林家送来了数量可观的米油、干货、布匹等生活用品。

    从礼单上看不出这么壮观的情景,夏安然有些被这数量吓到了。尤其是是好几台的大米、灯烛、细盐,还有各种冬季不常见的果蔬。

    布料也是挑的不显山不露水的料子色泽,数量却不少,估计省着点用够夏家用上好几年了。

    干货有山货,也有海货,在这个时代,价值也着实不菲了。姑苏近海不靠山,这些山货应当是北面运过来的,是林家自己的库存。

    考虑到林夫人娘家所在,夏安然觉得这极有可能是贾家送来的年礼。

    但是这也导致了一个问题,夏家并没有粮仓,这儿也不兴挖地窖,储存条件不足。

    “待开春,得去请只狸奴了……”夏母已经被惊过了,此刻表情平静,“否则要是被糟蹋就不美了。“

    古时候人迷信,怕鼠类听到它们的名字反而会过来,所以一般都不直提其名。

    夏家住在姑苏城的居民区,地段还算不错,又是居民区,鼠类其实是不多的,这屋子是夏父还在时候买下的,作为公务员的夏父买房可以享用一定的优惠价,但是买下这个房子后,夏家的积蓄也清了大半,后来夏家接连出事。

    实话说,若没有夏安然捉拐一事,夏家开了春,日子怕是真不好过。

    粮食就是硬通货,林家看这家孤儿寡母,便不送现金,而是给了粮食,就是为了不打眼,还招摇过市得送来,也是震慑了宵小之徒,这家人是林家小儿的恩人,招子都放亮堂些。

    林家自然不知道夏安然刚认了个大哥,这是他们的好心,夏安然得承情。

    只是见到这么多粮食和食材,夏安然便有些蠢蠢欲动。

    灶上还卤着肉,占了锅子,他便在家里的库房角落里寻来了一个坛子,从这坛子上的积灰来看,这东西自打进了库房就没用过。

    夏母出生不错,虽然也学过中馈……大概就是把饭烧熟的程度,就夏安然的记忆里面来说,手艺一般般,倒是夏父手艺极佳,闲来下厨时候总是叫人惊艳的。

    这腌菜坛子,家里当然是没人用的。

    这是很常见的泡菜坛,下瓮上有水槽的那种。

    腌制泡菜时,在水槽里加水再加扣上坛盖,可以隔绝外界空气,夏安然打了些水将坛子清洗干净,再伸手进里头一摸,他有些吃惊。

    这坛子,竟然是瓷器的。

    泡菜坛子一般都是陶土的,就算是现代,夏安然外祖家用的都是陶土的,但是夏家的这个坛子,却是瓷器?这疑问在他心头一闪而过,但是没留下什么痕迹。

    瓷器自然比陶土好,它的内部上了釉,不容易滋生细菌,也利于清洗,还能一定程度上隔绝来自外部的空气和内部的腐蚀,毕竟泡菜耗盐,醋,这二者都有极轻微的腐蚀性。

    他挑了些适合做泡菜的蔬菜,主要是白菜,这个真的太多了,已经送掉一批后还是吃不掉,白菜又容易冻坏,然后又放了些切片的白萝卜,白萝卜已经漂洗过好几次,去除了一些辣味,又拿了些卷心菜——在这里这叫洋白菜,还是舶来品,这是林家送来的谢礼里面的,属于比较昂贵的蔬菜。

    正是冬季,蔬菜本就珍贵,他拿去做泡菜夏母也没说什么,就是小眼神有些心疼。

    夏安然眨巴眨巴眼默默扭过头,他实在是受不了只吃白粥,连点腌菜也没有的日子辣!

