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契约的密轴 > 15.突至的请求
    害怕厄运再次缠身,这次三人没有停留,向着里尔镇急速前进,直到带着的水全部喝完才找到一个小村落进去休息。一天一夜的急行,这时他们已经走过了三分之二的路程了。也许那场大火真的吸引住了方圆百里的生物们,三人这一路走来只遇到了零散的几次变异生物袭击,而平常晃荡在荒野上的强盗团则一个也没有出现。

    最后一抹夕阳把疲惫的人送进了这个小小的繁华之地。

    无视四周窥探的眼神,古一立刻把人领进了一座民居当中。熙风惊讶的发现此地的主人居然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当微黄的眼珠看过来时,熙风清晰地可以感觉到自己被细致的观察着,那双眼睛不再清晰反而沉淀了许多浑浊,但是凭着如此大的年纪能够在外域独自生活至今,又怎么能说是弱者呢?

    对于不知来路的人赵熙风永远秉承一个政策那就是笑言相对。但是这回他百发百中的‘纯真’微笑还没来得及送出,就被古一一个后脑勺打了回去。

    “这是顾大娘,我都要称乎前辈的。小风你不许捣乱。”古一一脸的严肃。

    知道老人家不简单,但是没想到古一如此的推崇,熙风和牧森也不是傻瓜,整整衣服很正式的鞠了躬,齐叫了声‘顾大娘’。

    “呵呵,既然是古大带来的我也就不追问来历之类的了,只要你们不闹事那就在我这里待上一宿。“老太太慢悠悠的说着,“我看这孩子气色不很好,去休息吧!”。

    人在屋檐下,再说这位老太太身上确实有着少见的威严,熙风两人放弃了试探一下的打算,都不打算再横生枝节了。牧森再次道了谢,看了古一一眼,发现他没什么反对,就带着熙风顺着老太太刚刚指的方向走去。一路行来还是真的非常考验人的毅力的。他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了。

    小小的房间内东西不多,但是用于休息的床铺很大,再加上一个小矮桌,房间到不显得空荡荡的。熙风不愿意成为累赘,所以一直都在强撑,本来身体还觉得似乎能再走上一天,但是在看到久违了的床铺时腿一下软的想要跪下来。

    牧森看在眼里,心疼的把人拎到了床上,当他放好包裹拿着稳定剂回来时,人已经睡得人事不知了。牧森只好再次化身奶妈,围着睡成死猫的人折腾了半天才收拾好一切。在门的附近布置了一些小巧的机关,牧森也终于可以躺在床铺上,安心的睡上一觉了。

    外间,当两个少年的房间里再没有一丝声音后,一直面色平淡的顾老太太狠狠地哼了一声。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古一连忙一反常态的送上了一个狗腿的笑。

    “你是怎么回事?!年岁看着涨了规矩却全忘了吗?”老太太倒竖着眉毛质问。

    “呵呵,那两个孩子您老也看见了。那是我的两个忘年交。身家底细都是清楚地。不然我也不会把他们带到这里来呀。”古一也不敢再玩笑,认真的解释,“那两兄弟八年前就开始在我那里接委托了,可以说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来的路上他们和我说了以后要定居里尔镇的打算,我这也是为家里拉拢人才不是?”。

    “你要是看中了他们调到身边就是,和我这个老太婆有什么关系?”老太太似笑非笑的微眯着眼睛。

    “这个您不是也看出其中一个小子身体不好嘛!小风这次进二阶很危险,若没有凝剂就不能完全稳定下来。他们能够取得镇子的居住权就很不容易了,所以我想帮个忙,更够提供一支凝剂给他们救急。”古一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诚实善良。

    “所以,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拉长的声音里充满了不满,老太太似乎动了怒气。但是古一明显熟知老人的秉性,并不害怕。

    “您知道,进阶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联盟研究的药物比起以前是好多了,但成功率也不高。这一点永远比不上外域的人。我们家虽然储存着诱导剂和凝剂,但是到达升阶基础的人几年也没有了。那些药品也是日新月异的,所以只要旧的中给我一支凝剂的使用权限就行。”

    “阿大呀,那两种药剂禁止流入外域的禁令你是知道的,不过你的两个小朋友既然有入镇的资格那就算了。但是你确定不是养虎为患吗?你拿什么保证他们的刀锋在将来的某一刻不会对准你?”老太太拍着木制的把手,曾经的杀伐决断都回到了她的身上。

    古一曾想过老太太会用年龄,出身,又或者能力来反驳他,但是没想到最后被提及的确是忠诚。家族有许多外围成员,他们的关系更多是一种互惠,对它你不能要求更多,内部人员倒是个个衷心,可是这就不得不涉及到契约了。

    古一知道那两个人是不可能签订契约的,就像没人能够捕捉到一只猫咪的真心,他们向往的永远是自由。在狸猫盗贼团最鼎盛的时期无数大型团体递出了橄榄枝,古一作为中介方亲眼看到了小猫是如何把企图抓住它的人一一打发,也是因为这个才让他对年仅12岁的两个小孩印象深刻。

    古一的帮忙是想要减轻他们未来路上的一点阻拌,是一种纯粹的欣赏。可惜他忘了现在的时代已经不是可以‘欣赏‘的年代了,没有利益,‘欣赏’也不能随意说出。当单一的个人束缚在家族的团体时,古一知道自己的要求是任性了。没有契约,他的确不能保证他资助出来的能力者不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家族。古一知道那两个虽然年幼但能力并不比他差,也许经手的生命还要比他多,但是他们的眼睛还是清晰地,他只是希望自己没能坚守的东西会在另一个人的身上更久的保存下去。

    顾老太太看着古一激昂的斗志一下黯淡下来,她真没想到自己十分看重的晚辈经过了这么久的闯荡还会心存如此幼稚的想法。不过能得古一的看重也证明了那两个少年的资质,她想了想,没有再把话说死,而是打发了古一也去休息,一切等到明天再说。

    所以日上三竿才起床的熙风只是扫了一圈正在前厅坐着的人们就敏感的发觉气氛有些与众不同。牧森和古一僵持着面对面坐得笔直,而那个老奶奶则笑的非常慈祥。

    随意的接过牧森递来的属于他的那份口粮,熙风若无其事的满足自己咕咕直叫的肚子,直到心满意足后才摊在椅子上,冲着顾老太太甜甜的一笑,懒懒的问道:“顾大娘,不知道昨天古大叔有没有和你提起我们途中遇到的事情。虽然我们赶路赶得很急,但是我想现在也应该有一点消息传过来了。”

    比拼着眼力的两人这才恍然间发现了他们忘记了这个更要紧的事情,连忙重新正襟危坐好。看出老太太的迷惑,古一忙把昨天忘记的事情原原本本和自己的前辈说了一遍。

    “老太婆我早上出去溜达了一圈,人们都很好,传来的消息并没有补给站消失的事情,虽然这种灭亡很常见,但是用火烧的却应该有更多人看到才对。”老太太听完古一的陈诉后也陷入了沉思。但是等她再要动用一些手段打听消息时,一阵吵杂的声音进入了耳朵,听声音,大批的人驻入了这里、

    房中的四人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