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契约的密轴 > 13.埋藏的陷阱
    就像一只潜伏的巨兽,小小的补给站只是默默地竖立着就能够不断地吞噬着路过的所有活物。当天色终于完全暗下来时,已经又有四只打算在这里歇脚的小队埋葬在了蜘蛛们的肚腹中。古一收回他放开的思维,还是没有发现那个藏起来的首领。古一的能力被称为动物支配者,听着很吓人,其实那只是它的最高进阶的名称。就像古一初次觉醒后差一点以为自己根本没有发生变异,还是去荒野中狩猎后才因为模糊地感受到动物们的情绪才知晓了他的能力。听闻曾经在外域出现过一名高级能力的动物支配者,举手间可以召唤兽群出战,联盟出动了一支中队外加两名与他同级的能力者才把那个人抓获。但是古一直到增进到二阶也才勉强招揽到骨头这个动物伙伴。

    一般来讲高阶的能力者会对低阶的产生压力,尤其是同种的能力者感觉最为强烈。但是古一没有任何不适,所以他排除了遇到同行的可能,可是他又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支配如此多的狼蛛行动。

    一直乖巧趴伏的骨头窜立起来,警惕的瞪着北方,古一随着眺望,黑漆漆的不像有东西存在。袖子突然被拉了拉,古一转过头去,看到熙风正在冲他微笑,少年扇动着他的鼻翼,做了一个‘闻’的动作。

    血,淡淡的血气乘着晚风飘来,那是新鲜的血。

    赵熙风看了看和他们同在楼顶的那只蜘蛛,古一向熙风摇了摇头,表明没有关系。

    ‘等不到黎明,有机会就走。’熙风在地上划出几个字。

    古一点头表示同意,他只能够安抚住一两只狼蛛,但是要有大动静就不是那么容易出去了,更何况还有一个不知名的策划者潜伏着。远方传来的讯息似乎表明这个陷阱真正猎物的到来,趁机逃脱应该是最好的选择,男人真的很诧异两个少年的敏锐。

    古一指了指一旁的大蜘蛛,又向左边的矮墙指了指,比了一个八的数字,表示从这里到最近的围墙,其中有八只狼蛛隐藏着。然后他再次伸出了四只手指,指了指自己,表示干掉其中的四只没问题。

    牧森从一只背着的包袱中抽出一条软绳,向远处的墙壁做了一个扔的动作,转头去看古一。

    如果从空中过那么被突然袭击的概率就少了很多,古一满意的点头。准备和意图都已经彼此明确了,三个人再次安静下来,等待着离开的契机。

    此时的天空,月光和星光已经不能穿过厚重的云层再次把光辉洒向大地。但是地球的夜晚并不是黑暗的。没有了阳光的遮掩,沉淀着各种元素的云层散放着多种的颜色,最常见的就是荧光绿的大块斑点和条带。

    远方传来的血味更浓了,即使没有与动物交流的能力,熙风也可以感受到整个补给站中压抑的蠢蠢欲动。凄厉的惨叫伴随的是各种的兽吼,见多识广的他也不能完全分辨出来。荒野中没有依靠之地就被兽群袭击是件没有胜算的事情,但是显然那群人类能够杀个平手就是有本事的证明。

    不到五分钟,第一个满身血迹的人到达了补给站,紧接着小门内就蜂拥而进了更多的伤者。第一个到达的人被推着往前走,在接近中央的位置时,早就按耐不住的蜘蛛们从四面八方出现,一场血腥的盛宴。

    因为注意力极度集中,所以这回古一在蜘蛛们发动攻击时抓住了那丝隐匿的波动,但这不足以让他找到源头。不过现在也不是追根求源的时候,他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身边。果然不出所料,在牧森伴着震天的喊杀声把绳子扔出去时,两只一直隐匿在墙角而没有参加围剿的狼蛛从地底钻了出来。

    金属的勾爪深深地扎进土墙中,形成一个倾斜着的绳桥。两头狼蛛无视它,只把凶悍的目光投放在三个人类的身上。牧森率先踏上绳子,作为第一个出发,熙风紧守在他的身后,照看着立在房顶拴着绳子的那根凸起的棍子。古一和巨狼骨头一左一右准备迎上两只巨蛛。

    明亮的火焰从另一端乱作一团的人群中喷发而出,强烈的风把它们吹散,分落在四周复而又引起另一团的焰火。猎杀中疯狂的野兽出现了明显的迟疑,但是一声尖锐的嘶叫响彻长空,蜘蛛们绿油油的复眼泛起了红光,尖锐的尾针喷出一股股带着腥臭的毒雾,悍不畏死的穿越着火海。

    “哈哈哈哈!你这个怪物还会什么,千算万算不又是失败吗!”张狂的笑伴着更加高涨的火焰从人群里发出。回应他的是更加愤怒的吼叫声。

    因为有强风从另一边吹来,牧森花了更多的时间才到了对面,巨狼骨头凭借锋利的牙齿率先解决掉其中一只爬上墙的狼蛛,而古一则指挥着一直趴在他们身边的那只截住了另外冲上来的。他对一直守在绳索一端的熙风示意,让他先过。但是熙风摇头,“你和骨头先走,这根棍子不结实,我还有别的办法过去!”

    显然是二级以上能力者放出的强风不断沿着街道吹来,绳子抖得振幅很大。熙风说了声“快走,我真有办法!”,就直接把古一往上拽。古一飞快的扫了一周,也不敢再有耽搁,招呼了骨头紧跟身后,又看了一眼熙风就踏上了绳子。

    牧森在墙的另一边催促他们快过并示意这边也有东西时,古一才摇摇摆摆保持平衡到了一半。那个突然响起尖锐的叫声让人一阵的头痛,两只纠缠在一起打得半死的狼蛛们停止了争斗,全部红着眼睛瞪向了唯一还留在这边的熙风。

    “好孩子,帮你爸爸看住这条绳子。”熙风轻抚着骨头的大脑袋,让它咬住已经摇晃了的支棍。巨狼抑制住了冲向蜘蛛们的冲动,回望着熙风的眼中似有着人类的情感,它听话的衔住了支棍和绳子的结合处。

    “真是乖孩子!”熙风赞叹着又摸了摸骨头脖颈处的鬃毛,微笑,“别急,我们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灰色的斗篷被带起,向伸向空中的翅膀。赵熙风拦住了扑来的巨蛛,以一种非人的速度围绕在他们的周身各处,由于速度过快而闪出一道道的残影,不时有几朵血花飞射,远远的看去就像这段断魂舞蹈的凄美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