    泡菜其实也是一种比较随意的东西,基本上把你喜欢吃的蔬菜都洗干净晾干后丢进去就好,各个地方的制作方法都不一样,没有一个固定的味道。人们常说的家乡的味道,其实就是因为各种料理的不统一性,在舌根上留下的口感和味道,这个真没必要追求一个统一。否则就没有“当地美食”这个动人的词汇啦。

    先将蔬菜处理好放在一旁晾干水分加盐腌制,在井水中丢进去八角花椒,煮沸后晾凉后,预先准备就算是做好了。

    之后只要将蔬菜投入,水倒入淹没蔬菜,夏安然按照个人习惯放了些大蒜生姜增味,放大蒜生姜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攻克泡菜最大的敌人——亚硝酸盐。

    这也是东亚几个喜爱食用渍菜国家被诟病的一样东西。但是在制作过程中还是可以避免这种物质增产到危险的分量的,一则是避免在腌制好后前五日食用,二则是避免单个物质发酵,还有就是放大蒜生姜,蒜姜中含有一种物质可以与亚硝酸发生反应……嗯……至于是什么物质,原谅他已经忘记了,只是这个做法倒是已经习惯了。

    他心大得将坛子移到灶间离灶台最远的那个角落,在上头倒上水扣上盖子就不再管了。

    失败是不会失败的,就是味道有差异,这个和当地的水质气温也有关系,是他现在控制不了的因素,这是因各地水质、气候带来的独有恩赐,但是按照夏安然的记忆,姑苏这儿的水质不硬,应该不会有问题。

    他哼着小曲儿去处理卤肉了。

    感谢林大人一家送来的谢礼,让夏安然可以好好的舒一口气,也可以想想未来要走什么样的路子了。

    《红楼梦》中的架空朝代取明清交汇处,风俗偏明,而这两个朝代对商人都相对友好。

    明末还出现了资本主义社会的萌芽,商业也不完全成为了“不事生产”和“倒买倒卖”的反面例子,商人在文学作品中也不再普遍以反面形象出现。

    尤其本朝还出了个皇商薛家。

    实话实说,若要让他去读八股文,考科举,那这十年估计只够起步。

    何况夏安然脑子里面实则满满都是反社会思想,他要是哪天没忍住说推翻封建制那就死定了。

    他的时间不多,从商反而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等到开春……还真得想想以后的生计,关键是他现在年龄实在太小。

    到底还是没经验,夏安然摸摸自己那外人摸不到的项圈,到了这个世界后,项圈化为一点红痣印在了他手肘内测,任务精度条只有百分之二,这二点还是因为他勉强和林家搭上了关系得来的。

    除此之外界面上就再也没有任何信息了。

    ……真是特别靠不住的系统,这真的是给妖怪宝宝们用的吗?不是用来坑小妖怪们的吗?

    夏安然在心中默默的想。

    这个还是新手世界呢,妖怪宝宝们面对的新手世界居然是这么凶残的吗?这年头,做妖也不容易啊。

    【请不要污蔑系统,系统是专心为幼年小妖开发的,以将小妖们培育成对国家有用的妖为目的的智能系统。】

    “系统你居然上线了?我还以为你在这个世界都不会和我说话呢。”之前呼唤过系统好多次都没有得到指令的夏安然又惊又喜。

    【系统新到世界,正在吸收能量。】

    【请宿主注意,开启任务系统需要宿主注入妖力,请宿主日后努力修炼。】

    呃,言下之意就是,这次开启任务是系统为他支付了妖力,所以才静默了好几天。

    夏安然小眼神漂移了一下,他干咳一声“系统,进到了任务世界以后,你能帮我做什么?”

    【系统只能提供辅助帮助,保护宿主不被反杀。其余的还请宿主自己努力。】

    很好……果然没啥用。

    夏安然在心中对那个保育院的信任度下降了一个档次。

    就在他在内心吐槽的时候,夏家大院的门被敲响了,他应了一声,蹬蹬蹬迈着小短腿去开门,门外正是昨日刚刚见过的林管家,见到夏安然,林管家当下露出了礼貌中带着和善,和善中带着讨好的笑容。“夏小郎君安好啊。”

    夏安然默默地后退了一步。

    确认过眼神,

    这是要来抢肉的人

    结果亦不出他所料。

    林管家真的是上门来买肉的。

    夏安然有些懵逼,他做的卤菜,自己心里有数,毕竟吃过一个卤蛋了,你要说比得上那些百年老字号,那是肯定比不上的,优点大概就是他用的料子比较好,毕竟都是别人当做谢礼送过来的东西,好吃的也有限,应该还不至于能让林家这种世家家族感兴趣。

