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契约的密轴 > 2.一切的端点
    后街,并不是指一条街道,而是这片荒凉区域的总称。在这里横七竖八的存在着几十条小巷,不熟悉他的人非常容易迷失其中。街道常年的隐匿在幽暗之中,各种有危险和没危险性的生物充斥其中。那些大一点的组织帮派并不喜欢这里的繁琐和迷宫,但是小一些的团体却把这里当成了可以发展壮大的温床,所以,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殷红的血和残破的尸体引来了更多黑暗中的生物。

    残肢断臂,对于旧时代人类来说地狱一般的场景出现在幽深小巷子中。只是在这样的区域中已经是无比正常,甚至连清洁工也不必再有,因为不到一天这里就会被其他生物横扫一空。细微的脚步声打破了这里血色的荒凉,一个浑身上下裹在黑袍子中的人慢慢接近了这里,长长的袍角带起了小小血洼里的一片浪花,宽大的兜帽打下大片的阴影,遮住了大半张得脸,但是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被遮掩的。

    急促的脚步停了下来,锐利的视线扫过,在看到半埋在红色土壤中的半截残指时,砰的一下停住。有一个黑乎乎的戒指平躺在它的旁边偶尔反射着一抹亮光。

    嘴角隐约可见的抖动着,水润的色泽也染上了黑色的双瞳,但是像是已经实质化的杀意澎湃的一波波的从这个身体中渗出,使这个全身漆黑的人如一把开了锋的宝刃。

    一声尖锐的鸟鸣声打断了黑袍人的森森冷意,同时小巷的另一边也传来了大量的纷杂脚步声。一个冷笑在兜帽的阴影中成型,黑袍也大幅的扯动起来,似乎要拿出什么东西。但是鸟鸣声更加高亢的起来,隐约的有了催促之意。黑袍人前冲的姿势被打断,眼睛里全是挣扎的痕迹,但是最终脑海里那双担忧的眼睛占了上风,他深深地又看了看那片血色的泥沼,俯身捡起那枚指环收了起来准备离开。

    刀光就是在那一刻划过。黑袍人像是长了后眼一样歪斜了左边的肩膀,利刃落空后马上横扫,但是黑袍人已经轻巧的跳了起来,半空中,他伸出一只手指,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下那把袭击他的长刀的背脊,借助着这微小的力量,人却直直的横飞出去。

    斯卡微眯着双眼紧紧地盯着在前方飞窜的身影。28岁的年纪使他经验丰富而又身体强壮,从内域分派到外域的这片混乱区已经5年的时光,这让他可以轻松地分辨每条街道,但是眼前的黑袍子却滑流异常,别说抓捕了连锁定都很困难。倘若是在平常,遇到这样的人物强制抓捕的命令一般不会下达。因为他的守卫队虽说是这片区域的最大的正规力量,但是外域不像内域一样强调秩序,所以一般只要做到防止大规模的暴动和异生物爆发即可。可是这回包括后街在内的相邻几个区域都发生了大量的人口莫名失踪,总区域长已经下了死命令搜查到底,所以这回他才亲自出马。

    斯卡在几天前就警告过后街的大大小小的帮派最近要小心减少彼此争斗的几率,而事实上这里也真的安稳了几天,但是今早却被人发现119号长街的一栋普通住楼的所有住户全部消失。这简直就是直接往他的脸上扇巴掌。当他带着警队直奔刚发现的可疑地点时,却看到一个更可疑的黑袍子。他不狂追不放才怪呢!

    斯卡一身明显的深绿色制服和胸前闪亮的徽章吓退了许多妄图捡便宜和凑热闹的人,这让黑袍子跑向人多的地方的做法没有了用武之地,可两个人的距离还是在被慢慢拉开着,斯卡的心情持续郁闷,内域出身外加作为警卫队长的他还是很有些自傲的。

    虚浮在左眼前方的光屏持续闪烁着,一个小光点不断地运动着,假如斯卡能够在靠近黑袍子一些,那么他就可以直接锁定黑袍子的人体信息,愤怒的警卫队长知道这样的话就算眼前的人跑到了天边,通过中央智脑的扫描也可以把人揪出来。可是这个飘飘忽忽的黑袍子似乎直觉超级敏锐,只要斯卡想开始锁定时,眼前的黑影就开始左摇右摆,晃得他眼睛直发颤。

    曾经千锤百炼的意志力让斯卡持续的紧追不舍,光屏虽然不能使他直接锁定但是也可以让他不追丢对方,既然这是一场毅力的比拼,那么斯卡并不认为输的会是他,更何况黑袍子居然直直的冲进了58号长街,他知道那条街的尽头是面高高的防护墙。瞧,幸运之神还是眷顾他的嘛!警卫队长有些欣喜的想。

    异变是在转角发生的,斯卡在拐进巷子的瞬间感觉到子弹的穿肩而过,然后才听见了“砰”的响声,在身体被带着摔倒时他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管辖内会出现热武器的身影。

    警卫队长匍匐在了街口处,而小巷深处传出了金属的摩擦声,吱呀吱呀的响声过后,幽深的岗子再也无人行踪。然而若你抬头向上的话,就可以看到像是被人随意扭曲过的一团废铁诡异的飞在半空中,垂直坠下的绳索上攀着两个人影,这是外域中少见的飞行器,即使它的形状奇特了一些。

    牧森随意的把喇叭状口径的怪异枪支插在后腰带上,回过头来焦急的看着已经浑身颤立起来的同伴。

    废铁堆带着两个人继续升空,牧森一只手继续攀着绳索,另一只手则揽过身边的人。那是一具几乎没有什么重量身体,穿着黑色袍子的人被他紧紧地扣在怀里。兜帽被高空中的冷风吹落,飘起几缕黑色的发,在一片纯黑的背景下,一张清秀的脸白的惊人。

    牧森把绳子缠绕在两个人的身上,空出一只手在裤兜中摸出了一个银白的盒子,有着淡蓝药水的注射瓶被他取出,然后是注射器。轻抚了一下黑袍人汗湿了的额头,牧森知道他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熙洛确认死亡之后,他仅剩下的同伴也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而这也是生活在外域的所有的人要直对的最大阴影。

    新世界埃尔年代纪正式开始后位居人类杀手榜首的并不是繁多且恐怖的异变生物而是来自自身的基因崩溃。

    牧森扶住同伴的脖颈,把注射液打进盘踞在上面的青色血管内。

    “风!风!洛已经走了,你也要违背我们当初的誓言吗?你不觉得洛走的蹊跷吗?坚持住啊!我们还要去为洛报仇啊。你还记得洛的愿望吗?科普斯特城的大天使雕像,那是洛的愿望,我们还要去替他看一看呀?”

    暮色渐渐掩盖了高空中的两人,只留下一遍遍如泣如诉的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