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契约的密轴 > 3.释放的情感
    肌肉痉挛,血液逆流,无尽的疼痛似乎沿着经脉传送到了神经的末梢。那是一种尖锐的痛,扎的人脑袋放空一片的雪花白。

    嗯?雪花白?赵熙风木木的脑袋终于开始运转,茫然间只觉得四周都是黑白花,像极了他们的窝中摆着的那台洛最宝贝的电视机,即使它十天中九天也放不出一个影,即使它其实已经被牧森这个机械狂人拆掉过180遍。熙风记得洛十分喜欢盯着那个小小屏幕上的黑白花看上半天,有一次他的好奇心再也压抑不住,所以怂恿了牧森跟着他在洛的旁边三人一起对着花屏的小电视呆坐了一天,最后两个人直接两眼转着蚊香的挺在地上装尸体,而那个人干什么了来着?啊,对了,那个该死的男人只是对着地上的两个人云淡风清的微笑。

    微笑,微笑。可是为什么心却被揪着,酸酸的钝痛。是了,那个该死的男人是真的死掉了,会对他微笑,摸他的脑袋的那个人,他永远的失去了他,那些血和肉统统回归了大地,在赵熙风的世界里再没有了赵熙洛的身影,什么一辈子是朋友的誓言终究也是一句假话!

    他拼了命的冲着空荡荡的四周呐喊,毫无章法的嘶吼,然而到最后终究变为一个名字,“洛!洛!哥。。。。。。哥哥!”

    许久没有过的泪水被尖锐的痛楚逼出,眼前的黑白花消失已尽,出现的是牧森憔悴的面容,那眼底的青痕就像被人画上去的黑线。他朦胧着眼睛看着牧森欣慰的笑容,却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两个人共同的痛苦,彼此陪伴了十年的那个人彻底的消失了。

    对于之后的记忆熙风已经模糊了,他只记得自己汹涌的泪水,似乎能够流尽全身的水分,他被牧森圈在怀抱中,无所顾忌的放声痛哭!然后就又人事不省,但是,他知道软弱只可以出现在这一时,当他再次清醒的时候,那就是复仇的开始!

    橘色的太阳升起又落下,反反复复三次后赵熙风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即使灯光昏暗,他还是可以分辨出这是曾经属于他们三人的窝。手腕处突然疼了一下,他这才后知后觉的看见坐在旁边正在向他的动脉中注射淡蓝色药水的牧森。

    “好些了吗?”,有着一头利落的棕色短发和褐色眼睛的大男生感到了视线的注视,欣喜的抬起了头,关心的问。

    熙风感觉着牧森的大手覆盖在自己额头的温度,努力汲取着他的热度。他想扯出一个微笑告诉这个和他有同样伤心的人,不用再小心翼翼的安慰他了,这乱世的残酷没有比他们这些最底层的人们清楚的了。

    “不想笑就别笑了,难看死了。”牧森看着躺在床上的人,想要扯起嘴角但是却把脸部的肌肉扭曲成一个奇怪的摸样。唉!倔强的人呀!牧森轻轻的叹息。他又拍了拍好友的肩头,站起来把手上的注射器和废瓶子扔到了屋子的角落,然后又倒出一杯干净的清水端了回来。

    熙风在牧森的帮助下倚着枕头坐了起来,手里也被塞上了一杯清水。他一口又一口的抿着清凉的液体,两个人一时间陷入了微微尴尬的静默。

    牧森知道要论起真正的交情,熙风一定和熙洛更加亲密一些。当年是大了两岁的熙洛领着熙风来到了后街,没人知道只有七岁和五岁的两个人是怎么穿越无人区来到这里的,但是这种神秘无疑震慑住了后街的大人们,这也使两个小孩子能够在最初的日子里站稳了脚跟。而牧森是后来才加入这个小团体的,虽然之后的三人亲密无间,但是这种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亲疏观念让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程度劝慰熙风,他不知道马上就要求熙风走出对熙洛的怀念会不会让友人认为他是冷血无情,使他们之间出现了不必要的伤痕。

    脸上的一阵冰凉打扰了牧森的沉思,原来是熙风用他的手指碰触了他的脸颊。牧森微微的抬起头,一双黝黑的眼直接的印入他的瞳孔中。

    “洛离开了。我很伤心。”赵熙风一字一句的说。“但是生活必须还要继续,我们还要过得更加的好!然后走出去,去到所有我们梦想过的地方!”

    牧森看着熙风抿起了他本来就很薄的唇,黑眼睛睁得大大,气势十足,誓言般的说着。|

    释然的一笑,“恩。”他听见自己轻柔但坚定的回答,“我们一起去。”

    滞息的空气开始流动牧森觉得以往的默契与熟悉又回来了,心中的混乱终于停了下来。抬手把那头黑发弄得更乱一些,他站起了身子。“好了,你已经躺了三天了,我去弄些吃的来。”

    牧森打算拿些营养膏来,但是衣角被人扯住。回头就看到熙风在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怎么了?”他问。

    “你刚刚又在胡思乱想了吧?”熙风把他本来就大的眼睛睁得更开,做出恐吓的样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定又自己纠结来纠结去。我再告诉你最后一次,牧森!你和熙洛在我心里一样的重要,狸猫也是我们三个人一起组建的,我不准你再把自己排除在外!”。

    “呵呵呵。”牧森笑着,心底的最后一丝疑虑也消散的干干净净。看来熙洛的死亡不仅打乱了熙风的心,连他也出现了莫名的动摇,以致有了那些不必要的想法。但是既然连这只小野猫都发现了他的问题,那他才要更加的打起精神,不要输给这个受到伤害更深的人。

    “哎呀呀,我知道了。”牧森仿佛漫不经心的回道,“我们的库存没多少了,营养膏只剩下蘑菇和豆干味道的了?风想要哪种?”

    不出所料的,对面的熙风危险地眯起了眼睛,“牧森,我刚刚似乎忘了再告诉你,虽然洛和你在我心里的分量都一样,但是担任的角色绝对不相同!”

    牧森扫了扫他的棕色短发,架起了胳膊,好整以暇的看着床上的人,似乎对这个问题很好奇。

    “洛会负责资料分析和制定行动计划,那是绝对的军师。而你嘛?”赵熙风装作可惜的看着他,“修修装备,送送补给。可以去当奶爸了!呵呵,牧~大~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