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契约的密轴 > 10.突然的病发
    完成了‘勾搭’的目标,赵熙风心满意足的开始正式为接下来的路程勾选必用品。虽然统一货币已经很久了,但是这里还是用以物易物来维持着基本的交易。两人大部分东西都已经装备好,唯一差的就是这几天的口粮。牧森用五个磨砺的非常锋利的巴掌大的铁片换来了10支营养膏外加一小袋肉干。在经过皮毛商人的时候又用一把自制的匕首换了一张非常厚实的暴熊皮,而做生意的大婶甚至看在熙风煞白的小脸上还外赠了一张兔皮。

    天空中,那种昏黄的颜色变得浅了一些,人们开始能够感到灼热的气息,但是熙风的手冰凉的像一块玉石,牧森二话不说的把刚刚得来的两张皮货物尽其用在了熙风的身上,然后不再给少年说话的机会,带着他走向和中年人约好的地点。

    “不舒服怎么不早说?”牧森气急败坏的说,扶着熙风开始簌簌发抖的半个身子开始急行。

    “我也是刚刚才感觉不对的。你怎么能怪我。”熙风的话越说越没底气,到了最后索性没了声音。基因崩溃,再从组,这是进化的契机也是死神的光临,只是熙风的第一次进化就在一年前,这次的崩溃来势汹汹自然的完成重组的可能性为零,所以他们才会去小镇寻求帮助。稳定剂的确稳定了他的症状,但是外界大量的辐射却使事情恶化了。熙风原本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事情显然要比他想的来的严重。

    一栋五层的楼房很快出现在眼前,比起大多残破不堪的建筑,这栋保存基本完好的主宅显得是那么的鹤立鸡群。没有单独的人或是组织能够吃下它,所以这就成为了旅途中人们的落脚地。

    牧森半扶半抱着熙风踏进大门时立刻迎来了众多不怀好意的目光,但是当他露出带着狰狞伤疤的脸和摄人的眼神时,觉得可以深火打劫的人都集体无声了。牧森选了不算太吵也不算最安静的中间楼层,然后就挑了一扇看起来最完整的门打开。

    房间中已经有四个早到的人,光头的大汉坐在一个木头搭起来的简单床铺上,而剩下的三个只是坐在墙角的地上,在牧森两人闯进来时,喧哗声还未停止,四个人显然聊天聊得很高兴。

    牧森没有犹豫的走向坐在床上的光头大汉。“我的弟弟有些不适,现在请你把这张床让给我。有什么条件请说。”

    分散在房间角落中的三人就想听了什么天大笑话一般嗤嗤的笑了起来,看着立在光头大汉前面的人,都以为遇到了初次出来的毛头小子。但是被询问的大汉却并不轻松,那样坚毅泛光的眼神是磨练过的色彩,是为达成愿望愿意付出代价的肯定。

    但是大汉并不愿意妥协,因为那句话中带着命令的色彩,这显然也踩到了他自尊的底线。

    “小子,你是哪里人?”大汉问。他没有小看牧森但也把他看成第一次到聚集地不懂规矩的菜鸟。

    被那冰凉的泛着金属光泽的武器抵住额头时,大汉的额角滴落了一滴汗水。

    “既然你不说,我现在也不愿意出价了。”牧森手持着他的□□冷酷的说。他看着熙风唇上印着的一道血痕,快要发狂了的他已经不想再废话一句了。

    即使没亲手摸动过,但是光头大汉也不会没见识不知道顶在自己头上的利器,在浓厚的戾气变为杀意之前,敏锐的直觉让他利索的收拾了散落在木板床上的一些小零碎,然后离开。

    吱呀吱呀的木头扭动声格外的刺耳,牧森轻易地就把床移到了太阳照射不到的一边,然后坐了上去。他把熙风裹得严严实实的抱在怀里,在他颤抖平和下来后拿出注射器从他的颈部把药水打了进去。

    初春的风带着难言的冷意横扫大地,虽然有墙壁的遮挡但是温度还是达不到高度,尤其在无人言语的房间中更见冰冷。牧森只是抱着熙风不发一言,剩下的四人也默默的坐着,只是眼中的贪婪与凶光时隐时现,尤其是在牧森拿出注射用具的时候。

    夜晚似乎来的很急,当挤到一起的四人终于开始悉悉索索的拿出食物时,一室的安静终被打破了,但是坐在木板床上的两人还是一贯的没有声音,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古一的到来改变了房间内微妙的平衡。

    巨狼耸动着的大鼻子指明了古一能够找到他们的原因,只是房间里的静默让他有些诧异。

    “小风这是怎么了?”还记得这个弟弟的名字,古一有些担忧地问道。

    “小风发病了,不过现在好了很多。”牧森声音低哑地说。

    “让我来看看吧。”古一这么说,但是他发誓只是客气而已,所以在牧森真的让开了距离示意他来看看时,古一一下子有点呆滞。但是他马上恢复了自若,只是不可避免的又打破了本来对这两人身份的判定,‘难道我的脸突然看起来很慈善?’古一闷闷地想。

    没有什么医学知识的古一只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但是木床上被抛弃了的注射器古一是熟悉的,而里面残留的蓝色液体他就更加熟悉了。“基因崩溃?”男人小声地低呼。

    在外域中能够搞得到这样特殊物品的都不是简单的人物,这二人组给他的惊喜真是越来越大。古一伸手试了试熙风额头的温度,如果没有高烧不止那就证明病症已经稳定下来,危险降到了最低。

    “嗯,他的身体很坚韧,只要不再发烧就没问题了。”古一客观的给出答案。收回自己的手,却发现叫阿木的还在炯炯的盯着自己。那眼神似乎在说‘就这么完了?’,这和常给他带来噩梦的目光太像了,他下意识的就伸向随身带着的小包,从里面拿出一瓶针剂,“营养针,对他有好处”古一快速的说道,这下意识的送出贿赂完全是条件反射。

    牧森满意的拿过递来的小瓶,开心的为熙风打了一记,完全没注意到旁人的纠结。

    古一在牧森的脸上扫来由扫去,没一点可疑嘛!

    否定自己想法的男人看着少年心安理得的用着自己的药物,终究别扭的问道:“小哥,你家大人难道没有告诉你,外面的陌生人都是不可信的吗?”

    “没事,我一看大叔就知道你是好人。”牧森轻快地回答。

    这回古一真的惊悚了,他下意识的去看那只巨狼满眼的问号似乎在问‘难道我太久没有出来了,这个世界变得太快了吗?’

    巨狼甩着尾巴,跳上了木床,蹲坐在了牧森的旁边,有意无意间为两人形成了一个毛茸茸的避风堂。它对着自己的主人摇摇尾巴,似乎在表达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