    所以夏安然其实更倾向于卤肉被林如海赏给了林管家,现在林管家过来说家里老爷觉得这味道正好,极能引人食欲,来问能否多买一些的时候,他反而吃惊了。

    他倒没有什么藏私的念头,本也不是什么秘方,便将林管家引进了灶间。

    门一开林管家就嗅到了他魂牵梦绕一夜的香味。

    实话说林管家跟着林如海,鲍翅鱼肚亦不曾少吃,林家注重养身,滋补的东西从来不少,饮食多以清淡为主,戒油腻戒大荤,这豚肉,他们更是几乎不吃的,实在是巧合,昨日下车时林如海便被这味道勾起了谗意,临走前夏安然送了他们卤肉和卤料,本来这两人也没多在意,直到门口小厮打听了一圈说那卤味就是夏家传来的,他们才长了些心。

    只是豚肉,林家真的是几乎不吃的。

    但是今日到夏家拜访,无论是小围炉也好,玉米茶也好,或者蒲团也好,这种朴实又带着点小精致的感觉都搔中了一颗文人心的林如海的痒处,年轻时候的林如海也是动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那种日子的念头的,宿在山野之间,听蝉鸟虫鸣,饮山涧清泉露水,想想就美,奈何他身子骨也一般,加上老父去世,他得撑起一个家族,只得放弃这个想法。

    所以最后,虽然纠结了片刻,这卤肉还是上了林家的餐桌。

    林家后厨对被突然拿回来的卤肉也有些不知所措,好在管家告知他们,只需要稍稍处理一下,摆盘弄得干净些就好,于是后厨干脆将卤肉温了后切成薄片,将那卤汁当做料碟,就端了上去。

    林家的几位主人,除了小少爷还不能吃这种不易消化的肉类,别的几人都尝了尝。

    贾敏娘家在北方,她自小的饮食都偏重,也是嫁过来后才改了味,因而她对着肉接受良好,吃了好几筷,林黛玉此时还是个小孩儿,大家自然也不敢让她多吃,仅取了最小的一点小肉,沾了些卤汁喂给她吃,小姑娘咂咂嘴,品了片刻,笑道“味儿亦是不错,比爹爹上次买来的肉更清淡一些。”她稍稍歪头,有些欢喜的说“而且细细品来,有一些甜。”

    她说的上次买的肉是林如海一次去吃酒,尝了那酒家的卤牛肉不错带回来的,那家是个百年老店,卤子更是一直传下来的,又是下酒吃的,味道自是更重些,夏安然做的卤肉滋味柔和,只是舌尖能吃到香料萦绕其间的香味。  林如海砸吧砸吧嘴,品味了下这味道,忍不住咦了一声“玉儿没说爹还没发现,这里头竟的确有些甜味,还有一丝辣味。但是却全无苦味,这夏小郎君是怎么做出来的?”

    他疑惑的正是因为,当下吃辣多取茱萸、花椒、姜蒜之味,这几种犹以茱萸的使用更多,厨师们在怎么去除茱萸苦味上伤透了脑筋,但是至今也没有人能够办到,再好的厨师也只能用别的味道试图遮住苦味而已。但夏安然在卤料里放了两根没了辣椒籽的辣椒皮,这点辣度没让人感应到辣的痛感,却勾起了食欲。

    而且有罗汉果的温柔缱绻包容,这辣意便藏在了诸多味觉之后,待人不注意时,便突然袭击,还未等人反应过来,他又几个旋步藏了起来。

    这丝缕的辣味真是让人尝了还想再尝,直到林如海的手臂被贾敏轻轻压住,林如海才意识到他竟然吃了半盘,见状林如海忍不住自嘲一笑,对着睁着乌溜溜眼睛看着自己的黛玉说“爹爹这是过了度了,玉儿可别学爹爹,世间万物,必须掌握一个度字,过了就不美了。”

    他这是拿自己当了反面教材,林黛玉点点头,清脆得应道“玉儿懂的。”

    林如海有些恋恋不舍得放下筷子,像林家这样的人家,午饭没有吃完的菜式是万万不会退回厨房等晚上再上的。他招来小厮,指着还剩一半的卤肉说“快把这拿去给明德尝尝,滋味很是不错。”

