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契约的密轴 > 5.试探的交手
    清晨,太阳只是刚刚露了一个头,后街中的人们就开始活动了。对于外域的人们来说,生活的来源就是充满危险的荒野。三三两两的人们慢慢聚集在一起,成为洪流最后汇聚到后街通向荒野的那个路口处。

    前方似乎发生了什么,人群迟迟的不能流动,堵在一起的众人开始聊起天,最初只是熟人间的窃窃私语,但是时间久了就变成了一堆人的群聊。而话题也变成了最近最出名的119号街道中的人口失踪案。

    一位浑身上下都覆盖着皮甲的高大人影成了队伍中的焦点,如果不是她说话的声音还有高高挺起的胸部,光看背影还真以为这是一个强壮的战士。女士用她异常尖锐的嗓音发表着她对这一事件的种种看法,然后在最后以一种梦幻的语气说道:“不管是哪些个该死的混蛋们在老娘的地盘上撒野,他们的好日子也就这两天了,你们知道新来的调查员是谁?那是在冬镇的铁卫呀,那一身的防护服可是真正的合金!你们这些乡下的小崽子们摸过合金的一个边吗?”

    一阵阵的抽气和惊叹的声音此起彼伏,女士得意洋洋的继续吹捧,仿佛自己变成了那个让大家惊叹的人。消息长了翅膀的开始向前后传递,一路引发了更多的声音。原本寂静的早晨嘈杂了起来,一些排着队的人渐渐失去了耐心,争吵开始频频发生。

    “嗨,我说女人,一大早的你就念着别的男人,怎么,动春心了吗?”一个微弓着背的男人突然开口对队伍中间嗓门最大的一身皮甲的女人说道。

    女人吹捧铁卫的话嘎然而止,原本听的津津有味的众人都轰然大笑起来。

    “哎呀,这不是废物莱特家的婆娘吗?我就说嘛那个废物怎么配你,终于决定离开他了吗?”又有一个长着一撮小胡子的男人加入调侃。

    怒气在女人还算端正的五官中酝酿着,蒲扇般的大手直接伸向了小胡子,但是小胡子显然也有些本领,只见他只是两□□错的相互一踩,人就窜到了一米开外。看着动手的两个人,四周不少人都开始叫好。

    女人拿出一个棒子样的东西,挥舞着直冲小胡子的面门。小胡子身材瘦弱,躲避动作夸大,和强壮的女人对比之后十分的滑稽,所以一下子吸引了许多的人,一个个看的津津有味,有两个罩着灰色斗篷的人安静的站在队伍中,一时间倒显得鹤立鸡群。

    打斗的两个人不停地移动方位拼的是妙趣横生,然而在小胡子一个前蹿的时候似乎被什么绊住了脚步,他踉跄的走了几步,在他的前面就是那两个不发一言的灰色斗篷,不祥的恶风呼啸而来,本能的寻找掩体,小胡子的手向其中身材较小的那个人的斗篷抓去。

    只是一瞬间,小胡子就感到一阵的生疼,刚伸出去一半的手臂被紧紧地箍住,只见那个身材大一些的灰色斗篷中伸出一只强壮的臂膀,小胡子不由自主的随着那个臂膀往前扑去,但是马上就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来,和赶上来的大棒子做了一个亲密的接触。巨力直冲五脏,一口血就喷了出去。

    嬉闹当然和真正见了血不一样,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队伍中明显射出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和已经直起腰来的小胡子成一种夹击的姿态围住了两个灰斗篷。

    哒哒哒哒,前方传来一阵的脆响,虽然只是一转而逝但是恐怖的气氛瞬间就压下了所有的感情,小胡子和拿着棒子的女人也不敢再在队伍外面徘徊,而是又回到了他们的位置,几个小胡子的同伙同样的收回了他们桀骜的眼神,只有那两个灰斗篷依旧不出一声的保持安静。

    硝烟的味道被吹散在空气中,队伍向前移动的速度快了许多,直到能够看见那条狭隘的路口。那个与荒野接壤的地方呈现的是一种赭红的颜色,两个竖有尖锐铁刺的路障被摆放到一边,留出只有一个人的通行位置。平常并不多见的警卫队这时少见的全员到齐并且矗立在两旁,一个全身包裹在银色铠甲中的人就是所有人畏惧的根源。

    “知道吗,那就是冬镇的铁卫。”

    “你以为我是瞎子吗,那么一大坨立在那里我会看不见?不过这种人物跑到我们这样的小地方干什么?啊,那不是警卫队的凯吗,他手里的奇怪东西是什么?”

