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契约的密轴 > 20.牧森的能力
    C区六楼704号,楼群中的小小单间,从此以后就成为牧森与熙风的新家。经过一层守卫两个人按着地图很快就找对了地方。利用新得到的身份卡刷开房间的大门,虽然地方没有以前的大但是里面的东西绝对是丰富了许多,一些电器随意的摆放,这就是最大的不同了。

    牧森站在房间的中间闭目沉思,不久,房间里所有金属材质的物品都战栗起来,像是在做什么响应。几分钟后一切都平静下来,他睁开双眼,原本棕色的瞳孔转为银色流转着一层金属制的光芒。

    熙风四下寻觅着,在看到桌子上放置的一个玻璃的大水瓶时极为开心的笑了起来。清凉无味的白水流入喉咙,带来甘甜的享受,比起外面带着味道的水源好太多了。翻身惬意的坐在柔软的椅子上,看见牧森银色的双眼时熙风并没有意外反而显得很高兴,因为这种表现正是牧森能力发动成功的标志。

    在内域虽然科技十分发达但是大体并没有脱离金属的范围,这就导致了一些与金属有关的能力得到了追捧,许多内域人在选择基因觉醒时都是打入的这种诱导剂。但是能力者本身就少见更别提有关金属的了。牧森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外域人发展出这种能力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了,而比之用药剂强行开发的人,牧森的能力更加完全些。比起单一的转换材质或是塑形,牧森的能力更像是交流。他会敏锐的发觉到任何藏有金属制材的物件并且与之交流,劝说或者命令已达到自己的目的。

    在内域,最高智脑的注目是无所不在的,但是当你的动作并没有达到某个界限,智脑也不会关心你的每一个细节,牧森的这次行动就像是在房间中的各种监视器材上打上一层模糊地膜,这样既不会被视为反抗而且可以扩大自己的行动范围。

    当牧森的眼睛渐渐恢复为原状后,就证明那些器材与他达成了协议,一个相对安全隐私的家正式可以安住了。视线渐渐的清晰,牧森接过熙风扔过来的水杯,大口的狂喝了一气,也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意的坐在熙风旁边,牧森隐蔽的指了几个方位,把监视器的位置告诉了伙伴。

    “留在这里再把这个房间好好摸索一遍,我去外面看看兽潮的情况,现在一定会发布一些任务,为了权限也该好好谋划一下了。”牧森用手试了试熙风额头的温度,很满意的说道。

    没好气的把牧森的手拨走,对于牧森分派的任务熙风显然十分不满,但是他显然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能再随意的折腾了,不能发动异能他跟上去也是拖后腿的。

    “身份证明才刚领,你现在凑上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任务。我看还是先去找金子,火狐小姐不是说他一直等着见你吗?内部人员总会有些小道消息的。”赵熙风想了想建议到。自从兽潮来袭的消息传开,不知怎的熙风的脑海里总是闪过那天火海中的对持,只一个背影但是那四散飞扬的长发像是张牙舞爪的恶魔给他不祥的预感。熙风下意识的不愿意牧森独自一人时直面战场。

    “也对,以后的工作估计就是看金子安排了,先见见他也好。”,牧森思考了一会,并没有反对。“我会小心的,别太担心。这几天就好好休息下,等到古大叔回来时你想跑也没门了!”,看着熙风面色并不好,知道他好强不愿意示弱,所以牧森特意的劝解了几句,他是真怕熙风这时出什么意外。

    “好了好了!牧大妈。我会乖乖的守在这里的。保证不惹事不乱跑好不好?”看着牧森大有再说下去的气势,熙风连忙发誓。又不是小孩子了,会不分场合的捣乱。撇了撇嘴,熙风把还有些担心的牧森拉了起来,然后不容分说的把人打包扔出了大门。身体是以后生活的本钱,熙风才不会自毁长城。牧森是他们中最稳健的,熙风对他很是放心,他再次仔细的巡视了整个房间,每个窗户和门的位置,家具的摆设都牢牢的记在脑袋中,又拿出一直背着的大包,从中拿出一些小玩意安装起来,对于如何‘装饰’新家,他已经再熟悉不过了。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熙风的布制工作很快完成了。

    房间空荡荡的没有声音,少年躺在整洁的大床上思维有些放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另一个已经消失了的人,数数日子,那人不见了才十天不到,这空气中就不再有熟悉的味道,除了那天在血泊中寻到的黑色戒指,熙风猛然的发现他只有这一样东西来怀念他的兄长了。死亡,不留有一点痕迹。

    愤怒,隐藏在深深伤痛中的其实是一种别样的恨,为什么这么容易的死掉!?

    脑袋乱成一锅粥,各种情感纷纷冒了出来,许多都是赵熙风他本人都没有发现的,就像最底层的沉积物终于可以翻身了,所以统统不甘寂寞的跑了出来。他本能的知道这种放肆了的思绪是不对的,但是可以随意的释放感情又让他感到快意,,所以迟迟的不肯停下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种情绪不断的拉扯,熙风头痛欲裂,冷汗慢慢浸透后背染湿了整个衣服。剧痛虽然加深了他的痛苦但是也把他从两种感情的漩涡中拉扯了出来。由于刺激,泪水不要命的流了出来,但是通过模糊的视线,熙风还是发现了手腕处浮起的花纹。诡异的条纹泉涌一样的冒出,熙风觉得他们更像是一种文字。花纹在爬满了整个手臂后就不在活动了,少年眼中的焦点神经质的游弋着,一种不属于他的意识盘旋在他的脑海中并且不断的深入,似乎要到最深的地方去挖掘不为人知的秘密。熙风激烈的对抗者,维护着属于他的最后的尊严,当那股主宰般的意识终于消退的时候,熙风只觉得大脑真的变成了空白,唯一的一丝微弱的想法就是‘原来真正的契约是这样签订的呀!’