    林管家吃了卤肉,又听小厮给他形容了那饭间场景,闻弦歌而知雅意,林如海自然不能对他说,这肉好吃,你再去买一些,这就有违君子之道了,君子,必须要恪守、自持,是绝对不能说再来一份的,只是下人比较能领会上意,那就无妨了。

    这便有了今日林管家再登门的一幕了。

    林管家深谙夸人之道,两嘴翻飞,将这卤肉夸了个遍,偏偏句句真诚,让人听得很舒坦,夏安然倒是很有自知之明,觉得他们就是吃了一时新鲜,加上他是新卤,味道更清香,而不是老卤的浓厚,所以这一家子读书人接受良好而已。

    他揭开锅子,里头三条红褐色的肉条已经上了色,盖子一掀,卤料霸道的香味就携水蒸气冲了出来。

    夏安然取来一双干净的筷子和盘子,指了指这三条“林管家且看这三块肉,这块肥肉多,味更入些,只是肥腻,这块肥瘦均匀,但是缺了些香味,这块精肉更多,有嚼劲,滋味长,林管家看看,要那一块儿?”

    林管家感觉自己遇到了今年最大的难题。

    他擅长辨识布料,也会辨谷,算账也是一把好手,诗词歌赋比不得家中老爷,但是诸位管家中他定是不会输的,只是这选肉……

    真的不能三个都要吗?

    他看看表情平静等着他回复的夏小郎君,从这人让他三选一的态度就看出,这小孩儿并无全部兜售之心了。

    但是这这这,听这小郎君介绍,肥肉多和精肉都都有优点,唯有肥瘦均匀的,反而只有缺点?他心念一转,开口问“小郎君,方才听你所说,肥肉入味,精肉耐嚼,不知这肥瘦相间的……”

    夏安然一笑“林管家,肥瘦相间两面想要讨好,实则反倒失去了自己的特色,结局便是两方都不讨好,只是滋味平平罢了。”

    然后他不等林管家自这似乎隐含机锋的话中反应过来,伸手撩起三块肉,均都切了一小段,又拿了新的竹筷,道“林管家若是不好决定,不妨试上一试?”

    林管家能按耐下心中疑问,举筷一一尝试了,果然,如这小郎君所说,肥肉入口极香,随着咀嚼,卤汁在口中爆开,只是时间久了,就感觉到肥腻。精肉的卤汁不多,但是越嚼越香,反倒是肥瘦均匀真的只是滋味平平而已。他想了想,道“这倒是让我为难了……”

    夏安然负手站在一边,听到他的话反倒是有些吃惊,这试吃都吃过了……还有什么为难的?就听林管家说“小公子,能否三根都切上一些让老朽带回府中?”

    不知道有个聪明人将他的话过度理解的夏安然眨眨眼,他倒是感觉无可无不可,便给人切了三段,分开包了,只是这费用倒让他为难了。

    最后见他为难开价,林管家便直接说,按酒店卤味的价格便好“小公子客气,只是本就是我们夺了小公子心头好,自然不敢叫小公子吃亏的。”提着三纸包的林管家从袖中取出一小串铜钱,“小公子,这是半贯铜钱,还请小公子收下。嘶……在下还有一不情之请。”

    提着沉甸甸铜钱的夏安然表情有一些呆“林管家还请说。”

    就见林管家稍稍有些扭捏,片刻后说“那日拜访时,小公子请饮的玉米茶……在下回去后,便有些念想它的味道……不知小公子可否……”

    最后林管家回去时候又带上了一袋玉米须须,夏安然欢快的将人送出门外,他将铜钱放在桌上,开始思考要不要推翻之前自己那个不开饭店的想法。

    没想到!没想到卖菜能这么赚钱啊!!

    这可是半贯钱,林管家切走的猪肉总共不到一斤,而现在一斤猪肉的价格亦不过30文,半贯钱就是500文,赚大发了。

    昨天刚刚定下的人生之路,正在面临考验。

    ====

    林管家:老爷,就是如此这般,明德回来路上仔细寻思,总觉得夏少爷话中有话……

    林如海:夏郎君竟是如此说?怕是借肉喻事……海也一直觉得,这夏少爷知道什么……

    林管家:老爷英明!明德已将银钱加重了几分,现在想来,怕还是给少了。

    林如海:无妨,日后多加照顾便好。

    夏安然:(一无所知)(有口无心)(就肉论肉)(满心欢喜以为自己以食服人)