    “少见多怪,那是探测器,据说他们在找一样东西。”

    “别瞎说八道了,找什么东?,我亲耳听到警卫队说他们再找一个人。”

    “找人拿那个有什么用,我看八成还是在找东西,你说会是什么?”

    前方传来的话语声慢慢留到后面,打破了刚刚的平静,显然人们对于传说中的宝物更感兴趣。

    “大姐姐,那个铁皮桶就是铁卫吗?他很厉害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正用痴迷眼光看着前方亮银色铠甲的女人被这声音惊过神来,突然地叨扰显然引来了不满,但是当女士看到出声的居然是一直悠然世外的那个较小的灰色斗篷时,皱起的眉头散了开来。

    “小朋友,你看看你周围的人就能知道你说的铁皮桶有多帅!”女人摩挲着自己手里的长棍,似乎十分遗憾它的制材。

    这样的话显然引起了周围男人们的公愤,但是事实又是不容反驳的。

    “啧,耐打一些,皮实一些又有什么大用?荒原上的暴熊倒是皮糙肉厚,但是他们还比不过一只胡狼。这个铁皮桶五天前就站在了那,管什么用?要找的人不还是没半个影。”销声匿迹的小胡子再次蹦出来抬杠。

    “大哥哥,这么说你知道关卡那里正在做什么了?”小的灰色斗篷再次开口,语气中充满了奉承的意味,仿佛一点也不在意刚刚他的同伴和小胡子的冲突。

    微微的眯起眼睛,男人用手摸着自己的小胡须笑的有些意味深长。“哎呀,既然小朋友想要知道,咱们怎么也不可以扫兴不是?其实要说起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四天前,在长街上的人都看见了警卫队长在追一个穿黑袍的人。而那个人偏偏又和119号的人口消失有关。上面重视这件事才派铁卫来协助调查。那个方方正正的仪器叫做人体扫描仪,只要特征符合那个黑袍子就跑不了了。”

    小胡子一直观察着两个不说话的灰斗篷,但是那个垂下来的兜帽实在太大了,让他一直拿手的察言观色没有用武之地。可惜两个灰斗篷表面的不动声色完全是假象。

    宽大斗篷挡住的地方两只手已经在做不为人知的交流了。

    ‘森,你怎么看?’小个子在大个子的手上写道。

    ‘我在袍子上有做手脚怎么会被人捕捉到,再说你对自己身法没信心吗?’大个子回到。

    不屑的撇撇嘴,小个子又在那个宽大的手掌上写下了一个大大的‘诈’字。然后他的手被攥了两下,表示另一个人也同意。‘那怎么办’小个子又写。

    ‘装’大个子回复。

    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每次倒霉的怎么都是他?小个子心里愤愤的想。他不甘心的去捏大个子手上的肉肉来表示自己的愤慨,可惜厚厚的手板异常的坚硬,然后他又用指甲去挠,显然也没反应,反而被紧紧地抓住。

    咬牙切齿的人没办法只好做一些口头上的出气,“那这么说那个黑袍子也真真真是很厉害了!”小个子用一种天真的语气说道。

    虽然有人觉得小个子用的语气词十分特别但是也没有和小孩子计较,反而顺着他的话夸起了那个黑袍子,毕竟铁卫再好也是外人,而黑袍子反而有可能出自他们的后街呢!

    听着此起彼伏的赞美声,大个子气得直咬牙,但是也只能暗自叹气,他刚想在抓小个子的手表示惩罚,小个子就把整个身子靠了过来。

    “哥哥,我有些累了呢。”软软如如的声音一出,霎时扫到了一大片的人。

    “是呀,早上风凉,你要小心些,病还没好!”,大个子连忙把自己的斗篷也披在那人身上,做关心状的叮咛,实际上是把人固定在自己怀里省的再出去捣乱。

    时间流逝,队伍不断地缩短终于轮到了他们。前面的拿棍子的女士简直就是兴高采烈的奔了上去,但是拿仪器的警卫队小伙只是随便的扫了扫就让他过关了。一旁看着的铁卫也没有对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热烈目光做出任何反应。女士失望的离开了。

    所谓的人体特征仪在两个人身前身后转动,一分钟后,警卫队员表示可以放行,但是原本装饰物一样的铁皮桶却开口了,“等等,把兜帽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