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契约的密轴 > 18.内域的城镇
    牧森和赵熙风再次走在荒凉的大地上。古一把事情都交代完毕后就催促他们上路了,关于他改变行程要去哪里两个人并没有追究,只是告别时互道再见时,真的期望能有再相见的日子。短短的几天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就像被风吹着的一片落叶只能一个劲的向前赶。

    因为照顾熙风的身体,两人行进的速度并不快,只是作为率先出发的那波人,在大批赶往里尔镇的人潮中他们还是名列前茅的。在许多人的眼中内域就象征着秩序,安全,和平,所以每当附近城镇发布一些危险地任务时,大批的荒原人就会争先恐后的前往,试图得到一个去往天堂的机会。

    牧森和熙风一边揣测着大部队的速度,另一边也计算着兽潮的进度。他们不愿意最先到达但是也不想什么都捞不到。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时,两个少年混在同路者的群体中终于来到了里尔城的门口。

    单比大小,它也许还不如后街的区域大,街道和两旁竖起的建筑也有破旧的痕迹,然而这样的它之所以超越那些外域更大的聚集地被冠以‘镇’的称号就是源于笼罩在它表面的一层薄膜。

    透明的罩子犹如一只大碗反扣在城市的上方,给与了这片土地终极的庇佑。被挡在镇子外的人们都用一种羡艳的目光盯着这层薄暮,其中的意味不用言表。大量的人聚集在外面,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想必兽潮突然来袭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这里,一个警卫队打扮的人就站在不远处等待着这些廉价的劳动力。

    并没有进入这个令人向往的城市,人们都被引导着向另外的方向走去,在其他三个大门外守候的人也一样。牧森拉着熙风在这时走出了大部队,径直着来到隐匿在大门旁边不显眼的一道矮门处。顶着四面八方探寻的眼神,牧森拿出贴身保存的一个小包,三张充满金属质感的巴掌大的卡片静静地躺在那里。递给熙风一张,牧森自己拿起了一张,还留有一个孤单影只。

    原本是以为会迎来属于三个人的新起点,却没想到真正到达时确是两个只能把仇恨压在心底的人。熙风以为自已已经能够对抗内心的伤痛,但是在此那些心理的建设轻易地溃败崩塌,让他痛得几乎喘不上气来。将近十年的努力,无数人追求的内域居住权限,九十九步的艰辛,却在最后的一步为了不知名的原因一败涂地。

    牧森只是静静地把人圈在怀里,不用任何劝解,只需无声的错陪伴即可。

    熙风无声的泣着,黑色的眼睛被洗刷的异常明亮,但是去没有留出一滴的眼泪,他在做最后的怀念,各种异常的事件围绕着他的身边发生发展,他嗅到了浓重的阴谋,若想真的为熙洛报仇,熙风知道那将会是需要一颗坚硬的心,他只在此刻放肆着最后的软弱。

    沉默持续了五分钟,但是对某些人来说漫长如永恒。熙风仰起头挺胸,把卡片贴到薄膜上,无形的光门为他打开,犹如巡视的将军,他走进了将要奋斗的地方。牧森同样的紧随而入,踏上这片起航之地。

    里尔镇比之后街人口要少上许多,但是因为有防护罩的出现,人们可以随时随地的出门,所以街道总是人来人往,很是繁华。两人并不是第一次到来所以熟门熟路的走进了位于城镇中心最庄严地一栋建筑。

    小楼只有两层,周身泛着金属的光泽而不是用土石搭建而成,尖尖的房顶向上喷出光线,分散后想成了内域标志性的防护膜。这是城镇的核心。

    围绕在金属小楼的防护是少不了的,连一般的土生土长的居民一生都很难走进这里的大门。凭着刚才拿出的金属卡片,两个人顺利的通过了检验。

    肯妮坐在舒适的椅子上,通过监视镜头看着渐渐向她的办公室走近的两个陌生的少年,露出一丝感兴趣的微笑。当她找到印有两人投影的记录档案时,敲门声准时的响了起来。

    “您好,我们是来办永久居住证的。”随着肯妮的一声进来,两人跨进大门,略带恭敬地说道。

    肯妮一边抚摸着自己火红的一袭长发一边冲两个恭谨的少年抛了一个眉眼,“好了,狸猫的两位,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们也打过几次交道了。鑫等你们已经望眼欲穿了,直接来办手续吧!”

    “咦,大姐姐,我们一起行动过吗?”熙风闻言好奇的问道,“啧,大姐姐不会代号火狐吧?”

    肯妮很是欣喜的晃晃她的秀发,显然没有否认。“把权限卡给我吧,按规矩先来辨真伪。”

    肯妮接过两张卡片,把它们分别放在两道竖起的光幕中,光滑的表面慢慢浮现出一行行的文字,从名字性别到所有记录在案的行动过程。“没有问题,已经可以升级,所有贡献清零后就够拿到你们两个的正式居住权,成为正式的镇民。”

    肯妮例行的说着恭喜的话,但是她有些敏感的发现两人并不如他们表现出的那么兴奋,而且总觉的和合作时两人的活泼程度不符。但是在不那么熟悉时候肯妮当然不会轻易地开口。

    “嗯,转换权限很容易,接下来的你们也该知道的,成为居民就一定需要存档,以后的行动都将会受最高指挥的约束。那么例行公事的询问,两个选择,是签订契约还是在最高智脑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