    小夏猫的爪爪在空气中一挠一挠的做出了招财猫的姿势,大眼睛乌溜溜的看着西装裤,粗尾巴在地上甩来甩去,脑袋一歪,发出含糖度九颗心的声音“咪~呀~~”

    【你,你怎么还不来摸我呀?】

    他用肢体语言这么说道。

    终于,西装裤有动静了,他蹲下身来,戳戳小猫的脑袋,小夏猫……嗯,忍了。

    它主动用脸颊去蹭蹭那根还没收回去的手指。

    示意他不要戳,要摸摸。

    对对对,摸摸额头,摸额头可舒服啦!

    哎呀哎呀挠耳朵根也舒服的,啊啊啊捏耳朵尖尖也超舒服哒!

    没错没错,摸胡须也超舒服的哎呀西装裤你好懂啊!

    呼噜呼噜呼噜呼噜。

    西装裤男看着在自己手上已经瘫成一滩水的猫崽子,忽然两手齐上将猫拖着咯吱窝抱了起来。

    玳瑁小猫被拉成了一长条,原本因为被挠舒服而闭上的眼睛猛地睁大,小夏猫终于发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

    脚,脚没有着落啦!哎哎哎西装裤你不能这么抱猫的!

    玳瑁小猫喵喵咪呀得叫个不停,还用小爪爪拍着它能触碰到的男人的手臂,像是在示意他将猫赶紧放下来。

    西装裤看起来完全没有领会到他的意思,他举起猫,上上下下的打量,然后他看到这只小猫的尾巴先是卷了起来,想要遮挡住小肚皮,然后似乎因为举着尾巴太累,啪嗒一下垂了下去。

    在空中放弃似得甩了甩,最后拉长成了一根。

    呵。

    男人似乎轻轻地笑了一下,看着小猫胡须都耷拉下来,原本圆睁的猫眼睛都弯了,一脸的生无可恋。

    特别的人性化。

    嗯,人性化。

    他轻轻将猫放下来,直视猫眼睛“今晚12点,中和殿殿顶,你能爬上去吧。”

    夏安然瞪大眼,整个猫都有些傻,这,这个人在说什么啊?

    “在那等我。”

    说完,西装裤将呆滞的猫放了下来,玳瑁小猫踉跄了下,站稳了抬头看他,西装裤毫不留恋的继续往前走去。

    他他他他!

    玳瑁猫吓坏了,他刚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个人,这个人他没有影子啊!!!!

    没有影子!

    一股子阴寒的气息好像从脚底钻了上来。

    我我我我我见鬼了!

    的确之前就有说法说猫的眼睛能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生物,尤其是黑猫,但但但,但我不是黑猫啊!

    就在他差点把自己吓坏的时候,大猫走到了他边上,用尾巴甩甩他“你运气很不错呀。”

    “喵?”

    “居然撒娇撒到了院长面前去,院长还抱你啦。”

    夏安然反映了一下,然后意识到刚刚那人可能不是鬼,但是,“院长喵?我记得这儿的院长不是单霁翔先生吗?”

    之所以记得这个名字,是因为夏安然在毕业写论文时候有引用到这位先生的一些报告,所以他对这位很风趣的先生的印象很深。

    “喵嗷嗷,咪……”【不是这儿的院长啦,嗯……你以后就知道了,小家伙你运气不错,刚刚院长和你说什么就照着做吧,院长不会害我们的。】说罢,大猫一甩尾巴就走猫了,留下被吓得背后的毛都炸起来像个毛刺猬还没恢复的夏安然在原地烦恼的团团转,他纠结的倒不是去不去见那位院长。

    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小夏猫就是有些好奇这个看起来很了不起的人为什么要找自己,他纠结的是,他,他似乎,真的跳不上中和殿的顶上啊 !

    虽然中和殿的顶的确不太高,但是那也不是一个幼猫能跳上的程度啊!

    是夜,

    今日正是夏至日,一年中日最长夜最短的一夜。

    夏安然没办法确定时间,故宫除了钟表馆和几个服务中心,并没有钟表,虽然有日晷……呃,但是请原谅小夏喵并不会看,于是他便在日落之时就跑到了中和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