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契约的密轴 > 8.熟悉的陌生人
    大段大段的柏油路平整的流淌着,看得出一个城市曾在这里屹立,但当创造者离开后,它的风华也就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中了,直到再次有人走入它,把它重新利用起来。

    荒野是危险的,这是一个深植在人们脑海中的东西。可是当你不得不去往相对遥远的区域时,结伴同行绝对是最好的选择。虽然你的同行人也许会盯着你的行囊流口水,但是被变异生物围观的下场似乎会更加凄惨些。

    一栋没有了半个房顶的屋子附近人在渐渐聚集,来到这里的人们都是打算结伴去往不同聚集地或小镇的,漫长的时间形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附近所有聚集地的人都会在这个时间和地点来寻找有实力的人来为彼此的路途增加保障。

    赵熙风和牧森是在正午来临时踏入这片土地的。两件斗篷重新被披了上来,在众多的斗篷大军中并不显眼。他们的目标里尔镇算是离后街地区最近的小镇了,通往这两地之间的路线很多,根据不同队伍的需要而被人们选择,速度快的两到三天就可以到达了。因为来过这里太多次了,所以两个人都没有对这里畸形的繁华表示动容。

    来来往往的过客非常多,比之常年固守在一个区域的人,他们身上有着更加旺盛的生命力,而身上的彪悍气息也引人注目。赵熙风看似漫无目的的跟着牧森移动着,但是眼睛却没停歇一会。他从每个人的服饰,配件,姿态,面容和偶尔的交流中分析着他们的实力和目的。

    赵熙风敏锐的发现了其中一些颇显得格格不入的人。他们造作的模仿了外域人得冷漠和独善其身,但是目光中的探究和算计是掩盖不住的,他们频繁的搭讪每一个人,一致性的动作表明了这是一个团体。

    这群人是嚣张到不怕任何人,还是愚笨到把外域的人都当做了傻子?赵熙风有些疑惑的想。他拽了拽牧森的衣袖,给他指了两个鬼鬼祟祟的。牧森点头,表示早就看到了,并对这些人的伪装本事表示了不满。想他家的熙风,假装娇弱十几年了,至今也没有一个人看出他的盗贼本质,而他的最高纪录就是分办两个角色周旋在一群人中而没被察觉,说实话牧森至今还对其中的那个二级控火者表示哀叹。

    “还敢和老娘搭讪?你们这群内域爬来的软脚虾!老娘就是闻味道也能挑出你们!”一个嘹亮的大嗓门犹如炸雷般在不远处响起,前方瞬间成为了引人瞩目的所在。赵熙风也踮起脚来眺望了一下,虽然没有看到人,但是那个大嗓门实在是熟悉非常,就在几个小时前他和牧森就是听着它度过等待盘检的时间的。

    没有犹豫,两个人默契的向前走去。

    身材高大的女人和一个男人扭打在一起。衣服不一定整齐利落,但是必合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贴合,武器不一定犀利强大,但是必与自己契合无比。躲避着的男人虽然以上两点都非常贴切外域生活的人们,但是明眼人还是会很快把他区分出来,因为他们所散发的气息实在太过不同。那种源于自然的狂野独立的自由感觉是内域所没有的。

    赵熙风被牧森拉着站在一个高台的位置,这样他们就可以不挤进包围圈又可以轻松的满足他们的好奇心。精明的熙风可以看出那个处于下风的男人并不一定就如他表现的那么狼狈,从灵活的躲闪就能够推测出男人出手的速度。他之所以这样的压抑并不是害怕眼前这个女人,就如他的同伴们已经慢慢靠近却没有帮忙一样,他们非常顾及着四周看热闹的人群。

    人总是有偏心的,而外域的人们更是抱团,自己人相互厮杀是没问题,但是当有外人出现,那一切就将不一样。周围的壮汉们之所以现在还只是围着,那是他们喜欢看戏,但是他相信,如果他敢于演出他们不喜欢的剧目,那他将会飞快的变成烂泥,即使加上他的同伴也不能抵住他们疯狂的分毫。

    表演着摸爬滚打的男人郁闷的再次打量着眼前的女人,真的没看出她有什么隐藏的本事,可是他已经悄悄打探了大半天都没有问题,为何这个女人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看出他的出身呢?当然他是一定不会知道一切只是因为他的坏运气,碰上了一个正为离开偶像而郁闷的女人。

    双方可悲的僵持住了。

    熙风靠着牧森的肩膀乐不可支,因为那位满场乱窜的男士实在表情奇特,幸灾乐祸的他开始期待接下来的收场。牧森看着熙风因为大笑而红润的双颊,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把他因为乱动而滑下了兜帽又向上提了提。古怪气氛的包围圈并没有抓住牧森的眼球,他大范围的扫视着,观察着下面的每一个人。

    所以当狼的吼叫传遍全场的时候,牧森第一个看见了那个恐怖的凶兽已经跟在他旁边的人。

    这样震撼的出场让包围圈出现了下意识的缺口,巨狼和他的拥有者轻松地挤进了内圈,然后接受所有人的目光。

    “小子,回去告诉你的主人,这不是他能插手的地方,我看在他父亲的份上帮了这一次,但是别让我再看到一次,那是他承受不了的后果!”这个立在巨狼旁边,留着一圈络腮胡子的中年男性傲然的说着。

    在女士的大棒下辛苦挣扎的男人微微愣了一下,但是他马上就反应过来这是来帮忙的人。虽然他并不认识,但是既然能够被他的主人派出来当探子就肯定比较机灵。只见他含糊的说了声‘知道了,谢谢大人。’就一溜烟的消失在包围圈中,和他同来的人也借势逃了个干干净净。

    一阵风吹过,完美的诠释了冷场这个词语。变故太快而呆了的众人这才反映了过来,统统把泛红了的残酷目光投向了中间的人。那只巨大的狼开始不安的前脚刨地,张开大嘴露出泛光的尖牙,发出呜呜的威胁声。

    |“啧啧,森,你看这是谁?留了胡子就能变得装正吗?”高台上,赵熙风愤愤的对牧森说道。

    “我比较好奇的是他来这里干嘛?而且为这种事情出头。”牧森摸索着下巴看着下面毫不为众多不怀好意的目光所动的男人。

    “嘻嘻,那有什么难的?我们下去吧,看看这位‘老朋友’还认不认识我们。再说不是还没有一起上路的人选吗?这不就是现成的!”赵熙风扯出一个古怪的微笑,兴奋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