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契约的密轴 > 4.最后的抉择
    因为熙风的恶意编排,他被镇压在床上挠痒痒,辛苦的流泪流汗,最后还是罪魁祸首看在他大病初愈才放了他一马,不过好在那人还有良心,因为之后得到的营养膏不是令人发指的蘑菇或者豆干味,而是他最爱的烤鱼味道。

    熙风他们为自己打造的安乐窝是在一栋破旧建筑的地下室,因为长年没有日照,所以一盏孤灯充当了重要的职责。

    牧森坐在椅子上一目十行的扫视着手中的一打文件记录,等他看完了所有后才又把视线投注到床上斜靠着的那人身上。

    熙风显然还在享受着自己的那份营养膏,表情满足而且还带上了一层的红晕,看起来回复的十分不错。但是牧森知道当情况涉及到基因时,外在的一切只不过是无用的遮掩罢了。

    “风,现在的感觉如何?”牧森问道。

    熙风舔舐着营养膏的样子像极了一只饱餐中的小猫,听到问话使他停顿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眼角扫过牧森手中的文件,他了然的叹了一口气说:“异能无法发动,我找不到它的影子了。但是我可以感觉到力气是一点一点恢复的,今天过后撂倒一个正常人应该没有问题了。”

    “是吗?”牧森紧了紧眉头,也许熙风的问题要比预测的还要严重,他又翻了翻那打纸张,忧心的想着。

    “风,这已经是你的基因第二次自行崩溃了,我们手上的缓解剂即使是后街中最好的也起不到治愈的作用,真正的凝剂只有镇子中才能找得到。”牧森试探的给出了他对未来的第一步走向。

    “森,洛的遇害原因你是怎么想的?”赵熙风没有顺着话题说下去,而是干净利落的挑起了两人心中的那根刺。

    牧森直迎上赵熙风的眼睛,他扇动着手里的纸张严肃的说道:“在外面跑动接生意的一直都是我们两个,真正知道熙洛也属于盗贼团的几乎没有,而且后街中厉害的人物就那些,我翻看过最高智脑的监控影音,这几天的行踪记录没有发生异常,所以出手的不会是后街的老人。”

    “所以是外人做的?”赵熙风的语气既像疑问又像在自言自语。

    “不,也不一定是外人。”牧森摇头。“真有什么大角色出现,我不会一丁点消息都查不到,智脑上也没有痕迹。不过我做出判断的最大原因在于熙洛的身手我们两个都应该清楚,他在二级能力者面前也绝对可以自保,再加上熙洛从不轻易地离开窝,我做的防护没有一点被触发,所以他只有是自己走出去并被杀害的。”

    “高手。”牧森停顿了一下,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一个洛完全没法抵抗的高手。”赵熙风紧了紧自己的拳头,“我想一定是四级以上的人物,不然洛他不会一丁点线索都没有留下。”

    牧森点头,“高手们虽然大多性格古怪,但是特别的找上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几率非常的小。所以排除一切,最接近真相的就是这个。”抽出一张报表,牧森放在了熙风的手上。

    白纸上记录着一连串的数字,那是一个月内后街区域以及相邻地区的死亡统计,数目庞大的已经不是简单问题了,即使在这里人命还不如一记缓解剂,但是动摇人口基数的事件可不容小觑。

    “我们接受委托调查119号的那个七层塔楼是三个星期以前的事情了,而最近的人口消失就发生在四天前,一整栋楼的人都不见了。”牧森补充着说明。

    “洛被卷了进去。”赵熙风面无表情地说,他打量着纸上的数字像是要把它看出个花样来。

    “熙洛的能力我们最清楚,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牧森也盯着那些数据喃喃的说道。

    赵熙风转过头来看着他仅剩下的好友,目光中掺杂了一丝的痛楚,“他为什么什么都不对我们讲?”

    牧森靠了过去,他轻抚着熙风单薄的背脊轻声安慰道:“也许熙洛只是无意发现了什么,以为无关紧要,他自己都不知道又怎么对我们说呢?”。

    赵熙风却只是把头抵在牧森的胸口摇着。他知道,不是这样的。作为这世界上最为亲密的人,赵熙洛是他的挚友,是兄弟,是一个家人。当凶险的拼搏中,你能够把身后毅然的交给对方,让他无保留的驻进你内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而你也必定了解那人的想法,知道他一言一行的目的。

    十年的努力,他们三个人已经攒足了联邦币,新的生活就在眼前。所以那段时间他们都在忙着做这边的最后处理,突然而至的委托完全没有打动他和牧森,但是熙洛却接了下了,因为熙洛一直负责这个,所以他们也就把它当做在后街的最后一份工作,再说它的报酬也实在能够打动人心。

    赵熙风作为前哨第一次去往那栋楼中摸底时,完全没有想到那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住宅,里面也没有异能者存在,都是普通的居民。他们只是试着把那份普通的人口调查统计发给委托人的时候真没有想到那一大笔委托金就是他们的了。

    之后的日子里赵熙风不是没有发现熙洛的一丝异常,但是当时他把这个当成与他一样的搬家兴奋而没有再去关注,直到接收器上显示着赵熙洛的体征失常然后在三分钟后死亡。

    牧森一点都不擅长安慰别人,尤其是在平时都是张牙舞爪的嚣张小猫变得润湿双眼对你柔弱的喵喵叫时,而这个工作一般都是属于赵熙洛的。他只能一直的轻轻拍打熙风的后背,试图给他安慰了鼓舞。直到小猫自己离开了他的胸膛。

    “森,我们搬去小镇吧!”赵熙风这样对牧森说,然后看见了一个长大了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